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林嶽點了點頭,然後,目送着炎火離去之後,纔將視線轉移到面前的這個漆黑的大門上面,這個門,林嶽輕輕摸起來,便是感覺出來,這種大門的材料是什麼,只是普普通通的黑木而已。

“好吧。”林嶽點了點頭,然後,目送着炎火離去之後,纔將視線轉移到面前的這個漆黑的大門上面,這個門,林嶽輕輕摸起來,便是感覺出來,這種大門的材料是什麼,只是普普通通的黑木而已。

林嶽不禁奇怪,難道九靈天境的入口,就是這一扇看起來不堪一擊的木質的大門?

林嶽沒有多想,既然是炎火帶領而來的,自然是絕對沒有錯的,所以,林嶽打開了大門,大門內,射出一道刺眼的白光,林嶽在適應了一下這白光之後,便是抱着柳仙兒,往大門內走去。

進入大門之後,映入眼簾的,居然是一片暗紅色的區域,林嶽目瞪口呆地看着這片暗紅色的區域,有些不敢置信,因爲,這裏,岩漿如同暗紅的鮮血一般,堆積在一起,讓林嶽看起來,特別地不舒服。

林嶽有一刻居然覺得他是不是來到了炎火所敘述的那個,天麟濫殺上千無辜生命的那一年、那一天、那一個場景。

林嶽緩緩低下了頭,他覺得,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再擡起頭來,他覺得,他已經愧對了上千人了,上千人因爲他,而無辜地白白犧牲掉了自己的生命。

這一份血海深仇,林嶽只知道,必須以天麟的鮮血,才能夠略微彌補一下那上千人的冤魂,所以,現在,林嶽只有快速提升修爲,達到能夠與天麟相對抗的境界,所以,林嶽很快又擡起了頭。

但是,看着那如同血液般流動着的岩漿,林嶽就是回憶起了那幅血流成河的場景,林嶽不禁又緩緩低下了自己的頭,一口白牙,在他用力的咬下,也隱隱有着碎裂的意思。

這個時候,一個溫暖的小手卻是握住了他的手,林嶽睜開緊閉的雙眼,便是看到柳仙兒已經睜開了眼,一臉安慰的看着他,小手正握住他的手。

“不要想太多了,那些,根本原因不在你身上,不要自我愧疚了,我們只需要幫他們報仇,就可以了。”柳仙兒微微笑着看着林嶽,說道。

“恩。”被柳仙兒這樣一安慰,林嶽便是覺得舒坦了許多,他將柳仙兒放到地上,然後,便輕輕握緊柳仙兒的小手,然後,走在這個岩漿世界之中。

越過一道岩漿,林嶽在一個轉角處,發現了一塊石碑,石碑上,清清楚楚地記錄着這九靈天境的所有事情。

九靈天境,如同它的名字一樣,分成了九層,林嶽現在所在的,便是第一層,這九靈天境,林嶽在進入這裏之前,炎火已經是清清楚楚地告訴過他,在九靈天境裏面修煉一天,就能夠頂在外界修煉三個多月,林嶽也不管它有多少層了,直接盤膝坐好,開始修煉,而柳仙兒,則是扶着幫助林嶽護法。

林嶽僅僅是修煉了一分鐘,便是睜開了雙眼。

“哇,這裏修煉,果然能夠事半功倍!”林嶽一臉高興地說道,“單單是修煉一分鐘,我便是能夠感受到體內的力量已經增長了不少,仙兒,你也一起來修煉吧,我們應該很快便能夠突破了。”

“可是,我還要爲你護法啊。”柳仙兒雖然也心動了,但是,她還是記得自己的職責的,所以,疑惑地說道。

“沒關係,這裏根本就沒有什麼危險,不需要擔憂這麼多。”林嶽微笑地說道,一臉擔保。

“那,好吧。”柳仙兒猶豫了一下之後,便是沒有再猶豫,直接在林嶽身邊盤膝坐好,不到五秒鐘,林嶽便是從柳仙兒身上感受到了龐大的元氣波動。

林嶽不禁驚訝,他沒有想到,柳仙兒居然這麼快就要突破了,這修煉速度,可以說是變態中的變態了,因爲,林嶽他哪怕以最快計算,柳仙兒至少要在這裏修煉一天才突破,他沒想到,居然剛剛修煉五秒鐘,就開始突破,這簡直是太變態了!

林嶽看到柳仙兒居然現在就要突破了,自然沒有再進行修煉,哪怕周圍沒有危險也好,林嶽也是要在一旁看住柳仙兒,萬一柳仙兒出現什麼狀況,他也能夠馬上做出正確的決定。

不過,柳仙兒的悟性顯然也是不錯的,不然,她也不可能在修煉五秒之後,便突破了,在經過半個時辰的突破之後,柳仙兒便是緩緩睜開雙眼,眼中一片清明。

本來,她突破根本不需要這麼多時間的,但是,柳仙兒身上的力量,可以說是林嶽帶給她的,還不完全屬於她,所以,她利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將身體裏所有的力量都給融合貫通,徹徹底底地將那股力量變成了屬於自己的東西。

“完成了?”林嶽笑眯眯地看着柳仙兒,背靠着那塊石碑站着。

“恩。”柳仙兒微微點點頭。

“速度倒挺快的,我本來還估計,你最快也得需要兩個時辰的時間,沒想到,居然僅僅用了半個時辰而已。”林嶽微笑着說道。

“什麼?你居然認爲我的資質這麼差?本小姐是誰?哼,本小姐的天賦可是非常好的,對不起,讓你小瞧了!”柳仙兒氣呼呼地說道,她心中不禁暗想,難道林嶽每一次,都要和她吵一架才肯罷休嗎。

不用兩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他們天天都是大吵。

(第二章,12點之前送上) 林嶽和柳仙兒已經在九靈天境第一層裏面修煉了七天七夜,整整一個星期了,林嶽也在這一個星期裏面,隱隱觸摸到了他的瓶頸,不過,林嶽無論進行多大的努力,也是未能夠將他的瓶頸給突破。

林嶽也知道,修煉講究的是循序漸進,像他這樣,自然沒有成功的可能,所以,林嶽也就釋然了,雖然他沒有像柳仙兒那樣一下子就突破,但是,林嶽體內的力量,正在被他一步步地鞏固,已經有一種想要將液態的天元凝結成冰態的固體天元的勢頭。

不過,修煉了一個星期,林嶽明顯地感覺到自己修煉的速度漸漸放慢,而柳仙兒,亦是如此,林嶽也便是知道,他是絕對不可能永遠留在第一層修煉的,如果想要更快速的修煉速度,只有上去更高的層次,才能夠加快修煉速度,不然,繼續留在這裏,最後修煉進度只會越來越慢。

所以,在繼續修煉一天之後,林嶽便是準備帶着柳仙兒啓程,去尋找通往第二層的通道。

走在暗紅色的地面上,看着周圍遍地冒着泡泡的岩漿,林嶽拉着柳仙兒的手,慢慢地走着, 在行走的同時,林嶽突然感覺腳下的地面略微發震,就如同來地震一樣。

不過,林嶽絕對不可能相信這是地震,因爲,一股濃烈的血腥味,撲鼻而來,讓林嶽非常不舒服,林嶽拉着柳仙兒停下了腳步,手上,已經握緊了天嘯劍。

林嶽知道,這肯定是有兇獸出現了,不然,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震動以及這麼污臭的血腥味。所以,林嶽非常警惕。

突然,林嶽腳下的土地頓時崩裂,林嶽幸好反應及時,拉着柳仙兒,便是飛到了半空之中。

此刻,空中那陰沉的天色,已經滿是血紅之色,天上時不時地飄散下來一些血紅色的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這些東西,在空中飄散,不久後,便是化爲一點點星光,消失在了天空之中。

林嶽和柳仙兒,卻沒有心思欣賞這種別樣的美麗,兩人都是非常緊張,看着正在一步一步接近崩裂的地面,林嶽和柳仙兒都是知道,下面,有什麼大東西要出來了。

天嘯劍上,光華流轉,一道道潔白的光暈圍繞在劍身上,一道道紅色的光暈,從林嶽的掌心流轉出來,和潔白的光暈糾纏在了一起,就在天嘯劍上面,交纏着。



就在這個時候,地面頓時全部崩裂,無數岩漿,迸射出來,林嶽和柳仙兒都輕鬆地躲避開了這些迸射出來的岩漿。

“仙兒,你躲遠一點,我現在,要好好地專心對付這隻兇獸,你躲得遠遠的,就沒有危險,是比較安全的,我也不用分心去照顧你。”林嶽看着柳仙兒說道,一邊說,他手上的動作變換着,暗·天嘯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出現在了林嶽的左手之中,潔白的光暈,便取消和紅色的光暈糾纏,而是飛到了暗·天嘯上面,圍繞着暗·天嘯旋轉着,而明·天嘯上面,一道道紅色的光暈,環繞着它旋轉,看起來,是如此的詭異。

柳仙兒看着林嶽的樣子,心中不禁有些不爽:明明我也是這個級別,爲什麼就還一直怕我拖後腿呢?本姑娘明明已經很厲害了!柳仙兒雖然心中不停地咒罵着林嶽,但是,卻還是乖乖地往後退得遠遠的,並不是因爲她自己承認自己是拖後腿的,而是,她覺得,在遠處觀戰,別有一番趣味……

林嶽看到柳仙兒已經退到了一公里以外,然後,嘴角微微揚起,看着下面那一個大窟窿,大窟窿裏面,還源源不斷地濺射出岩漿。

林嶽的雙眼,不知道在什麼時候,已經蒙上了一層薄薄的金色,在金色的視野之中,林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見,那一雙來自大窟窿深處的一隻血紅色的眼睛。

突然,在林嶽背後一里的地方,一道沖天的火光從地下迸射而出,林嶽趕緊前去觀察,林嶽只是發現,這是一個和之前的大窟窿一樣大小的窟窿,林嶽同樣在裏面深處的地方,看見了一隻血紅色的眼睛。

發現這等情況,林嶽便是快速飛向高空,他仔仔細細地觀察了一下這兩隻眼睛的所在地,林嶽突然發現了什麼,他馬上大聲朝着柳仙兒喊道:“仙兒!快點飛到高空,而且,還要繼續後退,退得越遠越好!”

林嶽大聲喊道的話,柳仙兒一字一句清清楚楚地聽清楚了,她雖然不知道林嶽爲什麼會讓她這樣做,但是,她知道的是,在這個時候,她應該無條件地相信林嶽,所以,她快速朝後退,朝後退的同時,她往高空飛去。

很快,在柳仙兒眼裏的林嶽,便是成爲了一個芝麻大小的人,根本就看不清林嶽現在的表情,柳仙兒雖然沒有聽到林嶽還有沒有繼續讓她後退,但是,她覺得,既然林嶽讓她退得遠遠的,肯定就得無條件的相信林嶽的這種做法,所以,她繼續後退,此時,她距離林嶽,已經接近十千米的距離了。


林嶽看向柳仙兒的時候,也是隻能看到芝麻大小的柳仙兒,林嶽放心地看了柳仙兒一眼,然後,他快速飛上高空之中,看着那兩個大窟窿,沒有絲毫猶豫,便是將明·天嘯以及暗·天嘯給朝着兩個大窟窿內扔去。

突然兩聲入肉的聲音響起,整片大地伴隨着一聲痛苦的吼叫開始顫抖起來,整片大地開始顫抖,就連在半空之中的林嶽,居然也是受到了這顫抖的波及,林嶽不禁汗顏,如果他沒有讓柳仙兒快速後退的話,柳仙兒恐怕現在已經遇到危險了呢。

就在這個時候,這片大地開始顫動了起來,一座座的山巒倒塌,一個巨大的手掌從地面伸出來,接着,另一隻一模一樣的巨大手掌也是從另一邊的地面伸出來,然後,兩隻手掌按住地面,然後,一用力,半個人便是出現在了林嶽眼中。

之所以說是半個人,是因爲,林嶽現在能夠看到的,只有那個“人”的上半身,至於下半身,林嶽卻沒有看見。

那個“人”,用力一掙,地面便是碎裂開來了一個十分巨大的窟窿,一個蛇的下半身出現在林嶽的眼中。

看到這個半人半蛇的怪物,林嶽不禁目瞪口呆,不因爲別的,就因爲,這個半人半蛇的,正是蛇族的統領——美杜莎……

“美杜莎……這傢伙怎麼會在這裏?不,絕對不是那個美杜莎的氣味,這是……另一個美杜莎!”林嶽驚訝地說道。

如果不是出現了一個美杜莎,林嶽連之前和美杜莎發生過的事情,都給全數遺忘掉,拋在了腦後,現在,又讓林嶽將之前的事情給完完全全地想了起來,自然是讓林嶽感到非常的震驚。

這個美杜莎,看起來,比之前的那個美杜莎,更加的厲害。

美杜莎除了擁有兩隻眼睛之外,在眉心中間,居然還生長出了一個豎眼,他的左右兩個眼睛,已經被林嶽的兩把劍給插住了,多半已經廢了,而且,那兩把劍,至今還留在他的眼裏,鮮血不停地直流。


“是何人,膽敢這樣對吾!”美杜莎突然開口道。

“我。”林嶽也沒有任何隱瞞,說道,反正,這裏這麼空曠,也只有他一個人類在這裏,不是他弄的,難道,還有別人來弄嗎?這個當然是不可能的。

“哼,人類,汝還挺誠實,是個豪傑,可惜,汝毀了吾雙眼,吾絕對不能原諒汝!”美杜莎說道。

“不原諒就不原諒唄,我也沒有說要讓你原諒我,要戰,那就來吧。不過……”林嶽眼珠子突然一轉,還沒等美杜莎問,不過什麼的時候,林嶽便是來到了美杜莎的雙眼處,將美杜莎雙眼裏面插着的兩把劍拔出來,這個巨大身形的美杜莎,便是吃痛的大吼一聲。

這個寬度一百多米高度一千多米的美杜莎,此刻,卻是吃痛的在地面上摸着雙眼,打着滾,顯然,他受到的傷害,也是非常大的。

“人類,汝真的惹怒吾了,吾一定要將汝碎屍萬段!”美杜莎雙眼流着鮮血,他只能瞪着一隻豎眼眨也不眨地看着林嶽。

“哎呀,別這麼囉囉嗦嗦的好不好,要打就打唄,不要在那裏廢話連篇了。”林嶽說着,手起劍落,美杜莎的蛇尾便是斷了一截,美杜莎吃痛地大叫了一聲。

一條鮮活的蛇尾,便是掉落在地,一邊流着鮮血,一邊還在岩漿裏面活蹦亂跳,漸漸地,它便是被岩漿給融化掉了。

“萬惡的人類,吾要汝下地獄!”美杜莎大聲喊一聲,然後,便是擺動着巨大的蛇尾,就要朝着林嶽甩去。

可惜,這個美杜莎的身體實在是太大了,也太笨重了,所以,林嶽以他這小巧的身體,便是輕輕鬆鬆地閃避開來。

林嶽的這種舉動,便是徹徹底底地惹怒了美杜莎,美杜莎仰天大吼一聲,身上便是冒出了一條條的紅紋…… 林嶽仰望着面前的美杜莎,此刻的美杜莎,已經完完全全地變了一個樣。

身上,全部都是一道道暗紅色的條紋,暗紅條紋印在他那青綠色的皮膚上,顯得,是如此的詭異,額頭上,也是佈滿了一道道的條紋,不過,這裏的條紋,卻不是暗紅色的,而是金色的,金光燦燦的額頭上,三隻金色的眼睛,長在一臉青綠的臉上,看起來,是那麼的不協調。

看到美杜莎突然變成這個樣子,林嶽便是對美杜莎正視了起來,美杜莎此刻身上的氣勢,已經到達了一個他以前從來都沒有達到的境界,美杜莎現在,處於一種極爲亢奮的狀態之中,這種亢奮的狀態,讓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滿足,他睜開三隻金色的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林嶽,林嶽也是與那三隻金色的眼睛對視。

這種狀況略微持續了半分鐘左右,美杜莎臉上略微出現了驚訝的神情,然後,便是眨了眨三隻金色的眼睛。


“人類,汝的確很不錯,可惜,汝已經徹徹底底惹怒了吾,吾代表吾的怒氣,判處汝死刑!即刻實行。”美杜莎在精神上,略微吃了林嶽一個小虧,但是,他臉上卻是一臉正色,好像他根本沒有輸一樣,反倒是如同一個贏者一樣,對林嶽說道。

“呵呵,該處以死刑的人,可不應該是我,而是你。”林嶽手中緊緊握住黑白兩把天嘯劍,暗、明·天嘯都是散發出一股強烈的戰意,顯然,它們也是看不慣美杜莎這種傲慢的語氣,顯然是想要將之制裁掉了。

“我的好兄弟,就讓我們一起戰勝面前這強敵吧。”林嶽將暗·天嘯以及明·天嘯呈交叉狀擺在自己的面前,嘴裏緩緩吐出一句話後,便是拖着一道長長的殘影,朝着美杜莎而去。

“啊!”林嶽大叫一聲,隨後,他便是高高舉起兩把天嘯劍,砍在了美杜莎身上。

一陣鋼鐵鏗鏘的聲音從美杜莎的身上散發出來,林嶽一臉不可置信地呆立在原地,嘴裏大口大口地喘着氣。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啊!”林嶽大喊一聲,舉起兩把天嘯劍,兩把天嘯劍頓時各自散發出一道強烈的光芒,一黑一白在林嶽的手中飛舞着,黑白相間的劍影在美杜莎的身上閃現,林嶽的身體,卻已經找不到了,美杜莎卻沒有任何動作,懸浮在原地,看着那些黑、白的劍影砍在自己的身上,卻沒有任何防備,他此刻好像在享受着林嶽免費的幫他撓癢癢一般。

“嘿嘿,小夥子,汝就不要再繼續試驗了,吾的身體可是史上最堅硬的身體,汝那兩把細劍,就如同給吾撓癢癢一樣舒服。”美杜莎說道。

“怎麼可能……怎麼會是這個樣子?不應該啊!這只是第一層的兇獸,不可能這麼厲害纔對,更何況,上面還有第二層、第三層……一層層都有着兇獸守護者,第一層都這麼難以闖過,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林嶽嘴裏喃喃自語道,雖然已經滿頭大汗了,但是,他卻是連大氣都沒有喘一口。

“一定有什麼辦法能夠解決他的,可是,到底是什麼辦法呢?”林嶽那雙飄忽不定的眼睛,在美杜莎身上看來看去,雖然老人都是,打蛇打七寸,但是,林嶽可不知道,這麼大號的美杜莎的七寸在哪裏。

林嶽的眼睛一不小心便是瞟到了美杜莎的那三個金色的眼睛上面,腦海之中如同出現了一條線索一般。

“他的眼睛!”林嶽心中想道。

林嶽確定了美杜莎的弱點之後,便是漸漸胸有成竹地挺直了腰,嘴角微微揚起,看着美杜莎,就好像看到了勝利的曙光一樣。

“哼,你死定了。”林嶽心中默默說道,手中兩把天嘯劍散發出閃耀的光芒,黑暗、光明,在林嶽的手中,熠熠生輝。

“汝輩,想要最後一擊了麼。”美杜莎看着林嶽那副想要拼命的樣子,便是知道林嶽的想法了。

“那麼,吾就陪汝輩玩玩吧。”

美杜莎緩緩擡起右手,尖尖的指甲指向林嶽,手中,一團暗綠色的光華流轉,因爲是在手掌心中,所以,依靠着手掌的掩護,林嶽未能夠看到美杜莎手心之中的變化,林嶽只能從外面的一些光芒中看到,一些暗綠色的東西,但是,林嶽卻是想要看清楚這些東西的時候,卻是隻能看到模糊的一片。

“喝!”林嶽大喊一聲,手中兩把劍的光芒也是越來越明亮,就如同黑夜和白天交接在了一起一般,在這種暗紅的天色下,顯得格外的顯眼。

林嶽也不管美杜莎在幹什麼,他便是揮舞着兩把天嘯劍,朝着美杜莎砍去。

一道明亮的白光從美杜莎的手上閃過,只見林嶽已經越過了美杜莎,來到了美杜莎的身後,在略微停滯了一秒後,林嶽快速轉身,手中雙劍便是朝着美杜莎揮舞過去。

林嶽在美杜莎身上,快速地揮舞着天嘯劍,但是,除了砍出了一連串的火花之外,便是什麼也沒有給美杜莎造成任何傷害。

“可惡!”林嶽咬着牙,一臉不相信。

只見美杜莎盯着林嶽,說道:“汝輩,汝是絕對不可能打敗吾的,吾承受了汝如此多擊,現在,汝就來承受吾一擊吧。”

說着,美杜莎便一個手掌朝着林嶽拍去,林嶽也是第一次清楚地看清了那團暗綠色的光芒,那是一顆珠子,顏色也是暗綠色,珠子裏面,有着一條小蛇的形狀。

林嶽心想,那不會是美杜莎的內丹吧……

“沒錯,就是現在!”林嶽沒有去管這麼多內丹不內丹的,現在,美杜莎已經全心全意要對付林嶽了,美杜莎的臉上,沒有一點防備,林嶽舉起雙劍,就要朝着美杜莎的雙眼刺去。

林嶽現在,身上也是一點防備也都沒有,看上去,他就是要拼着兩敗俱傷,也要將美杜莎給殺死。

噗!

刀子進肉的聲音。

“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