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場的人當即都是皺起了眉頭,墨軒道「雲祁,別衝動,梵蒂岡不比其他地方,獸魔兩軍攻不進去還是有道理的。你是影樓的主心骨,不能去冒險!」

在場的人當即都是皺起了眉頭,墨軒道「雲祁,別衝動,梵蒂岡不比其他地方,獸魔兩軍攻不進去還是有道理的。你是影樓的主心骨,不能去冒險!」

「對啊,雲祁,你可不能做傻事啊。」滄瀾也是有些擔憂的說道。

「你想怎麼試?」愁雲皺眉問道。

「你們一個個都那麼擔心做什麼?我又不傻,當然知道梵蒂岡是不能輕易去的。」柳雲祁無奈的聳了聳肩。

「那你想要怎麼做?要想不進入梵蒂岡,如何去試探陣眼真實的位置?」楊束皺眉道。

「你們知道嗎?我的射程可是有十公里的距離,也就是說,在十公里之內我就能打到他們梵蒂岡,到時候我來一波轟炸,他們梵蒂岡不死也要脫層皮!」柳雲祁冷笑著說道。

「什麼?!」在場的人頓時都是一臉驚駭,雷帝一陣咋舌「雲祁,你不是在說笑吧?!十公里?!你要怎麼打到那個梵蒂岡?!」

「先不說能不能打的到,就算可以,以梵蒂岡的能力,在這之前就會發現你的蹤跡,他們是不會讓你的武技落地的,這根本就行不通。」楊束道。

「我自有我的辦法能夠不被人劫下來,能不能行的通,先看看再說吧。沒試過,又怎麼知道能不能成呢?愁雲大哥,走,帶我去離他們梵蒂岡近一點,視野又開闊的地方」柳雲祁道。

「好吧,既然要去試,那就去試試吧。」愁雲點了點頭道。

墨軒等互相對望了一眼道「我們也想要見識一下雲祁能不能在十公里之外射中梵蒂岡,那我們也一起去看看好了。」

「誒?都要去嗎?」柳雲祁怔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萬一射偏了可就難看了,你們…還是別看了吧?」

「那有什麼?我們都是自己人,你還怕笑話嗎?」雷帝擺了擺手,渾不在意的說道。

「這…好吧…」猶豫了片刻,柳雲祁也不好多說什麼,點頭同意了下來,剛要跟愁雲走,卻又想到了什麼「滄瀾姐,你留在這裡鎮守,等我們回來。」

「誒?!我也想要去看個熱鬧,這,就不能讓愁雲來駐守嗎?」滄瀾皺眉不滿道。

「你對這裡屬熟悉嗎?哪裡有陷阱,哪裡有敵人有把握嗎?」愁雲問道。

「這…」滄瀾當即是答不出來了。

柳雲祁道「好啦,滄瀾姐,這個熱鬧你就先別湊了,等下次,下次哈,你就守在這裡等我們回來就好。」柳雲祁道。

「好吧,誰讓我對這裡不熟悉,帶不了路呢?不去就不去,有什麼了不起的。」滄瀾不滿的撇了撇嘴道。

勾了勾嘴角,柳雲祁點了點頭「愁雲大哥,我們走吧。」

「殺!!!」

梵蒂岡城外,此刻殺聲震天,天上地上到處都是武者在打鬥,爆炸轟鳴聲接連不斷,慘叫聲也是不斷響起,隨著一聲聲的慘叫地面上便會多出一兩具的屍體,各色強者的屍體都堆積的滿地都是,鮮血,幾乎都要把大地給染紅。

此刻在數量上,獸魔兩族聯軍與梵蒂岡並沒有什麼不同,甚至強者的戰鬥力都要比梵蒂岡強上一節,一路上來,梵蒂岡的強者們都是被獸魔兩族打的節節後退。

但是,在退到城門位置的時候,天空之上總是會被聖光照耀,隨後便會落下接連不斷的聖光長槍將攻到城門口的士兵全部扎死在城門前,所以,尤以在城門前不遠處的屍體最多,幾乎一座座屍山堆積在那裡,場面尤為駭人。

就單單隻是這座聖槍裁決法陣就已經阻擋了獸魔兩族的攻勢長達半年的時間,這半年的消耗之中,此消彼長之下,兩族聯軍早已經有些難以為繼了,要不是因為一口氣,兩族聯軍早就散了。

而就單單就這一座法陣梵蒂岡就已經阻了兩族兩軍長達半年的時間,還有一座尚未動用,但也因此可以看得出禁咒法陣的可怕,梵蒂岡的可怕。

此刻,魔族營帳之中,菲娜蹙眉高坐主位,下方的諸位將領都是一陣長吁短嘆。

「公主殿下,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消耗,魔皇陛下積攢多年的士兵早已經損失慘重了,若是再繼續下去的話,我們的人就都要死光了啊!」

「公主殿下,您不是早前說過影樓也要對梵蒂岡下手嗎?這麼長時間過去了,除了一開始他們阻擋了下我們的路,後來又帶著人族大部分強大勢力離開之外,他們又做了什麼?人族狡詐,莫不是公主殿下您被騙了?」

「我看,倒不如這樣,那些人族的勢力不是想要渾水摸魚嗎?那我們就把這件事挑出來,逼他們早點出手,若是這些人族能從內部攻伐,那還是有很大的機會能夠給梵蒂岡造成混亂的,這樣的話,我們就有機會了。」

「要不是因為梵蒂岡天空上的聖光能夠凈化我的魔法!單單地面上的屍體就能為我們攻下梵蒂岡了,真是可惡!」菲娜恨的咬牙切齒了起來,猶疑了片刻道「上次派去聯絡影樓的人怎麼說?」

「稟菲娜公主,那邊的意思是,樓主還未來,還不能隨意暴露出自己。」

「還沒來?!那個臭小子在搞什麼鬼?!」菲娜當即蹙緊了眉頭「再去找他們一次!若是他們還推脫的話,就說我們要把影樓的事情都捅出去!在人族之中大肆宣傳他們影樓是我們魔族派過去的姦細!」

「屬下明白,屬下這就去!」其中一名將領點了點頭剛要離去。

「報!」一名傳令官跑了進來跪拜施禮道「公主殿下,前些時候有消息傳回,說是人族那邊有不少奇怪的東西飛來。那些東西前後加起來有幾十架之多,看起來都是載人的,小的有二、三十米長寬,最大的那個有上百米!」

「哦?!知道是哪股勢力嗎?!」菲娜蹙眉道。

「從標誌上來看,應該是影樓!」

「哦?!影樓?這個時候影樓又派了援兵過來?」菲娜皺眉沉思了片刻,突然眼前一亮,長身而起道「怕是他們的樓主來了!我親自去找他一趟!」

「不可!公主殿下!您可是我們的大軍統帥,可不能輕易到敵陣涉險啊!」

「公主殿下,您是我們魔族的最強者,若是沒有您坐鎮軍中的話,只怕手下都會不安的!」

「公主殿下,讓我去吧!我死不足惜!您可千萬不能前去敵陣涉險啊!」

……

菲娜臉色一板道「以我的實力,如今還有哪裡是我去不了的?!你們是對我沒信心還是對你們沒信心?!」

「這…我等自然對公主殿下的實力不敢質疑,只是,身為大軍統帥,還請您坐鎮軍中,戰場之事瞬息萬變,若是遇到突髮狀況的話,我等還需要您拿個主意。」

「請公主殿下三思!」

眾將領都是跪在了地上哀求道。

皺了皺眉,看著下方跪作一團的將領們,菲娜猶豫了良久,最終無奈的坐回了主位「好吧,你們說的也不無道理,是我太冒失了。派人去見他們樓主,就說是我說的,希望他儘快的行動起來!」

「是!屬下這就前去會見影樓樓主!」

此刻,梵蒂岡城外十公里處的一座山峰之上,柳雲祁等一行人在寒風之中迎風而立。

「來,離我遠一些,愁雲大哥,跟我報下位置,前方有沒有遮蔽物。」

「我們身處的這座山高達百米,前面是一片森林,沒有絲毫的遮蔽物。梵蒂岡就在九點七五公裡外,佔地有近十公里。我們預測的陣眼分別是他們東城靠西邊的一個位置與北城靠南邊的一個位置。」愁雲侃侃而談道。

「恩。」點了點頭,柳雲祁的面色憮然沉了下來,一抹銀光以他為中心瞬間擴展了近五公里的區域,在銀光的範圍之內,除了他身邊的人,一切的事物似乎都被靜止了下來。

「時間聖域!」

此刻,梵蒂岡之中,正在大殿之中端坐高處聽著手下彙報情況的泰勒斯突然皺起了眉頭,在眾人疑惑的目光之中,她走出了大殿皺眉望向了梵蒂岡西邊的位置,於她視線之中,隱隱能夠看到一抹銀光。

「是他?」 供奉殿,九名白鬍子老者走出了大殿,望向了西邊的方向,皺了皺眉,閃身出現在了泰勒斯的面前躬身施禮道「教皇陛下。」

點了點頭,泰勒斯手中的白玉法杖指了指西城外的方向「那邊,有一個相當厲害的聖人,去五位長老看看他想要做些什麼。」

「五位?!」九位長老的面色俱都是一變。

魔族營帳之中,正與眾將領商議事情的菲娜臉色一變,突然閃身出現在了營帳外的半空之上,擰眉望去,一抹銀色的光芒映入了她的眼帘之中「這是什麼?聖域?!何方聖人,聖域居然如此特殊?!」

眾將領緊隨著來到了菲娜的身側,看到那邊的銀光他們俱都是一愣。

菲娜皺眉問道「那邊…是人族宗派的所在地嗎?!」

「是的,公主殿下!」

「人族聖人有哪些?!聖域分別又是什麼?!」

「公主殿下,除了幾個月前被我們消滅的天樞閣之外,人族擁有聖人的宗派勢力無非就那幾個,御天宗與奔雷山莊。」

「這兩個我都知道,一個是颶風聖域,一個是雷霆聖域,我們眼中的這個明顯不是屬於他們的!還有其他的嗎?!」眯起了雙眼,菲娜突然想到了柳雲祁。

「這個…如果還有的話,那最有可能的就是影樓了。有消息稱,影樓樓主的師傅是一名聖人強者…」

「好了,我知道了…」突然之間,菲娜想起了柳雲祁,黑暗女神娜拉跟她說過,柳雲祁的氣息非常古怪,而他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聖人。所以,在她看來,這個聖域最有可能的擁有者就是柳雲祁。

柳雲祁不遠處的御天宗營地與奔雷山莊的營地之中,看著那入眼處的銀色世界,所有人都驚呆了,穆飛羽與穆飛天走出了營帳,看著面前的銀光,眼中俱都是有著一絲驚詫「這到底是什麼?!好像是老祖宗提過的聖域,為什麼又有些不一樣?!飛羽,你有什麼頭緒嗎?!」

「奔雷山莊的那位很久之前就傳聞是雷霆聖域了,而又不可能是我們的老祖宗。那就只有雲祁了,他的師傅本身就是一位聖人。而且,上次我和絮兒去影樓的時候雲祁他也已經成為了一名聖人,相信,這個動靜最有可能就是雲祁或者他師傅做出來的。」

「雲祁?!」怔了一下,穆飛天的眼中有著一絲追憶之色,感嘆道「遙想當年剛見到他的時候還不過是一名有潛力的小武者,正是因為看上了他的潛力我才將燕兒嫁給他的,卻沒想到二十多年後的今天,他的成就居然都已經超過了我,實在是後生可畏啊!」

「記得我很久之前就誇過你有眼光,正是因為你當初選擇了小夜,我們御天宗才有今天的繁榮。如今你的女婿又是實力如此強大的大勢力的首領。今天我不得不再說一遍,小天,你很有眼光。」

一道蒼老的話語在穆飛天父子的耳邊響起,只見一名青衣白鬍的老者突然出現在了穆飛天的身邊。

他們連忙轉身行禮道「孫兒拜見老祖宗。」

「恩!」老者點了點「小天,跟我一起去看看,看看你的女婿這是要做什麼?居然鬧出了這麼大動靜。」

「是!」穆飛天恭敬的點了點頭,轉頭對穆飛羽道「飛羽,你在營地守著。」

「是,父親。」

奔雷山莊處,刑獄雷父子也是站在營地之中打量著面前的銀色世界。

「這是怎麼回事?!這銀色的,是聖域嗎?!」刑獄雷皺眉道。

「這好端端的怎麼會突然有聖人放出聖域?!父親,莫不是情況有變?!」邢雲天臉色一變道。

「這銀色的聖域看起來有點像是聖屬性的聖域,不過,卻並沒有聖屬性的氣息,就算是梵蒂岡的聖人,他們現在應該也沒空理我們才對,況且我們也還沒有開始行動,到底是怎麼回事?!不是梵蒂岡的話又會是誰呢?」

「父親,會不會是梵蒂岡提前想要向我們下手了?!畢竟我們把他們的計劃搞的亂七八糟的,他們對我們應該是懷恨在心了,父親,我們該怎麼辦?!」

「懷恨在心?!還不至於,先頭,他們剛剛坑害了天樞閣,他們應該還不敢貿然對我們出手!這應該不是梵蒂岡的人。那麼,會是誰的人呢?!御天宗?御天宗的那位是颶風聖域,這感覺也不會是他,那麼除了他,大宗派之中還有誰有聖人存在呢?」

「父親,您先前不是說影樓最有可能擁有聖人的嗎?會不會是他們呢?!」

「不好說,畢竟那只是傳聞,我們並沒有親眼見過。」刑獄雷搖了搖頭。

「那我們就親眼去看看這個傳聞的真假好了。」突然,一道蒼老的話語傳入了兩父子的耳中,只見一名黑衣白鬍的老者正表情慎重的打量著眼前的聖域。

怔了一下,兩父子連忙轉身行禮「老祖宗。」

「小雷,跟我去…」

「好的,老祖宗…雲天,你留下來坐鎮營地,我和老祖宗去去就回。」

「是,父親。」

柳雲祁處,看著這銀色的世界,在場的眾人都愣住了,楊束眉頭緊皺「時間聖域?!雲祁,為何我從來沒有聽說過有這種聖域的存在?!」

「這麼大的動靜,很快就會被人注意到的,你有把握嗎?!馬上這裡就會來人了。」愁雲擰眉說道。

「馬上就好。」點了點頭,只見他的身前的虛空突然泛起了一陣水波漣漪,三枚一百毫米的尖頭飛彈在劇烈旋轉之中現出了身形,在它們的劇烈旋轉之中,虛空隱隱的有了一種扭曲之感。

「加速!」

一聲冷喝,詭異的,柳雲祁面前的飛彈突然靜止了下來,就好像是靜靜的懸浮在柳雲祁的面前沒有動彈一般,可是詭異的卻是,飛彈周圍的空間都被擰成了一團,看起來就像是蓋上了一沉薄紗一般,整顆飛彈都是朦朦朧朧的,看起來詭異無比。

這一幕,看的他身邊的人一陣面面相覷,他們的眼中俱都是一陣驚駭。這些飛彈雖然看起來沒有動彈,但是他們的旋轉速度卻已經到了極限,動態的極限那就是靜態,因為它的速度已經到了極限,反而看起來是靜止的。

這世間,縱然有人速度驚人,但是從來都沒有人能夠將速度提升到這種境界,將動態化作靜態,這本身在他們來說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柳雲祁卻在他們面前做到了,這實在是讓他們不得不震驚。

然而,就在提升完飛彈的速度之後,柳雲祁的臉色突然蒼白了幾分,身體隱隱多了幾分顫抖。

「定點轟炸!雷光彈!」

「轟!」

就好像是瞬移一般,柳雲祁的話音才剛剛落下,十公里之外的聖城之中突然暴起了強烈的閃光,閃光就好像是一顆大太陽一般幾乎要灼瞎人的眼球,隨後,天地失聲,震天撼地一般的轟鳴爆響幾乎要震破人的耳膜,方圓幾十公里內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呯!」

梵蒂岡的上空,虛空破碎,當即是陷入了黑暗之中難以自拔。三顆飛彈疊加在一起,瞬間就將整座城市都給覆蓋了進去,一圈圈可見的空間波紋不斷向著四周擴散,化作風暴吹向了四面八方,方圓十公里之內的一切都被瞬間夷為平地,就連十公里之外的地方都被爆風所波及。

「這威力,好強!!!」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威力給嚇到了,愁雲擰起了眉頭道。

「這威力…雲祁…你鬧的太過了…城裡的人萬一被你全都炸死了,他們梵蒂岡拿什麼去打獸魔聯軍?!」

「哈…本來想多來幾發,居然消耗會這麼大!」

柳雲祁臉色蒼白的單膝跪在了地上,身上大汗淋漓,喘著粗氣道「沒事…雖然被我打了個措手不及,但是我一開始的動作那麼大,他們應該早就注意到了才是,雖然會有些損失,但我相信他們不至於會被我滅城那麼誇張。」

「恩,沒錯,雖然你這個武技的威力巨大無比,速度又是叫人防不勝防,但是,在注意到你的那一刻泰勒斯應該就會有所防備,雖然會有些損失,他們梵蒂岡也不至於會到滅城的地步。」柳明熙出言道。

「哇哈哈哈!這下炸的可真爽啊!我很久以前就想要炸了他們聖城了!雲祁!你幹得漂亮!」宋刑大笑了起來道。

「不錯,乾的漂亮…」

雷帝上前扶起了柳雲祁道「你小子沒事吧?!怎麼臉色這麼難看?!」

「剛剛那三顆飛彈的消耗比我想象的還要大,一下子就要了我三分之二的力量…沒事,不用擔心,緩緩就好。」柳雲祁搖頭說道。

「那是…怎麼回事?!聖城這麼突然炸了?!」菲娜錯兒難當的望向了聖城的方向,她身邊的一眾將領們面面相覷了一眼,紛紛哈哈大笑了起來。

「好!炸的好!這威力,最好將他們聖城夷為平地!」



「報~!公主殿下!因為聖城爆炸產生的衝擊,我們前線的士兵死傷慘重!」一名傳令官在暴風之下,腳步虛浮的上前彙報道。

菲娜與他身邊的眾將領臉色都是一變,連忙閃身朝著前線便疾馳而去。

魔族營地不遠處的獸族營地,一名肌肉虯結的狼人雙手環胸,望向了聖城的方向,眯著眼睛似乎是在想著什麼事情,看著聖城上逐漸恢復正常的天空,嘴角輕輕勾起了一抹弧度「聖光消失了…」 待一切都平復下來,呈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片光禿禿的大地,方圓十公里之內除了他們腳下的這座山之外就只有梵蒂岡的存在,看著冒著硝煙的梵蒂岡在場的人都是楞了一下。

「哇,跟父親說的一樣呢,梵蒂岡真的沒有被毀掉呢。」

「恩,看來這梵蒂岡還真是有點本事,在這種情況下都能夠抵禦的住衝擊。」



聽著眾人的評論,雖然正中的他的猜測,可是柳雲祁卻開心不起來,這樣就好像他很弱一樣,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

抽了抽嘴角,柳雲祁連忙轉移話題「能看得到我剛剛的攻擊對梵蒂岡造成了多大的破壞嗎?」

仔細觀察了片刻,愁雲道「恩~,好像東面和西面的城牆都塌了吧?從硝煙來看,梵蒂岡的損失應該不小。」

「哥哥,你好厲害啊,梵蒂岡的天空都被你炸穿了,全都是漆黑一片的深淵空間呢。」沐糯一臉崇拜的望向了柳雲祁。

「哦?是嗎?只是兩面城牆啊,剛剛你不還說獸魔聯軍連城牆都接近不了嗎?那城牆倒了會有多大的影響?況且,對一定層次的武者來說,城牆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現在問題的關鍵是我剛剛的攻擊有沒有炸到他們禁忌法陣的陣眼。」柳雲祁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