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深愛這一片土地,也深愛著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族人!

她深愛這一片土地,也深愛著生活在這片土地上的族人!

藍楓心裡沉甸甸的,被這種博大無私的情懷擊中心中最柔軟的地方,一時間竟是完全愣住,好半晌都沒有開口。

方天、方戟羞愧地低下了頭,他們這些正值壯年的族人,沒辦法保護好摩地族,反倒需要老嫗用自己兒子的遺物,去換取旁人的幫助,這對方天、方戟而言,無疑是一種巨大的打擊。

「老夫經歷了幾千年的滄桑歲月,歷經了漫長的歷史變遷,然而似眼前這老婦一般的人,卻是寥寥無幾……」透明老者忽然從藍楓的身體飄蕩而出,他凝視著佝僂的老太,感慨地說道,語氣中夾著一絲欽佩與讚賞。

「怎麼,你不願意嗎?」見得藍楓久久沒有回答,老太不由得露出一抹失望。

透明老者鄭重地看著藍楓:「答應她吧,如果有必要,到時候老夫不介意親自出手幫你一把……」當然,他的幫助,僅限於這一次的大戰。

藍楓深吸了一口氣,鄭重地注視著老太,神情十分認真,一字一頓道:「我答應您!」

聽得藍楓答應下來,無論是老嫗,還是方天、方戟,皆是大大地鬆了一口氣,面龐之上,露出一抹滿意的笑容。

張小飛則是暗暗著急起來,作為藍楓的奴僕,他更多的是為藍楓的安全考慮,摩地族與龍血霸族皆是當世最為強盛的幾個特殊種族之一,兩者之間的戰爭,就算是天級極限強者,也最好不要輕易攙和進去,因為一旦戰爭蔓延,將兩族的高層也牽扯進來,那麼天級極限強者恐怕也十分危險。

「少爺這次有些衝動了!」張小飛心裡嘆了一口氣,為了一塊隕鎢,而將自己置身於險地,這可不是一筆劃算的買賣。

隕鎢或許有些價值,但絕不比別的神器材料,可以說,隕鎢是神器材料中最廉價的一種。

而天級極限強者的性命,顯然比隕鎢珍貴多了,因為任何一個天級極限強者,都是至少可以媲美神級初期強者的存在,他們的潛力幾乎可以說是無限的,未來必定會成長為神級中期,乃至神級後期強者!

不同於張小飛,藍山在聽得藍楓的回答后,則是有些興奮:「太好了!又有好玩兒的了!」

或許在藍山的心裡,只要有戰鬥的地方,便是好玩兒的地方。

戰鬥,是藍山唯一的樂趣……

「好玩兒?」

眾人聽得藍山的話語,不由哭笑不得地搖頭,凡是見識過戰爭殘酷的人,都不會認為這東西好玩兒,相反,每一個正常人,都是本能地厭惡它,恨不得一輩子遠離它。

「這塊隕鎢,老嫗便提前交給你了,希望你記住自己的承諾。」老太的嘶啞聲音,將眾人的注意力重新拉了回來,只見她枯瘦的手掌略微費力地托著一塊散發著強大威壓的黝黑石頭,所幸這威壓並不具備攻擊性質,對老太也沒有太大影響。

望著那一塊黝黑的石頭,藍楓那平靜的目光,終於有了一絲變化。

「第三塊了!」加上這一塊隕鎢,他已經湊得三塊隕鎢了,只要再得到萬器閣一級學院、荊棘谷與星海湖的三塊隕鎢,他便可徹底湊齊六塊隕鎢,然後請透明老者出手,重新煉製幹將,讓那一柄來自華夏的神劍,在這一方世界,名揚天下。

藍楓緩緩伸出手掌,鄭重地接過隕鎢,然後小心翼翼將其收起。

在妥善收藏好隕鎢之後,藍楓方才認真地看著老太:「晚輩會全力以赴,幫助摩地族打贏這一次戰爭!」

搖了搖頭,老太語氣平和地說道:「不一定非得打贏,只要你能儘快化解這一場戰爭,保全摩地族族人們的性命便可!」龍血霸族的實力有多強橫,老太心裡十分了解,就算有著藍楓的幫助,她也不認為摩地族能夠贏得戰爭,因此她的要求不高,只要讓戰爭儘快結束,儘可能多地保全族人們的性命,她便心滿意足。

藍楓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讓摩地族打贏這場戰爭,或許的確很難,但他卻想試一試。

不過,一級學院開學在即,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必須在半個月之內處理完此事,否則,便趕不上一級學院開學的時間了。」藍楓心裡計算著時間,在盤算片刻之後,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半個月之內處理完此事,恐怕有點困難。

不過,當瞧得身旁那透明的蒼老身影之後,藍楓那皺著的眉頭,頓時緩緩舒展開來。

他可清楚地記得,透明老者剛才可是說過,如果有必要,透明老者會親自出手……

雖然不知道透明老者現在的實力到底有多強,但可以肯定,透明老者的實力絕對不會比他弱,甚至可能比他還強上不少。

「希望龍血霸族識趣一些,否則……」思忖間,藍楓的眼神陡然變得凌厲起來。

……

離開老太的小院之後,藍楓召集了一干學員等人,然後將自己的安排與打算告知他們。

藍楓並沒有打算讓所有人都留下來,而是任由這些學員自己選擇,願意留下來的,可以暫時住在方家,不願意留下來的,則是由張小飛護送前往一級學院,以張小飛人榜強者的實力,只要出了摩地族與龍血霸族交戰的區域,便極少有人能夠威脅到他的安全,由他來護送,藍楓還是十分放心的。

眾人的選擇,並沒有出乎藍楓所料,除了葉穹之外,其餘人全都選擇離開,顯然不願意呆在這個危險的地方。

葉穹則是選擇留下來,跟隨在藍楓身邊,畢竟,沒有藍楓在身邊照拂,就算他去了一級學院,也只會受到其餘學員的欺壓……

「那好,既然大家做出了選擇,那一會兒便出發吧。」藍楓沒有對學員們多說什麼,轉過身,對張小飛說了一句,「張小飛,你先跟我來一下……」

經過慎重考慮,藍楓打算在張小飛走之前,將膨脹術傳授給他。

PS:大家這麼熱情,我也不好意思偷懶,第二章奉上! 早在藍楓得知張小飛處境的時候,便想過將膨脹術傳授給他。

只是他當初還沒來得及傳授,便遇上了龍血霸族的高手,然後與張小飛等人分開,根本沒有機會傳授膨脹術。

兩人來到屋外一塊平整的空地上,藍楓負手而立,平靜說道:「接下來,我會教你一門極為特殊的元技,希望你記清楚它的訣竅。」

……

一個時辰之後,張小飛整個面龐,以及體型,都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站在藍楓面前的張小飛,比以往顯得更加強健,體格高大,看上去幾乎與摩地族人無異,現在的他,就算走在大街上,那些摩地族人恐怕也分辨不出他是外族人。

「少爺,謝謝!」張小飛臉龐浮現著一抹難以遮掩的興奮,有了膨脹術,他就再也不怕忘情宗的追殺了。

膨脹術無疑是一門極為神奇的元技,雖然不具備任何的攻擊力,但它的神奇效果,卻是足以令無數深陷追殺危機的修鍊者們趨之若鶩。

藍楓擺了擺手,然後神情鄭重地說道:「記住,這門元技,僅限於你修鍊,萬不可泄露出去。」

膨脹術的原理很簡單,只要弄清楚了其中的訣竅,任何修鍊有成之人都能夠輕易學會,它就像一顆重磅*,一旦泄露出去,必將對在整個青州大陸造成不可預估的影響。

頓了頓,藍楓轉過身,朝著屋子的方向走去,嘴裡則是說道:「時間不早了,你們出發吧……」

片刻之後,方家宅邸上空,伴隨著一道尖銳高亮的嘶鳴,三頭紫翼鵬的龐大身軀,驟然穿過一股強大的氣流,「嗖」的一聲,掠向了遙遠的天際。

藍楓緩緩收回目光,轉頭看向身側的方天、方戟,以及藍天等人,輕聲說道:「抱歉,讓大家久等了,現在,我們也可以出發了……」

緊接著,藍楓、藍山、葉穹、方天、方戟一行人也是離開了摩地城,前往戰場前線。

摩地族的大營離兩族交戰的地方還有著一段距離,當藍楓一行人到達的時候,方慎正在大營中盤膝坐著,面帶沉思之色。

瞧得藍楓與方天等人的身影,方慎略微一愣,旋即快速站起身來,有些吃驚地看著藍楓:「藍楓先生,您怎麼來了……」

雖然他十分渴望得到藍楓的幫助,可摩地族與藍楓之間的交情還沒有那麼深,他也不會輕易開口。

「不用懷疑,藍楓先生這次的確是來幫助我們的。」方天微笑走了過去,然後在方慎身邊附耳解釋了一番,將之前發生的事情,簡略地說了一遍。

聽得方天的解釋,方慎的神情一陣變幻,目光頓時變得有些複雜。

「是我們這些後輩無能,對不起她老人家……」方慎長長地嘆了一口氣,他的情緒有些低落,心情久久難以平息。

輕輕拍了一下方慎的肩膀,方天沉聲說道:「這是她老人家的心意,我們不能拒絕,唯一能做的,便是不要再讓她失望!」

聞言,方慎收斂了情緒,十分鄭重地點頭:「不錯,這一次,我們決不能辜負她的期望了!」

方慎、方天、方戟三人心頭皆是沉甸甸的,越發地感受到自己肩頭的責任與壓力。

他們不僅要為老太負責,更是得為族中千千萬萬的族人負責……

「我們不在的這段時間,戰況如何了?」方天甩了甩頭,緩緩吐了一口氣,旋即關心地問道。

所有人都是將目光投向了方天,顯然,這個問題,所有人都十分關心。

方慎沉吟了一下,低沉的聲音在大營中緩緩響起:「這兩天,我們雙方的軍隊都比較克制,雖然進行了多場小規模戰鬥,但彼此都打得十分保守,幾乎沒有什麼傷亡。據探子彙報,龍血霸族那邊,奧古?加拉斯兩天前開始閉關養傷,他們的軍隊暫時由伊莉莎指揮,蘭伯特從旁協助,看樣子,奧古?加拉斯應該受傷不輕,想要恢復,起碼得數天時間……」

說到最後,方慎不由看了藍楓一眼,就是眼前這個青年,將那位龍血霸族的天才生生打傷,令其不得不閉關養傷。

感受到方慎,以及四周其餘幾人投來的目光,藍楓面色平靜,臉上看不出絲毫的得意。

奧古?加拉斯的確受了傷,但他藍楓,同樣也受了不輕的傷,至今都還沒有徹底痊癒。

所幸,他的肉身異於常人,自愈能力也是頗為驚人,就算不去刻意閉關養傷,身體依舊在以驚人的速度恢復著。

「你有沒有辦法儘快結束這一場戰爭?最好,將時間限制在半個月之內!」藍楓想了想,低聲問道。

方慎搖頭笑了笑,臉龐滿是自信地說道:「藍楓先生,你低估自己的影響力了!只要你肯加入,那麼這一場戰爭,會比你想象中更早結束!」

「哦?此話何解?」藍楓饒有興緻地看著方慎,好奇地問道。

「以往,我們摩地族無論是高端戰力,還是普通兵卒,都處於絕對的劣勢,然而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依然能夠抵擋住龍血霸族的強大攻勢,如今,有了你這位天級極限,我們彌補了缺乏頂尖高手這方面的端板,與龍血霸族之間的差距,大大縮小了!」方慎看上去比藍楓更加自信,在雙方差距不大的情況下,他有著足夠的自信,依靠自己的智慧,取得戰爭的勝利。

「具體說來,其實我們不需要與龍血霸族硬碰硬,我們應該發揮我們的優勢。」方慎十分從容,面帶著自信笑容,侃侃而談,「在以往的戰爭中,每一次戰鬥,我們摩地族的損失都遠遠大於龍血霸族的損失,龍血霸族自然不會心疼,可如果我們高手盡出,專挑龍血霸族的重要將領,以及年輕高手下手,他們恐怕就沉不住氣了……」

在沒有多大損失的情況下,龍血霸族不會心疼,也不會輕易撤軍。

可如果損失太大,即便是龍血霸族,也不會無休止地打下去,因為就算他們最終擊敗了摩地族,自身的損失也是難以估量,如果這時候大地古族,或是別的勢力趁虛而入,那麼龍血霸族自身就危險了。

兩族之間的矛盾,源自於一件遺失的寶物,可再重要的寶物,都是比不上龍血霸族本身的傳承……

若是龍血霸族自身都滅族了,那麼即便是重獲那一件寶物,又有什麼意義?

正是因為看中了這一點,方慎才有自信說出這番話,摩地族或許很難打贏龍血霸族,可要逼得龍血霸族撤軍,卻也沒有想象中那麼困難。

「如果我們這麼做,奧古?加拉斯不也同樣可以選擇這麼做嗎?」方天有些不解地說道。

方慎搖了搖頭,耐心地解釋道:「誠然,龍血霸族也可以選擇這麼做,可你要知道,這代價我們摩地族承受不起,龍血霸族同樣也承受不起。」

說話間,方慎的表情逐漸變得冷酷起來:「我就不信,他們龍血霸族願意拼著被別的勢力滅族的危險與代價,與我們死戰到底!」

其實這辦法顯得有些無賴,也顯得十分冒險,以死換傷的打法,是需要巨大勇氣的。

若是沒有藍楓的存在,這辦法根本行不通,因為摩地族這一方根本找不出一個人能夠抵擋奧古?加拉斯的攻擊,將高手派去,就如同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可藍楓的加入,給了方慎足夠的底氣,只要藍楓牽制住奧古?加拉斯,那麼他們便可在戰場中自如來去,給予那些稍弱一點的龍血霸族高手迎頭痛擊。

只有將龍血霸族打疼了,讓他們領悟到戰爭的殘酷,這些霸道的傢伙,才可能撤軍。

「就這麼辦吧。」藍楓點頭贊同道,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方慎這個辦法,無疑是一個十分可行的辦法,藍楓也相信,正如方慎所說的那樣,龍血霸族應該沒有勇氣與摩地族一拼到底,因為那代價絕不是龍血霸族所能夠承受的。

見得藍楓點頭,方天、方戟兩人也只好閉上嘴巴,儘管他們並不是十分贊同這種激進的打法,可他們也想不到更好的辦法了。

「我先下去安排一下,藍楓先生,二伯,三伯,你們就在這休息吧,待我安排妥當,便可展開行動……」方慎對著藍楓幾人拱手說道,雖然計劃是他想出來的,但還有一些地方沒有完善,為了千千萬萬的摩地族人,他必須慎之又慎,將一切都安排妥當了,才會發起進攻。

藍楓等人還未來得及開口,藍山便是不滿地喊道:「別忘了還有我,我也要去!」

方慎、方天幾人不由懷疑地看了藍山一眼,然後向藍楓投去一抹疑惑的目光,他們知道藍山是藍楓的弟弟,可這並不代表藍山擁有著參與這一次行動的實力。

在眾人目光注視中,藍楓沉吟說道:「他要去,便讓他跟著吧。」

在於張小飛那一戰之後,藍山的實力似乎又有了新的突破,現在的藍山,實力應該不亞於人榜強者,雖然對整個行動計劃,並沒有多大的幫助,但也能勉強自保。

「讓他親眼見識一下戰爭的殘酷,說不定會令他曾經的一些想法轉變過來。」藍楓心裡默默地想到。 大營後山的一座巨石上,藍楓盤膝而坐。

置身於鬱鬱蔥蔥的樹林邊緣,聽著那潺潺溪水流淌的嘩啦聲,藍楓難得地感受到一股寧靜的意味。

在他身旁,葉穹靜靜地修鍊著,藍山則是再度睡了過去。

半空中,透明老者的身影懸浮著,蒼老的聲音,從他嘴裡緩緩傳出:「七星劍陣,乃是一位華夏古人按照北斗七星的移動規律,結合道家的陰陽、五行、八卦,創造的一種威力極強的陣法!此陣原本是由七人組成,可擺出四個基本陣型,每個陣型又可以再次分解為若干陣型,演繹過程中千變萬化,具有很強的攻擊和防守能力……」

「老夫認真思索過,七星劍陣的七個人,完全可以由元丹來代替,七顆元丹所組成的七星劍陣,甚至可能引動真正的星辰之力,發揮出不可想象的威力……」

聽得透明老者此言,藍楓面龐不由微微一僵:「您的意思是,您只是拿我來做實驗?」

說話間,藍楓的眼角,狠狠抽搐了起來。

難怪當時透明老者支支吾吾的,不肯多說,原來是因為透明老者自己都不是十分清楚!

「話別說的那麼難聽,老夫可不是拿你做實驗,若是沒有一定的把握,老夫豈會這麼做?」迎著藍楓那略微悲憤的目光,透明老者尷尬地輕咳了一聲,然後強調似的說道。

不等藍楓開口,透明老者便是有些惱羞成怒地說道:「你到底還想不想學,不想學的話,老夫便回去睡覺了……」

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藍楓忍不住搖頭:「都已經到這地步了,再想回頭,還有機會嗎?」

在突破修為的時候,他已經將元丹分裂成七顆,七顆元丹雖然使得他的攻擊威力更為強勁,但也使得他將來突破時更加艱難,甚至,他的突破難度,比尋常人還要大數十倍!

付出了這麼大的代價,如果最後什麼都得不到,藍楓豈能接受?

「既然想學,那就別再廢話,專心聽老夫講解就行了。」透明老者撇了撇嘴,旋即淡淡說道:「七星劍陣分為天樞、天璇、天璣、天權、玉衡、開陽、搖光七大象(陣)位,彼此之間相對獨立,卻又緊密聯繫,與此同時,七大陣位按照特定的規律運行……」

所謂的七星劍陣,其實等同於一門特殊的元技。

只不過,尋常的元技,是引導元氣、元力在經脈中運行,從而產生特殊的效果,而七星劍陣,則是直接引導七顆元丹,在丹田內運行,七星劍陣的運行軌跡,則充當經脈的功能……

藍楓不知道七星劍陣是否真的如透明老者說的那般神奇,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試一試了。

在完全記清了七星劍陣的運行路線,以及七大陣位之後,藍楓深吸了一口氣,開始引導丹田內的七顆元丹,按照七星劍陣的運行軌跡,開始移動起來。

剎那間,天地驟然凝固,藍楓頭頂上空,層層的烏雲,開始瘋狂聚攏,遮天蓋地。

摩地族大營四周十多公里的地方,光線瞬間昏暗了下來,令得無數的摩地族族人都停下了動作,驚疑不定地朝著大營後山的方向張望。

「發生什麼事了?」

「天怎麼一下子就黑了……」

「烏雲,好厚的烏雲!」

無數的摩地族族人不由恐慌起來,被那煌煌天威嚇得臉色慘白。

可沉浸在修鍊七星劍陣中的藍楓,卻是絲毫沒有察覺到外界的變化,他努力地控制著七顆元丹按照固定的軌跡運行,當七顆元丹運行一個周天之後,時間猛然靜止,天地剎那凝固。

一道直徑超過百丈的巨大光柱,驟然從遙遠的天際傾瀉而來——

剎那之間,那巨大的光柱,將藍楓籠罩在其中,並且將黑壓壓的烏雲衝破,那刺目的光芒,甚至將太陽都生生遮蓋了過去。

這震撼的一幕,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就連身處數十公里之外的龍血霸族之人,也都是震驚地望著連同天地的巨型光柱,腦子有些發矇。

「哥!」

「藍楓大哥!」

藍山與葉穹的呼喊先後響起,將沉浸在修鍊中的藍楓驚醒過來。

睜開雙眼的藍楓,在瞧得眼前的陣勢之後,也是有些發懵……

幾乎沒有任何遲疑,藍楓立即停止丹田內的元丹運行,可他很快便悲哀地發現,七顆元丹盡皆脫離了他的控制,在一股神秘力量的牽引下,自行地按照七星劍陣的軌跡運行著,並且速度越來越快。

「趕緊跑,跑得越遠越好!」藍楓頓時臉色狂變,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對藍山與葉穹兩人瘋狂大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