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吧,要結婚了就告訴我,我給你安排,不說了,我去臨海了,你忙吧。”雲飛說道。

“好吧,要結婚了就告訴我,我給你安排,不說了,我去臨海了,你忙吧。”雲飛說道。

雲飛現在去臨海和青桑城,也就需要一個時辰左右的時間,隨時可以進行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

“中棠,龍骨測試結果出來了吧?能不能行?”雲飛來到造船廠對鐵中棠說道。

“可行,沒想到鋼的承受力比鐵強很多,現在基本都是用鋼來建造。”鐵中棠說道。

“既然沒事了,你就回南華城吧,有些事需要你和陶然合作研究,另外你也該結婚了,要不等你媳婦開上了船,不知道一年能見幾次面了,趁早把婚事辦了吧,我給你安排。”雲飛說道。

“好吧,聽掌櫃的,這樣也好,我爹再也不會在我耳邊絮叨了。”鐵中棠說道。

“嗯,你去收拾東西,等會跟我一起回去,我去找你岳父談談,還有,以後尊敬點岳父,別沒大沒小的。”雲飛說道。

“呵呵,技術層面無父子,私下裏我還是很尊重的,就算叫他老穆,也是懷着尊敬的心叫的。”鐵中棠說道。

“我發現你這小子學壞了,是不是陶然給你帶壞的?回去我得狠狠地批評他。”雲飛說道。

鐵中棠回住處收拾東西,這裏的事安排一個人負責,雲飛去找穆劍鋒。

“穆大叔,辛苦了吧,要注意身體啊,別人能做的事,就讓別人做,你得養好身體抱外孫啊。”雲飛說道。

“雲飛,你來啦,我這還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抱上外孫呢。”穆劍鋒說道。

“我這次來就是找你談這事的,咱們找個地方談吧,船廠裏太吵了。”雲飛說道。

兩個人來到外面臨時辦公的房間裏開始談論鐵中棠和穆紅玲的婚事,兩情相悅、郎情妾意的,而且年齡也都不小了,這事就算一拍即合了,時間定在七月三日舉辦婚禮,接着兩人又商量了一些細節,最後雲飛告知穆劍鋒,將鐵中棠帶回去準備婚禮,然後帶着鐵中棠返回南華城。


“中棠,接下來有個絕密任務要交給你,這事只有陶然、你和我知道,我決定研究一種武器,這個武器殺傷力太大了,不能讓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的老爹和未來的老婆,你能做到吧?”雲飛問道,鐵中棠鄭重地點了點頭,雲飛繼續說道:“這個武器叫做‘槍’暫時先研究兩種,一種是步槍,一種是手槍。步槍射擊精確,射程遠,手槍則是方便攜帶,隱蔽性好,防身用最合適了••••••”

雲飛將步槍和手槍的構造和特點說了一下,其實槍的結構很簡單,對鐵中棠來說做出來並不困難,關鍵在於子彈上,而且雲飛要求子彈用**的模式,就算不能做成自動步槍的效果,起碼不能打一槍就上一顆子彈,那樣效率太慢了。

經過雲飛的解說,鐵中棠也感到槍的危險性和重要性。

“掌櫃的,這東西不會只生產幾支吧?大批量製造怎麼辦?就我們兩個人能行麼?”鐵中棠問道。

“大批量製造目前不會做的,最多做一些裝備給那些士兵,以後就算要大批量製造,也只能由這些士兵用流水線的方式製造,越少人知道越好,這東西是把雙刃劍,咱們用可以殺人,如果敵人也會用的話,就會對咱們造成極大地威脅,我可不想自己搞出來的槍,結果被敵人拿來打咱們,所以,保密是最重要的,你們無論是製造還是測試,必須保證在沒人的環境裏,最好去橫斷山脈吧,你跟陶然商量着辦。”雲飛說道。

鐵中棠和陶然去研究槍了,雲飛則籌備鐵中棠和穆紅玲的婚禮,得知鐵中棠要成婚後,鐵牛樂得合不攏嘴,見誰都是笑臉相迎,那張老臉如盛開的菊花一般••••••

“掌櫃的,你看這是不是自行車?我怎麼騎不了?騎上去走不了多遠就摔倒了。”牛小路找雲飛問道。


“騎自行車得注意掌握平衡,只要不怕摔,學會很快的,我看看小路牌自行車到底好不好用。”雲飛說道,然後結果牛小路手中的自行車騎了起來。

這輛自行車比較大,雲飛想在直立的情況下單腿撐地是不可能的,只能傾斜。變速裝置被牛小路加了上去,雲飛感覺還可以,只是手感不好,車身與軲轆之間加上了彈簧,這讓騎乘者更舒服,雲飛對此還是感到滿意的。

牛小路看着雲飛騎着自行車滿場跑,還玩出各種花樣,羨慕的不得了,心想掌櫃的果然是萬能的,什麼都會,自己聯繫了好幾天都騎不動,人家剛拿到手就會騎•••

“小路,你這車太大了,要做得小一點,起碼能讓人做在車座上單腿支地,這樣騎起來才舒服,車把手的位置要麼套上橡膠,要麼用木柄,這樣握着才舒服,腳蹬也是,無論用木頭還是鐵板都行,你這做成一根棍的踩時間久了,腳會很不舒服,還有變速裝置,用大拇指推着很費力,儘量做得輕巧點,車軲轆不要做成實心的,太沉了,用一跟跟細鋼條連接就行,嗯,大體上就這麼多吧,做幾輛女式的自行車,要輕便小巧的,我拿來送人。”雲飛點評道。 牛小路用筆記下雲飛的改造意見,推着自行車回火車製造廠研究了,又接了雲飛幾輛女式自行車的訂單,能得到雲飛的訂單,牛小路顯得很興奮。

當初第一批住宅出售的時候,雲飛給鐵牛留了一棟房子,鐵牛一直也沒用,正好現在拿來給鐵中棠做新房,雲飛安排人將新房佈置得“花枝招展”,嗯,就是這樣,滿屋子的紅色和粉色,紅色的喜字也做好了,留着結婚當天貼上,又請了畫師畫了一張龍鳳胎的胖娃娃掛在臥室裏,總之一切都佈置地妥妥當當。

三天後,牛小路送來了一輛樣車,雲飛很滿意,讓牛小路就按這種款式做,把車身刷上顏色,牛小路走了後,雲飛閒着無事就來工地找石達開聊天。

“雲飛,告訴你個好消息。”石達開壓抑不住心中的驚喜,臉上表現的很明顯。

“什麼好消息?”雲飛也很好奇。

“我有喜了!哈哈哈哈~”石達開奔放地釋放者開心的情緒。

“石大叔,你看鐵中棠快要結婚了,你也眼饞了?不是我說你,大嬸多麼好的一個人,雖然沒給你生孩子,但是你也不能喜新厭舊啊,發達了,也不能忘了糟糠之妻,我可警告你,就算你要娶小的,也不能休了大嬸,否則別怪我把你也休了!”雲飛教育道。


“什麼啊,這都哪兒跟哪兒啊,你想岔啦!我還有膽子娶小的?是你大嬸懷孕啦,昨天才查出來的,我這邊忙還沒來得及去找你呢。”石達開頓時收了狂笑,說道。

“啊?真的?我就說你能枯木逢春吧,恭喜恭喜啊,要不晚上擺一桌慶祝慶祝?”雲飛這才知道自己想岔了。

“行啊,不過得你請啊,雲來客棧的一桌酒席太貴了。”石達開開着玩笑。

“當然,不過你這個包工頭要是請不起一桌酒席的話,就有點寒磣人了,不過,無論爲了彌補我誤會的過錯,還是恭喜石大叔和大嬸,這頓都應該我請。”雲飛說道。

當晚,除了陶然和鐵中棠,雲飛把客棧的老夥計們都請來了,在做的還有石達開和他老婆,不過他老婆倒是有些不好意思,畢竟都四十多歲了才懷孕,羞澀一點是可以理解的,不過高興佔了大部分。

鐵中棠婚禮的各項籌備工作都做完了,就等着婚期了,戰無雙回來後雲飛給留下沒讓他繼續奔走,而是讓他留下等着吃鐵中棠的喜酒,戰無雙也是個閒不住的人,整天跑去趙無霜那邊教導孩子們的武藝,雲飛倒是沒什麼事做,來火車製造廠看牛小路造自行車了。

“小路,你看,這車刷上漆就漂亮多了,你造了幾輛出來啊。”雲飛說道。

“總共造出三輛,就這輛樣車上漆了,那兩輛還沒上漆。”牛小路說道。

“嗯,這輛我就帶走了,你繼續造,先給我弄個十輛八輛的,然後就造男士的就行。”雲飛說道。

拉着自行車,雲飛開車來到雜誌社。

“小小,忙着吶?”雲飛進辦公室跟蘇小小打招呼。

“又有什麼事了?”瞭解雲飛的人都知道,雲飛極少找人聊天的,雲飛能來,就表示有事了。

“給你帶來一件禮物,希望你能喜歡。”雲飛神祕地說道。

“什麼禮物啊,神神祕祕的,拿出來大家看看。難得白掌櫃能送人禮物。”羅小鳳說道,蘇小小也是好奇地看着雲飛。

“嘿嘿,走!想看禮物的給我下樓。”雲飛說完率先走了出去,那兩個風嵐城來的男生立即跟了出去,能讓雲飛拿出手的禮物,肯定是以前沒見過的,怎麼能不好奇,羅小鳳也拉着蘇小小下了樓。

看到人都到齊了,雲飛來到車前:“噹噹噹當~”

“好漂亮啊,這是什麼啊?好像是用鐵做的。”羅小鳳驚奇地問道。

這是一輛粉色的自行車,很嬌小的那種,適合女人騎的。

“這叫自行車,送給小小做禮物的,怎麼樣,喜歡嗎?以後回家或去別的地方,再也不用靠腿走了,騎着自行車不但舒服而且速度很快,來,試試吧。”雲飛賣力的向蘇小小推薦。

雲飛將自行車拿了下來,放到地上,但是蘇小小不知道怎麼騎,看着自行車發呆,但是心裏想的卻不是怎麼騎它,而是想雲飛第一次送她禮物,思緒就不受控制了。

“雲飛弟弟,這自行車怎麼騎啊?”羅小鳳問道。


“坐在車座上面,然後用腳踩下面的腳蹬就可以走了,最好向前滑動一下再開始踩,這樣容易上手。”雲飛解釋道。

可是蘇小小在發呆,羅小鳳倒是不管那一套,直接上車準備征服這個叫自行車的東西,結果•••

“死雲飛,你坑我,哎呦,胳膊好疼啊。”羅小鳳騎上自行車,踩上腳蹬,車軲轆還沒怎麼動呢,就摔倒了。

“額•••忘了你們不會騎,這樣,小小,你上車,我扶着,我教你騎。”雲飛說道。

蘇小小的思緒被雲飛打斷了,腦袋還處於迷糊狀態,雲飛讓她怎麼做她就怎麼做。

無知者無畏,或許可以這樣說吧,蘇小小上了車,雲飛在後面扶着,總算歪歪扭扭地向前走了,蘇小小也沒想到摔倒的事,只是覺得雲飛讓她這麼做總不會害她,所以,就按着雲飛的要求開始來回踩腳蹬子了,結果雲飛在後面鬆了手,她也不知道,依然騎着車向前走。

羅小鳳等人張大了嘴巴,這麼容易就可以騎了?接着就是羨慕,他們也想騎上去玩玩,但是這是雲飛送給蘇小小的,就連神經大條的羅小鳳也沒說跟雲飛要這輛車,他們只是羨慕地看着。

雲飛鬆了手後並沒有停下來,而是跟着車跑,防止蘇小小摔倒,騎了一會快到頭了,蘇小小不會拐彎,雲飛只好上前扶住,然後就跟她講解技術要領,都是成年人了,腳還能觸地,所以,並不難學,不長時間就駕輕就熟了,蘇小小越騎越開心,也不知道是開心哪點。

“雲飛弟弟,姐姐也要~”羅小鳳見雲飛走了回來說道。

“放心,有你的一份,只是現在還沒刷漆,黑漆漆的不好看,等刷好漆就給你送來,你喜歡什麼顏色的,自己去找牛小路跟他說就好。”雲飛說道,然後又對另外兩個人說:“你們也有份,只是體積比這輛車稍大,專爲男士定做的.”

“謝謝你,我很喜歡。”蘇小小在羅小鳳等人羨慕的目光中,騎着車來到雲飛面前說道。

“哦,不客氣,只是不知道你是喜歡車還是喜歡人啊?”雲飛口花花道。

“不理你了。”蘇小小說着就騎着車走了。

“雲飛弟弟,你還想不想好好說話了?你以爲小小是我吶?真麼多人在,你說的這麼漏骨,她能好意思說嗎?我替她說吧,她的意思是都~喜~歡!”羅小鳳說道。

“呵呵,承你吉言~”雲飛笑着說道。

蘇小小都走了,雲飛待着也沒意思,自己回客棧了,可是羅小鳳跟其他兩人對視一眼,拔腿就往城東跑••••••

“掌櫃的,不知道誰把自行車的事說了出去,現在好多人找我要啊,我要是都答應了,直到過年我都不能幹別的了。”牛小路不堪其擾來找雲飛訴苦。

“哦?都誰要啊?”雲飛也好奇了,除了羅小鳳等幾人知道自行車是牛小路製造的,其他人就算看見了,也不知道到哪裏去找啊。

“最開始是羅小鳳他們三人,說是你讓去的,我就答應他們了,接着白冰帶着雜誌社好多人都去了,說是他們當記者不容易,需要到處跑,但是沒得到你的批准我就沒但應,結果後來,掌櫃的,我這是要火了嗎?不管我認識的還是不認識的,連我爹都來找我了,有些不認識的人願意出大價錢買,我該怎麼做啊?”牛小路無奈地說道。

“小路,你火啦,這是好事啊,但是不能耽誤自己的工作,再有人找你,你就說我說的,現在沒空做,以後每人都會有的,以後你在造自行車就在自行車顯眼地方,鑄上‘小路’兩個字,這樣就會有更多人知道是你牛小路製造的自行車了,以後出名了可別忘了掌櫃的哦?”雲飛最後還開起了玩笑。

“多謝掌櫃的栽培!小路能有今天,是因爲遇到了掌櫃的,知遇和提攜之恩,小路永生不忘。”牛小路這種地說道。

“呵呵,跟你開玩笑呢,別這麼認真,等以後船造完了,分一批工人給你,專門用來製造自行車,相信能賺不少銀子呢,還有,做幾個打氣筒給小小他們送去。”雲飛說道。

牛小路得了旨意,凡是有人來找他,只要說一句掌櫃的不讓做,來人絕對沒話說,只能等了,看着那四個騎自行車的就剩下羨慕嫉妒恨了。

牛小路近來算是春風得意了,雖然他父親沒有從他手裏要到自行車,但是對他的稱讚卻有增無減,說是自從大家知道自行車是牛小路製造的以後,親戚們見了自己與以前天壤之別。

白冰等跟雲飛比較熟悉的人就鬱悶了,誰讓當時自己不在場呢,現在如果搞特權,會讓雲飛難做,沒辦法,只要每天磨着羅小鳳三人,一把鼻涕一把淚,瞅人家心情好的時候,能賞自己一次機會,不過沒人去借蘇小小的車,因爲那是雲飛送的! 兩日後,蕭長風等人終於踏上了前去“惡鬼之門”的路,在這兩日裏,王恆和楚酒在蕭長風的相助之下,身體所受到的創傷已經完全恢復,他們剛一康復,就齊齊的嚷着要走,蕭長風知道。主要原因是他們在青魔神的手上吃了點虧,心裏很是不服氣,總想再找青魔神較量一次。

到底都是心高氣傲的人,讓他們折在一個女人的手裏,這對他們來說,絕對是一個奇恥大辱。

不過,就算他們不急,蕭長風也會着急的,自從上次見到救走青魔神的那個高手外,蕭長風就感到有些不安,因爲他怕自己遲到一步的話,黑蛇和白鶴會有什麼不測。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蕭長風一定會很難過,因爲他看的出來,九尾狐對這黑蛇和白鶴很是看重,要不是妖界有好多事要處理的話,九尾狐一定會親自來鬼界尋找回黑蛇和白鶴。

九尾狐如此看重黑蛇和白鶴的原因也許和近幾千年來妖界高手損失慘重有關吧,在九尾狐看來,現在的妖界已經經不起任何的打擊了。

自盤古大神開天劈地以來,最先形成的除混沌界外,就只有天、地、人三界而已,而且這三界的地域也最爲遼闊,其餘幾界都是後來的曠世高手用大法力創下的,其中最有記載的就數仙界和魔界以及佛界了,至於妖界和怪界到底是誰創下的,那就不得而知了。

自妖界出來以來,就涌現出了無數的絕世高手,在每一個年代都創下了無數的傳說,只是自三千年前魔尊大鬧九界之後,妖界就一蹶不振,而且近年來,更是高手難得一現。

不知的妖界的氣數已盡,還是冥冥之中要妖界經此大劫,反正現在的妖界看上去的一片死氣沉沉,蕭長風也明白了九尾狐的現在的處境,不知是因爲小狐狸的關係,還是出自內心的正義感,反正此時的蕭長風也是十分擔心黑蛇和白鶴的安危。

由於抱着這樣的心情趕路,蕭長風等人一路之上都在全力奔馳,即使這樣,他們也用了足足三天的時間纔到達那“惡鬼之門”,在此路上,蕭長風等人還去了一趟東方鬼城,只是東方兩鬼帝蔡壘和神荼都已經去了“惡鬼之門”,蕭長風等人也沒有見到,不得已,他們不得不再次上路。

這東方鬼城的兩位鬼帝這麼急切的趕往那“惡鬼之門”,就可見鬼界對這次“惡鬼之門”是看的很重。

“惡鬼之門”自盤古開天闢地以後就已存在,當年盤古大神發現被自己剛開闢出來的天、地、人三界之中全是凶神惡鬼,女媧所造出來的人根本就無法生存,就女媧的請求,盤古用大法力開闢出了一個特殊的空間,將那些凶神惡鬼都關了進去。

盤古大神怕那些惡鬼再出來荼毒生靈,就又用大法力在那空間上留下一道門,並用大法力將其封印,從那以後,世間便多了一道只能進不能出的“惡鬼之門”。

被盤古大神關押住的都是些凶神惡鬼,有的法力並不在盤古大神之下,盤古大神之所以能打敗並鎮壓住他們,靠的就是他手中的那九塊玄妙無比的碑,那也就後人口中的“盤古九碑”了。

盤古大神怕那些凶神惡鬼撞破他的封印,於是就將九碑中的一塊也封印在那“惡鬼之門”上,以防那些凶神惡鬼逃出來。

那“惡鬼之門”一直都在人界的東北處,也不知過了多少年,人界中的人漸漸的多了起來,而人性也慢慢的變的貪婪起來,當時的人皇伏羲怕有些心懷不軌之人會打破“惡鬼之門”的封印,將那些惡鬼給放出來,要是真有那麼一天的話,人界定會將不覆存在。

於是,人皇伏羲就使用大法力將整個“惡鬼之門”移到了鬼界的東北處,並將自己創出的八卦也加持在那“惡鬼之門”上。

這樣一來,整個“惡鬼之門”頓時就變的更加的牢固,那些惡鬼要想打開那“惡鬼之門”恐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除非那些惡鬼可以悟透那八卦中的奧妙,否則的話,是真的無法破開那封印。

只是令蕭長風等人感到奇怪的是,他們一路上連一個魔兵都沒有看見,而且從在路上碰到的鬼兵身上絲毫看不出大戰過痕跡。

楚酒疑惑的道:“爲什麼我們一路上連一個魔界的魔崽子都沒有看見?”

蕭長風也奇怪,不過,小狐狸在一邊道:“這很簡單啊,魔界之人本來計劃好困住鬼界的所有的人後,再慢慢的破開那‘惡鬼之門’的結界,這應該是他們本來的計劃,只是由於我們的突然出現,使他們的計劃被破壞,到了這個地步,他們唯有集中兵力直取納‘惡鬼之門’,絕不會再在別的地方浪費兵力的。”

蕭長風奇道:“絮葉,你是怎麼知道的?”

小狐狸嬉笑道:“這麼多年來,我們妖界經常會和魔界有一些摩擦,所以對於魔界的一舉一動都十分的瞭解。”

經小狐狸這麼一解釋,蕭長風等人這才釋懷。

蕭長風等人經過三日的風馳電掣,終於快要到達那“惡鬼之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