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清白身子就這麼沒了,就這麼稀里糊塗的給了另外一個男人,而且是一個自己根本就不認識的男人。

她的清白身子就這麼沒了,就這麼稀里糊塗的給了另外一個男人,而且是一個自己根本就不認識的男人。

『夜店裝』傻傻的收回了自己的腿,然後就捲縮成了一團。

如同行屍走肉一般的向著洗手間裡面走了過去,旋即洗手間裡面就傳來了一陣嘩啦啦淋浴的聲音,而這個時候華新也被『夜店裝』美女弄出來的動靜給吵醒了,透過酒店衛生間的毛玻璃,就能看見一人站在淋浴下面。

「嘿嘿。」

華新翻身就從床上跳了下來,向著衛生間裡面走了過去。

「美女,一起吧!」 「美女,一起吧。」

華新推開衛生間的門就走了進去。

淋浴噴頭下面,一具白皙嬌嫩的嬌軀完美的呈現在華新的眼中,如仙子沐浴,充滿了強烈的視覺衝擊力,那麼的美!

她就那麼站在噴頭下面,低著頭,攙扶著牆,一動不動。

饒是華新喊了一聲,她也沒任何的反應。

『夜店裝』美女此刻雙眼無神,呆愣愣的凝視著白色的牆磚。

腦子一片空白,整個人的魂都丟了。

「嘿嘿。」

華新欣賞著淋浴著的『夜店裝』美女。

把『夜店裝』美女的美背,P股以及雙腿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欣賞了一遍。

「嘖嘖。」

「真美!」

華新嘴角微翹,眸子里邪氣縱橫。

『夜店裝』美女淋著身子,完全沒有反應,彷彿默許了一般。

「嘿嘿。」

「美女。」

「你真美。」

華新走了上去,從後面就抱住了『夜店裝』美女。

但『夜店裝』美女雙眼無神,整個人的靈魂都已經丟了。

她腦子一片空白,被華新從後面抱住,也沒有任何的反應。

「嘿嘿。」

華新嘴角旋即就勾了起來,頓時就蠢蠢欲動了起來。

他從後面攙扶著『夜店裝』美女的小腰,近距離的欣賞著『夜店裝』美女的身子。旋即就進入了『夜店裝』美女的身體之中,咸豬手也開始在『夜店裝』美女美女的身上遊走著。

『夜店裝』美女雙眼無神,眼中沒有焦點。

可當華新進入她的身體之中后開始戰鬥著時,身體上的碰撞傳了過來,papa的聲響就傳進了她的耳朵裡面,把她的心神漸漸的從無神的狀態之中給拉了回來。

「啊……」

『夜店裝』美女身子一僵,驟然尖叫了一聲。

「你幹什麼?」

「放開我!」

『夜店裝』美女本能的就去抓華新的咸豬手,並且往前,想要離開華新。

「美女。」

「你真美。」

「我們還能幹啥,自然是干愛乾的事啊。」

華新雙手一樓,就把『夜店裝』美女同自己的身子緊緊得貼在了一起。

「你……放開我。」

『夜店裝』美女大怒。

「你是誰?」

「我根本就不認識你。」

「你這是強`奸。」

『夜店裝』美女大聲的質問道,並且掙扎著。

「呃……」

華新被『夜店裝』美女給嗆了一下。

「什麼強`奸不強`奸的,這怎麼能算強`奸。」華新不由反駁的道,「明明就是你情我願的事情。」

「你放開我。」

「我根本不認識你!」

『夜店裝』美女掙扎著。

「現在不就認識了么?」

華新並沒有鬆開對方:「況且,我們昨天晚上也很愉快啊,你也很狂野。剛才我叫你,你也沒反對不是。」

華新任然緊緊得抱著『夜店裝』美女papa著。

「你……」

『夜店裝』美女聞言,心中氣惱。

她昨天喝醉了,完全不知道昨天晚上究竟是怎麼回事。

只記得一大早醒來的時候,頭很疼也很暈,旋即就看見了一個男人睡在一邊,而自己也渾身赤著。關鍵是,自己保留了28年的清白身子,28年的處`女,就這樣稀里糊塗的就交給了一個陌生的男人,昨天是她結婚前最後一個單身的日子,所以才和小姐妹一起去酒吧嗨皮狂歡,以緬懷自己即將結束的少女生涯,可沒想到,最後會變成這樣。

「嘿嘿。」

『夜店裝』美女一時陷入了無盡的悔恨和自責中,整個人沒了動靜,彷彿默許一般。華新的咸豬手就再次不老實起來,而且攙扶著『夜店裝』美女的小蠻腰,就是一陣狂風暴雨一般的戰鬥著。

「啊……」

感受著華新的力量,『夜店裝』美女頓時就反應了過來。

「你滾開!」

「我要告你強`奸。」

『夜店裝』美女感覺到華新的動作,立刻掙扎反抗起來,意識異常的強烈。

「美女。」

「好歹一夜夫妻百日恩啊。」

「你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

華新並沒有第一時間就鬆開『夜店裝』美女,甚至繼續著。

「我要告你強`奸。」

『夜店裝』美女見華新並沒有停止下來,整個人變的冷靜冷漠了下來。不再反抗和掙扎,以防止華新傷害她。

「哦!」

華新見『夜店裝』美女不再反抗也不再掙扎,聲音冷漠而冷靜,便知道她真的生氣了。

「好吧。」

「既然如此,那就如你所願。」

華新淡淡的說道:「是你自己玩一夜`情,這還怪我了,這讓我也很絕望啊。」華新聳了聳,就離開了『夜店裝』美女的身體,但一股青木真氣卻進入了她的小腹之中。

「嗚嗚,嗚嗚。」

『夜店裝』美女感受到華新離開了自己的身體,眼睛一紅,嗚咽了起來。

她掩面而泣,攙扶著牆壁就坐在了地上。

「好吧。」

「好吧。」

「這怪我咯,那我對你負責就是了。」

華新見『夜店裝』美女靠著牆壁坐在地上,不由說道。

「你滾!」

『夜店裝』美女沖著華新咆哮了一聲,旋即繼續埋頭抽泣著。

「好吧。」

華新旋即離開了衛生間。

而衛生間里,華新留在『夜店裝』美女小腹裡面的青木真氣就開始做怪了起來。刺激著『夜店裝』美女相關的興奮點,一開始『夜店裝』美女沒有什麼反應。

「嗚嗚,嗚嗚!」

『夜店裝』美女只是坐在地上,把頭埋進捲縮著的雙腿之中抽泣著。

她抽泣了一陣,旋即就站了起來。

似乎異常的厭惡,開始清洗著自己的身體,尤其是剛剛被華新進入過,碰觸過的地方。

她清洗的異常用力,覺得那個地方特別的臟。

甚至擰開熱水的開關,到了滾燙的地步。

不斷的清洗著,用力的搓洗著。

「啊……」

淋浴的熱水溫度太高,『夜店裝』美女終於被燙的尖叫了一聲。

她連忙關掉了淋浴,攙扶著牆壁嗚咽著,抽泣著。

「我洗。」

「我洗。」

「洗洗洗!」

『夜店裝』美女厭惡自己的骯髒,不斷用力清洗著,搓弄著。

「怎麼了?」

華新聽見『夜店裝』美女的尖叫聲,不由沖了過來。

「你滾!」

「我不想看見你!」

『夜店裝』美女沖著華新咆哮著。

旋即,低著頭,繼續清洗著。

只是,隨著青木真氣刺激相關的神經興奮點。

『夜店裝』美女越是清洗,反而隨同青木真氣一起刺激著相關的興奮神經!

(本章完) 「嗯!」

『夜店裝』美女驟然輕嗯了一聲。

「嗯……」

她旋即愣住了。

『夜店裝』美女一心只想清理掉自己身上的骯髒,所以很是用力的搓洗著。雖然腦子裡面並沒有想那方面的事情,而身體也不時傳來痒痒的感覺還有那如同觸電一般的感覺,但並沒有在她心裡停留任何一秒鐘,她只是想要洗掉身上的骯髒。

只是。

隨著她不斷的清洗,搓洗。

+上青木真氣的刺激,隨後終於爆發了。

她的心思雖然不在這個上面,身體卻本能的給出了反應。

『夜店裝』美女頓時就愣住了。

「怎麼會?」

『夜店裝』美女想到自己盡然這樣就有了感覺,越發厭惡自己的骯髒,還有身體上的反應。

「不!」

「不!」

『夜店裝』美女搖著頭,不願意承認身體上傳來的感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