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有種妹大不留的感覺,怎麼說的好似這麼隨意,順便來找自己的。敢情自己這個親哥哥,還不她認識不過百年的男人。

大大有種妹大不留的感覺,怎麼說的好似這麼隨意,順便來找自己的。敢情自己這個親哥哥,還不她認識不過百年的男人。

“林弘修爲不高,他們抓他做什麼?”林池皺眉,林弘的修爲只能稱得算個皮毛,這是腦子多欠纔會抓那麼沒用的廢物?

“我也不知啊!不過你知道阿荼姐姐那個人的,她男人被抓,她自然是不可能坐視不管的。”林寒開口解釋。

或許阿荼已經習慣了沒有了哥哥蚩尤的日子,但是好不容易掏心掏肺的愛了一個男人,結果這男人不抓了。她自然是不會坐視不管的。

“沒事,我去向公主打聽一下,先將阿荼救出來,然後再管別的。”有時候,自己這張臉還是很好用的,林弘說完要外出。

“不是吧!我是到了暗黑族的心地帶來了?”林寒蒙圈,他記得自己明明選擇了外圍地區,怎麼一股腦兒的鑽到了心地帶。若不是碰巧碰到了自家哥哥林池,指不定會出什麼事情呢。

“你小子本事見長,要知道,在這個地方能夠恣意瞬移,那是聖人級別的大能才能做到的。”這小子是突然冒出來的,想必是瞬移過來的。

林池打量了一下林寒,發現他身並沒有那麼強大的靈力,跟自己相還差許多,應該是不具備瞬移的能力的。想必是得到了什麼造化,纔有了這樣一出。

“……”林寒倒是想解釋解釋是怎麼回事,但是不太敢說,畢竟這是暗黑族的地界。最怕的是隔牆有耳。

“我這也不是沒有辦法嗎?偷了一個法寶瞬移過來的。”林寒咧嘴一笑,故作無知的回答道。

“嗯,你先等着,等我回來再商議這件事情。”林池對妹妹阿荼的行蹤還是較關心的。雖然這丫頭沒心沒肺不是來找自己的,可畢竟是自己的親妹子,還能怎麼的。她無情,不代表自己無意,他還是有心做一個好哥哥的。 百無聊賴的待在房間裏大約等了半個多時辰,林池才從外面姍姍來遲。

“哥?怎麼樣?有姐的消息了嗎?”林寒立馬迎了去,開口問道。

“沒有。”林池搖搖頭,“林寒你是不是記錯了,是不是不是被暗黑族的人抓走的?”若是真的有抓走人,不可能連公主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沒錯啊!那日阿荼姐姐吸收了那對圖騰翅膀之後沒多久,那個暗黑族的人出現了,還將阿荼姐姐帶走。而且那暗黑族的人還在被光明族的人追殺。我怎麼可能記錯呢!”那日的印象這麼深刻,怎麼可能記不清楚。

“光明族?怎麼還扯他們了。”在暗黑族待久了,聽到這個名字會渾身不自在。光明族大抵都是一些僞君子,他是不太喜歡,他還是更加喜歡這暗黑族的人,至少爲人灑脫,不會弄虛作假。

“我可沒有騙你,在那羣光明族的人,我還見到了一個跟林弘長的一模一樣的人,不過他說自己不叫林弘,是叫易光宗。”林寒將那日的情況簡單的描訴了一邊,林池皺了皺眉。

“易光宗這名字我聽過,是光明族的少主,明面看着是個正人君子,實則是心思狠辣之人。死在他手裏的暗黑族,沒有成百也有千。而且此人修爲與我差不多,不可能是林弘能夠達到的階品。除非光明族有什麼功法能夠短暫提升林弘的實力,並且抹去了林弘的記憶。不過這易光宗這號人,在我來的時候聽過他的名諱。也暗見過他的長相,他的確是長的跟林弘一般無二。”林池面色有些嚴肅的分析了一下易光宗此人,得出的信息更是讓林寒確定,這易光宗跟林弘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我再去問問公主,最近我們暗黑族有何人跟易光宗交手過,或許這樣,會好找一些。”林池只能選擇再去找公主。這是唯一的線索了,不然的話,這暗黑族的人太多,算是公主也記不清的。

“好。”林寒點點頭,到底是誰?帶走了阿荼姐姐呢?

他帶走阿荼姐姐的目的又在哪兒呢?

目送林池離開,這次等得次更久一些,大約等了一個時辰,林池才姍姍來遲。

“怎麼樣!打聽到了嗎?”林寒急切的迎了去。

“打聽到了,不過,我不方便出面。”林池長嘆一口氣,沒想到,竟然是那個人。

“爲什麼?那怎麼辦?”他身爲暗黑族的駙馬,怎麼會不方便出面呢?開玩笑呢!

“招我做駙馬的公主只是暗黑族分支帝國的公主,在暗黑族地位最高的是魔皇暮,他的座下有兩大聖子聖女,不僅公主的地位高,甚至公主他爹的地位還高。抓走阿荼的人,正是聖子。我跟暗黑族聖子之間有一些淵源,若是我出面,怕是會給阿荼惹來更大的麻煩。所以這次事情,可能要由你出面。”雖然阿荼是自己的親妹妹,但是這件事情如果由自己的出面的話,唯恐會給阿荼帶來更大的風險,所以乾脆讓林寒出面算了。

“爲什麼?”林寒不解,同樣是暗黑族人,應該不能夠有這麼大的冤仇吧!

總自己這個煉丹師公會的要來的好吧!

“相信我,自打我從他的手裏搶走了公主之後,他對我記恨了。”暗黑族聖子暗戀加瑪帝國的暗黑公主是人盡皆知的事情。本以爲會成一雙好事,卻沒有想到半路蹦出了一個林池,奪走了暗黑公主所有的注意力不說。還讓公主拋棄了跟聖子的青梅竹馬情義無反顧的嫁給了林池。所以林池跟聖子之間,那活脫脫的是死敵的關係。

“……臥槽,你不是說你不喜歡公主嗎!那幹嘛還跟人聖子搶她啊!”林寒扶額,搞了半天原來是惹下的桃花債太多了。

聽到林寒的話,林池頓了頓,最後用一種嚴肅到不能在嚴肅的表情,擡手拍了拍林寒的肩膀,“相信我林寒,擁有一張出色的容貌並不是我所想要的,有時候帶給我的困擾太大了。人公主死活要嫁給我,我也剛好利用利用這關係。怎知會招惹了暗黑族聖子。”對方說的好不無辜,聽得林寒嘴角抽搐了一下。已經不想理這個自戀症已經到了病入膏肓程度的林池。

“那暗黑族聖子在哪兒?我去一趟吧!”事到如今,只能龍潭虎穴,也只能由自己去闖了。

“當然是加瑪帝國最北邊的黑森林境裏頭,那裏是暗黑族核心的大本營,你此去要小心,因爲那黑森林的額外圍,是鬼族所在地,那裏的人極其痛恨別的種族,所以爲了安全考慮你最好進行僞裝一下。”林池看了看林寒,這副模樣過去怕是會被鬼族的人給趕出來。

還是要稍加改變才行。

“……”要不要這樣玩他!

御魂者傳奇 師傅千叮嚀萬囑咐讓自己避開一些鬼族,沒想到還這麼好死不死的要經過他們的地界才能抵達聖子所在的地界。

“切記,小心爲!”林池一副你保重的模樣,看的林寒也是無言以對。

“算了吧!你在你的加瑪帝國好好做你的駙馬吧!”林寒沒好氣的說,這見色忘妹的傢伙。

嘴說着不願意,但看起來還是很享受這駙馬之位的。

畢竟身居高位,能夠給林池帶來許多的便捷。

“記得到了鬼族範圍僞裝一下,出了這加瑪帝國是鬼族的範圍,鬼族之名可非浪得虛名,是咱們那裏的冥界還要恐怖的存在。”鬼族最低等階的鬼怪都有天仙修爲,林寒此番前去,最好是慎重慎重再慎重!

“嗯。”不過話說回來,這奪妻之恨,林池還是不要去的較妥當,不過林寒還挺好的,到底是什麼樣的人,居然會看林池這個外表滿分,內在零分的男人,因爲他對感情實在說不得專一。

嘴裏念着霓兒,但是卻娶了公主。 林寒本來是打算直接用化水珠穿過鬼族直接進入暗黑族核心地帶的,但是卻在打聽之下得知,暗黑族的核心地帶只有一處水源,名爲聖池。聖池的池水,更是有無數暗黑族大能保護。簡而言之,林寒如果直接傳送到聖池,那是等於找死。

所以林寒還是認命的暫且傳送到了加碼帝國的外圍地界,鬼族的邊緣地帶。

加碼帝國各色各樣的人都有,所以林寒的出現倒是並沒有引起多大的關注。可林寒發現,自己一進入這鬼族地界,矚目的眼光變得多了起來。

這種被人盯着看的感覺有些通體不太舒暢,林寒也是一路硬着頭皮走下來的。

“站住小子!”果然,當林寒走到結界面前打算穿過關卡進入鬼族的時候,卻被人叫停了腳步。

林寒頓了頓,停下腳步,困惑的看向對方。

“鬼族不歡迎外族,請離開。”對方做了一個請的手勢,是因爲林寒身的氣息太過怪。亦正亦邪,他們鬼族這麼多年來還沒有接觸過這樣的人。長相偏向光明族,但是身所散發出的黑氣又是鬼族纔有的特徵。

這才攔下了林寒,林寒沒想到這纔到結界口被攔下了,一臉的鬱悶。

“可我是……”林寒暫時想不到藉口,直到他的眼神不經意對了結界門口一塊告示牌,告示牌貼着大大小小的廣告,頭有一條吸引了林寒的注意,他走前,撕下了這條小廣告,放到了那兩個守着關卡的鬼族士兵面前。

“我是來參加考覈的!”說來也是巧合,這光明族的煉丹學院纔剛剛舉辦了煉丹師考覈,這暗黑族緊隨其後跟着舉辦了煉丹師考覈。

“你是煉丹師?”那士兵顯然有些不相信林寒,在他們的眼裏,一般長得好看,都是看不用的。

“是的。”林寒點點頭。

“這天仙階品的小渣渣能煉出什麼丹藥來,你不能進去。”另一個士兵嗤笑一聲,連他都林寒的修爲高,這小子找什麼藉口不好,竟然說是來考覈煉丹師的。這不是純粹的在逗笑他嗎?

“我向來聽聞,鬼族之人是不看出生身份,能者招之,現在看來,好像並不是如此。”林寒用唯恐別人聽不到的音調拔尖了嗓音,一時間,許多打算進入鬼族的人都畏懼了過來。

那士兵也沒有想到林寒小小天仙竟然敢挑釁自己,不由惱怒,剛想發火,卻感覺一陣威壓之勢逼近,直接將他衝飛了出去。

重重的摔在了十米開外的地方,吐出了一大口的黑紅血。

這血液的顏色讓林寒的眼睛眯了眯,去往他們那個世界的獵者,應該都是暗黑族的人。

光明族的血液跟他之前的身的血液一樣,都是金色的。

“這位小友說笑了,我們鬼族鬼丹協會,歡迎一切能者進駐,請進。”一道暗沉的聲音傳來,林寒的心微微的緊張了一下,深吸一口氣,跨入了結界。

結界之的世界跟結界之外的世界截然相反。來到這鬼族的地界,好似來到了另一個時空一般。這裏房子竟然都是樹屋的形式建造的,不管多大多小的房子,都是建在樹。這些樹的顏色也是怪,都是黑色的。這倒是有一些暗黑系童話的風格。

林寒一路走來一路仰望,驚呼連連。

煉丹學院有的都是莊嚴肅穆的宮殿建築,而這鬼族的建築顯然是煉丹學院不能的。

“小夥子,你是來參加煉丹考覈的嗎?請隨我來。”林寒是打算直接穿過鬼族進入暗黑族核心地界黑森林的。沒曾想自己剛纔的行爲已經讓自己成功被人盯了,林寒無言以對,現在也只能乖乖的跟着對方走了。

不然還能咋地?反抗?那是找死吧!

憑空出現一個黑袍老者在了林寒的面前,在他的帶領下,林寒穿過了相對密集的樹屋羣,來到了一個相對來說空曠的廣場內。

廣場內外已經聚集了許多人,林寒微微愣了愣,在那些人當,還見到了不少當時去過煉丹學院應考的考生……

我次哦……

林寒驚了,若是被這些人認出來,那自己豈不是有危險?

林寒暗叫壞了,下意識的拉過了自己身的黑袍帽子,將自己的腦袋嚴嚴實實的遮了起來。

“煉丹考覈馬要開始了,我們鬼族的考覈跟煉丹學院的不同,想必小友也是被煉丹學院刷下來了纔來我們這裏的對不對?”老者轉過頭,對林寒,一臉笑意盈盈。

如此和善的模樣,簡直跟自己的師傅清聖子差不多。

林寒有些頭皮發麻,感覺呼吸都有些困難了,僵硬着腦袋,點了點頭。

“放心,那煉丹學院不慧眼識珠,不代表我們不能,去準備準備吧!我們會發放鬼丹丹方給你們,誰最煉製出丹方的鬼丹,誰便可成爲我鬼族的客卿,或是加入鬼族。”這煉丹考覈的確跟煉丹學院不同。煉丹學院是自由發揮,能夠煉製出什麼丹藥自己煉製。

但是這裏不同,是有統一規定的。

“你們這裏,不用玩火嗎?”難不成是直接開煉?不用第一輪考覈?

“果然是從煉丹學院那老古董那兒過來的,自然不用,我們鬼族,只看實力。好了,快去吧。”老者催促林寒進場。

此刻林寒是騎虎難下,也只能進場了。

抱着低調心態,林寒選了一個偏角落的位置。

自己是有化水丹加持才能快速的來到這個地方的,那些人又是怎麼來到這裏的?

林寒很是費解啊!

“你也是從煉丹學院出來的吧!”纔剛剛找到位置站好,旁邊一個少年衝着林寒微微一笑。

林寒轉過頭看了對方一眼,點點了頭。

“這鬼族的陣法可真厲害,能將人瞬移到他們這裏繼續參加考覈。其實進不來煉丹學院也沒有什麼,能夠進鬼族成爲一個煉丹師也好。”那少年似乎是在安慰林寒,或許是覺得他們同是天涯淪落人的感覺。

“瞬移陣法?”林寒大吃一驚,鬼族竟然還有這個功法?

【八更奉,明天繼續】 “是啊!這陣法聽說是由多名鬼族大能加持,百年只進行一次,而這一次,是爲了咱們大陸一年一度的煉丹師選拔。 ”說白了,是從煉丹學院那裏淘汰掉的人尋找被遺漏的璞玉。所以這一定程度,暗黑族招攬人才的本事,要光明族要好的許多。

“哦……”原來如此,他說這些人是怎麼瞬移到這裏的。

“選拔賽開始!”伴隨着一陣沉悶的鐘聲響起,一個年男子手持一疊丹方出現在了衆人面前。林寒才發現,這來參加暗黑族煉丹師選拔賽的人竟然光明族的多許多。

不過想來也是,光明族的煉丹師選拔是有身份限制的,自己是借了別人的身份進入其才大放異彩的。許多有着能力,但是沒有身份之人被人阻擋在了外頭,也莫怪來暗黑族選拔的人會多許多了。

拿到丹方之後,林寒才發現,這鬼丹的丹方很是玄妙,頭介紹,可以調動你身體裏的潛在的潛能,從而煉製更高階品的丹藥。他手裏的這個丹方,竟是金仙階品的鬼丹!

若是換成一般時候,林寒覺得自己一定煉製不出來連跨三四級的丹藥,不過此時,他還是有一些把握。按照丹方的方法,這似乎可行。

林寒低頭仔細的審視了一番之後,開始動手調配藥材的分量,爲了避免引起別人的關注。這一次他選擇規規矩矩的一樣一樣投放藥材。省的別人通過煉丹手法認出了自己,不過這樣的煉丹方式較繁瑣,林寒也不太喜歡。

伴隨着一樣一樣的藥材被投入其,他嘗試性的將自己的身的魔氣伴隨着精神力一起沒入其。其實這丹方所寫的是將鬼氣投入其,但是林寒身的鬼氣早已在修煉那些仙族功法時消失殆盡,他這麼做也只是想要看看,這魔氣是否能夠取代鬼氣。若是成了,興許弄出了另一種丹藥,若是不成功,那便算了。

許多人在拿到丹方之後,紛紛看傻了眼,有一些鬼族子弟選擇留下,因爲他們明白怎麼跨越好幾階煉製出鬼丹。但不代表別人也懂,丹方一到手,竟然有足足一般的人離場選擇站在場外觀看場內的動靜。

林寒無暇顧及他人,因爲鬼丹的煉製速度要他所煉製的普通丹藥要短許多。個把時辰便已經在凝丹了,凝丹是最關鍵的一刻。林寒催動身的魔氣,將魔氣源源不斷的灌入其。

伴隨着砰的一聲悶響,一道丹成聲自己更快的出現在了場。

林寒沒有去看別人究竟煉製的如何,而是將全部的精神力配合魔氣慢慢灌入已經凝聚起來的丹藥,隨即,砰的一聲,丹爐炸了,一股丹香鑽入了他的鼻尖。

好似渾身虛脫一般,他重重的喘了一口氣,雙手也有些顫抖,不過總體來說,還是好的。

“炸爐了?”其一個長老模樣的男子起身,走向了煉丹臺一片狼藉的林寒附近。

“我……”林寒纔打算開口解釋,對方眉頭一皺,在空氣嗅到了不同凡響的丹香。

他打斷了林寒,來到被炸掉的丹爐面前,從丹爐的碎片找到了那枚丹藥。

隨着兩枚丹藥被煉製出來,空飄來了層層疊疊的雷雨雲,大雨傾盆而下,還伴隨着一道電閃雷鳴。那長老非常快速的將手的丹藥拋向半空。

伴隨着四五道閃電一起沒入林寒這枚特製的鬼丹裏頭,林寒心驚肉跳,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生怕自己的這胡亂嘗試出來的“鬼丹”會熬不過這場雷劫。

然而事實並非如此,他的丹藥熬下來了,按照成色來看,應該是玄階丹藥。

連跨四級還能煉製成功,已經實屬難得了。

雷劫過後,林寒才發現還有雷劫,落在了不遠處的那個煉丹臺。

跟林寒一樣,那顆入考者煉製出來的鬼丹,也成功了。

林寒擡眼觀察了一下,發現是一個身材高大的少年。不過他背對着自己,讓林寒着實看不清他的模樣如何。

沒想到,這世間還有人同自己一樣,能夠連跨好幾階煉製出鬼丹。

“不錯!”觀衆席的主席臺的一位氣場及強大的大能滿意的點點頭,起身,猛地鼓起了掌。想來是對這一批能夠煉製出鬼丹的兩個考覈者極爲滿意。

“你們兩,通過了考覈。鬼族會予以你們一套煉製鬼丹的祕籍和專屬的領地。我們這裏,沒有老師。需要你們自己鑽研,你們可願意?”那長老從臺走下來,看着林寒和那個少年開口問道。

“願意。”太好了!林寒還擔心自己又要認一個師傅,沒想到這鬼族是這樣的規矩。他長長的鬆了一口氣,點了點頭。

那少年的一聲願意卻讓林寒的心猛地一顫,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聽見的。

擡眼望去,越發覺得那少年的背影熟悉了起來。

“林弘……”他呢喃一聲,低聲喊出了一個名字。

聲音剛落,那少年總算回過了頭,竟然真的是他!

林寒大吃一驚,他本以爲會是易光宗,卻沒有想到竟然是林弘。

他們兩者從外在的氣質區別能一眼辨認出來,更何況還是對林弘如此熟悉的林寒呢?

林弘杵在原地困惑的看着那個黑袍男子,是自己剛纔出現了幻聽嗎?爲什麼會聽到對方叫自己的名字。

“等一下!”兩人正打算領賞賜,卻被一道聲音給打斷了。

隨後,一個強者踏風前行,偏偏落到了他們的跟前。

“說,你是何人?”對方將矛頭直指林弘,林寒暗暗緊張。畢竟,這林弘的模樣長的跟易光宗一般無二。

“光明族弟子,林弘。”林弘不卑不亢,說出了自己的名字。

“林弘?呵!你確定自己不是易光宗?”果然,因爲兩人太過相似的外貌讓別人起了疑心。

“易光宗是我的異姓兄長。”林弘如實回答。

“既然是光明族核心家族的子弟,爲何會出現在我們鬼族?”易家可是光明族的核心的家族,身爲易家的人,爲何會出現在他們鬼族境內。

“因爲兄長不容我,將我驅逐了出來。” 冷婚熱愛:總裁的二手新妻 林弘如實相告,他的確是被人趕出來的。想要去煉丹師學院的煉丹選拔,卻被易光宗從攪黃了,無法參加。 林寒聽完,心裏狠狠的抽疼了一下,他不知道林弘到底是怎麼進入這個世界的,也不知道他進入這個世界之後受了多少的苦。一個人短時間提升了那麼多的靈力,必定不是尋常人能夠承受下來的。也不知道林弘的有什麼特殊的體質,讓他承受下來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