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宇少要做什麼?

她不知道宇少要做什麼?

車子終於停到了一處小樓前,宇少停好了車子,看了葉小鷗一眼,“下車了!”

“啊?”葉小鷗有點沒明白,下車,在這裏下車?

她看見周筱宇已經率先下了車,然後走到她的車門一側,打開了車門,向她伸出手來,“到了!”

葉小鷗惶惶然的把手交給周筱宇,擡腿下了車,因爲緊張絆了一下。

一出車裏,一陣冷風襲來,葉小鷗也不知道是緊張的還是真的冷,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

“來,趕緊進來!”周筱宇帶着她向大門走去。

當他拉開門的一瞬間,一股暖流想葉小鷗襲來,她只感覺到這個客廳裏好多人,很熱鬧。

“宇哥!你回來了?”

“是筱宇回來了?”

“這… …” 所有的人都看向他們,尤其是目光全集中在葉小鷗的身上,葉小鷗本能的退縮了一下。

周筱宇卻笑着一聲招呼,“都到齊了?爺爺呢?”

說完在帶着葉小鷗走進去,大家的眼睛依舊直直的看着剛剛走進來的兩個人。

葉小鷗此時的心都要跳出了嗓子眼,不停的乾嚥着,悄悄的深呼吸。

“來,進來!”周筱宇拉着她,鼓勵着她走進來。

“我給大家帶了一位客人,她將跟我們一起過年!”周筱宇邊說邊把葉小鷗帶到客廳中央,然後繼續介紹到,“這是葉小鷗,以後就是我們家的一員。爸媽!她就是前段時間報道的那起弟弟謀殺了親哥哥的葉家的遺孤。”

大家都看向葉小鷗,葉小鷗對大家躬身怯怯的說了一句,“大家好!”

所有人都僵在那,還是爺爺最先開了口,“哈哈,丫頭,來,過來,我這裏坐!”

說完對葉小鷗招招手,讓她過去。

葉小鷗擡眸看向周筱宇,周筱宇鼓勵的輕輕的推了她一下,“去吧!這個是爺爺!”

葉小鷗畢恭畢敬施了下禮叫了一聲,“爺爺!”

“爺爺,我給你撿回來一個孫女!”周筱宇笑着對自己的爺爺說道,俊朗的臉上難得露出相當燦爛的笑容。

葉小鷗緊張的走過去,坐在了老爺子的身邊。

然後周筱宇對自己的父母喚了一聲,“爸,媽!”

兩位當然明白,都起身一起去了書房,葉小鷗緊張的不得了,緊緊的攥着拳頭,看着三個人離開的背影。

周筱宇與父母親一起回到了書房。


一進門,周夫人就緊張的看着周筱宇問,“宇兒,這是… …”

“媽,你想多了,她就是我收留的一個孤兒!”

然後他把怎麼救了葉小鷗的事情簡單明瞭的說了一遍,又着重的說了她十四年來被虐待的經歷說了一遍,“所以我決定帶她回家一起過年的!”

周夫人聽完了之後看了一眼自己的老頭子,“你說說你這個兒子,給我嚇一跳,我以爲… …嗨!”

“我看你是想兒媳想瘋了!至於嗎?”周筱宇抱了一下自己的母親,“不過,給這個孩子些溫暖,她很缺少安全感。”

“放心吧!沒想到挺漂亮的,命這麼苦?”周夫人笑笑溫和的說,“不過下一次你最好還是提前招呼一聲,不然我這心臟早晚出毛病。”

周筱宇一笑,心裏想,提前招呼那就回不來了,他還不知道,這個家,她的媽媽最難過關。

“是啊!到了咱家,就要像對待自己孩子一樣!”周父囑咐着自己的妻子。

“就你覺悟高!怎麼就跟我是一個極惡的人似的?”周夫人看了一眼自己的老頭子,笑着說,“那我知道了,出去了!別讓小丫頭多心了。

說完向外走去。

回到客廳,直接坐到了葉小鷗的身邊,上下打量着葉小鷗,“這姑娘可真的漂亮,太好看了。”

“阿姨!”葉小鷗趕緊想站起來,從外表就可以看得出,她一定是宇哥的母親。

周夫人卻一把按住她,“別客氣了,這個家裏沒有那麼多規矩!”

接着又說,“安心些,既然你宇哥哥救了你,我們就是緣分,你宇哥哥說的對,以後就當我們是你的親人。”周夫人拉着葉小鷗的手,拍了拍。

周夫人的話說的相當的高明,她一口一個‘你宇哥哥’就等於在向其它人傳遞着一種信息,這個可不是我們筱宇的女朋友,是我們兒子救回來的。

大家當然都不是糊塗的人。

完全理解周夫人的話。

不多時,周父也從書房裏走出來,回到了客廳,也上下打量了一下葉小鷗,點頭笑着招呼,“丫頭,放鬆些,就當這是家裏,別拘束。”

葉小鷗趕緊起身叫人,“伯伯!”

周夫人又給葉小鷗介紹了,“這個叫姑姑,這位是姑父!那些是表哥表姐!”

葉小鷗都乖巧的叫人。

宇少也出了書房跟兩個表弟表妹們說着話。

表妹小聲的問周筱宇,“宇哥,這個是不是你女朋友啊,你老實交代!”

“就你嘴快,什麼女朋友?幾年不見,你也不長點出息。”

還沒等說幾句,那邊就一聲呼喚,“孫子,你怎麼就把你爺爺撂這不管了,嗯?”

老爺子看起來相當的慈祥,頭髮雪白,卻精氣神相當的好,身體看起來很硬朗。

周筱宇對自己的表弟揚揚眉角,轉身走到爺爺的身邊,“老爺子,怎麼想回來了?嗯?老了?”


“胡說,我老嗎?我老當益壯,有沒有?”老爺子轉頭問葉小鷗,“丫頭,我老嗎?”

“爺爺鶴髮童顏一點不老!”葉小鷗甜脆脆的說。

惹得老爺子爽朗的大笑。

“呦呵!這回好,媽,你看見沒,咱家多了個會說話的!” 來自未來的神探

周夫人溫和的笑,看着葉小鷗,“是啊,多可心的女孩子!咱家還真的就缺個這樣斯文漂亮的閨女!”

“那以後讓她多陪陪你!給你做女兒吧!免得你一天總是看着我。”周筱宇趕緊說到。

“你又想逃?”周夫人斜睨了一眼自己的兒子。

“爺爺,別走了,留在京城吧!如果想去,我隨時可以安排人陪你回去看看,畢竟您年歲大了,給我們大家一些盡孝道的機會。”

周筱宇很鄭重的對自己的爺爺說道。

老爺子笑了笑,思索着,並沒有反駁自己孫子的話,周夫人看得出,有希望。

趕緊開口補充着,“是啊,爸爸,你在家,家裏還好熱鬧些,你也管管你這孫子!”

“聽說我不回來,你也很少回來?”老爺子問周筱宇。

“我媽媽跟您告狀了?您知道的,您孫子姓公,不姓周啊!”周筱宇對自己的爺爺說。

老爺子笑笑,點點頭,他當然理解周筱宇的做法,他們周家都是公家的,責無旁貸。

周夫人看着爺幾個開始談論正經事情,就拍拍葉小鷗的手,又拽了一下自己的小姑,“走了,我們去餐廳看看一會吃的。” 葉小鷗馬上站起來,跟在周夫人的身後,幾個女眷都去了餐廳,這個餐廳可真大,但是擺設卻很樸實。

周夫人對葉小鷗說,“孩子,去脫了衣服,我們一起包餃子!”

“嗯!” 為頭越 ,趕緊脫掉自己的外衣,有工人接過去。


周夫人笑着對自己的小姑子說,“你看看,爸爸一回來就嚷着要吃餃子,明天才除夕的,我們今天提前吃好了。”

“嗨!咱們家還不是爸爸老大!他說何時吃就何時吃。”姑姑很順暢的笑着跟自己的嫂子說着話。

周筱宇的表妹叫秦楚,她比葉小鷗大,到很喜歡葉小鷗,“你叫葉小鷗?”

葉小鷗很鄭重的點點頭,“是!”

說着大家一起忙活開來,葉小鷗對這些一點都不陌生,她在葉建民家,這些活其實都是她乾的。

她默不作聲的幹着手裏的活,熟練輕巧,手腳麻利。

周夫人看在眼裏,心裏倒也喜歡着,她看向葉小鷗問,“孩子,你叫什麼?”

“葉小鷗,阿姨可以叫我小鷗。”

“你多大?”

“過了年就21歲了!”


”哦,那你比我小,你得叫我表姐!”秦楚很快嘴的說道。

“表姐!”葉小鷗很順從。

“你爸媽去世的時候,你多大?”

“6歲!”葉小鷗認真的回答着周夫人的問話。

“那一晃也都十五年了!”周夫人嘆息一聲,她還真的挺可憐這個丫頭的,這個小丫頭長的是真的好看,挑不出一處不好看的地方。

可是她心裏卻還有另一個聲音,無論怎麼好看,跟兒子可不行,門戶太淺了,即便什麼都好,可這背景也太清淨了。

窮盡一生去愛你 ,畢竟顏值憐人疼,可是進門卻不行。

周夫人是真的沒想到,兒子還撿回了個大活人,還是這樣的一個女孩,她還沒想好怎麼安置這個孩子,不能總留在兒子身邊,怕周筱宇日久生情。

她見葉小鷗安安穩穩很有調理的做着手裏的活,到是個穩當的孩子,並不討厭。

周筱宇的姑姑也一個勁的看着葉小鷗,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情況,也不好太多嘴,只好也有一搭沒一搭的跟着自己的嫂嫂說着話。

客廳了不時的傳來幾個男人的歡笑聲,家裏的氣氛一派祥和。

“你看看,這老爺子回來就是不一樣,這個年啊,纔像個樣子,我跟你說周虹,我們家這兩個,你哥哥一天不知道忙叨幾點才能回這個家,你那個侄兒得加個更字,兩年沒回家過年!”

周夫人跟自己的小姑子抱怨着。

“前年他的一個戰士犧牲了,他跑去大山裏陪那孩子的父母過的年,去年好不容易答應了回來,可是馬上要到家了,又有任務,跑了!這今年要是不是爸爸回來,他呀?我看還得跑!”

姑姑一陣笑,“畢竟他們是公家的人!”

葉小鷗偷眼觀察了一下週夫人。

她在心裏挺喜歡周夫人的,周夫人長的很漂亮,五官端正,眉清目秀,可以看到意思周筱宇的聲韻,氣質很好,盤着頭髮,穿着一件香芋色的薄毛衫,肌膚包養的很好,一看就有一種無以言表的貴氣,卻和藹可親。

說的話,也讓人感覺很有親近感。

“周家真的好幾年沒有這樣的熱鬧了,都羨慕周家,其實他們那裏知道我們這個家庭也有我們的不易,就臉吃頓餃子啊,都難聚齊。”

“就是吃餃子呀,就得人多才熱鬧。”姑姑附和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