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該恨他,李靖從來沒有看過,他答應了讓李婉兒先看,看著她情緒波動大,接過信件,他落下沉澱多年的淚水,生命中的女人處處為他著想,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寧可窮困潦倒也不願為了一己私慾傷害她,至今還給不了女兒一個身份,他錯得太離譜了。

她不該恨他,李靖從來沒有看過,他答應了讓李婉兒先看,看著她情緒波動大,接過信件,他落下沉澱多年的淚水,生命中的女人處處為他著想,如果時光可以倒流,他寧可窮困潦倒也不願為了一己私慾傷害她,至今還給不了女兒一個身份,他錯得太離譜了。

李靖說:「婉兒,這輩子負了你們母女倆,我對不起你們。」

李婉兒吸吸鼻子,這幾天是她落淚最多的幾天,感覺自己感性多了,她再次巡視四周,她笑著說:「媽媽說,她最幸運的事情就是遇到你,媽媽都不怪你,我又怎麼可以怪你,這裡的一切都是你建造的,都是我喜歡的色系,你一直都在彌補對我們的虧欠,已經足夠了。」

說完之後,覺得自己心懷寬廣多了,余燦星一直站在她身邊,給她最強大的支撐,不離不棄地看著她。

李靖還是覺得自己有愧於她,「婉兒,謝謝你原諒我,爸爸要把你上戶口。」

她順勢提及雛雯雯,既然原諒他了,便大大方方地喊他:「爸爸,我有件事情需要你幫忙。」

一聲爸爸大過天,抑制不住的淚水嘩啦啦流下來,讓他心裡好安慰,她的性格跟她母親一樣,不服輸卻暖心,他就算一百件事情都願意幫忙,他抹著眼淚說:「我一定幫忙。」

李婉兒慢慢說出她的想法:「爸爸,你還記得雛雯雯嗎?她家落難了,一個人懷孕還要拼死拼活,直接給錢她是不會接受的,我求你想想辦法,讓她在你公司里上班,又不要那麼辛苦,工資高點。」

李靖知道從小就是這個小夥伴陪伴她,對她也是相當好,初中時還替李婉兒兩肋插刀,這些種種她記憶猶新,他馬上想到了,答應道:「我清楚了,雛雯雯的自尊心比較強,別讓她知道你幫助她,好,我在國內有企業,讓她親自到裡面應聘,企業的項目都很穩定,早九晚五應該沒問題,最後讓她可以直升總經理位置,那企業我就送給你了。」

李婉兒驚訝地看著父親,「太帥了,爸爸。」

剛剛還鼻涕四處流,現在一個衝動一個擁抱化解了多年的誤會和代溝,李婉兒感謝雛雯雯,要不是為了她,她永遠都不會跨出這一步,余燦星有點落寞,她家的情況十分優越,而自己卻家窮四壁,這一切終究是個問題。


李婉兒懷抱一下,又回到余燦星身邊,今天不能忘記感謝的就是他了,有他在,她很安逸,什麼都不怕,最帥的瞬間就是快速煽打惡毒后媽的情節,她彎彎的眼睛水汪汪地盯著他,「我也要謝謝你。」

余燦星隱藏心裡的不安,對著她笑笑:「要實際行動,不要口頭道謝。」

李婉兒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長輩還在,居然無視她父親,真是夠厲害的。

她拉著余燦星介紹給父親認識:「爸爸,他是我男朋友,余燦星。」

李靖笑然,這個男孩子有膽有識,高大威猛,和他女兒郎才女貌,十分相配,他很滿意地點點頭:「不錯,我女兒有眼光。小夥子,我把我女兒交給你,從今往後你要好好對待她,不能讓她受一丁點的委屈。」

余燦星坦白地說:「叔叔,我一定會對李婉兒好的,雖然我現在沒車沒房沒錢,但是我以後會努力賺錢,讓李婉兒過上好日子。」

一句句溫馨的話,甜到李婉兒的心裡頭,李靖的臉色紅潤十分滿意這個孩子,「你比年輕時候的我強多了,我到現在才明白,財富不是最重要的,有心才是最重要的。」 第九百一十六章黃金島

雲雨菲研究拓跋野給她的鬼器,足足用了十天時間,

「杜大哥,你給我的鬼器太好了,」雲雨菲很興奮:「有了這件鬼器,我的戰鬥力提升了一倍不止,」

「雲小姐,你不用感謝我,我也是機緣巧合得到這對鈴鐺的,我們男子用又不合適,」拓跋野笑著說道,

雲雨菲說道:「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感謝你,對了,我們現在出發去空幽海吧,」

「我沒有問題,」拓跋野平淡道,

「那好,我們明天一早出發,」雲雨菲說道,

張虎和羅鵬雖然想反對,卻沒有自討無趣,


第二天一大早,四人出發了,直奔空幽海,

空幽海浩瀚無邊,海中仙獸多不勝數,同樣的,各種寶物也比較多見,所以來空幽海冒險的強者非常之多,

雲雨菲三人都換上雲霞山莊特有的服飾,這樣會少很多麻煩,

進入空幽海之後,雲雨菲更是拿出了一件三品仙器飛舟,四人坐上飛舟,速度快了許多,

見雲雨菲有飛舟,拓跋野更加肯定,此女身份不簡單,

飛舟是比較罕見的仙器,一般修鍊者是沒有的,

雲雨菲肯定是身份特殊,才配備了飛舟,

張虎和羅鵬看到飛舟,都是一臉羨慕之色,他們跟雲雨菲一樣的修為,卻沒有飛舟,說明他們的地位遠不如雲雨菲,

「雲小姐,你竟然有飛舟,真是厲害,」拓跋野讚歎道,

他準備探一下口風,看看雲雨菲到底什麼來歷,

張虎說道:「小子,我師妹可是雲霞山莊雲家的直系弟子,你最好離她遠一點,」

他這是警告拓跋野,不要妄想攀附雲雨菲,

拓跋野沒有太在意,他確定了雲雨菲的身份就行,

「張虎,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要是你再這樣說話,你就不要跟我一起去空幽海了,」雲雨菲怒道,

她對拓跋野是越來越有好感,可不想讓張虎他們把拓跋野氣走了,

張虎和羅鵬都是聰明人,沒有繼續多說,只是在心裡暗暗算計,要除掉拓跋野這個眼中釘,

一路上,他們遇到不少冒險者,那些人看到雲雨菲他們的服飾,都自動遠離了,沒有找他們麻煩,

有的時候,身份地位還是起一定作用的,

不過,身份地位對仙獸沒有作用,拓跋野還是非常小心謹慎,

張虎和羅鵬的死活,他不想管,卻不想雲雨菲出事,

雲雨菲出事了,他趁機打入雲霞山莊的計劃就落空了,

雖然,他最終目標不是雲霞山莊,而是聖宗,也不允許出現意外,

他想通過雲霞山莊打入聖宗,這樣更為穩妥,而且不會引起聖宗太大的懷疑,

他現在計劃已經成功一半,要是讓雲雨菲出事了,前面的工夫都白費了,

隨著不斷深入空幽海,他們幾次遭到仙獸的襲擊,

雲雨菲他們沒有經驗,差點吃了大虧,飛舟都差點被毀了,

「雲小姐,讓我來駕馭飛舟,你們好好歇息,好嗎,」拓跋野說道,

「好啊,」雲雨菲把飛舟的控制權交給了拓跋野,

拓跋野親自駕馭飛舟,就是為了避免麻煩,

他的神念之力釋放出來,仙獸想要偷襲他們,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一路飛奔,他們很快到了一個很有名的島嶼,名為黃金島,

從冒險者之城去空幽海歷練的強者,一般都會在黃金島休整,使得黃金島非常繁華,

不光如此,黃金島還有很多店鋪,專門交易各種寶物,

很多冒險者,長時間在空幽海歷練,會到黃金島出售他們收穫的寶物,然後購買他們需要的寶物,只有這樣,他們才能長時間在空幽海歷練,

正因為這樣,黃金島才越來越繁華,簡直就相當於一個大城池,

黃金島不歸屬任何勢力,由多方勢力派出的強者聯合管理,

跟冒險者之城一樣,黃金島禁止打鬥,環境很安穩,這也是黃金島能夠成為空幽海最大、最繁華的島嶼之一的重要原因,

「雲小姐,我們很快就要到達黃金島了,要不要去休整幾天,」拓跋野問道,

他雖然沒有來過空幽海,卻知道黃金島的存在,對空幽海很多事情都知道,

「黃金島,好啊,我們去休息一陣,天天在海上飛奔真是太無聊了,」雲雨菲興奮道,

「好,我們很快就會到達黃金島的,到了黃金島,千萬不要隨便出手,否則會有大麻煩的,黃金島跟冒險者之城一樣,禁止打鬥,」拓跋野叮囑道,

這些宗派的年輕強者,一個個都驕傲無比,三言兩語不對頭,就會拔刀相向,


要是張虎他們惹出什麼事情來,最後還得他去擦屁股,所以事先叮囑一番,免得他們惹是生非,

雲雨菲說道:「杜大哥請放心,我們知道輕重,」

她表現很乖巧,不知道她平時是什麼表現,

拓跋野也沒有多說,免得張虎他們煩躁,

他駕馭著飛舟,不斷加快速度,

沒有多久,黃金島就遙遙在望了,

黃金島並不是特別大,上面布滿了建築,還有不少建築很高,

遠遠地,就可以看到大量強者飛進飛出黃金島,足以說明黃金島熱鬧非凡,

「這黃金島真是不錯,好多強者,」雲雨菲讚歎道,

「黃金島附近有不少好去處,加上黃金島位置很特殊,所以才會有這麼多強者出入,」拓跋野說道,

「杜大哥,你給我們說說,黃金島附近有什麼好去處,我們休整好了,也去看看,」雲雨菲說道,

拓跋野微笑道:「說到好去處,在黃金島不遠的黑幕海域非常不錯,最近正是追魂魚出沒的時節,很多人都會去獵殺追魂魚,」

「追魂魚,」雲雨菲驚訝道:「難道是專門煉製追魂針的追魂魚,」

「追魂魚身上的魚須是煉製追魂針的材料,所以追魂魚非常珍貴,不過撲捉追魂魚不容易,他們擅長神識攻擊,必須要有十足的準備,否則會被追魂魚擊殺的,」拓跋野說道,

「太好了,我們就去黑幕海域,去看看追魂魚長什麼樣子,」雲雨菲當即做出了決定,

羅鵬說道:「師妹,追魂魚太危險了,我們還是不要去了,」

「就是,追魂魚擅長神識攻擊,萬一我們被大群追魂魚襲擊,很難活命的,」張虎說道,

「你們兩個都是膽小鬼,你們要是不願意去就算了,我跟杜大哥一起去,」雲雨菲說道,

羅鵬大聲道:「我們才不怕呢,我們是為師妹的安全考慮,」

拓跋野平淡道:「雲小姐,追魂魚確實非常危險,不去也罷,」

「不行,必須去,我從來沒有見過追魂魚,正好去看看,」雲雨菲很乾脆,

拓跋野不再多說,不管雲雨菲他們是否去黑幕海域,他反正是必去的,

以前他打算去盛天海域,要是他在黑幕海域能夠撲捉到大量追魂魚,也就沒有必要去盛天海域了,

至少,他暫時不用考慮去盛天海域的事情,從長遠考慮,征服盛天宗還是有必要的,

追魂魚這種仙獸,多多益善,能夠控制盛天海域,對天宇盟好處巨大,

「先不忙做出決定,我們登上黃金島去看看,」拓跋野說道,

他讓雲雨菲把飛舟收了起來,然後飛上黃金島,

黃金島可以隨便出入,沒有人管的,

他們踏入了黃金島,就看到人流涌動,人擠人,簡直太熱鬧了,

「好熱鬧,想不到海中還有這樣的好地方,」雲雨菲很高興,

「進入黃金島,大家可以放鬆一下,這裡不會發生爭鬥,」拓跋野說道,

「杜大哥,黃金島這麼繁華,肯定有很多寶物出售,你帶著我到處逛逛,我想多購買一些空幽海的寶物,」雲雨菲說道,

「沒問題,不過我們先找到落腳的地方,既然要在黃金島休整幾天,沒有落腳的地方可不行,」拓跋野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