在他手邊,有一塊巨大的石碑浮現,上面銘刻著神奇奧妙的文字,質地更是極為不凡。

在他手邊,有一塊巨大的石碑浮現,上面銘刻著神奇奧妙的文字,質地更是極為不凡。

神武撐起這座石碑似乎都十分吃力,他緩緩將其推出,狠狠的鎮壓在蠻祖神像上!

大推碑手!

整座神殿陡然震顫,蠻族祭祀等人吐血震飛出去,他們抬頭,震驚無比的發現蠻族神像表面那層光膜居然被轟破! 蠻祖神像所擁有的壓倒性的力量乃是蠻族所賜予的,作為遠古時代就存在的絕世強者,蠻祖的強大不是現在的靈海境大能所能比擬的。

蠻祖神像繼承了他的一絲絲力量,便有著無盡神力,以通靈寶具轟擊,都難以對其造成毀滅性打擊。

不過蠻祖神像是被用於守護神殿的,沒有特殊情況,神像是無法催動的。

剛才是蠻族祭祀和諸多蠻族強者一起耗費精血,才勉強催動蠻祖神像,使其發動簡單的攻擊。

在蠻族祭祀等人心目中,蠻祖神像應當是無敵的存在。

可神武只是以一座石碑轟擊神像,居然就將神像表面的護體神光轟破,這簡直徹底扭轉了眾人的思維。

「上面的神文是我蠻族的遠古文字,這是蠻神石碑!」

蠻族祭祀還算是較為博學多才,他仔細辨認,終於認出了神武所催動的石碑。

這座石碑轟破了蠻祖神像的護體神光,也導致神像失去力量,靜靜的矗立在神殿中央,無法在動彈。

「蠻神石碑也是蠻祖所留,據說其中也有蠻祖的神力加持,難怪他能轟破蠻祖神像的護體神光!」

諸多蠻族強者都反應過來,一般的手段自是無法撼動蠻祖神像,可蠻神石碑中的神力加持與蠻祖神像是同一級別的存在,自然可打破其守護力量!

雷氏部族中有人站了出來,他指著神武的手指微微顫抖:「你是李家的那個小子,你居然就是神武!」

神武的身份曝露,他站立在蠻祖神像的肩膀上,白衣少年居高臨下的俯視所有人:「既然你們知道了這個秘密,那就必須全部死在這裡!」

蠻祖祭祀正欲奔逃,就發現一座座神岳壓塌了神殿的穹頂,將整座神殿踏平!

轟隆隆!

一連串恐怖的震動傳來,整座蠻族神殿都化為廢墟,神武矗立在神像之巔,他的精神力掃描整座神殿,看是否有漏網之魚。

「想瞞過我的精神力掃描?實在是太天真了!」

神武陡然撲下,他手中劍芒一閃,將蠻族祭祀的身軀洞穿,釘死在地面上。

剛纔此人以精神力偽裝出自己倒斃的假象,他的呼吸甚至都已經停止,連任何生命氣息都沒有。

可神武的精神力卻能感知到他的靈魂仍然很活躍,自是被他一劍斃殺。

「這下清靜了!」

神武非常謹慎的以精神力來回掃描多次,最終確認了廢墟之中沒有任何蠻族存活下來。

神武滅殺這些手中沾滿鮮血的蠻族武者,心中沒有絲毫的負罪感,他在龍騰城中已經說過,定要蠻族付出百倍千倍的代價!

「讓我來看看這蠻祖神像之中到底有什麼秘密!」

白衣少年再次催動蠻神石碑,狠狠的轟擊在蠻祖神像的身上,其堅固無比,光靠普通手段是無法撼動的,唯有依靠蠻神石碑才行。

大推碑手可推動蠻神石碑的力量,在不斷的轟擊下,蠻祖神像被猛的轟斷,巨大的神像從中間斷開,化為無數鐵塊崩散。

在蠻祖神像的最核心處,三滴散發著神聖光芒的血液浮現出來,這正是可為蠻祖神像提供神光護體的力量來源,蠻祖血液所化的聖血!

聖血的力量純粹而又強大,神武即使隔著十丈遠,都能感知到其蘊含的龐大力量!

神武雙目放光,他以器具將三滴聖血收取起來,這可是絕世寶物!

每一滴聖血中都蘊含有海量的血氣和神聖力量,足以讓武者的體質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比之祥雲聖果也不遑多讓!

「三滴聖血,足以助我的修為大進,我要找個地方先將其煉化才行!」

神武十分果斷,他正欲離開,卻是看到了地上那閃耀著金光的神像軀體。

蠻祖神像是以聖血為力量核心,可鍛造神像的材料同樣不凡,較為重要的位置還摻雜進了隕鐵。

神武乾脆一揮手,用武神圖錄將整座神像都搬走,他這才快速離開蠻族神殿。

少年至尊離開沒多久,就有大隊的蠻族武者趕來,這是其他蠻族感受到蠻族神殿中的動靜之後,以最快速度趕來的大部隊。

其中有石氏一族等蠻族部落,他們見到化為一片廢墟的蠻族神殿,簡直被震撼得愣在當場。

特別是當他們看到消失無蹤的蠻祖神像時,更是無法置信。

在蠻族被趕入蒼莽荒野之後,也曾與人族爆發多次大戰,曾有人族大能殺入蒼莽荒野內,也攻打過蠻族神殿。

可即使以靈海境大能的戰力,也無法撼動蠻祖神像,最後差點被神像斬殺,不得不狼狽逃竄。

可以說,只要在蠻族神殿之中,靈海境大能也不敢放肆,當蠻祖神像覺醒,那就是一場毀天滅地的災難!

「怎麼可能!神殿已化為一片廢墟,此地定然爆發過一輪驚天大戰,祭祀大人沒理由不動用蠻祖神像。」

「可為何最後神殿還是被移平,連蠻祖神像都失去了蹤影,難道是人族大能動用了至寶?」

在場的蠻族武者紛紛猜測,怎麼也想不通之前神殿中到底發生了何事。

除了蠻族被擊敗趕到蒼莽荒野的那場大戰,蠻族從未出現過神殿被毀的情況,更別說無敵的蠻祖神像了。

「快,命人將消息傳遞給各大部族,更要傳遞給各大神殿,有人可摧毀了荒野外圍的一座神殿!」

「遵命!」

蠻族之中立馬一陣喧囂,無數人馬出動,開始搜索到底是何人破壞了神殿,同時也將這一震撼性的消息傳遞出去!

與此同時,作為罪魁禍首的神武正在一處洞穴深處嘗試吸收聖血。

聖血中蘊含有強大無匹的力量不假,其也確實堪比聖葯,可聖血的力量更為狂暴,可沒有聖葯那麼容易吸收。

「反正是蠻族的聖血,不用白不用!」

神武咬咬牙,直接將聖血服用下去,聖血落入神武肚腹之中,直接化為一股股狂暴無比的血氣開始在他體內衝擊起來!

聖血沖盪而過,神武那久經洗禮的武體都有些承受不住,經脈、血管都因此微微破裂,出現無數細密的傷口。

神武整個人都被鮮血染紅,看起來凄慘無比,可聖血中蘊含的龐大生機也在修復著神武的身軀,與雷霆淬體時如出一轍。

不過的是聖血的力量更為狂暴,神武不願意浪費聖血的效力,他借之開始衝擊天龍戰體所標註的穴竅!

「剩餘的血氣不能夠浪費,是時候升級一下血甲了!」

神武同時將逸散而出的龐大血氣凝聚起來,凝血篇里凝聚的血甲和血龍均可因此受益,他也進入了最深層次的修鍊! 掮客 一天時間過後,神武身上的氣勢衝天,將整座洞穴都震塌,他隨之突破到先天四重天!

在短短一天時間內,他連續服用三滴聖血,終於是成功突破境界,更是使武體獲得極大淬鍊,獲得了無窮的好處。

神武的身軀表面浮現出一套血甲,上面銘刻著各種玄奧的陣紋,其數量恐怕都突破了百條!

血甲經過神武的一番祭煉,已突破為準通靈寶具,具有非凡的防護能力,再加上天魔戰甲,神武的身軀經過雙重防護,想必即使受靈海境大能的轟擊,也能活下來。

「順帶將隕星拳套也祭煉一番,正好蠻祖神像的材料不能浪費!」

神武發揮不浪費的精神,將玄鐵和隕鐵一一煉入隕星拳套中,半天時間過去,整個蠻祖神像都被煉入進去,拳套也已晉陞為準通靈寶具。

准通靈寶具和通靈寶具之間的差距極大,必須要寶具生出靈性才行,煉製准通靈寶具靠材料不斷堆積上去就行,可要煉製出通靈寶具,就必須要有一定的機緣,找到具有靈性的材料或魂魄。

「准通靈寶具已經夠用了,拳套的重量到了這個程度才夠勁!」

將高達十八丈的蠻祖神像的精髓都煉入拳套之中,一隻拳套的重量就重達千鈞,極為沉重,卻正合神武的心意。

這樣的拳套一拳下去,光是靠那股蠻力就足以將大山崩碎。

「是時候走了,該找呂氏部族去收利息了!」

神武的身影猛然消失在原地,身影直奔西南方而去!

半天時間,神武便降臨到一座蠻族部落附近,他發現有一隊人族人馬正在被蠻族高手追殺,在其中神武卻是發現了幾位熟人!

牧興言手中靈劍劃過,一名先天四重天的蠻族高手猛然出手,轟出一道雄壯如山的拳勁,卻還是被那無雙劍氣破開,被一劍斬殺!

在他身邊的幾名一元宗弟子也是紛紛出手,猛然發動反擊,殺了蠻族諸多高手一個措手不及。

「上!將這些囂張的人族小子都留下來!我要將他們拿來血祭!」

一名高大的蠻族高手追上來,他身後還跟著大批蠻族高手,這個部落的蠻族幾乎是傾巢而出。

牧興言反身長笑一聲:「大衍劍派的朋友們,你們可以出來了!」

豪門老公:前妻別太壞 隨著道道劍氣浮現,十二名大衍劍派的劍客們組成劍陣,他們居然早已埋伏在此地,在牧興言將那些蠻族武者引進伏擊圈后,他們立馬動手。

大衍劍派以絕世劍術而著稱,在門派內還修習了幾種強大的劍陣,門中弟子數量眾多時,布下劍陣足以越級挑戰。

劍修本就以破壞力驚人而著稱,布下劍陣之後,蠻族高手紛紛慘嚎著倒地,等神武出手將那名領頭的蠻族高手斬殺時,追殺過來的蠻族武者幾乎被這座劍陣絞殺一空。

「神武!你居然在這裡!」

牧興言十分驚訝的看著矗立在場的白衣少年,那象徵性的烏金面具和強大無匹的實力讓人印象深刻。

大衍劍派中那位主持劍陣的青衣劍客也快步走來,似乎是受大衍劍派大師兄的影響,大衍劍派的諸多弟子非常喜歡青衫仗劍的感覺,有點資歷的都身穿青衫。

「我還以為我們的少年至尊已經殺入蒼莽荒野深處了呢,沒想到還只是在這一塊晃蕩。」

「我們的大師兄和二師姐可是已殺進蒼莽荒野深處,還滅殺了數個蠻族部落呢!」

這名青衣劍客似乎對神武抱有一定的敵意,神武卻是懶得理會他,而是看向牧興言:「閣下是一元宗的弟子?」

少年劍客雖曾經是玄氣榜的第一,可在面對獲得王者至尊之位的神武時,仍然有些不免鄭重。

他點點頭:「我是一元宗的牧興言,神武閣下的出戰讓我等熱血沸騰,便也殺入蒼莽荒野深處。」

「我們之前想要將蠻族部落的主力引出,然後再想辦法將那隻部落滅掉。」

「不知神武閣下有沒有想法跟我們一起去剿滅一隻蠻族部落!」

青衣劍客陡然喊道:「牧興言,你什麼意思,我們辛辛苦苦的將這些蠻族高手滅掉,你卻要邀請這傢伙加入進來,你沒看出來他只會摘桃子么!」

「想必號稱少年至尊的神武也看不上這麼一點功勛值吧!」

神武輕笑一聲,不被此人的言語所動,他卻是引開了話題:「不知在我殺入蒼莽荒野之後,跟我一起殺進荒野內的人族武者情況如何。」

他沒有什麼宗門,也無法聯繫到其他武者,自是只能從這群人口中得知消息。

稱得上是古道熱腸的牧興言面色凝重:「在龍騰城被近乎踏平后,蠻族大軍收縮防守,重新在龍騰城附近布置下一條堅不可摧的防線。」

「他們居然是想要封鎖住整個蒼莽荒野,然後派遣高手開始清剿荒野內的人族天才。」

「根據我得到的消息,有不少三流宗門弟子和散人武者均是傷亡慘重,在蠻族武者的圍剿下紛紛被剿滅。」

神武當初和大量的宗門弟子一起撕開龍騰城的防線,眾人雖是殺入蒼莽荒野內,可高手數量畢竟無法與整個蠻族相比。

我是你記不住的過眼雲煙 在蠻族轉換策略,要關門打狗后,大量的蠻族高手開始在蒼莽荒野中搜捕人族天才,無數人族天才因此隕落。

神武心中也微微有些沉重,說到底,這些人族武者也都是因為他而陷入到危險之中的,敢殺入蒼莽荒野之內,也與受神武引導的原因。

「不知神武閣下有什麼打算,是要一路殺入蒼莽荒野深處么!越往深處,貌似蠻族部落就越強!」

神武微微一笑:「剛才這位朋友不是覺得我是來摘桃子的么,那我就帶你們去摘一個大桃子,順帶去搞一波大事!」

牧興言眼神發亮,他就看到神武吹了一聲唿哨,一條紫色身影從他懷中飛了出來,這是一條小巧玲瓏卻又有著無窮威勢的生物!

「形似蛟龍,渾身圍繞雷霆,這是雷靈!」

牧興言倒是博聞廣識,他很快就認出了雷靈,雖然只是幼生雷靈,卻也帶給了他極大的震驚!

雷靈在遠古時代都是極為罕見的存在,成年後的雷靈可是天威的代言人,堪比神獸的存在。

由於雷靈可操控無盡天雷,其更是無數妖魅鬼物的剋星,有著無上威嚴。

在當今這個年代,雷靈幾乎就是傳說中的生物了,沒想到神武手中居然有一條雷靈,看著情形,貌似還是神武豢養的!

蛟龍一般的雷靈滿臉好奇的看著眼前的世界,它這段時間一直待在天魔塔內,不免生出厭煩情緒,現在一朝得到機會被釋放出來,立馬猶如龍歸大海,開始鬧騰起來。

看著雷靈飛到高空之中,肆意飛舞,也使得漫天都是雷霆,神武笑了笑,他將他的一些計劃說與牧興言等人聽。

青衫劍客在一旁聽得面色發顫:「你這需要鬧得這麼大么,就算你的計劃能成功,到時候你能擺脫蠻族高手的追殺么!」

「恐怕他們到時候會像是殺父仇人一樣追著你不放!」

神武卻是哈哈一笑:「我敢如此布置計劃,自是會想辦法脫身,幾位只要儘力配合我就好!」

他讓幾人去消化他提出的計劃,神武招了招手,飛在高空中的雷靈總算捨得飛落下來。

它如同一條小蛇一般纏在神武的手臂上,時不時的吐出一道道雷霆,恐怕一般的武者可不敢讓雷靈如此接近自己。

神武卻是絲毫不懼,他直接拋出一枚雷晶,在雷靈吞服完之後,他又馬上拋出一枚。

連續吃了四五枚雷晶,就連小吃貨一般的雷靈也有些飽了,神武這才以商量般的語氣和雷靈交談一番。

見雷靈點頭答應,神武這才招呼牧興言等人,他們與雷靈一起消失在荒野中。

神武看著西南方向:「計劃可以開始了!」 江氏部落是蒼莽荒野中實力算是較為強大部落,其最強者乃是先天九重天的族長。

只是受呂氏部族的徵兆,江天族長已帶領部族中的青壯高手趕往人族地界,與人族展開大戰。

沒想到江天族長沒離開幾天,部族中就遭遇到一群人族天才的騷擾,他們來來回回的多次截殺部族中出去狩獵的高手,終於是驚動了部族中的先天高手,帶人前去圍剿。

可當部落的祭祀看到再次掩殺上來的人族天才,他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你們這些人族小子簡直是欺人太甚,居然殺到我族的營寨附近,我定要讓你們橫屍在此!」

領頭的青衫劍客卻是直接扔出了一顆頭顱,其飛入蠻族人群之後引起一陣驚呼和怒吼,原來那顆頭顱是屬於族中一位先天境勇士的,正是他帶隊前往追殺這群人族武者。

族長走了之後,便是由蠻族祭祀來主持大局,年紀已經有些老邁的祭祀怒吼道:「你們殺了江勇,我要你們賠命!」

青衫劍客倒是吸引得一手好仇恨,他嘲諷道:「我們可不止殺了這個廢物一人,你們追出來的廢柴全都被我們解決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