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們剛剛離開府邸,就有飛行寶船跟上了上來,

她們剛剛離開府邸,就有飛行寶船跟上了上來,

「他又來了,」瑤光忽然看著阿奴,

阿奴側目掃了一眼背後的飛行寶船,冷哼道:「若不是在神魔大陸,我一定殺了他,」

「你可千萬別衝動,」瑤光說道,

阿奴輕嘆,她也知道,後面飛行寶船上的人,即便以她的身份,也不是說殺就能殺的,


「表妹,不知你想去什麼地方,表哥送你一程吧,」一道笑聲從飛行寶船內傳出,一個黑衣青年走了出來,

黑衣青年頭髮高髻,面容俊雅,稜角分明,氣質高貴,他一出來,身後變簇擁著數十個人,個個都是涅槃境武者,有兩個甚至已經是生死境強者,

「我們只不過隨便出去走走而已,就不妨礙表哥了,」阿奴淡淡開口,

「表妹說笑了,能陪表妹散心是我的榮幸,」黑衣青年輕身一躍,落在了阿奴的飛行寶船上,他的屬下當中,那兩個生死境強者跟著飛了過來,其餘的人都留在了船上,

這個黑衣青年,乃是神魔大陸四大氏族之一,魂族的大少爺,魂天雨,

魂天雨擁有最完美的噬魂道種,修鍊天賦極其驚人,年紀輕輕便突破了涅槃境,他早已經被內定為下一任魂族族長的接班人,

他的師傅,乃是神魔族第一強者,也是他們魂族的老祖,

在神魔大陸,除了九尊大聖和那些半聖之外,恐怕就是魂天雨的地位最強,其次才是阿奴,

阿奴已經被魂天雨纏了很久,不過正是因為被魂天雨纏著,所以其他神魔族的青年天驕才不敢來糾纏的阿奴,

看到魂天雨上了飛行寶船,阿奴心中冷笑,她本想把魂天雨趕下飛行寶船,可瑤光卻突然傳音給她:「既然他想跟著我們,我們又何必拒絕他,」

阿奴很不解,

瑤光繼續傳音:「聽說神魔族其他少爺曾經去神魔堡,我們何不帶他去那個地方,到時候我們可以狠狠的宰一宰他,」

阿奴美眸一閃,對魂天雨說道:「表哥,我們想去神魔堡,不知你想去什麼地方,」

「真巧,我也想去神魔堡,正好可以送表妹去,」魂天雨笑道,

「那就多謝表哥了,」阿奴嫣然一笑,

魂天雨迷醉了,

當下,魂天雨和阿奴等人去了神魔堡,

神魔堡乃是神魔大陸最大的交易場所,在神魔堡內,只要你能想到的東西,幾乎都能買到,神魔堡可不單單進行寶物的交易,奴隸他們也進行拍賣,

神魔族四大氏族的少爺們,經常會關顧神魔堡,可以說,神魔堡完全是個神魔大陸上等神魔族的聚會之地,

不過在神魔堡內,神魔族的少主們卻從來不賒賬,更不賴賬,他們認為這些行為對他們來說是侮辱,所以他們從來不去做,

神魔堡佔地極廣,綿延數百里,完全可以算得上是一座雄城,城內非常繁華,人來人往,

魂天雨帶著用青銅戰車帶著阿奴和瑤光進入了神魔堡,神魔堡內的人幾乎都認得魂天雨,看到魂天雨駕著戰車駛入神魔堡,所有人都退避三舍,

「表妹,看中什麼東西儘管說,」魂天雨笑道,

阿奴剛想說話,前方忽然傳來一聲「轟隆」的巨響,震耳欲聾,

魂天雨臉上閃過怒色,對身後的生死境強者說:「去看看前面發生什麼事了,」

「是,少主,」

那生死境強者嗖一聲消失不見,馬上他又回到了魂天雨身邊,恭敬的稟告:「回少主,替姬長空少爺拉車的妖獸突然掙脫鎖鏈想逃走,現在姬長空少爺的手下正在對付那頭妖獸,」

「姬長空,」

魂天雨掃了瑤光一眼,他也參加了不久前的婚禮,但是發生的事他並沒有忘記,

「表哥,我們過去看一看吧,」阿奴忽然開口,

魂天雨笑著點了頭,當先帶路,阿奴和瑤光緊隨其後,

阿奴忽然傳音給瑤光:「今天我們或許能看他們狗咬狗,」

瑤光美眸一閃,「姐姐莫非有什麼好主意不成,」

阿奴當即把她的注意告訴了瑤光,瑤光聽完后眼中閃過精芒,

這時,魂天雨停了下來,她們也停了下來,抬頭看著前方,只見前方一隻九頭獅子正被一個身高十幾丈的神魔族人踩在腳下用鞭子抽打,啪啪的鞭打聲不絕於耳,

姬長空懶散的躺在戰車上,欣賞著眼前這一幕,


那隻九頭獅被打的皮開肉綻,血流了一地,

「你乖乖做少爺坐騎,或許還能多活幾天,哼,現在就算妖族七大聖來了也救不了你,」鞭打九頭獅的大漢冷哼,

「哼,老子寧可死,也絕對不會做任何人的坐騎,」九頭獅冷喝,

「敬酒不吃吃罰酒,」

大漢繼續鞭打,

忽然,一道冷喝聲傳來:「住手,」

大漢依然沒有停止鞭打,忽然一個人伸手抓住了大漢的鞭子,大漢頓時動彈不得,

出手之人,居然是魂天雨身邊的那個生死境強者,

姬長空看了看那生死境強者,又抬頭看向了不遠處,頓時看到魂天雨、姬瑤光和阿奴,

(今天只有一更,二月份,一號到十八號,公司會不定時加班,所以估計會欠更,等過年之後,公司放假,我會一一補上,) 第一百七十七章 分開逃跑

東方家族很想收服修煉風道之人,那傢伙表現出來的強悍實力,非常吸引人,即使在他們那裏也是很厲害的高手。

所有攻擊都停止下來,四獄生活區等人被團團圍住,天空中有飛魚盤旋,地面上有上百的高手圍困,而那人已經沒有武器了,除非自爆,否則沒有別的攻擊手段。可是風道之人不敢自爆,心底還殘留一絲希望,不到最後關頭,誰願意自爆。

不到山窮水盡,不到徹底絕望,沒有人願意拼掉性命,風道之人心裏還有一絲希望,所以暫時沒有拼死的打算,因爲他發現了一個祕密,一個可以讓他渾水摸魚的祕密。

“出來吧!你們別躲了,別以爲我們死乾淨了,你們就能跑得掉!”

霍宇和奧達的臉色頓時一變。龍璇悄聲道:“混蛋,他是怎麼發現的!”

霍宇咬牙切齒道:“他一定釋放星斑的時候發現的,剛纔他在找出路……所以我們被他發現了,媽的……這個混蛋!”

龍璇緊緊咬着嘴脣,一言不發,他恨死了眼前四獄生活區的人,也恨死了東方家族的人。

霍宇說道:“小傢伙們!這次只怕是要拼命了,能夠脫身就儘量脫身,千萬別戀戰!”

奧達道:“我們向什麼地方走?”


霍宇說道:“進山!呵呵,我和龍璇先去誘敵……奧達,你們四個等一會兒再出發,從森林邊緣向那邊撤退,遠離戰場後,就向山區跑,不要回頭,也不要管我們!進了山區就隱藏起來,不要露面,一直等到沒有危險再回城,我們會回來找你們的!”

“不行,同生共死。”林楓,利亞等人大急,同時驚呼。

龍璇也贊成霍宇的計劃,畢竟他們的實力擺在那裏,要逃也很容易,開口勸道:“利亞,你們先走,我和霍大叔不會有事的。”

拼不過,不代表逃不了。

奧達冷靜地說道:“龍璇、霍大叔,一定要回來,我等你們……保重,!”他深知霍宇和龍璇的強大,沒有他們四個的拖累,以他們的實力,應該有幾分脫身的把握。

龍璇從儲物手鐲中拿出一袋子肉乾,遞給拉瑟,囑咐道:“拉瑟,這裏有些食物,你們備着,還有,千萬不要停留在一個地方過久,等到了安全地方再休息。

拉瑟認真的點了點頭。

霍宇簡單地交待了幾句,就聽那邊再次說道:“別讓我指出你們的位置!”

龍璇低聲喝道:“我們掉頭跑!”他的目的是調開飛魚,向密林深處跑。如果往開闊的平地跑,那等於是找死,幾百只飛魚圍攏上來,根本沒法抵擋,密林中至少還有樹木的掩護。

四個人留在原地,奧達、林楓、利亞、拉瑟。霍宇和龍璇飛快地衝入密林中,龍璇長笑一聲:“不用你指出位置了,你就慢慢和那羣混蛋玩下去吧,老子不奉陪了!”

兩人快速飛奔,而且毫不掩飾,那個響動可就大了。在外圍等候的東方家族的飛魚一窩蜂地追了過去,因爲他們判斷,這就是對東方家族出手的人。


風道之人大怒,恨恨地說道:“好!好……”他氣急敗壞,沒想到對方有兩個人級上位強者,竟然不出手攻擊,而是轉身逃跑。渾水摸魚的打算落了空,這讓他如何不怒?

奧達等人緩慢地沿着森林邊緣移動,好在天色完全黑下來,他們的行動十分小心。剛走開不到十分鐘,就有十來只飛魚飛到他們原來潛伏的地方,從飛魚上突然射出十幾根標槍,炸翻了無數樹木。看看沒有任何動靜,飛魚才重新向密林裏追去。

奧達一頭冷汗,要不是龍璇之前提醒他們移動,這一下攻擊就會讓他們徹底暴露。

拉瑟耳語道:“繼續移動,不要停!”這也是龍璇臨走前專門吩咐拉瑟來提醒衆人的。

風道之人絕望了,雖說霍宇和龍璇引開了外圍的百來只飛魚,但是包圍他們的人卻沒有動,仍然死死地盯着,想要渾水摸魚,是完全不可能了。

在絕望中,他下達了一個命令:“衝!向回沖!”那人已經明白,即使能夠衝進山區,也深入不了多遠,對方的飛魚可以輕易擋住去路,還不如退回到森林裏,反而有一絲生存的希望。

周圍幾個四獄高手全部激活身上的護罩,拼命衝向圍攏過來的人。

這時,一隻與衆不同的飛魚飛了過來,從裏面跳出兩個人,猶如狂風一般飆了過去,筆直地衝向幾個高手,其中一人長笑一聲道:“我左,你右,看誰抓得多!”

雙方剛一接觸,就倒下兩個高嗖。風道之人一下就反應過來,來人是兩個人級巔峯高手。他倆居然隱忍到現在纔出手,兩人一左一右,勢如破竹般衝進人羣,沒有人可以抵擋,兩人眨眼間就衝到風道之人身前。

風道之人即使想拼命都辦不到,他已經筋疲力盡,被人一掌就劈昏過去。

“全部捆起來帶走,給他們打上禁咒,還有奴隸的印記別忘了,呵呵,這次收穫不小,竟然遇到低級生活區的高手,回去可以賣個好價錢啦!”

龍璇他們已經看不清後面的戰鬥場面,也不知道那人已被生擒活捉。奧達帶着幾個人,小心翼翼地移動着,遠遠地離開了戰場。

直到看不見敵人,奧達才直起腰來,說道:“是繼續沿着森林邊緣走,還是從這裏越過這塊空曠地?”

拉瑟說道:“過去吧,再不走天就要亮了,那時候……又要耽擱一天,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情。”

奧達低聲道:“好,大家跟着我,不要走散了,別發出太大的響動。”他眯着眼睛看着地面,分辨哪裏是更好的落腳點。他走的速度不快,緩慢地穿過空曠之地。

其餘三人排成縱隊,一個跟着一個向前緩行。這時候急不得,只能慢慢走,一旦加快速度,踩踏的腳步聲會傳出很遠,尤其是在這樣寂靜的夜晚。


衆人漸漸快要抵達山腳。奧達感到一陣疲累,這段距離若是讓他放開腳步,最多不會超過二十分鐘就能到達山腳,可是現在他們用了整整五個小時,別說是跑了,就是正常走路的速度也比他們快。

“奧達,我們要儘快找到入山口,天快要亮了!”

東方已經開始泛出魚肚白,好在一層薄薄的霧靄及時出現,暫時可以隱去他們的蹤跡。奧達說道:“我們稍微加快一點速度!”

利亞小聲道:“快看,那是不是山口?”

奧達等人擡頭望去。只見幾棵孤零零的大樹後,有一座低矮的山丘,旁邊有不高的石壁,順着石壁向前,的確有一個不大的山口,那應該是進山的道路。

拉瑟喜道:“太棒了!快進去!”

奧達說道:“跟我來!”他飛奔過去,這時候也顧不得了,即使發出聲響,也要衝進山裏去。如果沒有那層薄薄的霧氣,他們恐怕已經被發現了。

人級強者一旦發力,奔跑速度是非常快的,幾十秒鐘就衝進了山口。拉瑟連聲道:“別停!快!繼續跑!希望剛纔的聲音沒有驚動那些傢伙!”

地勢逐漸升高,爬上幾座連綿的山丘後,又出現一座大山。奧達毫不猶豫道:“上山!翻過去!”

他們不敢飛,一旦飛就會顯露身形,很容易被發現。

利亞喝道:“我們上山!”這時候他已經沒有了顧忌,說話也開始大聲起來。他一馬當先奔跑在最前面,同時抽出神器彎刀,迅速劈開阻擋去路的樹枝雜草。四人蹦縱跳躍,向山上跑去。

很快,他們就來到山樑上。這是一座險峻的高峯,當他們爬上山樑後,看到的是連綿不絕的山脈起伏,深溝大壑,一覽無餘,雲海翻騰,竟然是難得一見的美景。

昨天戰鬥的地方,也可以清晰地看見,那裏居然還有飛魚在遊蕩。拉瑟憂心道:“不知道龍璇他們有沒有脫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