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火真君點了點頭,道:“看樣子師兄說的沒錯,這是信仰之力,一種無形卻非常強大的能量,只有擁有足夠的信仰之力才能成爲真正的至尊強者。當年師兄並沒有積攢信仰之力就成就至尊之位,雖然和功法有關,但更多的是因爲沒有信仰之力,而當他以身化陣的時候,贏得了衆人的信仰,擁有了信仰之力,所以才能佈置下這麼多的後手。”

天火真君點了點頭,道:“看樣子師兄說的沒錯,這是信仰之力,一種無形卻非常強大的能量,只有擁有足夠的信仰之力才能成爲真正的至尊強者。當年師兄並沒有積攢信仰之力就成就至尊之位,雖然和功法有關,但更多的是因爲沒有信仰之力,而當他以身化陣的時候,贏得了衆人的信仰,擁有了信仰之力,所以才能佈置下這麼多的後手。”

“師叔,那麼也就是說只要擁有足夠的信仰之力就可以成爲至尊強者?”月萱問道。

天火真君先點頭,又搖頭道:“我也不太清楚,這是你父親當年對我說的,他說成就至尊強者必須要有信仰之力。”

“您是打算讓他成就至尊之位嗎,那爲什麼不讓大家信仰我?”月萱撅着嘴不樂意道。

天火真君無奈的搖了搖頭道:“至尊強者,就是這個世界的掌控者,成爲至尊強者,就不能是一般人,修煉的功法要特別,只有神創造的功法纔可以。”

“您是說神魔天書是神創造的功法?”龍仁驚道。


“應該是天地自然誕生的,這個世界哪有真正的神,每個人心中都有神,各不相同罷了。”天火真君一愣,搖頭道:“這是大家對你的初步信仰,還不足夠的強烈,可以應該給你鋪平了一些道路,現在我們討論下如何滅掉蠻龍。”

“滅掉蠻龍,蠻龍不是不死之身嗎?”龍麒麟驚奇道。


“他確實是不死之身,你知道他爲什麼不死嗎,那是因爲他有不死的本源,他的不死本源就在困龍淵。困龍淵是這個世界的魔窟,是所有生靈的邪惡念想凝聚而成,只要困龍淵不滅,蠻龍就有不死之身。”天火真君解釋道。

晨曦眨了眨眼睛,聰慧的問道:“紅頭髮老爺爺,您的意思是說我們要滅了困龍淵?”

天火真君讚賞的看了她一眼,道:“不錯,困龍淵不滅,鬥龍大陸就難以保持寧靜,各個種族爭鬥是一種自然的衍變,而困龍淵在,就有可能變成滅絕性的。”

“斬草要除根,師叔,該如何滅掉困龍淵?”龍仁問道。

天火真君道:“滅掉困龍淵,如果有至尊強者,輕而易舉,如果沒有,就需要利用師兄留下的滅殺陣法了,不過啓動這個陣法需要龐大的能量,同時需要時間的力量,因此,龍仁,你立刻去煉化時間玉蝶,就算你感悟不到時間法則,有時間玉蝶在,也可以施展出幾分時間的力量,再加上老夫感悟的幾分時間力量,應該足夠了。”

時不待我,龍仁立馬來到了時間玉蝶空間,先把傷勢調整到了最佳的狀態,然後開始煉化時間玉蝶,以前曾經煉化過,有一定的基礎,在加上和蠻龍戰鬥而激發了更多的潛能以及人們的信仰,時間玉蝶的煉化順利程度超乎龍仁的想象。

五個月的時間,龍仁把時間玉蝶完全煉化,又花費了四個的時候,龍仁充分的感悟了下時間法則,成就不高,但也掌握了幾分,如果再和蠻龍戰鬥,龍仁自信就算贏不了,也不會輸掉。

時間玉蝶九個月的時間,鬥龍大陸不足一個月,而在這段時間蠻龍一直沒有出現,天火真君帶着月萱他們準備啓動滅殺大陣的事宜,如今只等龍仁的到來。

這日,龍仁感覺再也難以前進一步,就來到了聖山,得知龍仁掌握了幾分時間的力量之後,天火真君很滿意。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那咱們開始吧。”天火真君道,通過天火真君的介紹,龍仁得知,困龍淵其實就在聖山之下,困龍大陣在聖山之下形成了一個個的空間,隔絕了困龍淵和鬥龍大陸之間的聯繫,而聖山就是困龍淵的聯繫樞紐,想要滅掉困龍淵,首先要打碎聖山。

“打碎聖山,也許蠻龍會知道,算算日子,蠻龍的傷勢應該好了……”天火真君以微不可聞的聲音道。

“師叔,你嘀咕什麼呢?”月萱疑惑道。

天火真君有些驚疑不定的看着龍仁,直到看的龍仁有些發毛,才道:“我們現在就要賭一把了。滅殺大陣開啓後,所有參與陣法的人中途不得離開,所以,你暫時不能參與到陣法之中來,以防備蠻龍殺來。”

龍仁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如果蠻龍真的來了,你和蠻龍的戰鬥一定要讓所有的生靈看到,這樣才能增加他們對你的信仰之力,成與不成就看你的了。”天火真君慎重的道。

龍仁深吸了口氣,點了點頭。

天火真君拍了拍龍仁的肩膀,拂袖一揮,一把百丈長的紅色巨劍出現在,轟的一聲,劈在了聖山之上,聖山晃動,出現了些許裂縫,這可以破碎空間的一劍竟然沒有把聖山斬去。

月萱等人見狀,全部出手,很快,聖山被破壞掉,同時,一聲嘹亮的龍吟在八荒之地傳出來,這是一聲憤怒的龍吟,響徹整個鬥龍大陸,即便在四方之域的人們都感覺耳鼓發麻,大家知道,蠻龍又出現了。

“英雄,我可是給您立了長生牌,您一定要抗住蠻龍。”

“他能對付得了蠻龍嗎?”

……

祈禱、質疑、忐忑的話音在人們口中響起,龍仁的實力到底幾何,大家都不知道,龍仁、月萱和龍麒麟大戰蠻龍的時候沒有人看到,對他懷疑也是在所難免。


聖山碎裂,蠻龍在八荒之地出現,以極速出現在了聖山的上空,龍仁怡然不懼,迎了上去,而天火真君等人則進入到了困龍大陣的空間中,以他們的實力,啓動滅殺大陣,就算滅殺不了困龍淵,也可以重傷蠻龍的不死本源。 龍仁來到鬥龍大陸,依靠自己,孤苦伶仃,忍受鄙夷,忍受飢餓、寒冷而成年,其中的心酸難以言表,再得到神魔天書的認可後是一個轉折,可謂苦盡甘來。

修煉的道路很枯燥,也很危險,龍仁憑藉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走來,收穫了實力,收穫了親人,收穫了愛人,他已經很滿足了。

一個弱小的孤兒有多麼可憐他非常的清楚,蠻龍是毀滅的代表,如果蠻龍不死,將來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成爲孤兒,因此,龍仁誓死決定要滅掉蠻龍,滅掉困龍淵。

困龍大陣的可怕之處蠻龍是親有體會,他比掌控困龍大陣的天火真君還要清楚,在聖山之上,留有他的印記,聖山碎裂,他立即感知到了天火真君要做什麼,他的傷勢早已好了,本想躲在八荒之域謀求他路,可天火真君要滅殺他的本源,他就呆不住了,立馬出現了。

來到聖山的上空,卻只見到龍仁一眼,既讓他又驚又喜,驚的是天火真君他們去開啓滅殺大陣了,喜的是隻有龍仁一個人,不是四人一獸圍攻他。

“小子,當初就該聽大長老的話,把你滅掉,否則也就不會有這麼多的事情了,都是你,本皇的計劃才破壞掉。”蠻龍惡狠狠的說道,森然恐怖的氣勢直指龍仁。

龍仁不爲所動,道:“你行滅絕之事,是上天不容你,你還妄想成爲至尊強者,別做大夢了。”

“那好,本皇就先煉化了你的血肉,以殺成尊。”蠻龍冷笑道,而後一拳轟向龍仁,小山般的拳頭砸落而下,恐怖的氣勢浩蕩長空,空間碎裂,遠在四方之域的人都能感受到蠻龍的殺意。

以拳對拳,龍仁也是一拳打出,轟的一聲,彷彿兩座山嶽相撞,天搖地動,空間層層湮滅,地面上的山石、樹木全部被吸進了空間黑洞中,直至過了好久才自動閉合。

“不錯,沒想到實力提升不少,不過這還不夠。”蠻龍獰笑了一聲,他決定速戰速決,搖身一變,化出千丈長的龍軀,轟轟隆隆的向着龍仁碾壓而來,同時時間法則的力量侵襲而來。

龍仁怡然不懼,不退反進,時間法則的力量也是盡出,和蠻龍大戰在一處。

兩者都不想太過於破壞鬥龍大陸,因此,兩者的出手控制的非常完美,幾乎每一次碰撞都沒有一絲的能量外溢,全部作用在對方的身上,激烈的戰鬥,恐怖的波動,直打的天地失色,暗淡無光,高掛的太陽彷彿也淹沒在了灰色和黑色的能量之中,幾乎所有的生靈都可以看到龍仁和蠻龍的戰鬥。

“英雄竟然真的可以抗衡無敵的蠻龍。”

“天呀,真是太厲害了,真是讓人心馳意動,我什麼時候才能這麼強,我一定要拜英雄爲師。”

……

龍仁展現出的實力完全折服了所有人,每個人都對他信心百增,所有的生靈都相信了天火真君的話,真正的把龍仁當做了救世主。

無論是人類,還是妖獸,隨着他們對龍仁的信仰之力的加深,龍仁漸漸的感覺身體有些發熱,體表竟然綻放出璀璨的光芒,他彷彿化身爲了太陽,照亮了已經完全黯淡下來的鬥龍大陸,而他也感覺體內增加了某種力量,慢慢的從和蠻龍平分秋色到了力壓蠻龍。

“難道真的有所謂的信仰之力?”龍仁驚疑不定,不知道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不過目前看來這屬於好事。

要數最驚訝的莫過於蠻龍,本想以最強的戰力速戰速決,可發現竟然難以奈何於龍仁,而且還越戰越戰,眼下更是彷彿化身成爲了太陽,熾烈的金光照耀在他身上,撕心裂肺的疼,蠻龍頓時心驚肉跳,有種想逃跑的衝動。


其實,龍仁從來沒有入過蠻龍的法眼,原因無他,只是因爲他太弱小了,現在竟有了和他分庭抗禮的實力,蠻龍心裏非常的不是滋味,不過再不是滋味也只能往肚子裏咽,也正是因爲這種自負,讓的龍仁成長了起來,入過再給他一次機會,無論是誰求情,他恐怕都會出手殺死龍仁,把扼殺在搖籃之中。

可惜,這個世上沒有賣後悔藥的。

龍仁身上的光芒越來越明亮,到最後,好似升騰起來熊熊的大火,直衝雲霄,他也進入到了一種奇妙的狀態中,眼前好像出現了一條通天的大道,他正在一步一步的向上邁去,身心早已忘記了蠻龍戰鬥,身體憑着本能對着蠻龍出手。

龍仁的狀態,落在衆人的眼裏,無不歡呼,對龍仁的信仰之力更強,龍仁身上的光芒萬丈,更加的耀眼,彷彿太陽神一般,照耀着大地,爲人間帶來光明,祛除黑暗。

而落在蠻龍的眼中,卻有些不知所以,但是有一點他能確定,龍仁正在向至尊境界靠近,他不知道龍仁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可他知道必須阻止龍仁,否則,他沒有任何活路。

“吼~”蠻龍吼嘯,身軀逐漸的縮小,到最後只有一米多長,不過血色的身軀卻變成了黑紫色,嘴巴一張,噴出十口精血,圍繞在龍仁的身邊,精血蠕動,竟然化成了一方小世界,徹底把龍仁隔絕在內。

血色的世界,龍仁依然不知,眼神空洞,而蠻龍一扭身子也邁入到了血色的世界。

這裏是他的本命世界,他就是主宰,只要進入到其中的一切都隨着他的意念而動。

“粉身碎骨。”蠻龍一指龍仁道,龍仁立馬化成了一灘肉泥,骨骼碎裂,鮮血流淌,可身上的光芒卻沒有熄滅,反而越來越強烈。

“光滅。”蠻龍的意念發出,果真,龍仁身上的光芒驟然黯淡了下去,隨時有熄滅的可能,與此同時,鬥龍大陸上的生靈,都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彷彿有一隻大手抓在了他們的鼻子上,讓他們呼吸不得,漸漸的投向四人的懷抱。

死是可怕,又不是可怕的,死亡來臨前每個人都有求生的一種慾望,不過強烈與否,只要有,那就是生的光芒。

蠻龍的本命世界中,見到璀璨的光芒黯淡下去,蠻龍鬆了一口氣,而他也在龍仁的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的生命氣息,隨即準備去阻止天火真君他們。

然而,他剛一轉身,忽然覺得背後又傳來了熾熱的光芒,而他的本命世界竟然在融化,蠻龍大驚失色,意念一道一道的發出,光芒黯淡了又恢復,恢復了又黯淡,他的本命世界也越來越小,鬥龍大陸所有的生命也發出了求生的怒吼。

龍仁身上的光芒可以說是信仰之光,也可以說是生之光,只要生之光不熄滅,龍仁就不會死亡,而自始至終,他都沉浸在一種玄妙的世界中,他正在攀登一條通天之路,他眼中的世界也在不斷的明滅不定,到最後,他終於看到了一扇大門。

這扇大門很普通,沒有任何的裝飾,但卻傳來滄桑、古樸、久遠的氣息,好似亙古就存在這裏,有一種大道歸真的味道。

他手上抵關閉的大門之上,用力的推了推,紋絲不動,這讓他很奇特,而在這時,他忽然感受到了很多的求救信息。

“誰來救救我們。”

“英雄,您在哪裏,快來救救我們。”

“我們不想死,您說過要保護我們的,我們就要死了。”

……

條的求救信念數不勝數,全部傳入到了龍仁的腦海中,他心中一驚,體內的某種力量好像甦醒了,他感受到了無與倫比的力量。

“啊~”龍仁怒吼一聲,全身的力量全部都涌入到了雙臂之上,那扇緊緊關閉的大門竟然傳來吱嘎吱嘎聲,慢慢的被他推開了。

大門被推開後,無盡的柔和光芒傳來,一個鳥語花香、山青谷翠、小橋流水人家的世界出現在了他的眼前,安詳的世界好似一片淨土,洗滌塵埃,滌盪心靈,讓人陶醉其中。

這是一個令人嚮往的世界,龍仁迫不及待的一腳邁入其中,忽然他感覺一陣天旋地轉,淨土消失不見了,他迴歸到了現實中,卻發現自己成爲了一堆肉泥。

“成。”龍仁低喝一聲,肉泥蠕動,重新幻化成他的樣子,體表璀璨的光芒完全收斂,與此同時,鬥龍大陸所有生靈的窒息感消失,他們又呼吸到了新鮮的空氣。

“你竟然沒有死?”蠻龍如同被踩了尾巴一般,跳了起來。

龍仁淡然的望着蠻龍,無喜無悲,一步邁出,就離開了蠻龍的本命世界,並不是很魁梧的身軀站立在空中,彷彿頭頂天,腳踩地,爲所有生靈支撐起一片生存空間,在這一刻,龍仁頂天立地的形象深入每一個生靈的腦海深處,難以忘懷。

“蠻龍,你可還有遺言。”龍仁平靜的對蠻龍道。

“你成就至尊之位了?”蠻龍驚疑不定的問道。

龍仁點了點頭。

至尊兩個字,對所有人都是一種衝擊,見到他們心中的英雄成爲至尊強者,所有人都歡呼了起來,就是開啓滅殺大陣的天火真君等人也出現在了鬥龍大陸之上,擡頭仰望龍仁。

蠻龍苦澀的一笑,道:“如果非要說遺言的話,那就是早先後悔沒有殺死你。”

龍仁沒有什麼表示,淡淡道:“世間需要惡人來磨難,都不需要磨滅任何良知的人來磨礪世人,這是個創造的世界,誰學會創造,誰就能成就大道,你上路吧。”

龍仁的話音傳遍每一個人的耳邊,只見龍仁輕輕一揮手,蠻龍就消散在了人世間,與他一起消失的還有困龍大陣下鎮壓的困龍淵。

龍仁低下頭,對着天火真君道:“師叔,困龍大陣已經不需要看守了,讓各位辛苦多年的前輩迴歸鬥龍大陸吧,過正常的生活吧。”

“是。”天火真君應聲道,到了現在,他可不敢擺師叔的譜,龍仁如今代表的是天道,代表的神靈。


龍仁擡起頭,俯視整個鬥龍大陸,擡頭仰望星空,心中不知在思索什麼。 通天大陸現已經進入武道鼎盛時期,世間流傳:煉體九重是基礎,初入武道;超凡入聖爲巔峯,武道至尊。

武者境界分爲:煉體境、煉氣境、凝元境、金丹境、陰陽境、道宮境、九星境、超凡境、聖境。

通天大陸,天都帝國,陵城軍屯新兵營。

“翁嗡嗡”

一個十四歲的白衣少年,正在練習劍法,這少年正是陸蕭。拔劍與收劍入鞘,總是發出“翁嗡嗡”的響聲。

陸蕭心想:“不行,劍法太慢了,驚雷斬之速斬式,以速度爲主,拔劍與收劍,應該無聲無影。但是現在,竟然聽得到聲音,看得見動作,難道我這麼不如從前,我就這麼不堪?”

陸蕭又繼續練劍,百鍊成鋼。練**百次,陸蕭這一招速斬式,終於達到了從前的標準,陸蕭的嘴邊露出微笑。

“噗嗤”一聲,也在這時,一口鮮血,從陸蕭嘴裏噴出。陸蕭雖然臉色有些蒼白,但是嘴邊依然掛着笑容。

“蕭哥,你現在身體不好,不要再折騰自己了。蕭哥,你剛纔爲什麼要答應李重去火頭營,你這不是花錢買罪受嗎?”

說話的人正是朱達昌,他有個外號叫豬大腸,他是陸蕭的好兄弟,白麪圓臉,身材微胖的少年。

在上個月末,江城挑戰陸蕭,並號稱男人之間的戰鬥,結果陸蕭中了江城的化功散,廢去了修爲。新兵營的教頭李重,見陸蕭沒有利用價值,就趕陸蕭去火頭營,並且收陸蕭十個金幣的手續費。並且只給陸蕭十天緩衝時間。

“兄弟,你剛纔看到了嗎?我的劍,依然很快,就算沒了修爲,我一樣能夠戰場殺敵。江城與李重,今日給我的羞辱,他日我會百倍奉還。”陸蕭興奮的叫道。

陸蕭相信,只要他的劍足夠快,即使沒了修爲,依然可以做一個合格的戰士,照樣可以斬將殺敵,建立功勳。

“傻逼,你沒有了修爲,劍夠快有屁用?殺得死人嗎?武者修爲達到煉體境第九重,肉身強大如堅石金鐵。人家站着給你殺,你連人家一層皮都刺不進去。”一個聲音,突然傳音給陸蕭說道。

話語尖酸刻薄,諷刺得陸蕭無地自容,打擊得陸蕭體無完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