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哥你別說了,理解。”我開始往外拿銀票,“五千兩,我出了,那三位姑娘一千五,我們一千五,剩下的給兄弟們買酒喝!”

“大哥你別說了,理解。”我開始往外拿銀票,“五千兩,我出了,那三位姑娘一千五,我們一千五,剩下的給兄弟們買酒喝!”

我一扔,這銀票就飄過去了,我說:“匯通的大票,錯不了,永遠不會賴賬的銀票。”

“兄弟可否留下大名!”他接過去銀票,看看後一拱手說:“我叫藍葵,是這裏的老大。”

“我嘛,我叫林子豪。”我笑着一拱手說,“還有事,告辭了。”

藍葵一揮手說:“放人,歡送子豪兄,祝子豪兄福如東海,壽比南山。”

我哈哈笑着揮揮手,上車後,揮着手過了這個山頭。那刃靈兒到了車旁,喊了句:“那個林子豪,你爲什麼給他們錢,你就是個廢物,本公主沒空罵你,我記住你了。”

她緊着騎馬跑了,我呵呵笑着說:“子豪啊,你替我老楊頂個雷好了,估計日後定風珠丟了,首先懷疑是一個叫林子豪的偷的吧。”

喬亞說:“那沒什麼的,因爲林子豪一直就在九幽城,懷疑也沒用哈哈。”

我伸手摸摸自己沾上的小鬍子說:“你看爲夫這小鬍子性感麼?”

“噁心死了,一看就是個流氓!”

“媽的,這要是會七十二變就好了,這林子豪也不知道啥時候能把吳影給搞定了。”我感嘆道。“這吳影也太牛逼了吧,叫什麼門派來着?”

喬亞說:“偷天派的偷天大盜,這吳影也算是一枝獨秀了,真的是出神入化。”

……

這一路下去,八百里路走了一天一夜,在第二天的正午總算是看到了人煙。這裏先是有了田地,之後是村莊,然後是樹林,是河流,橋樑,城鎮。

遠遠的,看到一個山峯高聳入雲,就像是個竹筍一樣。本來打算用那啥給大家形容來着,但是那似乎有點不雅,怕被和諧。反正是山是圓的,很高很高,就像是一根擎天柱。

周圍圍滿了城鎮和村莊,在這山峯的半山腰也有很多的房屋,道路縱橫,大冬天的,開滿了鮮花。這裏似乎和昆明一樣,是這魔界的四季春城。

我擡頭看看,然後呼出一口氣說:“我猜那北海定風神珠就該在這山峯上了吧,應該是在峯頂吧!”

“你是不是看着這山峯不大啊,等你走進了就知道有多大了。到了它面前,你根本就不知道它的形狀。”

馬車前行,這山峯在我面前越來越大,總覺得就要到了,總是估計再有半小時就到了,但是這馬車就這樣一直往前走,天黑的時候,也沒有到,但是再也看不到柱子一樣的魔天嶺了。此刻只是看到一道很高的山脈,一道巨大的屏障。真的就看不到魔天嶺的本來樣子了。 橫看成嶺側成峯,遠近高低各不同。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這首詩立即就出現在了我的腦海裏,這魔天嶺的氣勢真的比龍虎山磅礴十倍有餘,張天師和鬼君沒有忽悠我。

“明天再趕路吧。”楊離說了句。

我嗯了一聲,隨後和喬亞一起下車,在街道上步行。很多孩子在街上奔跑跳躍,舉着棉花糖或者糖葫蘆,還有切糕!

進了酒店後先喝了一頓小酒,此時我對這地界的食物是沒有任何的不適感了,反倒是覺得爽口,這就是升級的好處吧!

吃完後讓小二帶路去了客房,住好後,小二拿着本子,說要登記一下,笑着說是上面要求的,就是走形式。我哦了一聲說:“我林子豪,那是賤內和車伕。”

楊離一笑,然後彎着腰退出去了,進了旁邊的屋子裏。小二笑着離開了。

喬亞撇撇嘴說:“真麻煩,怎麼來了客人和防賊一樣呢?”

“也許是魔天嶺上覺得要出事了吧!”

我話音剛落,就聽樓下有人喊了句:“小二,要一間上房!”

我一聽就瞪圓了眼睛,喬亞問我:“誰?”

“李紅袖,絕對是她。怎麼到哪裏都能看到她啊!”我說了句。

“是她?是和鬼君一起來的還是和高手來的?”她到了窗戶那裏打開了一條縫,然後對我說:“五個人,除了李紅袖都是高手。起碼都比我強。二品真以上。”

她關了窗戶說:“這是來魔天嶺幹什麼了?”

我呼出一口氣說:“奇怪了,這個李紅袖,真的是陰魂不散啊!”

很快,李紅袖他們住進了我們對面的屋子了。我坐在牀上呼出一口氣,然後很久沒說話。心說這是怎麼個意思啊!

最令我不解的事情接下來就這樣發生了,這件事讓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成神了,或者是我即將成神的節奏。

很快,我聽到張軍的聲音了。他一邊上樓一邊說:“這下有意思了,前陣子那位公主把我魔都鬧得雞犬不寧,好懸把我的魔王宮給我拆了。這次指不定出啥事兒呢,她怎麼可能就這麼簡單嫁給那個納蘭英雄呢?”

張靜呵呵笑着說:“要是沒有被楊落打成那德行的話還有可能,現在納蘭狗熊的名號早就叫響了,這位刃靈兒公主怎麼可能嫁給那個笨蛋呢?”

“納蘭英雄可不是笨蛋,只是,他遇到了不可逾越的對手罷了。楊落絕對是一個最難纏的對手,我跟了他那麼久,愣是沒辦法殺死他,他納蘭英雄又憑什麼呢?如果他得手了,豈不是顯得你哥我太笨了嗎?”

“哥,別說了,耳目衆多。”

“有什麼好怕的,他中玄城聽到了又能怎麼樣?這次還不是死乞白咧來求婚的,簡直可以用不要臉來形容了。反正我是看不起這中玄城了,不過這中玄城的實力,確實強大,不容小覷。這次聯姻對我們魔界有百利而無一害。妖族投奔了九幽城,我們和鬼族失去了平衡,精靈族不接受我們的拉攏,人家有原則,不參戰,不養兵,只做生意。有中玄城和我們結盟,倒是一下讓我的心裏踏實了不少。”

接着,門響了,兩個人就進去了。

我都聽傻了知道嗎?我難道有預知未來的本領了嗎?可是我真的只是爲了擺脫那個丫頭胡說八道的啊!喬亞也懵了,看着我說:“楊落,原來你早就知道了啊? 鐵拳諸天行 我以爲你是在騙那丫頭的呢。你是啥時候知道的啊?”

“我不知道啊,騙你不是人,我就是在騙她的,誰知道,成真了。”我說。

“不過這也符合邏輯了。”

怪不得弄得這麼緊張,看來真的是有大事情啊,這魔天嶺和中玄城聯姻,確實不是小事情。相信有很多人都想破壞這件事的吧,比如幽冥谷啊!那麼,李紅袖是來做什麼的我可就有點想清楚了啊!

我們在酒店裏住了下來,李紅袖他們也住了下來,張軍和張靜第二天就走了,楊離跟蹤,看到二人上了魔天嶺。

我也搞不懂李紅袖是真的沒發現我們還是發現了,也許是和我一樣,她發現了我們,但是覺得我們沒有發現他們。所以故意不和我們撞到。就這樣,我們有時候外出,他們也有時候外出,但就是沒有碰在一起。

終於,三天後,大年二十九這天,良辰吉日,公主要出嫁了。

天琴說:“這天最亂了,我們去渾水摸魚,看看有什麼好處沒有。 神祕老公不見面 到了頂峯就讓麒麟出來找定風珠,應該是不會很遠的。”

本來以爲送姑娘出嫁的事情會在山下舉行的,但是當我好不容易用了半天時間穿過了雲海,到了山頂的時候,發現這裏竟然是人山人海的,我明白,事情大條了,想在這裏拿出麒麟,那可是太扯淡了。

乾脆,擠進人羣看看熱鬧好了。反正我此刻也喬裝了,帶着小鬍子,就像是有文化的流氓一樣。楊離說他在外圍等我們。

我拉着喬亞剛剛擠進去,就看到公主坐在一頂繡滿了鳳凰的敞開式的大轎子裏,很多姑娘在周圍撒花瓣,還有仙女們圍在周圍,準備擡轎子。納蘭英雄胸配大紅花,得意洋洋,面帶微笑騎在大白馬上,對着大家拱手呢。看來,這是要帶走的節奏啊!

我心說趕緊帶走吧,你日後可就倒黴了。這樣的刁蠻丫頭,誰娶了就倒黴一輩子。

偏偏這位公主冷不丁就看到我了,她左右看看後,猛地就撲了過來,飛着就到了我的面前,一伸胳膊就把我抱住了,隨後吧唧一下就給了我一個大溼吻。我直接懵了,瞪圓了眼睛,伸手抓喬亞的胳膊。好不容易,這位公主被丫鬟們拉開了,我這才喘過氣來,問了句:“什麼情況?”

就聽公主喊了句:“夫君,我們的孩子我會生下來的啊!”

我看着喬亞又問:“到底什麼情況啊?”

喬亞喊了句:“還等什麼啊?我們跑吧!”

我這才反應過來,麻辣隔壁的,這丫頭拿老子當槍使喚了啊!我擦了一把嘴,滿手都是口紅,隨後就要轉身,發現身後站着倆漢子,這兩位一推我,立即就把我推到了場地裏了。

就聽刃靈兒喊了句:“不要殺我夫君,要殺就先殺了我吧!”

刃風一拍桌子就出來了,指着我說:“你是誰?爲何喬裝來我魔天嶺?你和靈兒又是什麼關係?”

我一翻白眼,心說完蛋了,這還偷個毛線的定風珠啊!不死在這裏就是老天保佑了。刃風隨後看看喬亞,她笑着說:“喬亞,難道你喬裝我就認不得你了嗎?好了好了,你還是不要裝了,我們太熟悉了。”

喬亞不承認,笑着說:“什麼喬亞?你誰呀?你認錯人了吧!”

我心裏也明白,他雖然有懷疑,但也就是詐罷了,我們可不是那麼傻那麼單純的孩子,那麼容易上當。

偏偏這時候,納蘭英雄來了,一指我說:“你是誰?你到底和靈兒是什麼關係?”

我還沒說話,刃靈兒掙脫了丫鬟的糾纏,再次跑了過來,直接抱住了我的脖子,跳進了我的懷裏,我就像是抱孩子一樣抱着她。刃靈兒說:“我已經有了夫君了,這個英雄,我看你還是請回吧,對了,這位是我的大姐,我是夫君的二夫人。”

衆人都驚呆了。

“什麼?魔君的小公主竟然嫁給了這麼個小子當了二夫人。”

“這小子不就是個一品仙嗎?還不如嫁給我呢。”

“人家肚子裏都有了,這生下來可就是人魔混血,很時髦的啊!說不準到時候還是陰陽體呢,多牛啊!你就別亂想了。”

“這小子他媽的太有福了,這麼好的事情我怎麼輪不上,老子還是三品仙呢。”

“是啊,你們看那大夫人,多水靈啊!”

“這小子一定是他媽的走了狗屎運了。”

“不一定是好事,我看要倒黴了,小公主,沒點本事就要睡小公主,那不是找死是什麼?”

“對對,就是找死的節奏!”

……

刃靈兒就這樣抱着我的脖子,我此時倒是不反對了,心說挺好的,刃風,你不是牛逼嗎?今天我就讓你好好丟個人。我一低頭就吻住了刃靈兒,她直接傻了,瞪圓了眼睛瞪着我。我放開她的嘴脣後,她的嘴脣都被我舔亮了,周圍全是哈喇子。

“靈兒,我不管別人怎麼想,誰阻攔,我都不會放棄的,不拋棄,不放棄,走,和我回家,去吃肯德基。”

“你找死!”納蘭英雄先出手了。

他也沒什麼章法,直接就朝着我的脖子抓了過來。這是魔天嶺啊,周圍可以說是高手如雲,他這一下要是有人要阻止,也是再簡單不過的了。偏偏,大家就是願意看這個熱鬧,我看到很多人都開始搬小板凳,排隊在買瓜子了。

大人坐在板凳上,孩子在大人的*,本來要走的也都回來了,開始重新佔地方,還有的因爲地方被人佔了打起來了。

我看完了這些後,一伸手就抓住了這小子的手爪子,卡巴一聲,直接擺斷了手指。我說:“你不講道理就出手打人,你這樣,家裏人知道嗎?” 男籃英雄直接嗷地一嗓子,捧着自己的手腕就退後了兩步,冷汗直接就下來了。緊接着就開始從懷裏找藥瓶子,沒找到,旁邊跑來一跟班,拿來傷藥。他吃了後很快也就恢復了。看來這中玄城靈丹妙藥就是多啊!

納蘭英雄指着我說:“你,你是真人修爲!”

此話一出,一片譁然。有高手開始喊了起來:“納蘭少主,其實打不過的時候還可以說對方是神的啊!說神更能就便擡高自己一大截的。”

我心說,這魔天嶺的人就是不一樣,說話都這麼給力。

刃靈兒這時候從我身上跳了下來,腰一掐,指着納蘭英雄說:“你連一個八品道都打不過,一個一品仙打敗你很奇怪嗎?輸了就是輸了,找什麼藉口?我就是願意給我家相公當小老婆,就是不給你當大夫人,你這個垃圾,鬼都看不上你。”

這刃靈兒的臉啪地一聲就響了,刃風來得快,打的快,去的更快。

刃靈兒捂着臉看着刃風說:“爹,你竟然打我,你竟然打我。我死也不嫁!”

我笑着說:“靈兒,走,和夫君回家吧。”

喬亞這時候也笑了:“妹妹,來,我們走。”

我也不知道這刃靈兒想啥呢,還真的就來了。這下,這刃風那張小白臉可難看死了。偏偏這時候出來一美婦人,喊叫着說:“靈兒,娘支持你,我們不嫁給那個病歪歪的納蘭英雄,看這位公子器宇不凡,給這樣的男人當小的也比去中玄城當少夫人要幸福。”

刃風氣急敗壞,一揮袖子,把自己的夫人直接給掃飛了。這位夫人卻很輕鬆地折返了回來,指着刃風罵道:“好你個老不死的,你這是在把女兒推進火坑!”

這麼一美少年被人罵老不死的,還真的有點不倫不類的了。

看熱鬧的開始起鬨了,紛紛大笑。這魔君真的是實在沒面子了,伸手一抓,我就覺得脖子被拴上了繩子一樣被拽了出去,緊接着,這位就是一掌朝着我的胸口打開。我直接揮手,用盡了全力打出一枚罪惡之花,嗖地一下就飄了出去,緊接着,我在心中默唸了一聲:“爆!”

就聽嗡地一聲,這次爆炸是前所未有的。能量波直接穿透了這位沒有準備的刃風魔君,他這一掌是拍在了我的胸口,但是威力大減,我愣是扛住了。同時,他倒退了兩步。之後捂着胸口指着我說:“你是誰?這攻擊似有所聞!”

所有人都呆住了。

“怎麼回事,五品真人被一品仙擊退了嗎?”

我可是明白怎麼回事的。這刃風打我的一掌根本就是隨意的一掌,十分之一的力度都沒有,我那一下可是全力,速度很快,他又毫無防備,這被透體穿過後,還能毫髮無損,緊緊後退了兩步,足見這廝的強悍了。

他往前邁了一步,楊離此時已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他抱着劍說:“魔君,你元神有傷,太大意了。該回去休息了。”

刃風一揮袖子說:“好你個小賊,竟然打主意在我女兒身上了。好啊你!”

此地不宜久留啊!趕緊跑,遲則生變。這是天琴喊出來的話。

我聽了後再也不遲疑,直接竄出了場外,喊了句:“你這刁蠻女兒你還是留着吧,本人沒興趣了哈哈……”

“該死!你逃得掉嗎?”

刃風直接就追了出來,同時,我看到幾個高手分散着拔地而起,直接朝着我躥了過來。

突然,天空就是一聲長鳴,接着,一直火紅的鳥兒圍着我飛了一圈後,直接從我身下飛了上來,馱上我後,翅膀猛地一振,我就覺得周圍的雲朵和下面的景物,唰地一下就向後拋了出去一樣。就這麼幾下後,她降低了速度,緩緩降落,快到地面的時候,她收了翅膀。落地後,成了一個少女的樣子。

她和我一起超前跑了幾步後,這朱雀咯咯笑着說:“楊落,認識我嗎?”

“你化成灰我都認識你呀!”我開玩笑道。

“真討厭,記住,本小姐叫朱羽。不要記錯了哦!”她走了兩步,向着後面伸着長長的脖子看看。

我發現,在她的脖子下,有一顆委婉的黑痣。她笑着說:“看來是追不來了,也不知道你那倆朋友怎麼樣了。”

我們旁邊有一條小河,我過去,撕了小鬍子,洗了臉,恢復了本來的面貌。然後又換了一套衣服說:“估計喬亞和楊離逃跑還是沒問題的,倒是不擔心他們。看來易容術也不太靠譜,還是硬實力最靠得住。”

天琴此時一閃而出,她和朱羽一左一右站在我的兩側。天琴說:“行動要加快了,麒麟快不行了。再遲疑,土星即將坍塌,靈獸身隕,我們損失不起啊!”

朱羽不屑地說:“天琴姐姐,這世界離開誰還不能活了啊?”

“朱羽妹妹,楊落離開你就活不成了啊!你的速度可是天下無人能及,但是麒麟的防禦也是沒人能攻破的。”天琴說:“要是刃風主動攻擊,楊落哪裏有機會逃?如果有麒麟的防禦,那就無憂了呀!”

朱羽不服,小嘴一撇說:“不就是皮糙肉厚麼?有什麼了不起的?”

天琴呵呵一笑說:“好啦好啦,朱羽最有本事了。姐妹們給你造宮殿呢,你不回去看看滿意不嗎?”

她一聽就笑了,嗖地一下就回去了我的內世界。我閉上眼看看,可不是咋的,那羣唐朝鬼妹子正搬石頭,砍伐木頭,在不停地忙碌呢。她們倒是不無聊。

只有王晶晶在一旁坐在,捧着臉看着灰濛濛的天空想林子豪呢。林子豪這小子真的是豔福不淺啊!這王晶晶這時候靈智全開,本體進化的非常好,嫣然就是一個大美人啊!孃的,早知道這麼有潛力,我培養她似的就好了。

不過還好,我那些唐朝妹子此刻都在進化當中,吸收着星球上的能量,本體的特徵也開始顯現了出來。這些勤勞善良的中國姑娘們,真的是太令人滿意了。別誤會,別想多了,我不是想幹別的,只是喜歡看着這些美女,並且,這些美女在我的內世界裏,是屬於我的。就這麼簡單,至於大家信不信,我管不着了,桀桀……

麒麟此時還是趴在那個石頭縫裏了,身體被掩埋了,我探查它,它動也不動。這該死的大風,不停地颳着,黃沙翻滾,遠處竟然形成了一個巨大的風暴,裹着黃沙遮天蔽日就涌了過來。天也一下就暗了下來,就像是到了黑夜一樣。麒麟這才拱了拱身體,把身體蜷縮在了一起。我長長呼出一口氣,然後絕望地看看遠處的天空。眼睛還是那麼的明亮,卻也看出了無奈。

它蜷縮了一下身體,將自己的頭扎到了自己的肚子下。隨後,風暴就到了,黃沙很快將他徹底的掩埋了起來。當風暴過後,他竟然還是一動不動。天琴此時出現在了麒麟身旁,她彎腰,伸手插進了黃沙,拽着麒麟的尾巴,把它拖了出來。

麒麟這才怒吼了起來,對着天琴怒目而視,隨後再次鑽進了那個石頭縫裏,趴在了地上,靜靜地看着遠方。

天琴說:“眼看就靈氣喪失殆盡,再不補充,很容易造成暴斃。”

我說:“給它的真氣不行麼?”

“靈獸不是靠着真氣生存的,我們需要的是天地靈氣。”天琴一指說:“看,那邊的靈氣多麼的充裕,我和朱羽妹妹纔會如此的健康有活力,這星球死氣沉沉,靈氣全無。這該死的大風。”

我收回了意識來,下定了決心,就算是死,也要闖一闖這魔天嶺了。並且,我不打算再易容了。我要大大方方上去做客。

不遠處有一個小鎮,我步行到了鎮上,見到一賣油的老翁,推着車艱難前行。我在後面推了一把,老翁回過頭,笑着說:“公子氣度不凡,想必是陽間的達官貴人吧!”

我笑笑說:“不是來自陽間,我雖然是陽間生人,但是我在陰間供職。”

“公子面帶善意,宅心仁厚,前途無量。正所謂是厚德載物,寧靜致遠。”他笑着說,“我杜家的油料在魔界第一,公子有興趣的話,帶回去一些,順便幫我在鬼界和妖界宣傳宣傳。聽說九幽城和鬼族結盟了,是真的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