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狐的眼睛微微眯著,葉凡掌握著這裡的秘密,也是說他隨時可以利用這裡的秘密對付她,一個不好,很可能會陰溝翻船,所以他必須確保自己能夠將變數降到最低。

女狐的眼睛微微眯著,葉凡掌握著這裡的秘密,也是說他隨時可以利用這裡的秘密對付她,一個不好,很可能會陰溝翻船,所以他必須確保自己能夠將變數降到最低。

現在出手?

女狐腦閃過這樣的念頭,這讓她很是意動,不過最終她還是忍住了,現在還沒有真正進去,如果這時候動手,萬一這小子耍手段,他們根本沒有進入真正的核心,那得不償失了。

暫時容忍一下。

女狐很快做出決定,殺意也在瞬間消失。

葉凡鬆了口氣,他對於殺意可是非常敏感的,自然清晰感受到了來自女狐的殺意,這女狐還真想殺人滅口啊,這次能夠忍下來,肯定是擔心他耍手段,所以打算等到了目的地再動手。

自己可要先一步跑路在說。

葉凡自然不會真正等到最後時刻才跑路,率先進入洞開的門戶,那一刻他在心跟媚妖商量,同樣也將母娘喊出來,讓他關鍵時刻將那位沉睡的妖狐喊醒。

「這事主人不要問我,而應當是主人自己去將她喚醒,對於這事沒有誰能夠主人更加的合適了。」

母娘的話讓葉凡很是意外,他沒想到自己的作用居然如此大,有些狐疑母娘的話,後者立馬錶示自己很冤枉,現在妖狐界的變化其實應當跟這位妖狐有關,她需要強壯到極點的男性在身祭煉劍法,最好是擁有絕世神王劍的天賦異稟者,這樣更榮譽將他喚醒。

葉凡度母娘的說法很是無語,他怎麼將這一點給忘了,母娘這傢伙打造的女神那一個不是這個德行,顯然這個妖狐也是這德行,所以他需要做好獻身的準備。這是如此一來,問題來了,葉凡如果不進入最終的本源那無法將妖狐激活,而一旦激不活,豈不是說無法讓妖狐對付這個女狐?

必須想一個辦法才行。

要想一個問題並不容易,葉凡很快發現這一點,隨著他靠近核心本源,發現要想將身後的女狐甩開真不容易,這讓他有些焦急了,一旦到達目的地,或者說讓這個女狐知道快要到了,她一定會過河拆橋,直接殺人滅口。

「是否前面是核心本源?」

在葉凡心想著辦法的時候,女狐忽然開口,她語氣有些冷,隱約間空氣似乎也變得凝固起來。

這女狐要殺人滅口了!

葉凡瞬間知道女狐打算做什麼,對於這些到沒有什麼憤怒的,雙方本來不是自己人,既然是敵人,那用什麼手段都不為過。

「好像是吧。」

葉凡沒有回頭,這是關鍵時刻,他發現自己反而變得非常的冷靜,尤其腦子的運轉速度遠超平時無數倍。

「既然如此,你這個嚮導那沒有必要繼續存在了。」

女狐的聲音很冷,隨著她一字一句說出來,那一刻氣溫陡降,似乎一下子進入嚴冬。

「看樣子神王是打算過河拆橋了。」

葉凡慢慢的轉過身來,看著一臉寒霜的女狐,他沒有任何驚慌,臉的神情完全是無所謂的樣子。

女狐冷笑道:「你知道好,說吧,打算怎麼一個死法,看在你將我引來的份,我可以給你一個痛快。」

葉凡嘆道:「看在我帶神王過來,不知道可否讓我看一眼神泉?」

總裁的腹黑女 女狐眼皮一跳,葉凡的提議自然不過分,可聯想到這一路他帶來的神,這讓她很是不安,心十分擔心這小子會有什麼鬼主意,所以她冷笑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你還是傷心吧。」

帶著系統來大唐 葉凡嘆道:「神王還真是絕情啊,好歹我也將帶進了這裡,難道讓我最後看一眼都不允許嗎?」

女狐冷哼道:「你小子有太多的秘密,所以最好的辦法莫過於人讓你永遠的閉嘴,只有這樣,才能確保我的利益最大化。」

葉凡很是無語道:「神王還真能看得起在下,居然認為在下能夠影響到神王的利益,這讓在下不知道該感到高興,還是該感到沮喪?」

女狐冷哼一聲,她顯然不想跟葉凡廢話,心十分擔憂陰溝翻船,所以那一瞬間打算直接動手。

「轟!」

女狐的攻擊來得很快,作為一尊神王,要想將一尊一星神將幹掉實在是太輕鬆了,本來她沒有必要殺人滅口的,畢竟葉凡只是一個一星神將,可當他一路表現出來的手段過分驚人之後,她的心態自然也發生了轉變。

殺!

女狐的攻擊來的非常快,幾乎閃電間打出追擊最強的攻擊,完全是想要一勞永逸的將葉凡這個麻煩解決掉。

碰這樣的對手,足夠讓人鬱悶的,因為她不會給葉凡任何翻盤的可能,別看廢話那麼多,其實一切都在他的掌控,或許廢話巨石為了方便自己,而葉凡還完全被蒙在鼓。

對於自己的算計還是很滿意的,尤其看到葉凡臉的吃驚時更是如此。這一刻女狐的攻擊可不是一般的可怕,完全是要超越同級別的架勢。

「轟!」

攻擊轟了葉凡,那狂暴的力場怒爆,差點將之完全震散。葉凡很是狼狽,他似乎沒有料到自己居然會如此狼狽,同樣也沒有料到這些傢伙居然這樣沒有誠信,似乎如何能夠讓他滿意。

葉凡直接被轟飛,那還可朝著最終的核心本源飛去。

一招打飛葉凡,女狐自然還是滿意的,可是很快她的臉色忍不住大變。葉凡的確被轟飛,可是臆想被打爆的一幕沒有出現,而是整個朝遠處飛去,似乎她這一招真的非常給力,已將葉凡暴擊。

不對!

女狐的反應還是很快的,她很快意識到自己怕是當了,葉凡完全是喜喪要借她之手遠遁,而他自己側成為背鍋者。

自己被算計了!

女狐異常憤怒,她絕對沒有想到完全處於劣勢的葉凡居然還能算計自己,這小子真是該死!

女狐分解到極點,她哪裡會讓葉凡真正從今核心本源,她擔心這小子肯定有什麼隱藏的殺手鐧,所以決不能讓他先一步抵達目的地。女狐的速度絕對快樂,只是當她追去時,吃驚的發現葉凡的蹤影都沒有碰到,似乎整個人已經人間蒸發了。

女狐的臉色變得很是難看的,她的預感果然靈驗了,只是這種結果並不是她想要看到的,雖然葉凡的實力看去根本構不成威脅,但是自己作為神王,一擊居然沒有幹掉不說,還讓其跑了,完全可以預見這小子手一定隱藏著非常可怕的殺手鐧。

怎麼辦?

女狐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考慮這些,葉凡暫時找不到,她覺得還是進入核心在說。

本書來自品書網 核心本源距離不遠,女狐很是順利抵達了,讓她稍稍安心的是這裡似乎沒有任何的不妥,她似乎完全想多了。請大家搜索(品&書¥網)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將神泉周遭的情況檢查一番,這才考慮接下來的修鍊事宜。現在這個地方隨著他們進入,已經重新封閉,也是說真正知道這個秘密的只有女狐跟葉凡了,現如今葉凡消失不見,算是一個麻煩,不過女狐認為這很難對自己構成威脅。

女狐還是非常自信的,葉凡唯一能夠依仗的是對這裡的熟悉,除了這一點,他對自己根本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女狐認為自己現在已經進入神泉,只要葉凡膽敢出現,她不會讓他再有機會藉助對這裡的熟悉逃走。

當然了,防範還是需要做的,女狐也清楚葉凡正常情況下為還不到自己,可一旦她進入閉關狀態時,她相信那時候對自己的威脅實在是太大了,搞不好一個不小心要走火入魔。女狐開始在神泉周圍布下結界,這是神王的手段,修為跟境界一旦達到這個地步,那絕對會變得不可思議起來。

布置大陣對於女狐來說可是非常簡單的,這是屬於神王的手段,算她不是什麼陣法大師,隨便不知一個陣圖跟禁制,也不是任何神王境界一下的生物可以闖進來的。

做完這些,女狐不由滿意的點頭,她相信有了這些東西,自己可以高枕無憂了,只要等她將神泉的好處據為己有,她相信自己一定會蛻變成為九尾妖狐。

是的!

核心神泉有很多秘密,不過最主要的一個秘密是在這裡修鍊能夠讓妖狐跟神狐練出九尾來。妖狐也好,神狐也罷,九尾是一個極限,一旦達到這一步,預示著狐族已經蛻變進化到更高一個層次了。

妖狐的進化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這可不是只要你的修為晉陞一定能夠進化到更高等級。好女狐自己,她雖然是神王,但一直都只是七尾,這對於最高等級九尾妖狐來說,相聚實在是太遠。

對於一名妖狐來說實力固然重要,但是血統同樣重要,如果彼此同樣是神王,一個是七尾妖狐,一個則是八位妖狐,那麼在先天八尾妖狐絕對會壓制七尾妖狐,這一點幾乎是肯定的。

女狐如此熱衷進化,完全是因為曾今被八位妖狐壓制過,當初彼此細微差不多,可因為對方的血統更加高貴,處處都要強壓她一頭。對於這事,女狐一直耿耿於懷,她期望讓自己的血統進化,所以拚命修鍊,只可惜她的修為雖然增長速度非常的快,但是血統始終沒有起色,自從成為神靈之後,七尾還是七尾,絲毫沒有能夠晉陞八尾的徵兆,更別說還有更加強的九尾了。

設下陣法,女狐開始進入神泉,那一瞬間她清晰感應到一股神秘的力量湧進自己的身體,只讓她早沒有任何動靜的血脈一震。

果然!

女狐很是激動,她知道傳說果然是真的。

女狐激動了,她迫不及待的開始修鍊,現在不下了禁制跟封印,她相信沒有人能夠阻止自己。

真是如此?

其實不然,女狐想了很多,設下封印跟禁制絕對是最安全的手段,然而,必須承認一點,女狐有些想當然了,她忘了葉凡對這裡的熟悉,既然已經進入這裡,又豈會讓她獨自享受好處。尤其一點,葉凡這次可是想要將整個妖狐宮都一鍋端了,所以他的野心是超乎想象的,自然而然,他能夠相處的辦法也不是正常範疇內的。

葉凡藏在哪裡了?

先前母娘可是說了,要想讓沉睡的妖狐幫忙,首先一點,葉凡需要想辦法將之激活。對於這一點,葉凡也是沒有什麼太好的辦法想,所以他第一時間進入了神泉,這可要女狐快很多。

葉凡現在正在做什麼?

當然很簡單,葉凡現在已經找到隱藏在神泉真正核心的妖狐。這裡是一座封閉式的神殿,根據媚妖的說法,這東西不是她造成來的,不用說這可定是那位妖狐所為。其實對葉凡來說誰造的並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自己能否進去。

這一點媚妖幫不忙,雖然這裡是她打造的,但是她早將這裡放棄,真正有話語權的應當是母娘。只是母娘也表示雖然他創造了這位妖狐,但是他們很早分開了,她到底幹了什麼不得而知,所以這事他能夠幫忙的機會不大。

葉凡對母娘的說法很是不滿,什麼機會不大,這傢伙是在敷衍自己。葉凡自然要數落母娘,這傢伙無奈之下表示要想進入其實也是可以的,只需要他展示自己的超強天賦能力,能夠讓沉睡的妖狐感應到。

對於母娘所謂的方法,葉凡很是無語,這算什麼屁的方法,妖狐處於沉睡,能夠感應到他的存在有鬼了,所以不管從哪一個方向來看,母娘提出的方法都是不靠譜的。只是母娘很是無奈的表示,這是他目前所能相處的最好辦法,如果葉凡認為不可行,他也沒有辦法。

對於耍無賴的母娘,葉凡也沒有什麼好辦法,所以他只能死馬當活馬醫,看著能不能激活。葉凡的嘗試開始了,說來他絕對只是抱著姑且一試的態度,畢竟一個沉睡了無數年的妖狐不可能因為他祭煉無雙霸劍醒來。

對於祭煉劍法,葉凡還是很有辦法的,他直接祭出自己的神王劍,那一刻對著眼前的神殿轟出去。葉凡的膽子絕對是大的,雖然這裡是真正的核心,跟外邊的神泉還是處於隔絕的狀態,但是他這行肆無忌憚可是很容易將神泉閉關的妖狐驚醒。這是葉凡這會兒可沒工夫去顧忌女狐的存在了,神王劍非常風搜的祭出自己的殺招,那一刻天地間儘是劍氣縱橫,真的非常壯觀。

對於是否有效果,葉凡自然不抱什麼希望。 雖然不抱什麼希望,但是葉凡可不會敷衍了事,轟出的劍氣將隱藏的地方完全籠罩,這是無差別攻擊,基本劍氣會將每一個角落照顧到,而且最不可思議的就是真的可以做到源源不絕,看樣子可不是一般的Щщш..lā

葉凡這樣對著核心之地轟了將近半個時辰,發現沒有半點動靜的時候,他決定暫時停下來。一點動靜都沒有,葉凡覺得這樣下去絕對不是辦法,雖然他感覺沒怎麼消耗自己的力量,但是對於做無用功還是非常排斥的。

「你能后更加靠譜的犯法嗎?」

葉凡對於這樣傻乎乎的方式很不滿,不過非常可惜,母娘很是無賴的表示這就是他能想出的唯一不被發現的方法,如果作為主人的他不介意,他可以直接動用生命母艦轟擊眼前的地方,保證那時候什麼都能夠被驚醒。

對於母娘的說法葉凡自然很是無奈,如果不怕驚動女狐的話,他自然有很多辦法,根本用不著麻煩母娘,所以他認為母娘說了半天就是在說廢話。很不爽的直接將母娘踢回去,葉凡開始自己想辦法。

一番沉思,葉凡最終發現似乎祭煉自己的神王劍就是最好的選擇,對於這一點,他很是無奈。既然沒得選擇,有時候就是最好的選擇,現在對於葉凡來說正是這種情況,因為沒得選擇,所以他只能老實的對著眼前的封印祭出自己的最強神劍。

無雙霸劍還是非常可怕的,本來對葉凡來書歐式非常枯燥乏味的事情,但是當他想要讓事情變得有趣起來時,自然會變得很不一樣。葉凡打算將眼前的封印當成女人一樣對待,雖然不管從哪一個方面來看,眼前的東西都不可能成為女人,但是有時候自我催眠可是非常恐怖的,這東西能夠讓醜女在眼中也能變成絕色美女。

一般的情況下自然會有難度,但是當這個一般人變成葉凡的時候,事情立馬就變得簡單了。如何一個簡單法?

葉凡的劍道自從晉陞到劍魄境界之後,他的劍意擁有屬於自己的靈,在動用神王劍的時候不用自己的意志去主動操控,而是任由這種劍意的靈去感知,只要將攻擊的目標當成是自己最感興趣的絕色美女,屬性劍意立時就變得激動起來,總能夠發現作為女人的目標最明顯的弱點。

對於這種手段,葉凡自然很是無語,他絕對想不到自己的劍道居然也可以如此好色,居然碰到美女就激動。葉凡就連自己都沒有想到,劍意還能如此用,今後對敵完全可以將任何對手機都當成是自己劍意的敵人,讓自己的劍爆發出最不可思議的神情。

將任何對手跟目標當做是女人,這種奇怪的方式非常給力,葉凡用神王劍祭出的劍氣愈發的恐怖了,似乎本能的就能夠去捕捉封印陣圖的核心秘密,一切在其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當葉凡將目標當成是女人時,他用神王劍轟出的劍氣簡直可以用無孔不入來形容,那一刻劍氣似乎在主動搜尋封印的真正弱點。

葉凡早就察覺到,這裡乃是一個完全封閉的空間,發生在裡面的動靜很難傳到外邊去。有了這樣的認知,葉凡倒也鬆了口氣,不久前他那樣轟擊封印,都沒有將這裡打開,還是有原因的。

既然沒有了顧忌,葉凡自然也不會客氣,屬於自己的無雙霸劍祭出來,那一刻劍氣轟鳴,不斷朝著眼前的封印轟過去。

葉凡完全投入到這種簡單的戰鬥中,漸漸的他或許已經開始產生幻覺,封印真的已經開始消失,在他的面前就是一個即將被自己打破防禦的妖狐,只要將這最後的屏障去掉,他九口,而已衝上去大快朵頤,想幹什麼就能幹什麼了。

既然變成了女人,葉凡自然去的上風的時候難免需要衝上去做一些簡單機械的運動,只有這樣才能將所有的防禦攻陷。這一刻的葉凡眼中早就沒有了什麼對手,他所能看到的就只是一個全身的防禦都已經差不都被解除的美女。

沖啊!

殺啊!

葉凡興奮異常,直接衝上去祭出自己最強悍的一招堅決,這是霸王硬上弓,寓意非常淺顯,配上他的動作那真是相得映彰。

這一刻的葉凡早就忘形了,他不在遠距離攻擊,而是整個人直接衝上去,似乎擋在他面前的封印就是已經卸下防禦的女神,讓他迫不及待的衝上去開始祭煉自己id神王劍。

這一刻葉凡的攻擊不再是簡單的祭出自己的劍氣,而是直接衝上去,用自己的神王劍去猛戳封印,這樣的舉動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他是絕對不敢的,但是現在的他完全就不在正常範疇。因為讓劍道掌控自己,所以現在的葉凡就是最為純粹的劍之道,而對手跟目標,在他的眼中就是那要被剝掉所有防禦的美女。

葉凡的心中現在所有的念頭就是衝上去,將這位大美女身上所有的防禦都解除,至於如何解除,葉凡自然在使用霸王卸甲。這一刻的霸王卸甲是完全不同的,神劍在瘋狂祭煉,每一擊都出現暴擊,如果現在一旁能夠有外人一定會被眼前破解封印的特殊方式嚇得變臉色。

真有如此恐怖?

此時此刻,葉凡祭出自己的神王劍一遍又一遍的戳著防禦,還怎別說他的攻擊堪稱狂暴,每一擊都能打得整個封印出現奇異的震動,那是一種封印有些承受不住的表象。這是不可思議的,先前葉凡那樣轟擊,都沒有讓這裡所有的防禦體系排上用場,但是現在隨著葉凡衝上去度封印一陣猛戳,居然能夠產生這樣可怕的效果。

戳可是非常粗暴的,尤其戳的對象還是非常恐怖的封印,這東西堅固得就算是神劍都要崩斷,保守估計,就算動用神王劍都難以打穿防禦。

校園喋血記 然而不可思議的事情很快上演,正在瘋一樣對著封印祭煉劍法的葉凡…… 手機閱讀

功夫不負有心人,鐵杵都能磨成針。品書網

這是一句至理名言,不管放在哪裡都非常使用,現如今的情形正好是如此。葉凡猛戳封印的舉動還是獲得了回報,那一刻只見整個封印忽然顫慄起來,那情形真的是一個女神被戳的快要崩潰一樣,似乎只要葉凡能將攻擊再度提升一個檔次,能將整個防禦體系打爆。

「轟!」

不可思議的畫面終於還是出現了,封印居然被葉凡強行戳出一條窟窿來,那一刻他因為用力過猛,整個直接轉撞進封印,好在他的反應足夠快,所以並沒有甩出一個狗吃.屎來。

終於破了,葉凡還是非常激動的,他沒想到自己居然如此給力,強行用自己的神王劍將封印都給戳穿了,如此給力的方式讓他自己都難以置信。

「問你一個問題哦。」

在葉凡激動的時候,一道聲音冷不丁的響起,將他嚇了一跳。

「誰?」

葉凡目光掃過自己所處的地方,他很快看到一個絕代妖嬈出現在自己不遠處,她一身神炮,看去美得是那樣的不可思議,同樣她的媚也讓他一顆心狂跳,原本因為過度祭煉的神王劍居然再度恢復如初,彷彿不久前他什麼都沒有做一樣。

這是一尊妖狐!

葉凡很開醒悟過來,能夠在這個地方,只能是一個妖狐。

終於找到了正主。

葉凡很是激動,不容易啊,自己都在猛戳封印了,看來先前能夠將封印戳穿完全是因為眼前的妖狐放開了封印之故。

「有什麼問吧。」

女狐下將葉凡打量,她的視線最終落在他不久前過度祭煉的神劍處,臉表情顯得很是好道:「你這行猛戳封印真的沒事?」

葉凡嘴角抽出一下,他知道進來才發現自己在做什麼,所以要問他感受,他還真打不出來。不過葉凡可不傻,他看著眼前的女狐,一往情深道:「你不知道是否還記得一個叫做母娘的傢伙?」

女狐一愣,旋即笑道:「難怪你給我的感覺很怪,原來是那傢伙讓你過來的。」

葉凡笑道:「認識好,這樣既可以省掉很多麻煩了。」

女狐歪著頭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了。」

葉凡尷尬的道:「剛剛我陷入一種怪的意境,似乎防禦不再是防禦,而是一個活色生香的大美女,所以不由自主的在祭煉劍法,直到醒來我才發現自己在猛戳封印。」

醫鳴驚人:殘王獨寵廢材妃 女狐笑意盈盈道:「雖然你很天賦異稟,但有些事情還是少做一點較好,這樣會將你的神器傷到哦。」

葉凡嘿嘿笑道:「正常情況下是不可能的,這一點你不用擔心。」

女狐嘴角綻起似笑非笑的弧度道:「你是那傢伙挑選的人,我當然需要擔心了,萬一傷著了怎麼辦,所以今後可不能在這樣魯莽,現在讓我幫你檢查一下,在確定沒有受傷后我可以放心了。」

擦!

葉凡嘴角直抽搐,女狐真是直接啊,居然說要幫忙檢查。葉凡剛想說不用,女狐已來到面前,那一刻兩人隔得真的有些近,讓他措手不及的是她根本沒有徵求他同意的意思,居然直接開始檢查。

果然不愧是母娘製造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