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西莉亞將黑淵白花從地面拔出,看着逐漸走出來的女武神們,微微一笑:「大家都沒事吧?」

塞西莉亞將黑淵白花從地面拔出,看着逐漸走出來的女武神們,微微一笑:「大家都沒事吧?」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作答。

「塞西莉亞大人?!」

這時,一道驚喜的聲音響起。

「您好。」

塞西莉亞看着面前的少女溫柔的笑道。

「剛才的那一槍實在是太漂亮了,我什麼時候才能和塞西莉亞大人您一樣擁入獨自消滅崩壞獸的實力啊。」

有了少女開頭,其他人也圍了上來。

「她很受歡迎。」

Kiana看着被眾星捧月的塞西莉亞,道。

「你也可以很受歡迎啊。」凌淵笑道,「很有高冷女神范哦。」

「螻蟻的目光,不需要。」Kiana輕哼一聲。

「怎麼還傲嬌了呢?」

搖頭失笑一聲,凌淵對着塞西莉亞喊道:「塞西莉亞,差不多了,我們走吧。」

「來了。」

被眾人包圍的塞西莉亞說了句抱歉,就通過月魄的飛行能力飛了出來,朝着凌淵飛去。

眾多女武神看到這一幕異彩連連。

「那個人是塞西莉亞大人的男朋友嗎?」

「他超強的,我親眼看到他在一瞬間消滅了上百隻崩壞獸。」

「人帥實力又強,一定是塞西莉亞大人的男朋友!」

隨後,凌淵召喚出維摩那又吸引了一波喧嘩。

維摩那上,凌淵聽着下發傳來的聲音,對着塞西莉亞調笑到:「看來你以後跑不了了。」

對此,塞西莉亞只是面色微紅。

並沒有反駁。

這讓Kiana更不爽了。

「我們現在就去浮空島嗎?」塞西莉亞問道。

凌淵搖了搖頭:「不,去之前還需要去一個地方。」

「哪裏?」

凌淵微微一笑:「神州,太虛山。」

……

金色方舟維摩那行駛在天空

伴隨着維摩那那超音速的速度,很快便離開了中非,抵達了神州。

在群聊內詢問瓦爾特得到了詳細的地址后,凌淵便加快了速度。

很快,便抵達了符華曾經的住所,太虛山。

在那裏,一道巨大的赤鳶仙人石像清晰可見。

在來到太虛山上空,凌淵閉上了眼睛。

能量擴散,不斷的朝着太虛山四周擴散。

很快,凌淵便睜開了瞳孔。

「找到了!」

說完,就驅使著維摩那落到了太虛山上曾經的赤鳶仙人的住所。

「這裏是?」看着這和程立雪所住浮空島幾乎一樣的建築,塞西莉亞有些疑惑。

凌淵解釋道:「這裏是程立雪師父曾經的住所。」

說着,他推開大門走了進去。

大門打開,入眼就看到了一副畫和對聯。

看着畫上的人,凌淵呢喃道:「蒼玄,丹朱。」

「凌淵你認識嗎?」

凌淵點頭:「他們都是上個紀元的倖存者,也是符華的好朋友。」

「不過我們今天的目的不是他們。」

說完,凌淵就朝着屋子內部走去。

最後在一間屋子內停下。

。 追了一段距離后,那黑影主動停了下來。

黑影穿著黑袍,帶著可以隔絕神念的黑色面巾。

「周秦聖子,我來是找你談判的。」

黑袍人用沙啞的聲音和周秦交談。

「談判?你打算用什麼身份跟我談?」

周秦反問一句。

「當然是魔道代表的身份和你談。」

黑袍人說道。

「哦!」

周秦應了一聲,語氣中有些一絲失落以及失望。

還未等黑袍人繼續說話,周秦嘆息道:「我還以為你會用兩儀宮大弟子的身份跟我談呢。」

黑袍人思考良久的話直接咽在喉嚨,說不出口。

「魔道聖女,莫希瀾。」

周秦語氣平淡,隨後補充了一句:「哦不,莫希瀾這個名字可能是假的,不過魔道聖女的身份總作不了假吧?」

「你是怎麼知道我是魔道聖女的?是進去前?還是出來后?」

莫希瀾語氣有些苦澀。

周秦好像無所不知一樣,他一夜連續滅掉十七個宗門,都是圍攻過朝天宮的門派,沒有一個是無辜的。

得到這個消息時,莫希瀾大吃一驚,更加堅定了和周秦談判的念頭,所以才有了剛才那一幕。

「很簡單啊!你手下都把你是元嬰修士的事情傳遍整個秘境了,這裡面就你我兩個元嬰,不是你難道是我啊!我又不是雌雄同體的生物。」

周秦說道。

唉!又被坑了。

莫希瀾捂著額頭,然後將黑袍和紗巾取下。

「說吧,你的來意。」

周秦說道:「如果是想勸我不要對魔道修士下手,我勸你還是早點走。」

「現在沒有把你抓了,就已經是看在你我在虛空中的交情。」

周秦的語氣很冷,冷得像個從未見過的路人。

「既然如此,我也沒有什麼話要說的了。」

莫希瀾嘆了一口氣,轉身離去。

周秦看著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天邊。

「這娃為何那麼耿直?就不會賄賂一下我?」

周秦低聲嘀咕道:「雖然我不會放過圍攻過朝天宮的魔道修士,但你們魔天宗又沒有參加,給點好處放放水也是可以的啊!」

為了弄清楚這件事到底是誰謀划的,周秦可是用了好幾次真靈問答。

朱苟間接和這件事有關係,但沒有直接參与。

這是周秦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魔道魁首魔天宗,跟這些事毫無關係,周秦就覺得有點神奇了。

一番詢問后,才知道人家壓根沒打算搞朝天宮,只是手下的小弟不安分。

弄清楚事情真相,真靈問答的次數只剩下三次不到了。

「我都沒有把話說絕,我真想抓她,早動手了,至於虛空的交情?那次見面不是我救了她。」

「唉,小瀾做人太呆太死板了!」

周秦搖搖頭,嘆了一口氣,然後往山頂上趕去。

第二元嬰感應到本體往這邊趕來,化作一道流光鑽入他身體,進入丹田內打坐修鍊。

「師兄!」

正好,這時候製作靈偶的宋紫裕也完成了靈偶製作,興沖沖地跑過來。

「我已經做好了,就等拿到那桿戰旗,到時候你可要注意點啊,別把肖師兄的魂魄打散了。」

「嗯,我知道。」

周秦點了點頭。

巫術,是在正邪之間遊走的異術。

靈偶的另一個用法就顯得邪惡狠毒。

他可以拘留魂魄,然後一點一點地慢慢折磨,直到魂魄承受不住,崩塌潰散為止。

其狠毒遠遠超過魔道大部分手段。

巫術充分詮釋了什麼叫做善惡一念間,就連取人性命,也在一念之間。

下山之後,他們便和弟子們會合,然後等待天黑——畢竟大白天去屠了離火宮太過於囂張了,雖然周秦在秘境內無敵,但也不想過早得成為世界公敵。

就在周秦靜靜等待的時候,有個對他來說是不速之客的人登門拜訪。

「聖子殿下。」

墨非對周秦行禮。

「墨師兄。」

周秦回禮,然後請他入座。

在正道,對誰傲也不能對德行好的人傲,不然會被他們用口水噴死,說你是個披著正道皮的邪修。

「聖子殿下,離火宮的弟子死了。」

墨非開口說道。

「死了?」

周秦愣了一下,問道:「怎麼死的?」

「被魔道戮生門的弟子殺死的。」

墨非看周秦的模樣不像是裝的,便將情況大致向周秦說明了一下。

「哼!看來這人知道的事情還不少啊,都被滅口了。」

周秦冷笑一聲。

「這……」

周秦這話到是讓墨非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

「墨非師兄,你們有沒有調查他接觸過什麼?為什麼魔道誰都不滅口,唯獨滅了他的口呢?是不是他知道一些不該知道的事情?」

「還有,為什麼在魔道流傳的消息會傳到正道內來呢?」

周秦看著墨非。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