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好不容易找了個有錢的靠山,可還沒等有什麼進展呢,居然就被雲逸凡給殺了,這一刻,她的心裏簡直恨毒了對方,唯有將雲逸凡扒皮抽筋、挫骨揚灰,方能解她心頭之恨!

她好不容易找了個有錢的靠山,可還沒等有什麼進展呢,居然就被雲逸凡給殺了,這一刻,她的心裏簡直恨毒了對方,唯有將雲逸凡扒皮抽筋、挫骨揚灰,方能解她心頭之恨!

「哈,竟然成了我的不是了?」

另一邊,雲逸凡此時不禁笑了起來,他還真沒想到,林艷宛這會兒居然還能跑出來陰自己一把,而且看樣子,貌似其他人還真的有些信了?

「罷了罷了,本來就不是講理的事兒,我幹嘛非要跟他們講道理啊?」搖了搖頭,他也懶得再去辯解什麼,深深地看了林艷宛一眼之後,他的目光不禁看向胡管事。

「來吧,你的兒子就是我殺的,是非對錯姑且不說,你想給他報仇,我奉陪就是!」

話音落下,他的手裏也是光芒一閃,直接出現一柄黑色長劍,正是之前皇室送來的下品真器長劍!

今日之事肯定是不能善了了,既然如此,那就手底下見真章,他倒要看看,一個靈力境三重天的高手,究竟都有些什麼手段!

「小畜生,我宰了你!!」

眼看着雲逸凡竟然也亮出了兵刃,胡管事也不再多言,大叫聲中,就要提劍上前!

「胡管事………」

見到胡管事要出手,一旁的謝亭芳面色一驚,就要站出來阻止,可惜的是,她的話還沒等說出口,胡管事就已經竄出去了。

說話之間,兩柄長劍寒光閃爍,就要戰在一處!

「哼,雲頂商會真是好大的威風啊!!」

就在這時,一聲冷哼突然響了起來,聲音未歇,一股恐怖的威壓驟然籠罩了整個雲頂商會大門口,直讓周圍的空氣都有些凝固起來!

「什麼人?!!」

突然傳來的聲音,以及那籠罩了整片街道的強大壓迫力,直讓所有人都是神情一震,而剛要出手的胡管事更是心神一顫,趕忙停了下來。

「刷!!!」

就在這時,一道光芒閃過,下一刻,一個精神矍鑠的半大老者,卻是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場上,速度簡直快得嚇人!

「嘶!好恐怖的速度,這是…………」

胡管事的目光第一時間聚焦在了老者身上,瞳孔不由得微微一縮,更是下意識地向後退了幾步!

只一眼他就已經看出來,眼前的老者,肯定是他招惹不起的!

另一邊,謝亭芳的綉眉也是微微一凝,同樣被這突然出現的老者嚇了一跳,她雖然本身的修為不高,可眼力還是有的,很明顯的,眼前的這個老者,絕非一般之人。

面色變了又變,突然間,她的心下不由得微微一喜,因為若非這老者出現,她都已經不知道該如何收場了!

現在好了,這老者的現身,簡直就是幫了她一個大忙,說不定還能為今日之事帶來轉機。

「好快的身法,大元帝國竟然還隱藏着這樣的高手?」

雲逸凡的目光,同樣在第一時間看向了來人,幾乎是下意識地,他便運轉起了洞察之眼,很快,老者的修為便是呈現在了他的眼前。

不得不說,在了解到了老者的修為之後,他的心下不禁有些吃驚,卻是同樣後退幾步,暗暗警惕起來。

。 等等!

剛剛那小草狗的聲音似乎有些熟悉。

好像,好像……是林天霄身邊的那隻白色小狼。

進入山洞,拐了一個彎,一個兩尺的白色身影出現在眼前,可不就是那隻噬月靈狼嘛。

而在小狼的邊上有一個巨大的身影,比那野牛還有大,有近三丈那麼長。

身上佈滿黃黑相間的條紋,赫然是一隻巨大的老虎。

這隻巨虎四肢粗壯有力,直直站立。還多虧了山洞夠大,巨大的腦袋並沒有撞到頂部,上面還空出了不少。

如果走到老虎的正面,仔細觀察,必會發現巨虎的眼睛是綠色的,而在其眼睛周圍有些鮮亮的金色。

這隻巨虎難道是金屬性的五品靈獸,碧眼金晶虎?

可是碧眼金晶虎不是已經滅絕了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等等,為什麼小狼會和這隻碧眼金晶虎在一起?

難道是被碧眼金晶虎抓來的?

不過看兩隻靈獸的樣子,似乎也沒有干架的趨勢,反而相處的很融洽。

那麼問題來了,小狼在這裏,那麼林天霄呢?

難道已經下了虎肚了?

「我說大老虎,你把我弄來不讓我出去是什麼意思啊?」

一個少年的聲音在巨大的山洞中響起。

可以看見碧眼金晶虎的眼睛裏面,有一個少年的身影。

定神看去,原來在小狼和碧眼金晶虎對面的不遠處,坐着一個衣衫沾滿鮮血的少年,而衣衫上好多處抓痕,破碎不堪。身上也有不少深深的抓痕,將衣衫映紅。

而這個少年正是消失的林天霄。

原來林天霄在最後利用噬月之爪和尖刀險之又險地殺死大地之熊的時候,也是被壓得不輕。舌頭伸的老長,眼珠吐出,五臟六腑都快被擠壓出來一般。

還好大地之熊靠着大樹,流出了些許的空隙。要不然真的能活活把他給壓死。

林天霄在歇息了一番以後,廢了九牛二虎的力氣才從大地之熊的身下爬出來。而就在他爬出來的瞬間,一個巨大身影從邊上躥出,一掌揮下,將他嚇得半死,冷汗直冒,差點嚇尿。

不過還好,巨掌並沒有拍在他身上,而是輕描淡寫地將其弄在的巨大的後背上。

當林天霄發現自己在一個碧眼金晶虎的背上,當真被嚇的不輕。而在其後背上還有那隻之前溜走的小狼。見得林天霄,齜起了牙齒,分明是在笑嘛。

在後背上的少年本想亮出噬月之爪,趁其不備,咵咵幾下,但還是忍住了衝動。

隨後他和小狼就被帶到了森林更深處的巨洞裏,也就是這頭碧眼金晶虎的老巢。

「我說了,你放我出去,我可以考慮帶你出去。」

林天霄表情認真,開始了他的誘騙計劃。

心中哭喪,這他媽的剛脫離熊口,卻是落入了虎口,這都攤上的什麼事情啊。能不能不要這麼刺激,讓我歇一會啊,心真的好累的!

心中不禁感慨:我命苦啊!怎麼老是被靈獸抓住呢?

而一人一狼一虎,完全語言不通。

當然狼和虎似乎倒是通的,而且他們似乎也能聽懂林天霄的話,不過林天霄完全不知道他們說的什麼。

在這山洞裏,三雙眼睛,大眼瞪小眼,耗了好長時間,林天霄終於是有些搞清楚了。

原來這碧眼金晶虎之所以沒有殺他,是想他在這裏留下來陪他。

「開玩笑,把我當玩具?不可能!讓我帶你出去還差不多,說好啊,只是考慮一下。」

林天霄怎麼可能答應。也不知道這該死的小狼怎麼找到了這碧眼金晶虎,他有些想將它掐死的衝動。怎麼就是不得安分,到處惹事呢?

對於林天霄的話,碧眼金晶虎卻是滿眼憤怒,似乎觸及了他的傷心事一般。

可不是嘛,曾經也有人這樣欺騙過它,說要帶他出去。可是那人離開以後再也沒有回來過。而那個人就是天靈的父親。

十年前天靈的父親也是遇到了碧眼金晶虎,要了其一滴心頭血,說要帶它出去,可是一走卻是再也沒有回來。轉眼十年都過去了。

剛剛的那聲咆哮,就是碧眼金晶虎生氣發出來的。

林天霄左手舉起,拇指和小指彎曲,剩下其他三指挺立,「我說的是真的,我可以對天發誓。如果我這次不能帶你出去的話,最多三年,我一定帶你出去。要不然我天打五雷轟,不得好死。」

小狼也是在邊上「嗚嗚」的應和著。

林天霄眼神壞壞地看着小狼,對着碧眼金晶虎說道:「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將這隻小狼留在這裏。」

小狼立刻跳了起來,「嗚嗚」表示不滿。什麼人啊?我好心幫你說話,你卻要把我給賣了。而且當着我的面,有沒有考慮過我的感受?

如果小狼能夠開口這麼說的話,林天霄肯定會對上,當然有的,不過,那是不可能的。

而碧眼金晶虎聽得林天霄的發誓,以及小狼在一旁打包票以後,也是安靜了許多,似乎在考慮這個誘人的想法。

林天霄見得碧眼金晶虎心中動搖,知道它其實是想出去的。不過猶豫之前吃了虧,所以此番有些猶豫不決。

於是他趁熱打鐵:「不是我自吹自擂,除了我,估計沒有人能夠帶你出去了。你想啊,你留下我在這裏又有什麼意思呢?鳥不拉屎的地方,多無趣啊。難道你就真的想一輩子留在這裏?」

碧眼金晶虎露出人性的不甘。它堂堂五品靈獸,又怎麼會甘心一生窩在這毫無靈力的山林中。

林天霄雙眼眯成一條線,隨後更是胡編亂造,「我可是告訴你啊,你是沒看過,外面的世界可美了,真的,你一定要出去看看。最關鍵的,花花世界可是有着很多貌美的母老虎哦。」

說話的時候眼中淫光四射。

碧眼金晶虎聽到此處,眼睛瞪圓,大放異彩,似乎在詢問,真的?

見得碧眼金晶虎的反應,林天霄心中樂開了花,沒想到原來是條色虎啊。本是無心之舉的隨口一說,竟是誤打誤撞了。

論母老虎的妙用。

連忙拍著胸脯打保證,「那還有假!」

碧眼金晶虎似乎下了決心一般,低吼一聲,同意了。

隨後巨大的身影丟下一人一狼,跑進了山洞深處。

林天霄看着小狼,使了一個眼神,然後頭不停的往洞口一歪一歪,「那色虎進去了,我們趕緊跑吧。」

可是小狼這個蠢貨壓根沒聽懂,裂開嘴,露出了牙齒。

林天霄滿臉不善,滾!真是氣死了。我怎麼就犯賤地對狼彈琴呢?

不多時,山洞裏面竟然有幾個身影被趕了出來,一共五個人。衣衫破碎,身材瘦弱,滿臉污垢,頭髮都有些打結,陣陣臭味傳來,也不知道多久沒有洗過澡了。

不過看其樣子似乎年紀不大。

當幾個身影看見林天霄時明顯一愣,好陌生的面孔。

林天霄也是詫異,捏著鼻子,怎麼山洞裏還有活人,隨後想到了什麼:「你們認識陳大力嗎?」

此時一個鬍子拉碴青年,身上有一處明顯的疤痕,那是被利爪所傷而留在的,連忙小雞啄米的點頭回道:「認識認識,我叫陳小牛,陳大力是我爹。請問少俠是……」

不過聲音不大,話語有些不流利,估計是在這裏說話太少的緣故吧。

果然是幾年前失蹤的那幾個少年,沒想到竟然還活着。

林天霄隨口回道:「一個外鄉人。」

「少俠也是被抓來的?」

說話的時候眼神謹慎地瞥向身後的碧眼金晶虎。

林天霄毫不避諱地點了點頭,沒什麼可丟人的,「嗯」

眾人微微嘆息,感嘆林天霄命苦的時候,何嘗不是同情他們自己呢?

這幾年的苦他們可是深有體會。

為了活下去,每天都是吃着帶血的生肉。一個月才有一次機會到山洞處去晒晒太陽。如果想跑,呵呵,之前說話的陳小牛身上留下的傷疤就是榜樣。

碧眼金晶虎低沉的聲音再次傳來,五人被嚇了一跳,紛紛向山洞邊上閃去,擠在一起,有些不知所措。

碧眼金晶虎走到林天霄面前,趴了下來。此時小狼倒是毫不客氣,立刻爬上碧眼金晶虎的後背。而林天霄也是在五人驚詫的目光之中,爬上了上去。

「嗷」

聲音似乎在警告林天霄,我的後背可不是白坐的。如果你不能帶我出去,最關鍵是如果不帶我找那漂亮的母老虎,到時候要你好看。

林天霄在碧眼金晶虎的脖子上拍了拍,「大老虎,放心吧。只要你吃得消,到時候我給你找個十個八個的。」

「嗷」

碧眼金晶虎可開心了。估計是在說,吃得消,吃得消!

沒有理會陳小牛五人,站起身形,向洞口邁去。

虎背上的少年回頭看了一眼一臉驚異的五人,「不要傻站着了,走吧,回村了。」

而此時陳小牛無人目瞪口呆,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剛剛在他們眼前發生的事情,確定不是在做夢?

「嗷」

一聲響亮的吼聲驚醒了五人。相互看了一眼,臉上狂喜,圍成一團抱頭嚎啕大哭,淚流滿面。隨後來不及擦去臉上的淚水,立刻一起跑出了巨大的山洞。

外面依稀飄着雪花,這一場初雪從昨天下到了現在,依舊沒有停歇。

雪花不大,很少,零星飄落,落到地面就融化了。

下了這麼久,竟然路面也只是微微的濕潤,還沒有到粘腳的地步,可見其真的不大。

不過卻是一直沒有停過,氣溫也沒有下降的趨勢,還真是怪異。

。 「和尚,猴子什麼時候回來。」

「阿彌陀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