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侍女在喊

外面侍女在喊

懿在叫

她祈求的看著飛女

你給我用了化骨水

是的

你很快會活著消失匿跡

但是我不介意讓懿看到你

看到你的毀滅

之後殺了我

為你復仇

不要

讓我這樣離開吧

不要被他看到

好的

我會代替你的樣子

這幾年

我始終在模仿你

不過,你的靈魂

我可以

讓你附著在小魚上

直到你想起自己的家

之後投胎轉世

好的

那麼你告訴懿

別讓他進來



於是小曌用了世上最溫柔最眷戀最甜蜜的聲音

對懿說

懿哥哥

等我一會

等我

我很快就



飛女把一個玻璃缸蓋過去

一條粉色的小魚

小曌不知道小魚變成了自己還是自己變成了小魚

飛女在穿自己的衣服

在梳自己的髮型

在用自己的聲音

形態

語言

變成一個存在的自己

門開了

飛女走了出去

她聽到懿的焦急的聲音

一瞬間我突然看到你不見了

真怕見不到你

懿哥哥

怎麼可能呢

我怎麼樣都不會離開你

飛女呢?小魚聽到侍從在問

懿不耐煩的說:這種事,用得著煩我嗎?

侍從進到屋裡,看到了魚缸里粉粉的小魚

怎麼就一隻啊?

也把你照顧好吧

走嘍,回家去

小曌好慶幸

侍從把他放回了和懿第一次去的家

可是懿要大婚了,他不會再來這裡

沒人照顧你

你沒關係吧?

小曌覺得龍嘯天好奇怪,不是不進懿的房間嗎?

為什麼如此多情?莫非,他知道自己是一條魚?

或者,自己變成了魚?

她拚命在魚缸里撲騰,濺起許多的水花,後來一躍,落到地上

龍嘯天小心翼翼的捧起自己

她可憐巴巴的看著他的眼睛

他很快轉回頭

門關上的時候,小曌的心也跌落到谷底。

她突然很深切的想念懿,想念她們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後悔自己沒有好好和懿品味每一天的時光,覺得自己在一起的日子會很長,幸福還在後邊,誰知道不測和意外竟然先此而來。

懿,是國王,他生病嗎?要在水裡。

可是懿,我都不知道你經歷的痛苦

你在天上遨遊的時候,也是在躲避疾病複發的日子嗎?

懿,你會不會聽到,會不會感覺,你身邊的那個人不是我?懿..... 不知道怎麼了,懿和身邊的小曌只是待了一天,突然開始不喜歡小曌許多索然無味的感覺就襲來,他感覺到失魂落魄,感覺到寂寞孤獨還有深深的憂傷,他不相信自己為什麼這麼快就厭煩了,可是又有什麼失去了。

小曌,似乎一點也介意,不,確切地說,是很欣喜自己是國王,或者本來就是,她一味關心的是,什麼時候大婚,什麼時候做王妃,什麼時候可以住在皇宮裡。許多的感覺都變了。懿離開小曌,問龍嘯天:「去水晶閣了沒?」龍嘯天點點頭,「你要不要去看看?」「是不是因為你去過了,所以小曌變了。」龍嘯天沉默不語。懿最終還是去了水晶閣,他和小曌朝夕相處的房間,一進門就發現了魚缸和小魚。小魚很漂亮,有孔雀一樣翠綠的尾巴,肌膚確實粉粉的,像小曌。小魚歡快的游著,龍嘯天說:「它看到你很開心,那天我把它帶回來,它好像會哭。「是嗎?」懿耐心的看看,小曌千言萬語地凝視著他,開心的甚至都沒有淚,看到他就好像滿滿的幸福都回來了。

懿坐了一會,好像要出去了,變成小魚的小曌急壞了,可是他們還是走了,門關上的時候,小曌被絕望充滿,淚水吧嗒吧嗒流了出來,突然門開了,龍嘯天用一個小小的水桶,把她撈出來,小曌又看到了懿,她們要一起去天池。

小曌,希望自己快快長大一些,天池裡的水那麼多,會不會進去,就再也看不到了懿。

事實上,自己想錯了,懿把自己放在一個又莫大石槽的水域,還放進一些荷花,懿在水裡游泳,小曌,不,小魚就跟在他後面歡快的追逐,還會親吻他的手胳膊,後來,許多的小魚都來,給懿做小魚浴。很快,龍嘯天發現,已經分不出哪一條是自己帶回來的。懿,後來拿來水晶魚缸,小曌變成的魚跳進了浴缸里。

懿和龍嘯天都覺得,這是一條好有靈性的小魚啊。

那天晚上,他試著和小曌一起,沒有任何想相愛的衝動,小曌哭著睡去,

難道你不愛我了嗎?

他沒有說話

晚上,懿做夢,夢見自己愛上了一條魚。 小曌作為魚的日子很快樂,她會經常忘記周圍的小魚,七秒鐘之後就會忘記很多事情,但是卻只記得懿和龍嘯天。她也不記得,別人對她做過的很多事情。每次,懿來天池,她都會開心的忘記了自己還是人類的事情,忘記了他們在一起的許多。懿離開,自己會傷心一會,但是想到他會很快就來,又釋然。每次懿來,病痛都會減輕一次。小曌盼著懿快好,又不想他好了之後,就不會或者很少來這裡吧?懿,是她的眷戀,每天自己的記憶都會被刷新。直到有一天,那個阿婆來到天池。

她到處貼滿了藍色的字元,每一張,自己都感到徹骨的疼痛,就好像自己中毒的那一天,直到疼昏過去,許多的小魚都圍著她,她醒來的時候,已經奄奄一息。等到懿來的時候,她已沒有力氣游過去。

懿沒有見到那許多的小魚,悵然若失,晚上的宮廷宴,他看到最後那盤菜上來的時候,差點要瘋掉了:一尾一尾的小魚,像小孔雀尾巴一樣的小魚,都躺在有龍圖騰的盤子里。小曌在邪惡的笑,母親一口一口的咀嚼著。

他的胸口像塞滿了棉花,還有眼睛里竟然是滿滿的淚,他離開桌子,小曌跟過來:「懿哥哥」他抱了抱她,還是毫無任何的愛意「你自己保重吧。」龍嘯天緊跟著懿走出,懿恍恍惚惚地好像看到小曌在哭,心一陣陣痛,回頭看看小曌,還是莫名的決絕和憂傷。

懿對龍嘯天說:「我快要瘋了!」

他屏退了龍嘯天,自己一個人來到了天池。他覺得自己失戀了,可是為什麼又不想挽回小曌的離開呢?

天池裡,小曌覺得自己快要死了,可是還是掙扎著,不想死去。懿看到周圍貼滿的藍色符咒,一張張揭下來,他不明白自己怎麼得了這個怪病,要一直待在水裡,他也不明白,為什麼初識小曌,自己可以好多天不用來這裡,現在,病情似乎越來越嚴重了,要每天泡在水裡,其他竟生無可戀。他把自己沒在水裡,小曌看到了懿,拚命的游過來,她太弱太小了,懿張開口,小曌被一股強風吸到懿的嘴巴里。懿似乎發現了什麼,把口裡的水吐到捧著的手心,他看到了天池裡最後一隻孔雀魚。

他大聲喊「嘯天嘯天」龍嘯天,發現了小曌,「是我們家的呢!」小曌眨巴眨巴眼睛,吐了一口泡泡,撲棱撲棱尾巴,不動了。

龍嘯天把那些亂七八糟的藍色符咒點燃,小曌又活蹦亂跳的游來游去了。

懿也開心的不得了,好似重新活過來一樣。

龍嘯天和懿一起為小魚找新的家,突然他說了一句:「懿王子,你不會是愛上了小魚吧?」

懿皺了皺眉,龍嘯天急忙禁聲。

懿王子又回到和小曌的家,把小曌放進水晶浴缸里,晚上的時候,懿起來發現小魚長大了好多,看著小魚的紛紛嫩嫩的肌膚,就好像看到了小曌,不,是水晶。晚上做夢,又夢見水晶或者是小曌,他一遍遍給小曌蓋被子。

他還會做很多好吃的,會弄一點點給小魚吃,小魚竟然越長越大,而且不吃水草,某一天,懿回到家,看到小魚已經長得像一個小嬰兒。他很奇怪,是娃娃魚嗎?還是,美人魚?想到美人魚,他真的是越來越激動,美人魚可以變成人類的,要需要什麼呢?

到此刻,懿才發現,自己是實實在在愛上了一條魚。

他對小魚說:我給你取個名字吧,叫美美龍或者小飛魚吧,我會把你當孩子當朋友還有最愛最愛的,你是我的女兒也是我的女孩也是....

未來會怎樣呢? 英雄無敵之冠軍王 他自己也想象不出,自己和一隻魚生活在一輩子的情景。他對小龍魚叮囑,可不要亂跑哦,會有很多危險。小飛魚鄭重其是的點了又點頭。 懿王子和小魚的奇怪戀情不知怎麼了,傳到了小曌的耳朵里,她很懷念自己作為飛女和懿王子朝夕相處的日子,可是又恨小曌,變成魚還不能改變被愛的事實,她想到了很多惡毒的計劃,可是她不知道懿的寓所在哪。終於,她以可以離開懿,只是最後去一次他們最初的家為籍口,來到了水晶閣。懿王子在給她做最後的晚餐,也深深感到了生離死別,那些難忍和不舍,還有最初的前塵往事。他在魂不守舍的餐廳,小曌卻跑去了浴室,她看到了美美魚,她把裡面倒滿了花瓣和泡泡牛奶,她一邊倒一邊說:「只要我和懿相愛,你就會魂飛魄散,就會死」,她恨恨的「我就不該留下你。」美美魚驚慌失措,忘記和不該忘記的此刻都想起,她被那些香氣熏得意識越來越模糊,「今天是我和懿的洞房花燭,你」一個惡毒的想法浮起來,她想到那條醜陋的八爪魚,等小曌暈過去的時候,她捏起小曌,狠狠地拋了出去。懿在廚房裡看到眼前黑影一閃,可惡的烏賊,他一走神的光景,刀子狠狠切在了自己的手指。「小曌」,小曌急忙從浴室走出來,懿看到她滿身的泡泡和花瓣,「你做什麼了?」「我想和你鴛鴦浴。」他猛地推開小曌,流血的手在浴缸里摸來摸去,小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我把那條魚扔到海里了」她突然瘋狂的抱住懿「為什麼在天上,我們只能在天上和你一起飛?」飛女?懿大喊嘯天,嘯天看到小曌變成了飛女,然後縱身跳進了海里,一隻血盆大口,一下就吞沒了飛女。「小曌!水晶!」懿突然想起了,美美就是自己一直深愛的女孩,她變成了魚可是還在自己身邊,不離不棄。飛女沒了,小曌怎麼活過來呢?懿覺得自己的心也跟著小曌沉到谷底。他冷冷地對龍嘯天說:「給我淘干大海,也要把水晶帶回來。」

對了,巫術!把城內所有的巫士都抓起來。 8、海底世界

在海底深處的美美,被自己從管道里看到的烏賊怪追的無處可逃,那一層層的黑霧噴的自己要窒息了,可是自己絕不能落在八爪怪手裡。她不知道自己這一次生死如何,只要見一見懿就好,這樣遙遠的看著,她似乎看到飛女在八爪怪嘴巴里被咀嚼的樣子,游得很快很快,生死時速。

後來,好多的八爪魚都來了,她馬上被抓住的時候,看到了那個守天池的阿婆。阿婆不知道弄了什麼東西,自己一眨眼就被卷進漩渦,後來發現了天池,那個大大的字,原來就是「懿」。阿婆,看著待在池子里的小曌「姑娘,我沒有辦法,海市蜃樓的魔咒誰也沒辦法,現在巫族要滅絕了,只能先委屈你。」

懿出動所有海軍水軍皇家力量,也無法找到美美魚,他的眼睛充血,聲音嘶啞,不知道幾日幾夜了,等他看到守門阿婆,最後一個巫師時,已經過去了七天。龍嘯天把阿婆帶到懿面前,阿婆說,「小曌沒有死,是你的幸福也是你的劫,更是我們爪哇國的終結,我開始以為錯了,最後我還是錯了。」她說:「你放了我們巫族,我來代替他們。」懿答應,只要她從此不再使用巫術,做一個平平常常的人。阿婆答應了,可是突然之間白髮蒼蒼的老去,甚至都忘記了告訴在天池還有一條美人魚,那件未了的事情。

懿的病好了,他只要每天在他們第一次相遇的房間,就可以忍住那些疼痛,就可以不去天池,不用整日整日泡在水裡。那些士兵仍在搜索美人魚,美人魚在天池,已經忘記了自己曾經是人類,還有自己的名字。懿會常常夢到那條美人魚,那條美人魚,有一天發現自己躺在人類的懷抱里,不對,是自己也變成了人類。正確地說,自己回到了現實的世界,她在美麗的天涯海角的水邊,周圍是滿眼的椰子樹和熱帶雨林。

她醒來之後,好多導遊圍過來,問她:「要不要去看美人魚?」

後來,她看到了美人魚的屍體,僵硬,冰冷,那眼睛,飛女?「對了,」導遊說「這是飛魚」,很善良很邪惡的美人魚,也許會有美麗的故事。誰知道呢。後來的某一天,在各大影院在播放我愛美人魚,好像突破了多少十個億,誰知道呢,那麼大的數字,多少天也數不過來的。

小曌,走過椰夢長廊走過天涯海角走海天一色的亞龍灣,許多似曾相識的風景,許多認識和不認識的人類,還有許多許多的故事,人生有怎樣的結束或者開始?

當她走到南山走過鹿回頭,突然聽到有人喊:「海市蜃樓呢」,她看到了熟悉的身影,有人在喊她「亓曌,水晶.....」

她左右看看,沒有人,那個人跑到自己身邊,「你不記得我了嗎?我是龍懿。」她還是搖頭:「那你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不行」,她乾脆的拒絕「我不能告訴陌生人我的身份信息,還有證件還有我有朋友在侍衛隊哦,叫什麼,她突然大聲喊「楊戩!」懿拿出一個晶瑩剔透的美人魚造型的水晶魚缸,「哇,好漂亮啊!」她饞涎欲滴地湊上來:「可不可以賣給我啊」,「告訴我你的名字,就送給你了。」那好吧,她想了好久好久,撓了撓頭,「美美」「懿」,龍懿伸出自己的手掌「亓曌」,這時,許多遊客都圍過來,「這不海市小爺的龍懿嗎?大家快來啊」龍嘯天阻擋著蜂擁而至的人群,「我不追星,我不認識你」。美美後退後退,眨眼被擠出人群,這時一個女孩跑過來叫「水晶姐姐,該出發了。」

水晶很茫然的跟著那個女孩走了,她們是來自另一個海邊的旅行團,等水晶來到下榻的房間,穿越戒備森嚴的人群,打開自己房間的門,赫然看到桌上的美人魚造型的水晶魚缸,原來,好多酒店都有啊!她捧起魚缸,許多似曾相識的記憶突然而來,這間房子,這些傢具,她跑進廚房,那個在忙著做飯的男子「懿哥哥。」龍懿粲然一笑:「好了,現在再換我來照顧你」。

水晶跑過去,緊緊抱住了懿的腰:「你不用待在水裡了吧?」 小瞾每天和懿在一起,從早上到日暮,波瀾不驚。每一次,懿火辣辣的目光和含情脈脈,對於自己,卻沒有什麼感覺,確切地說:有一種情緒,是叫躲避。她不追名逐利,不貪慕虛榮,也不好吃懶做,很超然物外也可以不食人間煙火。儘管懿在身邊,自己的內心,卻彷彿還是在等待。等待什麼呢》一向,小瞾不會去考慮這麼複雜的問題的吧?從哪個虯枝盤錯的王國來到現實世界的小瞾,常常會想起那個世外桃源,在自己身邊的懿,是來自另一個美麗地方的王子,是時光嗎?小瞾沒有驚喜沒有幸福似乎有一種思想或者愛恨情仇被封凍了。而來到喧囂塵世的懿,是一個明星,是一個闊少,是一個英俊瀟洒風流倜儻的王子,對自己來說,又有什麼關係呢?

小瞾不知道自己的擁有,是多少人的艷羨和嫉妒或者處心積慮想達到想擁有想取而代之想千方百計破壞的目標。那樣美麗的地方來,那樣的腥風血雨,還有被詛咒魔法變成雨的時光,是她心底無法碰觸的疼痛,那一場經歷,她忘記了塵世間的人情冷暖和友誼親情,那一場經歷,帶回了一個美好的未來和高山之巔的君王,也帶來一種在午夜夢回驚醒的疼痛和困惑和焦慮。她從一名普通的女孩變成了魚兒,之後慢慢又恢復的凡人之軀,似乎一切都順理成章,事情的發展和演變。但是只有自己知道,每天都會痛癢的沒有完全褪去的魚鱗,在普通的人世間,是一種有關於皮膚的病症,用一種植物塗抹然後慢慢剝落,一片片褪去的,讓她明白,自己的與眾不同,她不喜歡這種與眾不同。

每天,她會打開手機看國家大事,搜索娛樂新聞。在娛樂圈摸打滾爬不曾,風生水起,炙手可熱,萬人歡呼和景仰的那個明星,每天和自己一起,塵世的喧囂和油鹽醬醋,她不介意人間的鮮花擁抱和親吻,她就是那樣看著,就好像自己層低到塵埃里的時光,卻每天翻閱娛樂圈的風雨突起的淡定仰望,自己投入所愛,也不介意更多的人喜歡追逐。幾次,懿想告訴世人,自己的幸福,想那場轟轟烈烈的婚禮,可是小瞾,卻退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好像縮到一個殼裡,就好像蝸牛,走到哪裡都背著自己的家自己的房子,還像那個《懸崖上的金魚公主》的故事,裡面的波妞,從魚兒變成了小女孩,但還是時刻提著那個承載過自己的小水桶,怕自己一旦變成魚兒,無處可去。

懿不因小瞾對自己的態度而收斂或減少對她的愛和眷戀。他是國民初戀,不對,熱戀?演繹對自己只因為小瞾喜歡。他願意每天成為小瞾翻閱的故事裡的主角。他有經紀人,還有來自美麗世外桃源跟來的女助理。不是冤家不聚頭,在這個世界上,好人和壞人總是在一起的,並存,唯獨,小瞾作為魚兒的七秒記憶,卻常常會記得偶爾,那個女助理把自己變成一條魚,她的獰笑,她轉身的溫柔,她在塗抹自己腿上的傷口,還有一片片魚鱗褪去脫落的時候,卻常常會看到她猙獰的微笑,卻又美得無法自拔,這就是所謂的蛇蠍美人嗎?可是在乾坤朗朗的二十世紀,如果,自己對某一個人說:那個某某明星的助理經紀人,曾經用魔法把自己變成一條魚,會引來怎樣的哄堂大笑還有異樣,也許更嚴重的,會有人報警,把自己關到一個充滿了奇奇怪怪五花八門地方的醫院吧?如果,你不知道那個地方是哪裡?可以想一個笑話:

下雨了,某建築門口,一個人打一把黑傘蹲在那裡,久久不肯離去。為了弄清楚是怎麼回事,滿足自己的好奇心裡,有一個人,也蹲在了她旁邊,那個打黑傘的女人轉身問他:「你也是一棵黑菇嗎?」原來,是精神病醫院那裡。

小瞾,找不到了自己,她穿梭在書里,故事裡,夢裡,穿梭在前世虛擬和未來那些都摸不到的世界,自己卻確確實實在萬丈紅塵紛紛擾擾,被糾纏躲不開逃不掉的塵世,做一條一天到晚游泳的魚,做一個人魚公主,做一名被碾壓被攀比被打壓,被悄無聲息傷害,表面上,卻都很好,嘻嘻哈哈,摯友閨蜜無間的誰誰誰的朋友。時時刻刻告訴自己,保持小魚兒的七秒記憶,把以德報怨,寬恕原諒包容設身處地重複無數次的來去。至少周圍還是安靜祥和溫馨的世界,讓懿心無所牽挂的忙碌自己的事業,男子漢大丈夫,總要有自己的一番作為和事業,儘管那些對自己來說是如此的微不足道,也還是要足夠的重視。

小瞾,摘起一片葉子,敷在自己已經越來越少的腿上,用不了多久,自己也會忘記,自己是魚兒的事情吧?希望,但願如此。

這時候,懿回來了,他幽幽的問:「是不是,對我你已不在介意?」 龍懿和亓曌的愛好像在經歷過蛻變的傷痛之後,換成另一種說不出的情感。小曌不再喜歡懿王子了,她沉浸在殘存的身體疼痛里,每天一片片最後的魚鱗揭開褪去露出的紅紅的肌膚,遇到外面的空氣,起初是燥熱後來是寒徹骨的錐心入骨,一點點從傷口出蔓延到全身,最後只感覺到一絲絲細細的神經線痛到了腦中心,然後她全身發冷發抖,那種疼痛,無力無助而孤單……她總是在痛昏過去的時候想抓住一些什麼,卻什麼都抓不住,甚至發不出一點聲音,都喊不出那一個字,叫痛!在最後眼睛閉上的那一刻,她看到了懿王子,也看到旁邊那個女孩助理嘴邊那一似不易覺察的微笑,那麼冰冷而猙獰!當女助理叫來懿王國的女巫時,小曌被婆婆帶走了,但是但是,當懿推門而入的時候,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是,完好無缺,晶瑩剔透美若精靈的另一個小曌,似脫胎換骨的另一個女孩,美麗初醒。她穿著薄薄的藍色輕紗躺在床上,當懿走過來的時候,她低聲叫著懿的名字,伸出纖纖胳膊環住了他的脖子,久違的感覺回來了,懿想起了他們在錦繡之城的甜蜜和溫馨,請不自禁的也抱住她柔弱的身體,很欣慰的說:「謝謝天地,你終於都好了……」當帷帳放下的時候,在海婆婆懷裡的小曌心突然痛得不能自已,她伸出手臂喊了一聲懿哥哥的名字,再次暈厥過去,海婆婆,伸出滄桑的手,常常一聲嘆息,擦去了她眼角的淚水……

小曌,從龍懿的世界徹底消失了,而懿的身邊,卻還有小曌在,他們每天在熒屏在媒體在鋪天蓋地的新聞頭條里出現,成功了結婚了幸福美滿事業如日中天……小曌在自己的世界看著,卻彷彿陌生人,她翻閱那些娛樂新聞時,看他們猶如其他所有,都是距離自己好遙遠好陌生,毫不相干的事情。偶爾颳風下雨天氣,自己曾有魚鱗肌膚的地方還是會很痛,更奇怪的事,當她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是身邊多了一個粉嫩粉嫩的嬰兒。海婆婆說,這是一個金貴的孩子,她毫無感覺,如果這是自己的,孩子的爸爸是誰?還有,自己為什麼毫無感覺,身體毫無異樣?對了,她又是什麼時候做過越雷池的事情?孩子的爸爸在哪裡?所以,對於海婆婆的話,她是一點都不會相信的,當海婆婆說把孩子抱走的時候,她無意中一瞥,眼前掠過一個熟悉而陌生的身影,她笑了笑因為她在寬敞明亮的教室醒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做了一個可笑的夢。後來,小曌在新聞里,會常看到娛樂圈,一個叱吒風雲的一線明星一個人帶著孩子,不知道孩子的母親是誰,而那個懿王子,常常多次在訪談節目里流露出,希望有一個孩子的憧憬。娛樂圈的是是非非,對於小曌,都是當故事來看的,有同學對她說過,她很像某個當紅明星的夫人,她只是笑笑,她是喜歡看電視電影有喜歡的明星,可是,就像某位哲人說的:當你覺得雞蛋好吃,會想去看看下蛋的雞嗎?好像是這個道理!她只是中國所有普普通通大學里平平凡凡的一名,明星是掛在天上的星星和月亮,本就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何況,在這個漂泊的大城市,自己只有一個唯一可以依賴的海婆婆而已。自己是誰,從哪裡來到哪裡去,都不知道。來自福利院嗎?誰知道呢?僅僅是學習的事情,就夠自己頭痛。對了,她是某名牌大學法學專業大三的學生。

小曌每天都被成堆的書和作業課題愁醒,還有司法考試馬上要開始了,考上了還有條就業途徑,可以回報海婆婆,她收留了自己那麼多年,她的兒子不知道去哪兒了,也不管她,婆婆靠給人看星座和吉普賽占卜為生。小曌很想給人做家教或者家政什麼的,補貼家用,可是,自己沒經驗,沒做過這些,都只是想想而已。班裡有一個土家族叫卓肯的男孩,曾帶她去面試過,人家說她自己還是孩子呢,只好作罷。後來想,做保姆,看孩子也可以啊,也是說要有經驗的,真是頭痛!小曌告訴卓肯,我曾夢見自己有過孩子呢!惹得他哄堂大笑,後來看她就成了笑柄。回去告訴海婆婆,海婆婆讓她以後別說這樣的傻話,不然以後嫁不出去。但是,她才不怕呢,就沒想過這個問題。班裡的同學有的去做群演,有的去參加選秀,有的去跑各種各樣的比賽,她只想做法官或者律師,同學都笑她,你到底受過什麼樣不公平的待遇,要維持人間正道滄桑,她笑著,我喜歡。後來,有個阿里巴巴公司學長給她介紹去一個明星家教小孩子的工作,她開心的答應了。後來,她見到了那個一個人帶著孩子的男明星!回去告訴海婆婆,海婆婆當場就嚇住了! 小曌每天都被成堆的書和作業課題愁醒,還有司法考試馬上要開始了,考上了還有條就業途徑,可以回報海婆婆,她收留了自己那麼多年,她的兒子不知道去哪兒了,也不管她,婆婆靠給人看星座和吉普賽占卜為生。小曌很想給人做家教或者家政什麼的,補貼家用,可是,自己沒經驗,沒做過這些,都只是想想而已。班裡有一個土家族叫卓肯的男孩,曾帶她去面試過,人家說她自己還是孩子呢,只好作罷。後來想,做保姆,看孩子也可以啊,也是說要有經驗的,真是頭痛!小曌告訴卓肯,我曾夢見自己有過孩子呢!惹得他哄堂大笑,後來看她就成了笑柄。回去告訴海婆婆,海婆婆讓她以後別說這樣的傻話,不然以後嫁不出去。但是,她才不怕呢,就沒想過這個問題。班裡的同學有的去做群演,有的去參加選秀,有的去跑各種各樣的比賽,她只想做法官或者律師,同學都笑她,你到底受過什麼樣不公平的待遇,要維持人間正道滄桑,她笑著,我喜歡。後來,有個阿里巴巴公司學長給她介紹去一個明星家教小孩子的工作,她開心的答應了。後來,她見到了那個一個人帶著孩子的男明星!回去告訴海婆婆,海婆婆當場就嚇住了!

小曌不明白自己說去幫某明星做小保姆的話音未落,海婆婆便嚇到花容失色!海婆婆心裡藏著什麼,他自己最清楚不過–當飛女告訴自己,懿的女孩和王子相愛並有皇家血脈時,她的威脅讓自己施展最後的魔法和易容術等等,把一個毫不相干的女子變成了王現在身邊的女人,一個小曌的替代品,而小曌被自己帶走隱匿和保護起來,連同懿家龍脈,並抹去她的一些記憶,讓她徹底忘記了懿王子,把自己歸位到她應該的時代和生活中——有些事可以人為控制左右,而有些事,是天性使然,還有一些是情之所至的一網而情深,有的可以隔斷,有的總是在一些誘因驅使下,水落石出。免去十月懷胎的身心傷痛和記憶,那個呱呱墜地的她和懿王子的愛情結晶,交給了自己的兒子,就是那個在娛樂圈風流倜儻的未婚有子,獨自撫養孩子的龍嘯天,也算對得起她來自的那個城堡里的皇室。她和孩子都不介意,背上背叛和不忠的罪名,他們自己知道,所做所為都是為了龍家一脈的延續,就足以。她也不想讓小曌知道自己產子的事情,偶爾的告知驚嚇到了她,畢竟她也還只是個不解風情不諳世事的孩子,有的人會長大會懂事會成熟,順理成章,有的人,要有指引要有陪她一起成長的人,水晶懿王子,龍懿,亓曌,亓懿龍曌,奇異籠罩,人生總是神秘莫測,也會出出山重水複柳暗花明,人生如戲,每個人在每個時光和境遇的出現,都不是無緣無故的……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有命中注定,也有前世因緣,還有各自的造化和修行。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的共枕眠……一夜情婚外戀背叛和不忠,是的,渾水摸魚或許,但好多事情,總不能逆天而行背道而馳!總有一個結語蓋棺定論的,只是時機未到。當小曌提出去龍嘯天那兒做保姆,她起初是一震,天然的親情能隔斷嗎?她也害怕,是不是事情的發展,馬上會失控?但後來,她和同學討論之後,說,異想天開,就放棄打消了那個念頭。後來,小曌,還問過自己,為什麼自己不會動心,也沒有喜歡哪個男生?是不是很不正常的?海婆婆只是微微一笑,最美的風景,總在下一個旅途中——還有一次,她告訴海婆婆,同學都說有個大咖的緋聞女友和自己長得很像呢?她還說,有時候會憧憬那樣的男朋友,可是想到是仰望星空,摘星攬月的痴人說夢,太遙不可及了,要是被人知道,該無地自容了吧?但也只是一個偶爾的想法,如果真會有和她們追的這明星在一起,多沒有安全感啊?簡直無法想象。可是,讓自己會心動會喜歡會愛上的人,在哪裡呢?這是一個謎! 亓曌同學小小的情竇初開,被身邊一個女生眨眼實現了。她竟然和一個? 此情無望,唯有子央 33??根明星走到一起,不啻於一枚重磅炸彈,沒有婚禮,卻有愛情吧?後來,有了孩子。仰望的星空有時也會有星星墜落嗎?來到身邊,不過,或者也許是隕石?這些對於小曌,也只是想一下,轉瞬即逝的小思緒。她常常愛胡思亂想愛做夢,卻好像有精神潔癖,一心等待什麼?無悔而至死不渝的情感。可是她又心無城府,與世無爭,簡單善良而純真。所以,同學們都喜歡叫她的小名,水晶。叫的最甜的是友校一名牌大學的土家族男孩,叫卓曦,他不苟言笑,還有些沉靜和木訥,可是他在叫自己名字的時候,好像在讀一本寫滿韻味故事的書。他還是足球隊的隊長,還會唱歌跳粗獷的舞蹈,睡覺都能做學霸的男孩子,可是不明白,後面跟了溜煙校花美女的男神為什麼這樣叫自己的名字?自己,看到他,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對勁的問題。那個找到大明星的同學,還笑過自己:你不是有娘娘命的嗎?怎麼連一個追你的男生都沒有?水晶自己也奇怪,為什麼自己沒有喜歡和心動的感覺呢?曾經滄海難為水,莫非自己前生愛的太受傷,今生沒有愛的力氣?卓曦對自己傻傻的話不予置評,有時候也會開玩笑,你可以試著喜歡我啊!水晶就會笑起來,他看自己就是和自己喜歡的足球籃球一樣的,用閨蜜回絶她的一干追求者的話:滾,開!水晶看別人,都是看到金光閃閃的優點,不管男女老幼。用她喜歡的話,如果覺得雞蛋好吃,何必一定要認識那隻下蛋的雞呢?不過水晶相信每個女孩都是天使和白雪公主,都會有一個王子在尋找來保護吧?卓曦是學校宿舍里女生念念不忘夢裡不棄的明星和劇情,和自己沒有多大關係。他的名字在舍友的日記嘴邊心裡夢裡和眼裡呢,必殺技。可是,自己為什麼不會喜歡呢?到遠方去,近處沒有風景!

亓曌,每天總是在卓曦琅琅的讀書聲里醒來,他在讀孟子莊子等等古文古詩詞,在他每天的吟誦里,自己也深深的記住了長恨歌等膾炙人口的千古佳作,她會打開窗戶,看看窗外儒雅玉樹臨風古人風範的卓曦,會恍然夢回唐朝的偶爾錯覺,她偶爾會記憶的時光,多年以後,走過他出生的的地方,對於他的記憶那時候卻刻骨銘心,但那時,他已不在,茫茫人海,大千世界,卻不知道他去了哪裡?偶爾百度搜索,也只是他學生時代,新生報道的花名冊。有些事,有些人,有些場景,一旦錯過,就是永遠或者一生!還記得,在學校里,她會跑去看泥人張的表演,還記得,她去有天鵝的遙遠縣城看天鵝飛,還記得,她去長城腳下搜尋遠古的記憶,還記得,每次,都是卓曦的出現,讓她能順利回到學校,而不至於迷了路……唯一一次,在外貪玩很久,回到學校,門關夜深人靜,她突然很深切的想卓曦,想有他在身邊,想告訴他很多很多話,那天晚上,他確實出現了,和一個女生,在校門口一隅,她開心喊著他的名字飛奔過去,卻看見他身邊的女生,她愣住,他只是淡淡說一生回來了,然後那個女生打開了學校的小門,他和那個女生溫柔的說再見,還拍拍那個女孩的肩膀,叮囑,以後穿多一些,揮手目送她進了女生宿舍樓,回頭好像驀然才想起自己的存在,問她:怎麼這麼晚?她張了張嘴,突然什麼都不想說了,也隨後跑進了女生宿舍。一夜無眠。迷迷糊糊,第二天早上,她被樓下的吟詩吵醒時,突然變得很憤怒,她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竟然說:樓下的同學,你吵到我們休息了!他停下,朝樓上看了看,真的轉身離開了,第二天,竟不再來!她受到了很多同學的口誅筆伐,因為她們的福利沒了。她沒有感覺,每天早上卻都醒的很早,會第一個看窗外,悵然若失……公共課堂,她裝作很霸道的樣子,坐在了他旁邊的桌子,他指指桌上的書:你來晚了,已有人。她臉紅紅的拿起書,想反駁,他自顧自翻著教材,他旁邊的人來了,那個深夜一起在門口的女生!她呆站了一會,眼淚差點沒流出來,但她賭氣坐在了那個女孩旁邊的旁邊,她就想看看他們在做什麼。女孩對她笑笑,告訴她講到多少頁,然後開始聽課,而卓曦,似乎根本就沒在注意周圍的事情,他在認真專心一絲不苟的聽課!她卻總是不由自主看向他,覺得他是一個磁場和引力,突然許多的時光,都是他的萬丈光芒,她想靠近他,想抱著他的胳膊說話,想每天聽著他的聲音醒來,想……他突然轉過頭,看向她:你不聽課,來做什麼?她愣住了,眼淚不可遏制的流出來,女孩拍拍她的肩膀,他扔過一張面巾紙,說:任性!她猛地站起來,剛要發作,下課鈴聲響起,她第一個衝出教室!當分離的那一天來到,她拖著大大的行李箱,一個個道別同學老師,有相愛的心儀的男生會幫忙女生拿東西,可是她誰都不想讓動自己的東西,她拒絕一個個同學的幫忙,終於出了學校,到了公車站牌,還有一個喜歡卓曦的女孩也在,她在嘰嘰喳喳說卓曦的很多事情,那些事情,讓自己感覺也愛上了他,恨不得見面就抱著他,親一口才是!水晶的呼喚傳來,她看見了他,卓曦,眼圈一紅,可是他沒有看她,一把拉過她的箱子,等了很久,周圍的人似乎都靜止成了一幅畫,這個世界上,只剩下她和身邊的卓曦,他說:打車吧,我們。她看看他護著自己的行李和防止身邊的人碰到自己的樣子,突然想在擁擠的人群被保護的自己,她說:不。等了很久,他又提議:這麼多行李。她還是搖頭。他好像又說了一句:任性!她就哭了,也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理她,揮手搶先了同學一輛車,把行李放了進去,那個愛慕他的女生也跑過來,說要一起。她突然冒出一句:我這麼多錢都不打車,你亂花錢做什麼?!他的臉也紅了,更重要的是:周圍許許多多的目光都看過來,他對司機說聲對不起,然後一箱箱拿出了行李。公車很快來了,大家爭先恐後的上車,他推上她,很快自己成了最後,他在車下一遍遍喊著水晶水晶,司機讓大家擠擠,他終於上了車,可是和自己隔著好多的人牆,遠遠的看著他,心裡一萬個後悔沒有打車,那樣車裡只有他們兩個,他會給她擦眼淚,哄哄自己嗎?似乎,他也哭了?愛慕的女孩在拿紙巾,他轉過臉去,自己的兩三個行李箱緊緊在他手裡……車到站了,他說:自己去學校,問水晶去哪裡?水晶說了海婆婆家,突然想去他的學校,看看。和他一起在學校草坪孩子一樣玩耍。可是自己大堆的行李,好累累贅是不是?還沒有決定,自己的車很快就來了。他又彎腰把她的行李放進車子,栓在一起,叮囑她要看好,她還沒來得及說話,車子啟動了,他跟著車子走了幾步,後來就跑起來,他喊著:水晶,水晶,水晶,水晶……水晶看他的身影越來越遠越來越小,突然喊停車,我要下去!司機理也沒理,她趴在窗邊,把臉壓編了,看著他消失,想起了窗外,他在外面的每一個早晨,心好痛好痛好痛。旁邊有人嘖嘖:他很稀罕你!她愣了愣,一對慈祥的爺爺奶奶安慰她:以後日子長著呢。可是可是……等她到站,想一切重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他的聯繫方式,她打那個女孩的電話,女孩聽到是自己,說找找,便掛斷。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半個小時過去了,一個小時過去了,等她接到她打來的電話,卻是他們在回家的路上了。原來,他和女孩是老鄉,他問她:有事嗎?她問起了學校里夜會的女孩,他說,她有鑰匙,放你進門。她問:為什麼,不讓自己和他坐一起?他說:女孩問過三次,之前我一直給你留座,公共資源,都可來坐。她又問:你有喜歡的女生嗎?他回答:想帶你去我們學校看看的。他突然問:打車,你好像要咬人的樣子。她想到自己抱著他親一口的想法,臉紅了,沉默了很久,他說:再見,聽聽窗外……她似乎很滿意,又似乎什麼也沒有問。掛上電話的時候,似乎,那個美麗的青春,也隨之流逝了。後來,當她無數次想起他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竟然沒有他的電話,那一通最後的電話,是他轉接的。在許多許多年,那一度成了心中美麗的歌……今夜我又來到你的窗外,窗台上你的名字多麼可愛,悄悄的愛過你這麼多年,明天我就要離開……再見了親愛的夢中女孩,對著你的名字說聲珍重,例如有一天我榮歸故里,再到你窗前訴說情懷……水晶在想:每個女孩遇到白馬王子,才能成為公主,如果沒有把自己當成寶貝的人出現,每個女孩,也只是茫茫人海一粒塵埃,明天會怎麼樣?未來又在哪裡呢?回到海婆婆家,一切的詩情畫意,都成了過往煙雲。要一直在這裡住下去嗎?自己到底是誰?從哪裡哪裡來,到哪裡去,到底,海婆婆那兒有什麼樣的謎底呢? 定海城,海市,懿王子居住的蜃樓溫馨有些昏暗的房間—–

賽艇航海回來的懿王子一件件脫下濕透的外套,偶爾一回頭,看到小曌在床上數字小7一樣躺著睡著了。他停住,叫了一聲嘯天,沒人答應。他看看睡著的小曌,身材勻稱,皮膚白皙,臉色緋紅,雖纖弱卻很結實。他去了浴室,發現一個空魚缸,狀似小魚,他接上水,覺得裡面不會很空,然後開始洗澡。嘩嘩的水聲吵到了小曌,她揉著眼睛打著哈欠就進來了,正好看到****的懿王子,她嘀咕了一聲,沒穿泳衣啊,又回去睡。懿王子愣了片刻,想她是不是還沒醒啊,好奇怪。他披上浴巾,跟在小曌後面,發現她果然是酣睡。他笑著搖搖頭,這個孩子,不過自己在這兒是不是不大合適啊?他正在想著,水滴落到小曌臉上,她睜了一下眼睛,輕輕說:抱抱……懿彎下腰,抱抱她,她一翻身,壓住了自己的胳膊,均勻的呼吸,起伏的胸膛,淡淡的清香,懿王子忍不住親了她一下,她掄了一下手,咂咂嘴巴,笑了一下,甜甜睡去。懿王子,更近的靠近她,覺得全身好熱,似乎著火一樣,但她又溫涼涼的,尤其是嘴唇,紅紅的,涼涼的,很性感。一種不可遏制的感情還有衝動襲上,他抱住了熟睡的小曌,小曌也抱住了他,說:好冷。他一把把小曌摟在懷裡,浴巾滑落下來,他赤裸裸的和自己心愛的女孩肌膚相近,他吻著她的臉,她的耳朵,她的額頭,她的脖子,她的肩膀,她的每一寸肌膚…此刻,他不是皇帝,她是他心愛的女孩,他想擁有她,全部。二十多年,那麼多次靠近,都是讓他遠離厭惡冰冷,這一次熱血沸騰,許多宮庭的教導此刻水到渠成,根本就不用,天然本能的無師自通……「,懿哥哥,別動」她扭了一下,低語,他在她耳邊呵了口氣,「寶貝,醒醒……」她睜了一下眼睛,嘴角牽牽,又閉上眼睛,他摸索著,軟軟的腰肢,光滑平坦的小腹,他把自己的臉俯上去,用堅挺的鼻樑摩娑著,親吻著她,她睜開眼睛,疑惑的:懿哥哥……感覺到他緊緊的環抱,抗拒又很緊張很羞澀還有一絲期冀,「辦家家嗎?」一股好聞熟悉的味道還有親切和安全感,她用小手抱住他結實的腰,「我們相愛……」她說:「痛……」他輕輕撫摸著她,緊緊擁抱著他,她說,好痛,他已經聽不見了,似乎要揉碎撕破,她覺得一陣劇痛,咬住他,隨即,他猶如脫韁的野馬一樣抱起了自己深愛的女孩……過了很久,他感覺自己要飛起來了,當手伸出時,卻跌落下來,嘴唇一陣痛,他伸展手臂正好摸到她臉上的淚!他一驚,意識突然清醒過來,想看看她的臉,她卻緊緊的抱住他,埋在他懷裡,他拍拍她發抖的後背,吻著她的額頭,嘴裡咸澀咸澀的,他抹了一下嘴巴,流血了。她抬起頭,哀哀戚戚的看著他:懿哥哥,我是不是不是好女孩了?懿緊緊抱著她:「不會,你做我的女孩就好。」他輕聲問:「還痛嗎?」她羞澀的點點頭,「好像要死掉了……」他柔聲說:「對不起,讓你疼。」這時,聽到輕輕的敲門聲,像飛女。她剛要起身,看到光光的自己,又縮進被子,他笑笑,對她噓了一聲。「走吧!」今天要飛行的,可現在他不想出去。門外靜了下來,過了很久,聽到龍嘯天說:「我回去了。」外面便靜了下來。她一動也不想動,全身好像要碎掉了,看到他專註的目光和嘴唇的血:「你」他微笑著搖搖頭,「沒事,」他狠狠的親了她一口「以後,讓你只感覺到幸福」她用他的胳膊蓋住羞紅的臉,他作勢俯過身:「再來一次?」她拉過床單蒙住了頭……

懿閉上眼睛,手水蛇一樣在水晶身上遊走,她光滑的肌膚,她柔軟的腰肢,她纖細的手臂,她嫩嫩的手指,她濕濕滑滑而溫軟的嘴唇,她淚光的眼睛,清澈的眼神,她骨感的鎖骨…他喜歡什麼樣的女孩她就長成了那個樣子,讓他愛的不可自拔********無體投地……不知不覺天亮了!

龍懿覺得自己突然變成了男人,要好好保護自己心愛的女孩,他安排好侍女,好好照顧她,在嘯天面前一陣陣感覺到自己英雄和幸福。當他說了一句:「春宵苦短」龍嘯天愣了一下表情複雜,隨即熱情的恭喜。龍懿離開,他回到門口,讓侍女檢查了一下她的床單,回去復命。然後,碰到回來的小曌,風霜過後的小花,很柔弱憔悴和摧殘。 一把油紙傘 他握緊了拳頭,小曌看到他,很羞怯的笑笑,他覺得自己心好痛,彷彿被撕碎了。他想問她好不好,但什麼也沒說,冷冰冰的從她身邊走過,她感到一陣一陣的寒氣。尤其是看到飛女,簡直要殺死自己的眼神,她突然覺得很委屈。不知道怎麼回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