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中跳動著人類無法看見的大片耀眼火光,視線中交錯的景物回歸到現世安寧熱鬧的模樣,古怪的手術刀從掌心憑空消失。

天空中跳動著人類無法看見的大片耀眼火光,視線中交錯的景物回歸到現世安寧熱鬧的模樣,古怪的手術刀從掌心憑空消失。

懸在空中的手落下。

確認另一個自己逃走後,小姑娘緊緊揪住被血浸透的大衣,將臉埋在店員先生的肩膀上,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似乎有誰罵罵咧咧的在跳腳。

『豈可修!日和……我的功勞又白送荒神這個傢伙了!』

『呀嘞呀嘞,這次看在咖啡果凍的份上……不過,雖然事出有因,但是以後還請不要隨意增添我的工作量——以及,你周一的作業還沒有做。』

『……你好煩啊。』

『媽媽晚上做了果醬蛋糕。』

「……知道了啦!真是的…作業我會記得做的,回去了!」

……

臨時找了一家連鎖品牌服裝店換掉身上浸滿血跡的衣服,沒有太多選擇餘地,中原中也被迫嫌棄的披上了新買的羽絨服。

短短試衣服和結賬的幾分鐘,帶著一隻哭的鼻子眼睛通紅的小姑娘的赭發少年,就被店裡的導購小姐和店長戒備的盯了好幾次。

走出店門的時候,感受到背後人類們直刺過來的懷疑目光,神明大人揉了一把少女的腦袋,鬱悶道:「嘖,這下我可是被當成殘渣來看了啊!」

握住手術刀刀刃而產生的刀傷因為犬妖牙齒的特性,無法完全被日光治癒。

「?」

剛剛問導購小姐借了繃帶纏住掌心有點嚇人的疤痕。

並不太清楚人類思維的日和只覺得剛才服裝店裡的人類們都對自己特別友好,不由茫然的眨眨還有些泛紅的眼眶,在頭頂打出一個大大的問號。

就知道她沒聽懂,店員先生嘴角抽了抽,牽起小姑娘沒有受傷的另一隻手:「……算了,沒什麼。」

順著街道繼續向遊樂園的方向走去。

剛離開服裝店的時候天色還只是昏暗而已,等兩隻神明走到紅磚倉庫附近的時候,橫濱夜晚的燈光已然全部亮起。

聖誕節的氣氛在城市的每一個角落裡蔓延,離遊樂園還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少年和少女就提前聽見了無比喧鬧的人聲。

「……等等,人也太多了啊!」

望著遊樂園門外到廣場上都挨挨擠擠的漆黑人潮,中原中也抬手護著日和,不可思議的吐槽道:「這麼多人裡面怎麼可能找到作之助他們,這個數量……現在連遊樂園的門都要進不去了吧?」

只是向前走了十幾步的功夫,小姑娘就已經被路過的人流完全擠到了戀人懷裡。

發現被擋在人群中什麼都看不到,穿著平底鞋的時候比戀人還矮了大半個頭的少女神明失落的嘆了口氣,從店員先生的外套口袋裡找出手機,很不熟練的打開郵件:「嗚,已經六點多了呢,總覺得遲……噫!」

被突然震動響起的手機嚇了一跳,基本從不打電話的日和懵住了。

「……」

一手圈住小姑娘繼續隨著人流向前走,一手拿過她手裡的電話,其實也被周圍人類擋住大部分視線的赭發神明揚眉,將手機放在耳邊:「敦?」

「哈?開始了?在哪裡?」

「嗯,你和作之助他們一起玩吧,別等我們。」

中原中也隨手掛上電話放回口袋裡,藍眸微微垂下,看向用蜜色眼睛望著自己的日和,無奈道:「我們遲到了,敦說花車游丨行現在已經穿過廣場,在往摩天輪那裡走。」

少女踮起腳尖,從人潮偶爾出現的間隙中看見了距離這裡並不算近的摩天輪,遺憾的喃喃低語道:「欸?…好可惜呢……」

一點都不想看到她失落的表情。

「這有什麼好嘆氣的。」

揚起唇角,赭發神明揉了一把小姑娘的腦袋,眉間帶上幾分桀驁的狂氣:「要是真的想去看,就快點恢復成神明那個人類看不見的形態,我帶你過去。」

微微一怔。

看著神明大人看著自己認真保證的樣子,黑髮少女神明軟乎乎的彎起眉眼,開心應聲:「嗨~!那就拜託中也先生啦~」

※※※※※※※※※※※※※※※※※※※※

(以為自己在做夢)(雖然覺得有點奇怪,但還是習慣性兇殘刺殺了幹部先生)(還差幾個月才算成年的小時雨被當場嚇飛了噗……)

(咲音又被楠雄用果醬蛋糕哄走了)(掌控住致命弱點果然很重要——通過『好感度顯示』的超能力知曉大小姐攻略方式的二次元之神是這麼悄悄認為)

接下來幾天又要到長長長長的亂七八糟溫馨日常篇啦~!

-蕭玉嬋是不知道如意此刻的心理活動的。

她只是站在那裡。

平靜地等著落虹。

落虹的速度很快。

用現代的時間來算的話,大約五分鐘左右。

落虹道,

「主子,事情都辦好了。」

蕭玉嬋問,

……

《男主每天都想殺我》第94章超極可愛一更 潞州城,唐朝四十八藩鎮將其劃分到河東道澤潞節度使,又稱昭義節度使。

此城自唐亡五代開啟以來,便成為北方重鎮,兵家必爭之地,後唐末帝李從珂更是以精銳重兵鎮守。

五人趕路數日,一路安好,再無變故發生,只是偶遇難民。

直到潞州城郊,卻見大批北地難民已經聚集此地,一派「牽衣頓足攔道哭,哭聲直上干雲霄」的逃難場景。

這殘唐亂世中兵戈相交並非稀奇之事,百姓更是不堪其擾。只是自從李存勖建立後唐以來,雖然也曾因寵幸戲子以至於兵變身亡,但除此之外,之後的中原朝局也稱得上短暫安穩。

數月之前,戰爭還不過是邊境傳聞,如今,戰爭的陰雲已經壓在了潞州城頭。

頡跌博等人連日奔波,身心疲累,遠遠望見昭義節度使軍鎮大旗在城頭飄揚,眾人不急於進城,便在城郊客棧落座,買了些酒喝。

「唉大哥,你說咱們是往南走呢還是就待在這潞州城裡?」五人正喝酒間,一旁一個聲音說道。

客棧里客人本就不甚多,那人更是旁若無人般嬉笑,這一聲讓柴榮等人聽得甚是清楚,柴榮看去,卻見是一旁桌上的三個混混中的一個在說話。

「走什麼!」那混混老大喊道,「打打殺殺又不是一兩天了,你怕甚麼?」

那小混混一聽,當即露出一副驚慌的表情道:「大哥這回可不能這麼說了。」

「他媽的,你說怎麼說?」

一旁那混混也跟聲道:「你這廝就是老鼠膽,朝廷這仗又不是打了一天兩天,和大哥有什麼干係?」

那混混左右環顧,又看了看另兩個混混,壓低了聲音道:「大哥啊,小弟可是打探到消息了,這回那石敬瑭的兵勢可是非同小可,我看這唐軍怕是擋不住。」

那大哥一聽,拍案罵道:「你這鳥人,他媽的擋不擋得住和老子有什麼干係?」

混混一看大哥發怒,急得汗流浹背,連忙道:「大哥這話可不能亂說啊。」那混混說完又左右看了看,稍稍壓低聲音道:「這回是韃子幫石敬瑭打過來的。」

那大哥一聽韃子,微微變色道:「韃子?他媽的韃子來了可了不得。」大哥拍了拍腦袋又道,「你剛才說唐兵擋不住韃子,這又是怎麼說?」

混混一聽大哥說這話,連忙伸手掩住大哥的嘴,大哥一臉不快,一巴掌將那混混的手拍開。

混混討了沒趣,怪聲怪氣道:「大哥以為韃子吃素的嗎?那韃子吃的是羊肉,喝的是羊血,剃著半光頭,跟羅剎鬼一般。最嚇人的是韃子那射箭的本事,韃子一上馬背,不管騎著那馬跑得多塊,射人還是一射一個準。」

那混混說到此處,突然不再繼續,而是鼠頭鼠腦地把頭探到飯桌中間小聲道:「皇上派張敬達帶十萬大軍過去,你們猜怎麼著?那十萬大軍打石敬瑭還過得去,那契丹皇帝耶律德光一來,打得那張敬達便如落水狗一般。」

鄰桌柴榮等人偷聽已久,正說到關鍵時候,那混混突然壓低了聲音,讓幾人聽得甚是模糊,柳青當下一急,不禁站起來張口問道:「你說皇上派大軍過去,然後怎樣?」

那混混突然被陌生人問話,先是一驚,惡狠狠地抬起頭看了看柳青,那大哥卻見問話的是個扶風擺柳的美貌少女,兩眼放光道:「小姑娘何不來和兄弟三個一起喝幾碗?待姑娘醉了,我再慢慢給姑娘講故事。」

柳青眼見那混混並非良善,心知也問不出結果,正要坐下,那大哥卻端碗酒走了過來。

柳青往後退了一步,卻突然靠到了一副結實的胸膛上,柳青叫了聲「哎呀」,回頭一看,卻是站起的柴榮。柳青撞到了柴榮身上,臉蛋不禁微微發紅。

那大哥還想鬧事,卻見柴榮拿著一把劍,又看這一桌上坐著的另一少年也背著一把劍,想想自己也沒有隨身帶把宰牛刀,只好丟了這個臉,回去繼續和兩個混混喝酒。

柳青見那混混回去,對柴榮說道:「其實柴公子不必為小女子這樣,小女子武功雖低,對付幾個潑皮還是可以。」話雖如此,她心中還是心存感激。

「柳姑娘不必客氣,柴某七尺男兒,怎可讓姑娘冒險?」柴榮道。

柳青輕輕低下頭道:「謝謝柴公子。」

柴榮道了一聲:「客氣了。」隨即拉出椅子,讓柳青先坐下,柳青微微點了點頭,坐了下來,柴榮也隨後落座。

一旁柴嫣一隻胳膊支在飯桌上,手裡拿著筷子叼在嘴裡,另一隻手突然戳戳聶遠胳膊道:「你看柳姑娘看得上我哥哥嗎?」

聶遠微微一愣,看了眼桌對面的柴榮和柳青,輕輕一笑道:「我哪裡會知道?」

柴嫣做出一副沒精打採的表情道:「你這人說話好沒意思,我覺得他們倒是天生一對,你聽啊,柴榮、柳青,對仗多工整啊。」

聶遠不知該作何回答,只是淡淡一笑,再看柴嫣時,柴嫣已在埋頭吃面。

幾人在客棧略作休整,便動身朝潞州城池方向走去,到達城門口時,只見城樓上綉著「昭義」兩個大字的黑底紅字大旗正迎風飄展,兩個重甲軍漢手持長戟,立於旗下,好生威武!

城樓下巡邏守門的巡防兵士有三十餘人,且其中有七八人皆全副武裝,精銳非常,座下馬披甲以待,座上人厚甲重盔,其腰間配一柄簡裝唐刀,手中橫一柄長槊。

其餘人二十餘人也都隊列齊整,對進城之人嚴加盤查。

「昭義軍號稱大唐第二精銳,果然名不虛傳。」頡跌博道。

柴榮聽師父誇獎昭義軍,實際上正是誇昭義軍中任職的義父,便說了一聲:「師父過獎了。」

「昭義軍第二精銳,那第一是誰啊?」柴嫣問道。

頡跌博回答道:「第一自然是河北道魏博節度使治下的天雄軍。天雄軍兵驕將橫,唐末至今兵亂,多與其脫不了干係,不過天雄軍軍力強悍,不可否認其為當世第一軍。」

柴榮聽師父說完,想來確實如此,自己若要成一番大事,穩住天雄、昭義二軍為己所用,確實大有助益。

五人緩緩靠近城門,早有巡防兵士迎上搜查,柴榮不慌不忙地走上前道:「吾乃郭將軍義子柴榮是也,何須搜查?」

那巡防兵士正猶豫間,城門旁一騎重甲長槊親軍走上前來,下馬拱手道:「末將也是奉高將軍軍令行事,公子請見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