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陰力催動下,赤梟劍上的紋絡越發的凸顯,流竄的岩漿釋放出越發熾烈的高溫,將四周的空氣,盡皆焚燒乾淨。

在陰力催動下,赤梟劍上的紋絡越發的凸顯,流竄的岩漿釋放出越發熾烈的高溫,將四周的空氣,盡皆焚燒乾淨。

熾烈的熱浪,好似雲團一般,籠罩在了白小鳳四周。

這一刻。

白小鳳就彷彿是手指火劍,從火焰地獄中走出的火焰惡魔一般。

凌厲狂暴的殺意,毫不掩飾地從他身上爆發出來。

該死!

這傢伙的氣勢,怎麼突然暴漲了這麼多?

感受着白小鳳身上的氣勢變化,鬼王眉心的紫色魂火不受控制的劇烈跳動着。

連哭都是我的錯 好多年了。

已經好多年沒有這種恐懼的感覺了!

轉瞬間,鬼王渾身陰氣猛地一震,他決定先下手爲強。

不管面前這小子氣勢如何變化,率先出手,殺掉他,那一切,就都沒有變化了!

轟隆隆……

滿天陰氣洶涌翻騰起來,如同海嘯巨浪,遮天蔽日的朝着白小鳳吞沒而來。

鬼王騰空而起,恐怖的陰力讓天地都沉浸在轟鳴中。

“臭小子,就算你有地階下品法寶,但,在本王面前,依舊是土雞瓦狗!”

“嗷吼!”

震天動地的咆哮從鬼王口中發出。

他的身形暴漲到了十米巨大,沒有絲毫的花哨,直接裹挾着滿天陰氣,朝着白小鳳碾壓而來。

地面,被磅礴狂暴的陰氣撕裂的粉碎,掀起了一層地皮子。

颶風之中,白小鳳傲然挺立,衣袍獵獵作響,神情卻冰冷的好似覆蓋着寒霜,只是嘴角,勾勒着一抹笑意。

繼承三千年 眼見着鬼王碾壓而來,他無奈地搖搖頭:“太弱了。”

擡起左手,一口咬破中指尖,指尖血抹在了赤梟劍上,熾烈的熱力將血水焚燒的滋滋作響,升騰起濃濃煙氣。

“陰陽破魔劍法第三世,血劍滅魔!”

轟!

赤梟劍上陡然綻放起耀眼的血芒,在火焰包裹中,璀璨妖異的血芒直貫雲霄。

白小鳳雙手執劍,對着面前的鬼王一劍斬出。

轟!

赤梟劍陡然化作十米長的血色劍芒,帶着一股毀滅一切的狂暴力量,摧枯拉朽的斬向鬼王。

“這劍法……”

鬼王驚呼咆哮了起來,面對着橫斬而來的血色劍芒。

他恍惚間看到了岩漿血海,恐懼,瘋狂籠罩着全身,甚至忘記了抵擋。

轟!

血色劍芒橫貫切過鬼王的巨大身軀,在百米外才當空消失。

天地,一片死靜。

鬼王巨大的身軀頓在原地,身上的陰氣快速退散着,眉心的紫色魂火也在暗淡熄滅。

嗡!

豪門世家:我的霸道老公 毫無徵兆的,自鬼王頭頂往下,一道貫穿他全身的火焰切口憑空出現,直接將他切成了兩半。

秒殺!

莫輕舞和趴在血泊中的幹天霆同時懵了。

一劍,秒殺鬼王?!

怎麼可能?

那可是紫色魂火的鬼王啊!

即便是超越七品天師的幹天霆,也不敢有一招秒殺鬼王的想法!

但,眼前的一幕。

讓他們不敢反駁,不敢不信!

莫輕舞美目閃爍着精芒,看着那道被火焰和血芒籠罩的背影,這一刻,甚至忘記了呼吸。

趴在血泊中的幹天霆,望着那道巍峨的身影,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目光落到莫輕舞身上,舞兒交給他,老夫能走的安心了。

與此同時。

正朝着各個方向飛去,準備肆虐屠殺的六大鬼王感受到強橫的陰力波動,同時停頓下來。

見到鬼王被白小鳳一劍秒殺後,六大鬼王全都不淡定了。

“這小子,怎麼這麼強?一劍,怎麼可能秒殺鬼王的?”

“玩呢?拿鬼王當大白菜切呢?這完全不科學啊!”

“秒,秒殺了?就特麼這麼秒殺了?這小子,到底是哪裏冒出來的妖孽?”

……

白小鳳低頭看了一眼手中的赤梟劍,臉上的笑意越發的燦爛起來:“終於有能承受住本大爺全力的劍了,這種酣暢淋漓的爆發,太爽了!”

白小鳳最擅長的就是劍訣,陰陽破魔劍法更是他自創出來的,但,自從創出陰陽破魔劍法後,卻一直沒有全力施展過。

因爲根本就找不到一柄能完全承受住他陰力爆發的法寶劍。

即便當初斬殺蛟龍皮皮的時候,在施展到第三劍血劍滅魔的時候,那柄法寶劍也承受不住他的力量,劍身崩裂,他不得不壓制了自己的力量,斬出了第三劍。

如今,赤梟劍在手,終於能無所顧忌的盡情爆發了!

旋即,他仰頭掃向遠處的六大鬼王,傲然一笑:“你們,是打算一個個上來受死,還是組團來受死?” “……”六大鬼王。

他們好氣哦。

內心彷彿受到了成噸的傷害。

身爲紫色魂火的鬼王,修煉漫長歲月,哪個不是雄霸一方的霸主,還從來沒人敢這麼對他們說話。

這,是赤果果的蔑視了!

但,六大鬼王同時注視着白小鳳面前空中潰散的海量陰氣,那是被秒殺的鬼王釋放出來的。

彷彿商量好似的,六大鬼王同時沉默,眉心跳動着魂火,忌憚着遠處地面上的那道身影。

嘶~

貌似有些遭不住啊!

什麼?!

幾乎同時,幹天霆和莫輕舞同時驚駭地看向白小鳳。

兩人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

這傢伙,瘋了不成?

飛來橫禍:腹黑皇爺奪醫妻 一劍秒殺一個鬼王已經夠聳人聽聞了,他現在,還想單挑六大鬼王?

怎麼可能!

“白,小鳳……”幹天霆趴在血泊中,虛弱地想要制止白小鳳。

雖說剛纔他也單挑過七大鬼王,可性質完全和白小鳳現在不一樣。

他本身就是超越七品天師的存在,實力上就碾壓了七大鬼王。

單挑七大鬼王,也是牽制混戰,七大鬼王也只是想車輪戰拖的他精疲力盡而已。

但,白小鳳現在,分明是想以一己之力斬殺剩餘的六大鬼王。

不可能的!

這輩子都不可能的!

要是逼得六大鬼王拼死反抗,別說白小鳳這年輕人了,就算是以他超越七品天師的實力,也得殞命當場!

但,幹天霆實在太虛弱了,遠處的白小鳳壓根就沒有聽到。

反倒是莫輕舞聽到了幹天霆的虛弱喊聲,她嬌軀一顫,如夢初醒。

深吸了一口氣,強忍着心中的滔天巨浪,莫輕舞攥緊粉拳,開口喊道:“白小鳳,不,不要……”

然而。

白小鳳被磅礴漆黑的陰力幽光籠罩着,還有赤梟劍釋放出的血芒火焰環繞。

好似戰神一般,猛然揮動赤梟劍,在空中留下一道殷紅刺目的軌跡,傲然道:“不用勸本大爺了,今天,就算他們六個叫破喉嚨,也沒人能救得了他們了。”

“……”莫輕舞一怔,嘴角抽搐了一下。

人家真的不是這個意思了喂!

遠處懸空沉默的六大鬼王,同時眉心魂火劇烈顫抖了幾下。

禽獸!

簡直喪心病狂。

這小子,囂張狂妄的還有沒有譜了?

也就在這時。

天穹上,翻涌的厚厚陰氣雲層中。

那道聲音再次傳下。

“好!我就給你和干將莫邪家一個機會!若是此子能勝過六王,我立刻帶所有鬼魂遠遁!”

白小鳳仰頭看向天穹之上,微微皺眉。

他知道那個傢伙是在對金磚主人說話,應該是金磚主人逼得那個傢伙達成了這個約定。

不過,金磚主人至於這麼神祕?

都到這節骨眼了,還不現身?

緊跟着,那道聲音響徹天穹。

“六王聽令,他既然想死,你們,還不成全他?”

“領命!”

話音剛落,沉默的六大鬼王同時應聲。

轟!

轟!

轟!

……

wWW •тTk án •c○

六股磅礴的陰氣陡然從六大鬼王身上爆發出來。

彷彿六道擎天柱子一般,直貫雲霄,屹立在六個方向。

陰氣,洶涌。

威壓,肆虐。

這一刻,整個干將莫邪家都被籠罩在六大鬼王的陰氣威壓之下。

在這股威壓之下,所有的鬼魂全都寒蟬若驚,齊刷刷的跪伏在地上,瑟瑟發抖。

那些存活的干將莫邪家族人,也在這一刻,盡皆呆愣原地,滿臉驚恐。

夜色,在陰氣的遮掩下,無比的黑暗。

視線所及之處,盡皆是洶涌暴動的陰氣。

氣溫,更是瘋狂驟降。

嗡!

懸停在幹天霆頭頂的金磚綻放起璀璨的金光,擴散出去,將幹天霆和莫輕舞籠罩其中。

黑暗中,金磚的光芒無比耀眼。

但,更耀眼的則是白小鳳身上釋放出的陰力幽光和血芒火焰。

包裹在他身上的漆黑陰力幽光直貫雲霄,和周遭的漆黑陰氣顯得涇渭分明。

赤梟劍上釋放出的血芒火焰,更是如同烈日一般刺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