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衆人殷切的神色下,一道修長的身影出現在衆人目光下。

在衆人殷切的神色下,一道修長的身影出現在衆人目光下。

一身剪裁得體的意大利手工制西服,步伐很沉穩有力。

但是最吸引人的是他臉上那具遮擋半張臉孔的銀色面具,面具雙翼是三隊潔白的羽毛,赫然是六翼天使,這在中東象徵着神。

可那面具中間架在高聳鼻樑上面的卻不是慈悲的天使,而是怒吼的魔鬼。

當這具面具出現在所有人面前的時候,有的人笑了,比如千雪代,因爲千雪代知道他就是葉凡。也有人變色了,比如埃裏克。

周圍的武裝人員虎視眈眈的盯着銀色面具人,只要對方有異動,他們便會將手裏所有的彈藥傾瀉在對方的身上。

埃裏克鐵青着臉:“你究竟是誰?”

“呵呵,見到這個面具你還不知道我是誰嗎?”

“哼哼,裝神弄鬼的傢伙,我實在沒有興趣!FIRE?”、

“噠噠噠~”

所有武器一時開火,火力比之之前還要更加猛烈,那激烈的火花刺激的所有人都微微閉上了眼睛了,那刺激的硝煙甚至讓其中一部分人都流出了眼淚。

槍聲收歇,所有人都望過去,哪裏還能見着那名面具人啊!

不光埃裏克有着詫異的表情,就連那羣瞄準目標開火的武裝人員也都互相張望着,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熾天使,最接近神的人,它除了轉播神的意志外,也有着宣判,所以你們有罪!”

當聲音落下,人們只見到一道飄逸的身影從大廳劃過,接近着一名武裝人員,怒瞪着眼睛,不甘心的倒地。

埃裏克張大了眼睛,很明顯他還能沒有反應過來,可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倒下五、六具屍體了。

埃裏克怒吼道:“背對背,巡視,誰敢亂動,殺!”

所有武裝人員嚴格執行了埃裏克的命令,那道彷如鬼影的殺神銷聲匿跡。

埃裏克冷笑着:“你想憑你一己之力,將所有人都救出去嗎?別做夢了!”


說着埃裏克拍拍手,再次涌進來一大批武裝人員,重新填補了已經死亡隊友的位置。整個客廳再次重新迴歸到埃裏克的掌握之中。

空蕩蕩的大廳裏好半晌迴盪起一陣 飄渺的聲音:“你不是埃裏克,你是彎刀聯盟的人吧!”

埃裏克驚訝過後,好笑道:“你這個笑話不好笑!”

“這不是笑話,埃裏克跟我是好朋友,可惜你卻不認識我,第二,這個面具本就是埃裏克送給我的,第三,埃裏克耳朵後面有一道淺淺的刀疤,那是跟我交手的時候留下的可是你沒有,你還需要我繼續說下去嗎?”

今夜給衆人的吃驚一個接着一個,衆人的神經已經變得大條了,麻木了,此刻就算是說埃裏克是外星人也不會引起衆人的驚訝。

隨着對方嘴裏一條條的證明,埃裏克神色終於變得慌張了:“你究竟是誰?”

葉凡再一次從一處陰暗的死角處走了出來。

“呵呵,我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誰?”

埃裏克故作鎮靜的說道:“我就是埃裏克王子,這沒什麼好作假的!”

帶着面具的葉凡看不清他的表情,但是嘴角最露出嘲諷的笑容:“如果埃裏克有你這麼笨,他也不會成爲王國繼承人了!行了,說說你的目的吧!對於你的真實身份,我絲毫不感興趣!”

埃裏克神色變幻了一下說道:“我的目的呵呵。將你們全部殺死就是我的目的!”

葉凡搖搖頭:“你只不過是一條看門狗,就憑你還沒有資格決定我們的生死!”

埃裏克被刺激的,揮動着手:“混蛋,你想害死他們嗎?我成全你!”

不知低些的人們看着葉凡都有一絲抱怨:“難道你們看見那麼多武器嗎?難道你真的想激怒他害死我們嗎?”

葉凡也明顯感受到衆人的怒意,淺淺一笑看着埃裏克:“你挑撥離間的手法很粗燥,也很實用,但是我不在乎!”

葉凡看着那些面帶怨意的客人說道:“你們不認識我沒關係,現在你們最好跟我保持五米遠的距離,否則就算他不會殺人,我也是會殺人的!因爲我討厭你們的眼神!”

說着葉凡身上的殺意澎湃而出,逼的所有客人都齊齊後退一步。

但葉凡的話說完,千雪代立即站在葉凡的身後,沒有說話,只是用行動表明自己的立場。

隨後柴可夫斯基家族的少爺也笑呵呵的站到葉凡的身後:“沒關係,我喜歡你,所以我選擇你!”

葉凡只是點點頭。

隨後瑪麗跟和柯思定也都依然選擇站在了葉凡的身後,其餘的人都保持着觀望,沒有選擇站在葉凡的身後。對於他們而言,與埃裏克已經是不死不休的死敵了,而且柯思定跟瑪麗幾次頂裝了埃裏克,以埃裏克目前表現出來的氣度,很難讓他們活下去,既然如此爲什麼不選擇博上一把呢。

此刻大廳涇渭分明,一方是以葉凡爲首的團體,人數少但是氣勢恢宏,另一方則選擇了忍一時。

埃裏克看着葉凡笑道:“我承認你很有勇氣,但是你的眼光確實很差,難道你以爲就憑你們幾個人就能扭轉戰局?”

葉凡搖搖頭:“我不是我們幾個人,而是我一個人!”

霸道,囂張,不可一世,這就是現在的葉凡。

埃裏克只是微微一愣就開心的笑了:“看來你還是一個沒有腦子的人!”

葉凡譏諷道:“不管我有沒有腦子,總之你是一個真正沒腦子的人!”

說着葉凡的身影就那麼詭異的消失在客廳,緊接着葉凡身後的千雪代也動了起來,她的纖細雙手,做空中做着複雜的手勢。

如果此刻有一名華夏的古武者在就會驚歎,因爲這手勢正是不動明王印,隨着千雪代手勢越來越快,一股莫名的氣流開始在千雪代的周圍流淌。

千雪代的手勢道了最後幾乎讓人看不見,只聽見一聲輕斥:“不動明王,敕!”

譁,那一直圍繞在千雪代身邊的氣流,隨着千雪代最後一個音符的出現,猛然直衝上天,接着轟然落下,然後千雪代爲中心,半徑三米範圍內都被籠罩在一座莫名的光屏內。

這讓埃裏克看的眼睛都有些直了:“開槍!”

“嘩啦啦!”

一陣稀疏的拉槍栓聲音響起,接着只有幾聲槍聲。

肉眼看不見的子彈觸摸上這道光屏的時候,整個光罩涌現一陣波動,那子彈就被牢牢的鉗在空中,不能進入半點。

這神奇的一幕讓一些客人驚呼:“神蹟!”

此刻沒有人注意到葉凡消失的身影,當然更不會注意到那些團團圍困的武裝人員已經消無聲息的倒地打扮。

做完不動明王印的千雪代顯然沒有停止下來,她接着翻動着雙手,然後一隻七彩斑斕的蝴蝶悄然出現在她的手間。

千雪代輕輕擡起手吹了一口氣,那隻七彩蝴蝶竟然活了過來,朝着光罩外飛去。

閃動着翅膀的蝴蝶,帶着所有人的目光,自由的在客廳裏飛。飛了好半天,直到飛累了才停留在一名武裝人員的身上。

那名武裝人員,看着美麗的蝴蝶,忍不住就伸出手去捏了一下。

“噗嗤”

快穿:男神,有點燃!

那名武裝人員也微微談了口氣,忽然他雙眼暴突,他丟掉武器雙手死死的捂着自己的脖子,表情猙獰無比。

只是短短的幾秒,他整個臉都佈滿了一層黑氣,然後無力的癱倒在地,再也爬不起來。

千雪代笑着說道:“往往越美麗的東西越是最致命的!”

人們赫然發現這不顯山不露水的人,纔是真正的毒蜘蛛啊。

殊不知自可千雪代看着那道飄逸的身影喃喃自語道:“好懷念我們曾經合作的時光啊,我們纔是最完美的黃金搭檔!” 眼睛是人的心靈窗口,可是最欺騙人的也是人的眼睛。

它往往都會被那絢爛的東西所迷惑,讓人們迷失剎那,傻傻的分不清楚。

當人們還沉浸在在充斥着的暴力血腥美的時候,一位客人高聲驚呼:“天啊,那是什麼?”


大家順着他驚呼的方向看去,只見一道瀟灑飄逸的聲音,違反宇宙重力辦,沒有任何憑藉緩緩降落。


隨着身影的落地,四周圍了一圈的武裝分子也都先後癱軟在地。

詭異,氣氛說不出的詭異。

誰也說不明白剛纔發生了什麼事情,只知道只是那麼一根菸的功夫,那些匪徒怎麼就倒地不起了呢?

葉凡緩緩落地看着臺上的埃裏克,笑着說道:“你還有多少人?”

埃裏克驚慌過後,強忍着平靜的臉龐:“我承認我小瞧你了,但是你以爲你真的就是超人了嗎?”

葉凡搖搖頭:“我不是超人,收拾你卻足夠了!”

說着葉凡微微側頭看了一眼大口喘氣的千雪代,眼中有一抹難以明說的複雜神情。

他跟她確實是最完美的搭檔,兩人在無數次生與死的邊緣磨練出來的默契,不是任何人都能替代的。

曾經葉凡以爲他跟她會永遠一直擔當下去,那個時候葉凡還很小,他還不知道陰謀鬥爭,在他眼裏只有單純的殺戮。

如果說他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利劍,而那個如影隨形跟隨在他身後的女人就是能替他抵擋一切的盾。

可惜當某一天,這個女人拿着槍對準他的腦袋時,這一切都結束了。

但是時隔多年後,兩人在不情願的情況下,又一次聯手了。

配合的依舊那麼默契,她負責吸引注意力,而他負責清洗。一如既往的默契,沒有隨着時間的流逝而消失,相反就如同陳釀,時間越長味道越濃厚。


就算葉凡在則呢麼否定,那默契也已經深入骨髓,成爲兩人身體的本能。

葉凡深深喘了口氣,重新看着埃裏克:“現在是我要收取利息的時候了!”

說着腳尖一點,幻化成一道殘影,略向埃裏克。

“轟!”

葉凡前進的身影,被一抹巨大的能量所阻隔,葉凡雙臂駕於頭前,死死地頂住那股莫名的你能量。

狂暴的能量在葉凡的四周肆虐,離他比較的進的人,受到這股能量的牽引,身軀顯得搖擺不定。

千雪代沉聲道:“這裏面果然有高手!”

瑪麗跟柯思定從千雪代神奇的東方法術中清醒過來,疑惑道:“那是什麼?”

千雪代解釋道:“東方武術家給它叫氣,也有叫內力,你們稱呼它爲能量體!”

“他能擋住嗎?”

千雪代點點頭:“沒有人知道他的底線在哪裏,每一次都看似苦熬要被人擊倒,再無翻身之地,可是他總是能堅持到最後,反敗爲勝!他是一個創造奇蹟的男人!“

瑪麗看着那道苦苦抵擋的身影,疑惑道:“看他的背影,給我一種熟悉的感覺,可是我知道我從沒有東方的朋友!”

一直不說話的柴可夫斯基家族的少爺,笑着說道:“瑪麗小姐,您認識他,而且您跟他還有這一段糾纏不清的關係?”

瑪麗小姐更疑惑了,但是一旁的柯思定彷彿是想起了什麼,吃驚過後更是深深地憤怒:“你說的是他對嗎?”

瑪麗不明所以,千雪代卻點點頭:“嗯,是他!”

柯思定咬着牙齒咒罵道:“這個混蛋!”

“怎麼了柯思定?你認識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