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壽了!真的夭壽了!現在的異世界都這樣可怕的嗎?一個店小二都這樣猛,自己一個公爵都沒有活路嗎?

夭壽了!真的夭壽了!現在的異世界都這樣可怕的嗎?一個店小二都這樣猛,自己一個公爵都沒有活路嗎?

那這個世界的人該有多可怕啊!麻麻!我想回家,這個系統居然給我開啟了地獄模式,是真的地獄模式,沒法玩了!

秦飛是欲哭無淚,剛剛走出地獄,沒有想到進個副本還是地獄模式,這真的是黃泥掉進褲襠里,不是死也是死了!

不行!店小二都這樣可怕了!那官府落到官府還有活路嗎?官府不是都喜歡屈打成招嗎?雖然這是既定的事實,人家也不用屈打成招。

可是!主要是怕官小黑屋之後,那些禽獸不如的勞獄友們對我無情的摧殘,我他喵的還是個孩子好嗎?我他喵的第一次絕對不能落到這些人手裡,想想都可怕的好不好!

不行!一定要逃!

為了保護自己的菊花,秦飛決定拼了!他爆發出自己全身的力量逃跑。

這次店老闆動手了!也是一抓,秦飛就被抓了下來!

難道我的菊花真的保不住了嗎?秦飛心中一涼。

「小夥子!不要跑嘛!又不會殺了你,關幾天就好了!」

士可殺不可辱,我情願死也不要獻上自己的菊花。

「綁起來!看他怎麼跑!」

小二哥十分迅速的就將秦飛給綁了起來。

「話說!你們綁歸綁,能不能換個方式,這樣綁實在太丟臉了吧!」

秦飛覺得這兩個人一定是系統派來玩弄他的。

兩人將秦飛的雙腳拉開然後雙手後背,繩子更是從胸前兩邊拉開,完全的sm綁法,這還能讓人活?不就是吃飯沒給錢嘛!這簡直就是赤果果的羞辱。

而且看兩人的手法,他們一定是練過的,兩個禽獸啊!也不知道他們禍禍了多少人。

秦飛不由自主的想到了異世界指南的第四個禁忌:客棧不要亂進,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進的是同福客棧,還是龍門客棧。

這比龍門客棧還恐怖啊!

「大哥!兩位大哥啊!你們可憐可憐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你們要是把我抓進去,他們可怎麼辦啊?」秦飛眼淚嘩嘩的流。

沒有辦法,為了保護自己不被獄友們摧殘,只好使用吾老友的絕技——演技了!

也是時候展現真正的技術了!

「呃!要不我們把他放了吧!」

秦飛一喜!有戲!這一招果然有效。

「呵呵!你忘了上一次在這裡吃霸王餐的那個人也是這樣說的嗎?後來當你知道被騙的時候你怎麼答應我的。」

還是不行嗎?看來最難對付的是這個小二哥了!

不行!一定要想辦法讓他放了我!

秦飛心中不斷地計算,他今天怎麼也不能栽在這裡。

「不如這樣,小二哥,你看我這也沒有吃多少,也不算是大事,不如我幫你工作倆天算是抵這頓飯錢怎麼樣?」

看小二哥一臉的瘦弱,平時一定受到不少店老闆的虐待,要是自己能幫他分擔一下店裡的工作說不定就算了,而且才來這個小店沒有多久,自己也是人生地不熟的,還能打聽消息,一舉數得,我這是賊機智了!

「哈哈!上上個吃霸王餐的人也這樣說!」

你妹啊!這家店到底是有多凄慘,怎麼會遇到那麼多吃霸王餐的啊!不是說古代人都是些信用至上的人嗎?瑪德都是些可惡的小說害我,這裡的人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好!

詛咒那些比我先來吃霸王餐的人,你們就不能給其他人留點活路嗎?人渣!

以後被我逮到一定多請你們吃幾十碗飯,看你們還吃霸王餐不!

「可是你知道嗎?以前的我是兩百斤的胖子,現在都瘦成什麼樣子了?還請其他人,難道你不知道我就是因為沒事做被閑瘦的嗎?現在你進來那麼久有看到第二個客人嗎?你還工作,是想把我閑死嗎?」

還有這種操作!兄弟你是我第一個見過玩都能減肥的男人,也就是現在王富貴不在,不然我一定要問問這是一種什麼樣的經驗,傳授給王富貴!賊溜的好不好。

「好了!不和你廢話了!送官府!」

「大哥啊!求求你們了,只要你們不送我去官府,除了給男人暖床我什麼都做,哪怕是給女人暖床都行!而且我器大活好,吹拉彈唱樣樣精通!」

「呵呵!有那樣的事情還能來輪到你?」

「那洗衣做飯也行啊!一天那麼累,難道就不卻個人幫你們洗衣做飯或者晚上按摩按摩?」

秦飛也是豁出去了,為了保護自己的菊花,什麼都行。

「你說你會做飯?」

會做個屁啊!

「是啊!賊會做!」 小二哥十分的想哭,作為一個男人,他從來沒有覺得自己這樣難過,或者說這樣的無語,自家一個大哥十分的喜歡做飯,他知道這是因為自家大哥和他那個相好的弄成這樣的,他能理解,這飯做的難吃就算了,好不容易找了一個說自己會做飯的人,萬萬沒有想到,卻給自己找了一個罪受。

「這就是你們兩個開發的新菜?」

看著桌子上的亂燉,小二哥是真心吃不下,紅的黑的都有,試問這樣的東西就算是好吃能吃的下嗎?關鍵還是不好吃!

「哈哈哈!你是不清楚,自從秦小哥來了之後,他給了我無數的靈感,讓我這一天天的不做飯都難受。」

秦飛也很滿意自己的作品,雖然確實難看了一點,自己做的怎麼吃都香嘛!

「大哥!算我求你們了好吧!你們一天天的禍害我就算了,你們何必為難廚房了?還有你!秦小子,我讓你打工抵工錢,是因為你說你會做飯,這就是你做的飯嗎?人與人之間還能有點基本的信任嗎?」

信任?大兄弟!你想多了,誰他喵的願意陪你做飯啊!老子向來都是飯來張口的好不好!要不是你要送我去報官,我現在都不知道在什麼地方了?你以為我想在這裡啊!

當然了這樣的心裡話,秦飛也只能藏在心裏面了!要是他敢說出來,分分鐘被這個小二哥給打爆!打死他也不能說這樣的話。

「我只說會做飯,可是沒有說會做菜啊!您這不是為難我嗎?」

反正現在也都留下來了,而且還留了好多天,眼看就要離開這個地方了,也不是那麼怕小二哥把他送官了。

「很好!我看你這是想被我收拾是吧!」

小二哥絕對是一個爆脾氣,這兩天店長大哥都被他收拾過幾次,只是因為他差點把廚房一個星期的菜給毀了,戰鬥力賊霸道了。

「小二哥咱好好說話行不行!我也就這水平了,你看都做了那麼多天了,忍忍就過去了,最多再有兩天我就走了,小二哥人最好了!」

其實小二哥脾氣雖大,但卻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孩子性格,只要忽悠好他,他幾乎就不會生氣,這幾天秦飛已經摸准了他的性格,這說話之間也是遊刃有餘,什麼話該說,什麼不該說,也是拿捏有度。

「是啊!就是人太好了,老是被你們這樣欺負!不行了!我實在是忍受不了你們兩在一起做菜了,你們實在是天作之合,這幾天的損失加起來比我這個一個月的損失還要多,早知道就把你送去官府了。」

小二哥一想到這幾天的廚房那都是累,都是做酒樓的,人家的那個后廚叫忙碌,自家這個后廚簡直就是災難,一想到這個畫面都可怕!

「哈哈!」秦飛牽強一笑。

小二哥現在不會後悔了吧!

「行了!我也不廢話了!你這幾天已經讓我很疼苦了,如果你再留下來,我至少也疼苦一臉,現在給你兩個選擇,要麼離開這家店,要麼我趕你離開這家店。」

卧槽!等的就是這句話,早就想走了好不好!小二哥真想親你一口。

「走!自己走!小二哥不要生氣嘛!好歹我們也生活了幾天,多多少少還是有點感情的,有話好好說嘛!」

「聽你這意思,你是想要留下來?」

店長大哥臉上一喜,他可不想秦飛走啊!秦飛在這裡的時候給了他很多的靈感,讓他做菜的快感極速增加,要是沒有秦飛的日子他還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

斬妖情劫:宿世不離 本來他是想要讓秦飛留下來的,哪怕教秦飛點功夫,秦飛明顯是有功夫在身的,教他高深點的功夫,他應該是會留下來的,不過一想到自己師弟那副恨不得殺了兩人的嘴臉,最後他還是忍了下來,但這要是秦飛自己願意留下來,那就不一樣。

留下來!留下來!

店長大哥不斷在自己的內心嘶吼。

孃親快逃,父王來了 「額!那個再見!」秦飛轉身就跑!

白痴才願意留下來好不好!現在不跑更待何時!幾秒鐘的時間秦飛就已經沒有了蹤跡,想他秦飛好歹也是一個有頭有臉的人物,在禁武之地,誰不知道他的大名,他要吃什麼沒有,從來都是別人伺候他,這幾天伺候這兩人,他都快瘋了,能走,他是絕對不會留下來的!

「哎!就這樣走掉了啊!」

店長大哥一陣失落,知音難求啊!這一輩子即便是這身邊最好的兄弟都不算是他的知音,而另外一個知音更是招惹不起,店長大哥是真心希望秦飛留下來的。

「怎麼地?你還想要留他啊!我可告訴你,朝英姐可是已經知道我們在什麼地方了,我們最好趕快換地方,或者去開宗立派,不然你等著被朝英姐追殺吧!」

「哎!那丫頭難道就不能懂我的苦心嗎?不是不愛她,而是不能愛他啊!現在我也只能出家當道士了!不然她一定不會放過我的!」

帶球媽咪別想跑 「呵呵!是你放不下她吧!不然就不是去當道士,而是去當和尚了!」小二哥心中充滿了鄙視之情。

「少廢話!本來還想說請獨孤大哥出關,現在獨孤大哥也沒有找到,我們也只能靠自己建立強大的勢力,為國家做出一些貢獻了。」

沒有國家就沒有小家,或許他能和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廝守,但是他更想要看到更多的人幸福,為了這一崇高的理想,他不得不犧牲了。

「獨孤大哥的性格會出來幫你嗎?你想多了吧!獨孤大哥那麼強大,那是我們這一輩子都無法逾越的大山,我覺得我們沒有找到他倒是好事。」

「算了!不說這個了!沒有找到就沒有找到吧!獨孤大哥就是這樣一個孤僻的性格,以後還是少提獨孤大哥吧!我們回終南山開始我們的下一步吧!」

終南山上還有著他的夢想,現在就是他為他的夢想付出的時候了。

「那就走吧!」

很快襄陽城中就少了一家酒店,但是這家酒店的口碑實在不行,即便消失也沒有人記得有這麼一家酒店了。 離開襄陽城之後秦飛沒有在城中做絲毫的停留,立刻向襄陽城外的深林當中跑去。

這幾天在襄陽城中秦飛也不是白待的,他已經知道了自己到底是來至於什麼時代。

紹興十年或許連秦飛自己都不清楚到底是什麼年代,但是一提到天龍年代和神鵰年代那很多人估計就明白過來。

沒錯現在就是夾雜在兩個年代中間的空白年代,也確確實實是金大大的武俠世界當中。

天龍和神鵰當中有很多的劍術高手,這些劍術高手也是世間少有,可是要說起金大大武俠世界當中最能讓人想起的劍道高手,那就一定不會繞開一個名字。

獨孤求敗!

一個說到名字就讓人起寒毛的名字。

那句『縱橫江湖三十餘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柰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估計都成為了無數人心中最熱血沸騰的語言,睡夢中最想成為的人物。

既然來到襄陽城,來到這個時間,秦飛怎麼可能會將這樣的人物給放過了!雖然這個世界還有很多的劍道高手,比如王重陽,比如林朝英,但都沒有這位能讓秦飛興奮。

獨孤求敗自然成為了秦飛的第一目標。

不過對於獨孤求敗的隱居之地,秦飛也是一無所知,只知道他藏身於襄陽城外。

不過只要知道他在什麼地方這找人就不算是太難的事情。

首先獨孤求敗最大的尋找特徵就是他身邊的神鵰,這位大雕哥,長相極丑,而且很大隻食量很大,所以一定不會太靠近襄陽城。

而且雕一般生活在深山當中,按照襄陽城外的情況,符合有深山,而且人跡罕至的地方可能就只有西面了!

秦飛毫不猶豫的便衝進了西面的深山當中開始尋找這位大神的去處。

「走了那麼久了怎麼連一點人生活的痕迹都沒有啊?難道他去世了?可是按照時間來算,現在正是他四十幾歲左右,劍道最高深的時候啊!」

「嗖!」

深山密林當中總會有點奇異的聲音,進來的時候秦飛沒有想那麼多,不過現在秦飛卻多殺都有些後悔了。

要是一般的深山秦飛自然是不怕,可是這個金大大的世界當中異獸可是很可怕的存在,動不動就要人的命,強如段譽這樣的人,要不是運氣好,也差點嗝屁,秦飛可不認為來到這個世界自己是位面之子,系統可是給自己地獄難度啊!會死人的了!

要說有點功夫秦飛也沒有那麼擔心,但是被店小二兩兄弟給虐了之後,秦飛已經對這個可怕的世界充滿了絕望。

「要不還是先走吧!總覺得這地方有種不好的感覺。」

「呃!不會那麼巧吧!」秦飛剛準備轉身,就看到了一條蛇。

此蛇遍身隱隱發出金光,頭頂上生有肉角,正是神鵰當中記載的具有神異特性的菩斯曲蛇。

沒錯看到這個蛇那就說明秦飛找的方向是沒有錯的。

神鵰的主食就是這種神蛇,可是找到目標的秦飛卻怎麼也高興不起來。

秦飛這一輩子怕過很多東西,比如沒有去世之前的老爸老媽,比如前不久還在眼前的地獄使者,但這些都不能讓秦飛感覺到全身膽寒。

可蛇就不一樣了,秦飛小時候被蛇咬過,所以他對蛇有這一種打心底里的害怕,現在他整個人更是被嚇的連動都不敢動了。

不要說有武功,秦飛現在感覺連移動一步都是一種奢侈。

而很明顯這條蛇卻對秦飛十分的有興趣。

秦飛甚至都能看到它那雙駭人的眼睛中透露出的恨意。

果然是夭壽啊!它眼裡居然有恨意,更神奇的事情,我他喵的居然能從蛇眼中看到恨意,這也太不正常了!

還有,這恨意是什麼鬼啊!為什麼一條蛇會對人有恨意啊?這裡人跡罕至好吧!

「難道……」

不過很快秦飛就想到了一種可能,那就是獨孤求敗的存在啊!

不要忘了這蛇可是有增加功力的作用,雖然不知道獨孤求敗大前輩會不會來殺蛇取膽,可跟著他身邊的神鵰是一定會來殺蛇的,它就是吃這個的啊!神鵰世界距離現在還有好幾十年了,按照時間來算,現在的神鵰估計才剛成年,戰鬥力不是太高所以獨孤大前輩一定會幫忙的。

你妹哦! 獨寵逃妻 要真是這樣,豈不是說我獨孤前輩的人還沒有找到,我轉眼就給他背鍋了?我可不是背鍋俠啊!賊心酸好不好!

秦飛現在心思亂成了一團,可是菩斯曲蛇已經慢慢的遊離在了秦飛的周圍,可能是見識到了獨孤前輩的厲害,這條蛇並沒有貿然動手,可是觀察了一下秦飛。

可這樣卻讓秦飛更加害怕了!

完了!要死了!這系統果然沒有升級之前都是新手福利,一轉眼升級之後就變成了地獄難度,這系統賊可怕了!異世界太危險了,我要回家!

秦飛憂傷的心情估計只有他自己能懂了!

「嗯!原來你跑這裡來了,真是的,你怎麼就那麼調皮了?」

「額!調皮?跑這裡來?難道這蛇還是家養的?你妹啊!我在想什麼?這個時候不是考慮家養好不好,現在是有人出現了,我是不是該呼救了?」

秦飛順在聲音看到了來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