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元宗是什麼實力,他們怎麼可能不清楚,他們知道天元宗的強大,補天城這些人,完全不夠天元宗塞牙縫的。

天元宗是什麼實力,他們怎麼可能不清楚,他們知道天元宗的強大,補天城這些人,完全不夠天元宗塞牙縫的。

不過幾殿殿主親自下令,他們也不敢違背,而且殿主也說了,天元宗必然不敢找他們的麻煩,即使找來,也不敢把他們怎麼樣。

「好,那我等你們查!」洛天臉上帶著笑意,找了個地方坐了下來,目光看向黃天材,看的黃天材脊背發涼。

「好,你稍坐一會兒,我這就派人去查!」黃天材開口,沖著身旁的人使了使眼色。

同時,那名輪轉殿的人,也是將事情的經過同洛天講述了一遍。

「果然是有預謀的啊,我倒要看看,這個黃天材能夠給我什麼解釋!」洛天端坐在那裡,黃天材卻是連杯茶都沒給洛天。

一刻鐘后,黃天材腰間的令牌傳出陣陣的波動,讓黃天材臉色難看起來。

「裝,接著裝,這演技,不行!」洛天一眼就看出了黃天材是裝出來,眼中譏諷一閃即逝。

「洛仙王,此事我已經查明了,的確是我們補天城的一些士兵,跟天元宗發生了口角,失手殺人,此事,我必然會給你們天元宗一個交代!」「這樣,一人給五千仙氣石,他們說一共失手打死了天元宗,兩萬人,一共一百萬仙氣石,還請洛仙王笑納,這個交代,洛仙王可還滿意!」黃天材開口同時拿出了一個儲物戒指遞到了洛天的身前。 洛天雙眼殺機一閃,目光看向黃天祥,讓黃天祥哆嗦了一下,不敢繼續說話。

「洛仙王,一百萬仙氣石,不少了吧?」黃天祥看著洛天氣息穩定之後,連忙開口,身後的人清晰的看到黃天祥後背已經濕透了。

「恩,是不少,五千仙氣石,對於一個真仙境來說,是筆不小的數目了!」洛天點了點頭,接過了儲物袋。

看到洛天接過儲物袋,黃天祥心中狂喜:「殿主果不欺我,這洛天害怕幾殿!」

黃天祥身後的人,也是長長的出了口氣,若是洛天發起瘋來,他們補天城,沒人能夠抵擋住,仙王後期的怒火,不是那麼好承受的。

「既然如此,那麼洛某告辭!」洛天輕笑一聲,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般,起身消失在黃天祥等人的視線當中。

洛天一走,幾人便是跌坐在地面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壓力太強了,光是氣勢,就能碾壓我!」一個半步仙王開口,目光中帶著畏懼。

「是啊,幸好他沒發作,否則咱們補天城根本攔不住!」其他人紛紛附和。

「那又怎麼樣,堂堂仙王後期,手下被我們殺了這麼多,還不是要忍著?」黃天祥臉上露出不屑,心中升起了一絲快感。

洛天一路飛回了天元宗,將消息帶給了天元宗的眾人,整個天元宗瞬間炸開了鍋。

「我現在就去滅了補天城,嗎的,一個小小的仙王初期,也敢騎在我們頭上拉屎,給他臉了!」貂得助大罵,其他人也是紛紛起身。

「先坐下!」洛天開口,讓要衝出去的幾人停下了身軀,眼中露出疑惑,他們了解洛天的性格,知道洛天現在肯定也非常氣憤。

「傳令下去,天元宗,所有真仙境強者,全部出動,只要見到補天城的人,就給我殺!」

「調兩百萬天元宗弟子,將補天城給我圍了!」

「既然他們要玩,我們就陪他們玩,正好需要時間!」洛天輕聲開口,誰都能聽出洛天聲音之中的寒意。

洛天的命令一傳下去,整個天元宗的人們便是振奮起來,一個個天元宗的弟子,跟打了雞血是的,朝著天元宗外衝去,更有大量的弟子開始飛速的集結。

這幾天的時間,天元宗便是損失了幾萬人,外出的歷練的弟子被截殺了大半,後來派出強者去接應,也是損失了不少。天元宗的弟子們也知道,出手之人是補天城的人,也知道補天城背後是閻羅十殿,原本天元宗的弟子們以為這件事情會不了了之,他們天元宗雖然強,但是惹不起,這兩

天,天元宗的氣氛非常的不好。

從仙界如同喪家之犬一般的來到這裡,現在又要看閻羅十殿的臉色,放在誰那心情都不會好。而且還非常的憋屈,若是正面攻打,補天城絕對被天元宗一波帶走,但是這樣就相當於徹底跟閻羅十殿撕破了臉,有多少死去的弟子就是因為對方是補天城的人,而縮手

縮腳,最後被擊殺。

「嗎的,總算能出口惡氣了,還有那些個敢碰我們天元宗的小城主們,都別好過!」一瞬間,大喝之聲響起,聲音之中帶著振奮。

「這才是天元宗!」洛天站在山巔之上,臉上帶著笑意,看著天元宗的弟子長老們行動起來。

兩個時辰,兩百萬氣勢洶洶弟子,集結起來,由南宮御清帶隊,朝著補天城的方向殺去。

一時間,地獄和仙界的交界處瞬間混亂起來,天元宗的弟子們如同脫韁的野馬一般,開始獵殺著補天城在外面的士兵。

還有那些參與其中的小城,也都受到了席捲,不少小城直接滅城,天元宗的聲名一下子再次響了起來。

「天元宗瘋了么?竟然敢有如此大的動作,難道真的不怕閻羅十殿了么?」補天城中,黃天祥等人聽到這個消息,差點沒攤在了地面之上。

「城主,我們這兩天已經死傷了幾萬人,那些外出的士兵,基本已經死光了,只有一部分躲過了這一劫!」一名半步仙王開口。

奮斗在沙俄 「大家快跟各殿聯繫,這天元宗要造反了!」黃天祥頭皮發麻,連忙沖著眾人開口。

轟……

就在黃天祥的話音剛剛落下,陣陣的轟鳴之聲在眾人的耳中響起,大地震動,讓黃天祥的臉色變化起來。

「城主,城外面……城外面,被天元宗的人們圍住了!」一名黃天殿的弟子火急火燎的站在大殿之外沖著大殿大喊。

「什麼!」黃天祥臉色狂變,沒想到天元宗真的敢造反。

「完了……完了……」大殿之中的幾殿強者,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只有輪轉殿的那個半步仙王沒有絲毫的慌亂,因為此事,輪轉殿根本一點都沒參與,根本沒有損失。

「城主,這天元宗並沒有進攻,而是將補天城圍了起來!」又有報事之人通報,讓黃天祥等人眼中露出疑惑。

「只圍不攻,那就是還有的談!」黃天祥眼中露出陣陣的神光,邁步走出了大殿,出現在了補天城的城牆之上。

看著城外那黑壓壓的肅殺之氣沖霄的天元宗的人們,尤其是站在最前方的那幾個身影,黃天祥和那幾個半步仙王,差點沒癱在地面上。

「補天城主,出來一見!」南宮御清沖著補天城大喊,目光看向站在了城牆上的黃天祥,眼中露出不屑之色。

「天元宗的朋友,我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黃天祥只能硬著頭皮頂了出來,距離南宮御清百丈的距離。

「的確是有些誤會!」南宮御清臉上帶著笑意,伸手一揮,神光閃動。

嘩啦啦……

如同雨點一般的晶石堆積在了南宮御清的腳下,幾百萬的晶石,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堆積在那裡。

「黃城主不好意思,這兩天,由於誤會,我天元宗打死了你們不少補天城的將士,按照你的價格這是兩百萬仙晶,還請笑納!」南宮御清輕笑一聲,沖著黃天祥開口。

「你……」黃天祥臉色難看,沒想到對方來,就是為了這件事。

「解氣,解恨!」天元宗的人們看著黃天祥的模樣,原本憋屈的心,瞬間舒坦起來。「當然,接下來,我們天元宗,或許會賠給你們很多仙晶和鬼晶!」南宮御清輕笑一聲,取出了魔刀,抱在了胸前。 地下審訊室,兩個蒙著黑色頭套的人,被丟在了牆角。寒風刺骨,地下冰涼如水。

「嘶….燕子啊!…這裡好像…沒一點聲音啊….?」

吳格把頭上的黑布袋子取掉了,抬眼看了下亮著盞小燈的昏暗房間,隱約可見牆上掛著有不少的東西。

「咳咳…咳…我們恐怕是遇到壞人了!…瑾兒估計被人販子抓到了…我看吶,那個男人就是個人販子….」

金燕也把自己頭上的黑布袋給取了下來,搖了下發酸的脖子,看了下惡劣環境的四周,心裡說不害怕那是假的,看到一臉嚇得有點變形的吳格,暗自搖了下頭,心說這吳格怎麼這麼膽小啊?

「…我看那幾個人不像是人販子!…人販子還會帶瑾兒友誼商店買東西?…我看八九不離十是瑾兒家的親戚!…」

吳格呼了口氣,縮了下脖子,有點冷,朝金燕身子邊靠了靠,搓了下手說。

「…不管是什麼人,反正我們已經落在他們手裡了!….好冷!…」

金燕心裡七上八下,她今天遇見瑾兒竟然都差點不敢認了,離家出走了這些天,要說她心裡還是愧疚的,畢竟,也帶了瑾兒幾年的時間了,加上瑾兒有那麼的可愛,她恨這個吳格,要不是他對瑾兒做那種變態的事情,瑾兒也不會跑掉。

當然,現在說什麼都晚了,她感覺那個年輕的帥小夥子,明顯是要報復他們兩人,說什麼人販子那完全是自我安慰的一種說法。兩人這時都沒有吱聲了,都擠做一堆,這間房很冷。不知道過了多久。

「哐譚!…」

一聲鐵門被打開的聲音,在空曠的地下室回蕩。一陣雜亂的腳步聲,伴隨著幾個帶著黑色頭罩,只露出雙眼的壯漢走了進來,只有一個人沒有蒙面,那就是那個在友誼商店,抱著瑾兒那個年輕的小夥子,之只見他背著手,雙眼冷冷的看著吳格和金燕兩人。

幾個戴著黑色頭套的大漢,井然有序的站在那個小夥子身後。

「…你….你想幹什麼?我告訴你啊…你別亂來啊!…我的表姐是吳長征!知道嗎?吳市長!!!…」

吳格慌亂了,驚恐了,害怕了! 合約新娘:綁定惡魔總裁 他看到駱林眼裡流露出的那種陰森,差點把他的尿給嚇出來,太可怕了那種眼神。麻著膽子,聲音發抖的聲嘶力竭的說。帶著點干沙還有點尖銳的聲音馬上在地下室飄蕩。金燕也害怕,但是她還沒有被嚇到跟吳格一般的地步。

「啪啪….」

這時一陣拉燈的聲音響起,地下室馬上就亮起了幾盞燈,這下金燕和吳格看清楚了,我的天啊!這裡那就是個行刑室,牆壁上全都是各種刑具,還有鐵鏈,手撩腳銬等,還有一張木桌子上面也釘著固定的四個鐵箍,一看就是專門用來把人拷在上面的,還有天花板上垂下幾根大指母粗細的鐵鏈,還有一個燒煤的大煤爐,上面放著一些鐵條狀的物件。嘶…這和電影裡面那些國民黨反動派,審訊地下黨的場景差不多啊!

「…05號!你去通知解放他們那幾個…把他們那幾個沒老婆的小子,都喊過來…嘿嘿…讓他們今兒開開洋葷!…當然,你們也可以嘿嘿…..」

駱林走到他的和專用椅子上面,安然坐下,看了眼,臉色蒼白驚慌。在那看著他嘴裡還打著牌子的吳格,撩著二郎腿陰笑的說,一個蒙面壯漢心中興奮的暗笑,答應一聲出去了。

爽啊!那個被抓來的女人很豐滿啊!看來金燕這次是在劫難逃了。

金燕不知道為什麼心裡一陣慌亂,看了眼那個俊俏的小夥子,心裡亂成一團,一個女人被一群男人,莫名其妙的抓到一間黑屋子,出於女性本能都會感到害怕和恐慌的,雖然她並不知道對方想要幹什麼。但是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你這個雜碎!連未成年的小丫頭都不放過,你簡直是丟了廣大yin民群眾的臉!…無恥啊!…太猥瑣了你!….你說我要怎麼懲罰你呢? 好人注定平安 …還有你!…你們兩個狗男女!最好是把關於蘇瑾兒的事情,老實交代!…不然的話嘿嘿……」

駱林這廝手裡還端著個大茶缸字,熱氣騰騰的,靠在椅子上,眼神嘲諷的看著這對神情驚恐的男女,淡淡的說。

「你…你別亂來啊!我真是吳長征的表弟!我叫吳格!…你到底是什麼人?想幹什麼?…什麼未成年少女?…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吳格一聽駱林的話語,馬上冷汗就流了下來,當然狡辯和無謂的反抗還是要做下的,身子抖了下,有點像雞公一般的嗓子尖叫的掙扎道。而在一邊的金燕卻是在那腦子狂轉著,心說,不好!難道蘇瑾兒什麼都說了?

不然這個男人怎麼對吳格的那些醜事全都知道?怎麼辦?現在他們還不知道蘇家給了她她不少錢財的事實,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呢?看他們的樣子好像根本沒把吳市長放在眼裡?造反派?不像!那個年月還沒有什麼黑社會之類的組織。

「…你叫金燕對吧!…嘿嘿…你有什麼要說的嗎?…」

駱林沒有理會在那叫嚷的吳格,反而朝一邊默默無聞,低著頭不支聲的金燕突然問了句。

「………」

金燕本能地抬頭,看了眼駱林又轉過臉,臉上閃過一絲異樣,沒有回答。

「嗯!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啊!…來呀!把我們的吳公子放到桌上去!……」

駱林冷笑一聲,看了眼一臉蒼白神情閃爍的吳格,對邊上的幾個精英隊員,擺了下頭示意道。

「是!…」

二個精英隊員答應一聲,走到靠牆坐在地上的吳格,像抓小雞一樣,就把吳格拎了起來,吳格還在那大叫著掙扎,但是毫無用處。

「咔!咔!….」

吳格被兩個精英隊員按在了,那張長方形的行刑厚木桌上,四肢全都被靠在了固定的鐵箍圈內,做好這一切,兩名精英隊員就退回到駱林身後站立。

「呼…你們到底想幹什麼?…你想知道什麼?….」

金燕這時也開始真的害怕了,她感覺這個俊俏的年輕男人,好像不是在嚇唬她們,而是來真的!聲音顫抖著,抬頭看著駱林,一雙修長的秀手捂著自己的胸前,眼神帶著慌亂緊張的說。

「嗯!看來你還是個聰明人!把蘇瑾兒的一切都老實交代出來!看你的表現!…讓我滿意的話什麼都好說!….」

駱林喝了口熱茶,眼神淡淡的看了眼這個容貌白皙,長得比較艷麗,典型的北方女人,若有所指地說。

「…蘇瑾兒!她媽媽倪珍,跟我是好朋友…」

金燕看來是個聰明人,她知道落到了這群根本不知道來路的男人手裡,要是不說實話的話,基本上沒什麼好結果,看得出這是一個專門審訊人的地方,而且這個地方經常被使用,由此可見,這些人絕對不是什麼良善之輩,而她只是一個女人,她當然會感到害怕和恐慌。所以她開始交代有關於蘇瑾兒家的一些事情。

原來,蘇瑾兒的父親是一個商人,而且是個M籍華僑,她媽媽是一個大學的音樂老師,在這場運動中被衝擊了,而她的爺爺奶奶也被打成了「右派」,被關進了牛棚!至今生死不明,對於這些金燕倒是沒有撒謊,有什麼都說了,當然,關鍵的事情,比如說,倪珍,蘇瑾兒的媽媽給了她一大筆錢,叫她照顧蘇瑾兒這件事情,她卻沒說,她只說自己如何的善良,把蘇瑾兒當做自己的女兒云云,根本都沒提半點關於錢財的事情。整個把自己說的是好得不能再好的人了!駱林也沒吱聲,只是淡漠的看著在哪滔滔不絕的說著,臉上還帶著真誠表情的金燕,心中冷笑,事到如今還在這演戲?

「停!…你說你對蘇瑾兒這麼好?那麼為什麼她失蹤了你怎麼不報案?嗯?…你知道嗎?要不是蘇瑾兒命大!現在她已經被活活凍死在雪地裡面了!…你還有什麼好狡辯的?看來!不給你點教訓你是不知道厲害的!來人!把她給我吊起來!…把火點上!…」

駱林看到這個女人還在那把他做猴耍,心中勃然大怒,猛地一拍扶手,大吼一聲。馬上兩個精英隊員,把她從地上拖了起來。

「啊啊啊!…放開我!耍流氓了啊!…救命啊!!!…」

金燕頓時驚恐萬分,發出了震天的驚叫,手腳如同瘋癲一般的亂踢亂扭著,可惜在兩名精英隊員的大手下,毫無辦法。穿著厚厚大紅色棉襖的金燕,雙手被從屋頂垂下的鐵鏈把她的雙手左右扣住,嘩啦啦一陣鐵鏈的亂響,金燕被吊了起來,雙腳也懸空了,不過她還在那亂踢這雙腿。

「…把她的腳也給我吊起來!…嗎的!事到如今還不說實話!…」

駱林其實根本不知道金燕是否說的實話,當然,他知道金燕這個女人比吳格要狡猾多了,所以,肯定就詐一詐總是沒壞處的!

「…啊啊!!!…我都說了!…我說的都是實話!…放開我!…啊啊!…」

金燕還在那踢亂叫著,她的雙腳,雙手被鐵鏈子纏住,掉了起來,又是一陣鐵鏈的響聲,她現在的只是那就是懸空成了一個「大」字型,被吊在了屋內。

兩外兩個精英隊員,開始在那生火,一個一人多高的大火爐,開始燃起火來,那個年代,冬天取暖主要是燒煤和碳,還沒有什麼電熱器啥的取暖器。

「哐礑!…」一聲開門的聲音響起,卓立,莫紅軍,秦自立幾個未婚青年都進來了,他們可都沒戴面罩,臉上閃著興奮的異樣神色,魚貫的走了進來。「哐!…」厚重鐵門又被關上了。 「你……」聽到南宮御清的話,黃天材臉色大變,自然明白南宮御清話語中是什麼意思。「南宮長老,這些我收下了,這段時間的事情,的確是個誤會,希望天元宗能夠別記掛在心上!」黃天材臉上帶著乾笑,目光看向南宮御清和南宮御清身後那些氣勢洶洶的

天元宗的弟子長老。

黃天材不敢賭,雖然他也認為天元宗不敢徹底撕破臉,但是一但賭輸了,那麼沒命的是他還有補天城中的人們。

「哈哈,黃城主這說的哪裡話,我天元宗不過是個小宗門而已,哪裡敢挑釁十殿的威嚴,畢竟補天城是十殿的臉面啊!」南宮御清大笑一聲,依然沒有撤兵的意思。

「黃城主,回去吧,我們天元宗在這裡練兵,不會影響到補天城吧?」南宮御清看著黃天材,輕笑著開口。「不會,不會,畢竟大家都是地獄勢力,都是一家人!」黃天材心中暗罵,哪有堵人家門口練兵的,但是嘴上卻是開口非常客氣,同時心中暗自喘了口氣,不管怎麼樣,不

進攻補天城就好。

「嗎的,哪有堵門的,士可殺不可辱,有種你們就殺了我們!」黃天材雖然慫了,但是並不代表其他人慫了。

瞬間便是有兩名半步仙王大喝起來,補天城中更是有一名名將士沖了出來,沖著南宮御清大喊。

「哦?」南宮御清雙眼微微一亮,看著那兩個半步仙王,不知道兩人來自哪兩殿,洛天交代過,輪轉殿的人可不能動。

「不知道這兩位是來自哪裡?」南宮御清頗有興緻的開口。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老子來自無崋殿,成天作!」

「我來自我黃天殿,張天斯!」兩人大聲開口,目光不屑的看著南宮御清。

「這名字取的真好,你們兩個應該將名字合在一起啊,成天作死!」南宮御清輕笑一聲,手中魔刀揮動,黑色的刀芒飛出。

噗噗……

刀芒貫穿蒼穹,瞬間斬在了兩人的身上,直接一刀滅殺了兩人,而且還沒結束,兩人身後,那從補天城中衝出來的十殿將士,也是直接被南宮御清一刀斬殺。

血霧升起,幾百人化成了屍體,倒在地面之上,鮮血染紅了大地。

「黃城主,此事還是個誤會,我這刀是魔刀,有時候難免不聽我的使喚!」南宮御清彷彿什麼都沒做一般,目光看向黃天材。

黃天材臉色漲紅,同時心中卻是打著哆嗦,他真的沒想到,南宮御清直接將兩個黃天殿和無崋殿的強者斬殺了。

「這是十萬仙晶,老規矩嗎,一人五千!」南宮御清伸手一揮,又是十萬仙晶扔出,堆積在了黃天材的身前。

其他人也是紛紛顫抖,目光畏懼的看著南宮御清,雖然他們身後有閻羅十殿,但是眼前這個殺神,好像不太畏懼閻羅十殿,說殺就殺。

「好了,都是誤會,黃城主請回吧,我們要練兵了!」南宮御清沖著黃天材開口,一副送客的樣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