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無邊暗暗搖了搖頭,僅憑一副未完成的畫,無法判定就是鯊魚王所為,再說,就是這些人看到鯊魚王,也無法認出他來。

夜無邊暗暗搖了搖頭,僅憑一副未完成的畫,無法判定就是鯊魚王所為,再說,就是這些人看到鯊魚王,也無法認出他來。

夜無邊不再耽擱,騰身而起,離開了小城,向北方飛去。

一路追蹤,又發現兩個地方妖獸被屠戮的跡象,並沒有看到人類居住的城市遭到毒手,顯然對方有所收斂,那是因為再往深入,城市都數十萬、百萬人口,鯊魚王沒有辦法全部消滅。

不過,夜無邊還是看到令他目眥欲裂的一幕:一個三百多人的商隊,連同坐騎全都死於非命,同樣是血染白雪,屍橫遍地,屍體中赫然有一人是元嬰期修士,此時,他已經斷定兇手應該就是鯊魚王!

「鯊魚王,別讓本座抓到你!不然,你可就沒有機會回到死亡之海了!」夜無邊牙咬切齒的說道。然後繼續追蹤下去。同時,發出萬里聲訊飛劍,通知萬舉、薛瑩二人,自己已經找到鯊魚王的蹤跡,正在跟蹤,希望他們儘快過來支援。

……

死亡之海,東海海域。

一艘巍峨高大的帆船衝風破浪而來,帆船四周是一個個直徑兩尺的炮筒,猙獰恐怖,殺氣騰騰,一旦有海妖靠近騷擾,立即開炮射擊,一顆上品靈石也就是一顆靈氣炮彈,不是誰都能消耗的起的。一炮就能讓三級高階海妖變成碎片,死於大海之中。

在四層船艙頂部甲板上,萬舉大長老威風八面的挺立,這艘帆船乃是商道聯盟聯合數十位煉器大師打造的上品法寶,名曰「衝鋒艦」,船身布有三十六門靈石炮,威力巨大,哪怕是四級海妖都得不到好處。

「萬道友,你的這艘『衝鋒艦』非常不錯,老身非常喜歡,什麼時候也給老身打造一艘啊!」玄陰宗太上長老薛瑩拄著隕鐵拐走,走了過來,言辭間對於這一艘帆船甚為滿意。

萬舉打一個哈哈,道:「無妨,只有薛道友你能給出的起價錢,等得起時間就沒有問題。」

「哦,這麼說此船價值不菲?」薛瑩看了萬舉一眼,「千百萬靈石老身還是能夠出的起的。」

萬舉微微一笑,道:「此衝鋒艦一共需要87為煉器大師,耗費29年打造而成,共計需要材料超過1300萬靈石!」

啊?薛瑩愣了愣,嘖嘖搖頭,「也就是你們商道聯盟如此富有,不然,沒有什麼宗門能夠耗費的起的。」

兩人正說著,一道金光從天邊飛來,萬舉揮手打開衝鋒艦護陣,放了飛劍進來,讀取裡面的內容,臉色一變:「夜道友在北疆場發現了鯊魚王的蹤跡,一路跟蹤,發覺鯊魚王兇殘成性,已經害了數萬人!」

「看來我們要加快速度了,如果海妖一族不給咱們一個明確答覆,人類修士跟海妖之間將會發生大戰了。」薛瑩神色凝重的說道。

「正是如此!」萬舉一揮手,衝鋒艦頓時加快了航行速度,迎風破浪,在茫茫死亡之海上劃出一條白線,急行而去,第二日,來到東海宮殿上方。

「什麼人如此大膽擅闖東海水晶宮!」衝鋒艦剛剛停穩,不遠處就大浪滔天,從海里升起一道三十幾丈高的水柱,在大浪翻滾的水柱頂端,站著一個半人半妖的海妖,四級中階級別,剛剛怒吼了一聲,忽然發現面前的兩個人類修士氣息如淵似海,深不可測,不由的打了一個冷戰,連忙躬身施禮:「海青見過兩位前輩,不知前輩所來何事?晚輩也好向我們大王稟報!」

薛瑩冷哼了一聲,手中的隕鐵拐杖向著海里一頓,接著一挑,一道水箭噗的飛向海青,海青大驚失色,剛要躲避,忽然感覺四周空氣變成銅牆鐵壁般,動彈不得,只能任憑水箭轟在身上,整個人被轟飛出十幾丈,噗通掉入海里,半響才重新浮出海面,滿臉苦笑,再一次感謝並道歉:「晚輩剛才失禮了,多謝前輩手下留情!」

薛瑩雖然脾氣暴躁,卻也知道輕重緩急,剛才一記水箭,只不過為了之前海妖無理,教訓他一下罷了,並沒有傷人。

「回去告訴黒鯢王,就說商道聯盟太上長老萬舉、玄陰宗太上長老薛瑩聯袂拜訪,有重要事情相見。」萬舉冷冷道。

愈掙扎,愈眠纏 「是!前輩們請稍等,晚輩這就去彙報。」說完,海青一頭扎進海里,奔水晶宮而去。 片刻之後,衝鋒艦之前湧起一片數畝大小的浪花,一身黑色蟒袍的黒鯢王帶著老大黑魁,老三黑星、老四黑花浮出水面,滿臉堆笑,抱拳道:「不知是什麼風,把二位道友吹到本王這裡,快請,到本王的水晶宮一坐。」

萬舉抱拳回禮,沉聲道:「黒鯢王,老朽二人前來不為別的,乃是為了人類修士跟你們海妖族之前的協定而來。當初,你我兩族,簽訂協議,我們人類化神修士不得對四級以下海妖族肆意動手,而你們海妖族五級海妖不能隨便到達陸地並且對元嬰期以下修士出手,這協議還是否算數?」

黒鯢王一愣,有了一種不好預感,眼前兩位化神修士來者不善啊,忙道:「當然算數!和平共處乃是你我兩族共同的心愿。小的們發生一些事情,自然由他們解決,用不著咱們出手。二位,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

薛瑩冷哼了一聲,隨手把夜無邊的飛劍傳書拋給黒鯢王,黒鯢王接到手中,神識一掃,臉色難看起來,心中有氣:「這個四弟,又跑到北疆場去惹事,人家找上門來來吧。」

可是他臉上卻露出吃驚的表情,問道:「還有此等事情?待本王好好調查一番,給二位以及人類修士一個解釋!」

薛瑩哈哈一笑,神色一變,厲聲道:「解釋?怎麼解釋?人都死了,解釋有用嗎?而且在此之前,鯊魚王就俘虜了商道聯盟十幾個元嬰修士,百名金丹修士,如果黒鯢王你堅持之前你我兩族協議有效,那麼說明鯊魚王此番行為乃是出自私心,不代表你們海妖一族,我們就會按照我們的方式進行處理了,告辭!」

黒鯢王張了張嘴,望著掉頭遠去的衝鋒艦,嘆了一口氣,自家兄弟,總不能看到他有事情,立即給正在前往北海的銀龍蛇王發出一道訊息,讓他儘快找到四弟,免得被人類修士找到,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父王,人類修士一貫如此囂張嗎?」站著黒鯢王旁邊的黑魁見薛瑩沒有給父王面子,非常氣憤。

黒鯢王看了看兒子,表情肅穆,道:「這個世界是強者為尊的世界,誰的拳頭大,誰就秩序的制定者!兩萬年前,人族、海族大戰,死傷無數,本王的父親就是在那一次戰爭中死去的,本王親眼見證了雙方的慘狀,可謂慘不忍睹。後來,雙方都打累了,停下來簽訂了協議,可是他們人類終究是勝了半籌,因此他們人類修士可以入海,獵殺咱們海族,海族卻無法去陸地之上,你說公平嗎?」

「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公平!不公平只不過是弱者的借口而已,因此,父王希望你們能夠強大起來,只有自身強大,別人才能尊重與你!這也是父王我一直苦修魂道,期望有所突破,讓你們也能修鍊人類功法、法術,只可惜一直不得其法,唉。」黒鯢王嘆了一口氣,袖袍一甩,海水一分為二,帶著黑魁等妖沉入海中。

「讓老四吃一點虧倒是也不錯,最近他太肆意妄為,不聽勸告了。」黒鯢王暗想道。

……

修為進入了金丹12層,只要進入13層,風乙墨就應該著手煉製聖元丹,只可惜還差絳靈草沒有找到,經過仔細查看《神農手札》,絳靈草不會出現在冰寒之地,也就絕了他採摘的念頭,只能通過坊市購買,但是,在一路向北的過程中,途經三個比較大的城鎮,都沒有發現絳靈草的蹤跡。

這一日,風乙墨來到風煙城,此城乃是雪山宗第三大城,人口四百多萬,距離雪山宗山門飛天雪山只有六千多里。

自從知道雪山宗正在尋找自己,風乙墨每到一個地方,都以地變之易形術改變相貌、身材,免得讓人認出來。

這一次,同樣不例外。

進入風煙城,風乙墨發現城內修士多了起來,而且出現了許多長毛猿人,只不過他們沒有獨立的自由,而是被當成寵物販賣,變成奴隸。

一個成年長毛猿人有三丈高,渾身布滿黑色長毛,毛長兩尺,溫暖而柔軟,力大無窮,可以讓修士平穩的坐在其肩膀上行走,因此長毛猿人在風雪漫天的北疆場成了一種重要的工具。更重要的是長毛猿人擁有一種極為少見的特性,可以在暗無天日的暴風雪中不會迷失方向。

因此,大街小巷都有一個個長毛猿人脖子上掛著鎖鏈被叫賣。

進入風煙城範圍,暴風雪爆發的幾率大大提升,之前五天時間,就有四天一直都是暴風雪的天氣,如果風乙墨沒有天機盤,恐怕已經迷失方向,迷失在暴風雪之中了。

風乙墨搖了搖頭,雪人、長毛猿人其實都是人類的一種,在這裡卻成了異族,被凌辱、歧視,他也無可奈何。

風乙墨打聽到最大的坊市,邁步走去,想要去購買絳靈草,如果風煙城沒有絳靈草,那麼再往前三萬多里才能出現第二個城池,機會就更加渺茫了。

他剛一邁步,袖子就被人拉住,他扭頭看去,卻是一個年幼的長毛猿人,正瞪著一雙大眼睛,可憐巴巴的看著他,兩行淚水從眼窩裡流淌下來:「大爺,您行行好,買了我吧,我、我不想被送到礦洞挖礦!」

那是個年幼的長毛猿人是個女孩,不過八九歲,個子卻跟風乙墨差不多。她脖子上是一根黝黑的鐵鏈,另外一頭在一個三角眼的修士手中,此人金丹中期修為,滿臉兇惡之相。

「怎麼樣,道友,我這一頭長毛猿人可是剛剛抓到的,還是一個雛兒,最容易馴化,買了吧?」三角眼修士對風乙墨一呲牙,說道。

風乙墨見那小長毛猿人緊緊拉著自己的袖子不放,眼中淚珠滾動,楚楚可憐,便問道:「什麼價?」

「不貴,1000靈石!」三角眼修士見風乙墨有意向,眼睛頓時一亮,伸出一根手指說道:「我這個價格公道,童叟無欺,別看還是個雛兒,卻不會讓你在風雪中迷路。」

風乙墨一路走來,聽到許多價格,1000靈石還算是良心價,沒有多要,便取出1000靈石遞給三角眼修士。

三角眼修士大喜,接過靈石,把手中的鐵鏈子交給風乙墨:「道友接好,咱們兩清了。」

風乙墨握著鐵鏈,總感覺不舒服,用力一扯,把小長毛猿人脖子上的鐵鏈扯斷:「走吧,跟著我。」

小長毛猿人一愣,「大爺,您不用鐵鏈拴著我嗎?不怕我跑了嗎?」 「不用!」風乙墨頭也不回的答道,「如果你想走請便,不過再被人抓到,可不一定遇到我這樣的人了。」

小長毛猿人眼中露出詫異的神色,稍微猶豫,便跟了上去。

此時風乙墨的樣子是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身材魁梧,可是相貌毫無特色,放在人堆里根本不會一眼認出來。

重生不嫁豪門 兩個人一前一後來到風煙城最大的坊市,可是風乙墨轉了十幾個商鋪都沒有絳靈草的下落,他有些失望。

「走吧,先找一間客棧住下。對了,你是不是餓了?」風乙墨看看天色,已經不早,小長毛猿人跟著自己三個多時辰,應該早就餓了。

小長毛猿人又驚訝起來,主人怎麼會在意奴僕的饑飽?她還是不好意思的點點頭:「主人,我能挺得住,不太餓。」她剛剛說完,肚子就不聽話的咕嚕咕嚕叫起來。

「你呀,餓了就說話,咱們又不是吃不起飯,走吧,吃飯去。現在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你叫什麼?」風乙墨又道。

「我們這些奴隸被主人買到后,都是主人命名的。」小長毛猿人眼中流露出無奈、憂傷,道。

「那是他們,我這裡可不興這個,你還是叫你原來的名字,那應該是你父母給起的吧?」

小長毛猿人驚訝的抬起頭,看向風乙墨,這個主人跟其他人怎麼不一樣?不給自己帶鐵鏈,也不給自己胡亂起名字,還關心自己餓不餓,人類修士有這麼好的人?她有些不相信。

說話間,兩個人來到一間酒樓前,風乙墨領著小長毛猿人走了進去,在店小二的帶領下,找了一張無人的桌子,風乙墨坐下,指了指對面的椅子,「你也坐,對了,你還沒有說你叫什麼,總不能『你呀你』的稱呼。」

小長毛猿人愣住了,眼中滿是不可思議,「主、主人,您讓我跟您一起、一起吃飯?」

風乙墨十分費解,不就是一起吃飯嗎,有什麼大驚小怪,他剛要說話,忽然發現酒樓內其他人也全都像看怪物一樣看著自己,他這才發現樓內其他桌子旁邊都蹲著長毛猿人,它們都是撿主人拋在地面上的食物吃!

風乙墨同情的搖了搖頭,起身,來到小長毛猿人身邊,把她按在椅子上:「從今天開始,我吃什麼你吃什麼,我坐著吃,你也坐著吃,聽明白了沒有?」

這一下,小長毛猿人相信了,兩顆淚珠從眼中滾落,聲音哽咽:「謝謝主人,謝謝主人!」

風乙墨擺了擺手,表情嚴肅:「還有一件事,不要叫我主人。」

小長毛猿人啊的一聲,慌張的站起,顫聲道:「主人,是不是小鈴鐺哪裡做錯了,您、您不要小鈴鐺了嗎?」

風乙墨莞爾,笑眯眯的看著小長毛猿人:「原來你叫小鈴鐺,不錯的名字。我是說,從現在開始,你跟我是朋友,不要主人、主人的叫我,並不是趕你走啊!」

「主人……」小鈴鐺獃獃的站在當場,淚水一顆接著一顆滾落,自從被抓后,一天只吃一頓飯,有時候連一頓都吃不上,那個三角眼修士心情不好,就又打又踹,哪裡聽過如此關切的言語?還稱自己是朋友,叫自己的小名,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風乙墨示意小鈴鐺坐下,正好店小二把點好的酒菜端上來,他先給小鈴鐺夾了菜,倒上酒,這才自己吃,並道:「儘管吃,不夠咱們再點就是,吃飽算數。」

小鈴鐺眼含淚水,點點頭,用手抓著盤子里的飯菜吃起來。

風乙墨眉頭一皺,手中筷子一伸,啪的打在小鈴鐺的手背上,小鈴鐺嚇了一跳,惶恐不安的看著風乙墨,不知道自己哪裡做錯了。

「吃飯要用筷子,不要用手抓,你看你的手都是長毛,多臟啊。」風乙墨嚴肅的說道。

「可是、可是我不會用筷子!」小鈴鐺委屈的都要哭了,風乙墨嘆了一口氣,來到小鈴鐺身邊,拿起筷子,放在她手裡,然後一點點耐心的傳授使用筷子的經驗,很快,小鈴鐺就學會了,眼中充滿興奮的神采,不斷的把菜夾到自己面前的盤子里,都堆成一個小山了。

風乙墨笑吟吟的看著小鈴鐺,內心充滿同情,七八歲的年紀,在人類中,還是圍繞父母撒歡的年紀,可是身為長毛猿人,卻如此命運悲慘,被販賣成為奴隸,如果不是自己買下她,其結果可想而知。

這就是弱者的遭遇,自己何嘗不是?當初在陷沙島,面對強大的鯊魚王毫無還手之力,只能眼睜睜看著結拜大哥魚興周被留在斷獄之中,自己最後還是變成一條海魚才能逃離死亡之海,想要活的更好,更加自由,只能不斷的壯大自己,強大到讓其他人都忌憚的地步,就不會被欺負了!

「對了,小鈴鐺,你之前說的什麼挖礦是怎麼一回事?」風乙墨吃了一口菜,問道。

聽到風乙墨如此發問,小鈴鐺手一哆嗦,筷子啪的一聲落在桌子上,臉色慘白,驚慌失措,好像聽到十分可怕的事情一般,「沒、沒什麼,我、我之前什麼都沒說!」

風乙墨一愣,自己之前可是聽的清清楚楚,不會有錯,難道小鈴鐺之前乃是真情流露,而今卻不想提起了?

忽然,他發現四周的人全都以奇怪的眼神看著自己,莫非自己說的話是什麼禁忌?

正在思量,店小二哭著臉跑過來,哀求道:「這位上仙,請不要在本店內談論國事!」

風乙墨笑了笑,道:「我們已經吃好,這就走。」說完,拉著小鈴鐺結賬,離開了酒樓,來到另外一家酒樓,重新點了一桌子菜:「什麼都不用說,先吃飯。」

小鈴鐺感激的點點頭,放開量大吃起來。

剛剛吃了一會兒,酒樓內沖入幾個彪形大漢,來勢洶洶,直奔風乙墨這桌而來,其中一個肩膀上扛著一面巨斧的之人看到小鈴鐺,伸手就去抓向她的肩膀,嘴裡喝道:「我看你還往哪裡跑!」

風乙墨把臉一沉,手中的筷子驟然飛出,射向大漢的手臂,眼看距離他手臂尺許,突然變成無數跟竹絲,宛如數百鋼針般刺了過去。

大漢驟然色變,距離太近,想要躲避已經來不及,正不知所措,那一根根竹絲突然靈活的散開,緊緊包裹住他的手臂而已,讓他動彈不得,無法繼續抓下去。 小鈴鐺扭頭看去,看清來人,啊的叫起來,臉色慘白,慌亂的躲在風乙墨身後,不敢抬頭了。

「這位兄台,有事好商量,為什麼上來就動手呢?」風乙墨不緊不慢的說道,手一揮,竹絲紛落。

「哼,沒什麼好商量的,儘快把那個長毛猿人奴隸還給我就是!」扛著巨斧的大漢見風乙墨露了這一手,不敢再小瞧,訕訕道,口氣弱了下來。

我婆婆重生了 「不,她是我的!我花了1000靈石買的!」 誰說督主沒愛情 另外一個瘦子嚷起來。

「不對,她是我的奴隸!」第三人著急了,一步搶上,就要伸手抓小鈴鐺,不過看到風乙墨如劍似刀的目光,退了回去。

接下來又有三人開口說是他們花靈石購買了小鈴鐺。

風乙墨不為所動,等六人吵完,才緩緩問道:「小鈴鐺,你說一說是怎麼一回事?」

小鈴鐺臉色慘白,噗通一聲跪在風乙墨面前:「主人,不,大爺,是小鈴鐺不對,小鈴鐺不應該和那個人聯合起來騙人,他說,如果我不配合他,就把我賣到礦洞裡面,我、我不想死在裡面啊,大爺,我、我是被逼的!」

風乙墨聽明白了,原來這個小鈴鐺跟三角眼修士聯手騙人,三角眼修士把她賣了,她再偷偷跑回來,讓三角眼修士再賣第二次、第三次,難怪剛才扯斷鐵鏈十分輕鬆,原來那鎖鏈有問題,可以讓小鈴鐺輕鬆逃脫。

「諸位,這樣行不行,你們都是付出1000靈石購買的小鈴鐺,按理說她應該屬於你們。」風乙墨看著幾人,又看了看臉色煞白的小鈴鐺,道:「不過她現在被我買了,就是我的人,這樣行不行,我把你們損失的靈石都補償給你們,這事就算了,如何?」

6人都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天下還有這樣傻的人?不過能夠取回損失的靈石就很好了,幾人紛紛點頭,風乙墨立即取出6000靈石,分成6堆,6人紛紛取了離開了現場。

小鈴鐺滿臉羞愧、感激,重重的向風乙墨叩頭,「謝謝大爺!」然後木然的站起,向外面走去。

「站著!幹什麼去?」風乙墨喝道。

小鈴鐺停下腳步:「小鈴鐺欺騙了大爺,大爺不追究,小鈴鐺非常感激了,沒有臉再留下來,欠大爺的只能來世再報了,大爺珍重!」

風乙墨哭笑不得,輕聲道:「小鈴鐺,我何時說不要你了?剛才我一直說咱們兩個是朋友,朋友難道不應該互相幫助嗎?再說,你也不是故意去騙人的,對不對?你是被強迫的,我能理解。」

啊?小鈴鐺愣住了轉過身,難以置信的看著風乙墨,自己聽錯了嗎?自己讓主人白白浪費了6000靈石,他不怪自己嗎?

「主人……」小鈴鐺淚流滿面,泣不成聲:「主人,您、您不怪我?」

風乙墨搖了搖頭,站起身,把小鈴鐺拉回來,按在座位上,板起臉,道:「告訴你幾回了,不要叫我主人,叫我大哥、少爺都行。」

「是,主、少爺。」小鈴鐺低頭垂淚,突然趴在桌子上嗚嗚的哭起來,剛才,她以為自己被主人拋棄了,生出絕望的念頭,誰知主人根本沒有責怪自己,這麼好的主人到哪裡去找?

風乙墨等小鈴鐺哭夠了,才繼續給她夾菜,兩個人吃飽喝足,結賬離開。

殊不知,風乙墨輕輕鬆鬆就取出6000靈石的舉動引來旁邊幾名修士的覬覦,目露貪婪之色,等風乙墨、小鈴鐺走後,幾人連忙結賬,跟了上去。

風乙墨心中冷笑,果然在任何地方都有貪婪鼠輩,區區幾名金丹修士就想打自己的主意,他們是打錯算盤了。

小鈴鐺沒有發現後面跟著尾巴,被風乙墨收留,心情十分高興,再也用不著被賣來賣去,甚至被送入礦洞內挖礦,不見天日,乃至於死在裡面了。

他們長毛猿人力氣大,許多都被抓來當成苦勞里、奴隸,最終累死在礦洞裡面,連畜生都不如!小鈴鐺親眼看到母親以及同族的人全都被抓去,再也沒有回來,因此長毛猿人對礦洞天生充滿了恐懼。

找了一家客棧,風乙墨定了兩間上房,自己一間,小鈴鐺一間,並且讓店小二為小鈴鐺準備了熱水,讓她好好泡了一個澡,去除身上長毛的污垢。

跟蹤而來的幾名修士見狀,暗罵敗家,竟然給一個異族奴隸花靈石定製上房,真是一個敗家子。

幾個人的表現全都落在風乙墨神識中,他微微一笑,讓他們守著去吧,正好休息一天,煉製一些靈丹,無論是吞魂蟲還是小鈴鐺,都需要靈丹的。既然打算收留小鈴鐺,那麼就不能讓她只當一個隨從,而是要讓她成長起來,修鍊人類的功法!

而靈丹、靈石就必不可少之物。

此外,得到《天巫術》這麼久,還沒有時間好好看一看,風乙墨從月之影圖騰術感受到其強大,雖然跟功法有區別,卻是異曲同工之妙,人類藉助的是天地靈氣修鍊,而巫術則是另闢蹊徑,藉助某一特殊的力量。

比如月之影乃是藉助月亮精華,讓人擁有神奇的能力,無論月之影斬、月之影遁、月之影分跟人類修士的高級法術不相上下。而大祭司奇科等人使用的圖騰術乃是藉助雪人異族身體內的血脈之力,彭大強化,擁有不凡的戰鬥力,只不過他們的圖騰術沒落了,威力不大而已。

「天地之異,乃以氣血、靈慧、預思、攝魂、靈媒、斯辰為主,萬物皆為下品,天啟混沌立生巫咸,創立巫咸國,乃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龍,地處大荒之中,它與巫即、巫盼、巫彭、巫姑、巫真、巫禮、巫抵、巫謝、巫羅稱作十巫。巫咸國在安邑城南,傳說有鹽池,上承鹽水,水出東南薄山,西北流,經巫咸山北……」

風乙墨看了《天巫術》開篇,就一發不可收拾,廢寢忘食的看了起來,一直到晚上,這才打住,心中驚嘆不已,原來,巫的雛形其實是人類始祖為了給人類解決生活所需要的鹽而演變而來的,可以說人類起源跟巫有很大的關係。

可是,人類現在卻視巫為異類,這是不是一種忘祖數典?

《天巫術》裡面分為氣血、靈慧、預思、攝魂、靈媒、斯辰六大部分,其中氣血就是大祭司奇科他們使用血印圖騰術的原型,只不過氣血內容更加繁雜,功能更加強大而已。 氣血術,可以激發人體血脈之力,讓生命更加旺盛,增加陽壽,可以在一段期間內讓受傷的人儘快康復!

靈慧術,在上古時期,力量和智慧的結合就可以主宰他人命運,「靈慧」也就是大巫師,他的智慧至高無上,可以呼風喚雨,迫使本族的人以生命為代價來祭祀他們的神。邪惡與智慧並濟,這才是天巫術的核心!

預思術,以巫族最英俊的男人或女人來做為,調教他們的預感能力,易觀天象、善治地利、更熟人和。

後期被人類修士轉化為道家思想:「人發地元、地發天乾、天發皆眾。」

攝魂術,跟現在的修士法術差不多,只不過善於進行行紅死之術,包括讓人起死回生還魂之術、令人長生不死不死巫術、藉助他人魂力的降魂術、控制他人魂魄的控魂術等。此術非同小可!

靈媒術,給死人和活人主婚的,特別的同情死人,不顧活人死活,陰陽顛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