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大一顆雷,厲沅沅當場就掄個鎚子給懟臉上。

好大一顆雷,厲沅沅當場就掄個鎚子給懟臉上。

「幾個?可以帶隊友么?」白非墨似乎對這一切早有預謀,包括選擇照顧黑磊,恐怕不單單是她的緣故。

【你的隊友遠在天邊近在眼前,笨蛋宿主,開始吧。】

厲沅沅更是不敢相信,訥訥問道:「白非墨,你要和我一起並肩作戰么?」

不想白非墨卻冷冷答道:「夫人還沒進門,就想要干涉我的自由了?」

厲沅沅連連揮著手,不屑一顧地告訴白非墨:「我這是在給你牌面,總得讓你朋友圈的人都知道我的存在。」 「柒柒,你就算再不能接受這個事實,也必須承認,你是我的人了。你我夫妻一體,榮辱與共。以後任何事我都可以名正言順的為你做,以你丈夫、以你男人的名義。」

「坐下,乖,我給你吹頭髮。你這個樣子,容易感冒。」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唐柒柒覺得封晏現在說話腰板格外的硬!

嘴上說着乖,彷彿是在商量,可實際上語氣不容置喙,分明就是命令。

他強行拉着唐柒柒到梳妝台前,給她溫柔的撥弄頭髮,慢慢吹乾。

他的動作,說不出的輕柔,沒扯到一根頭髮絲。

她一想到昨晚的事情,都不敢和封晏對視。

她垂著腦袋,想着如何應對。

現在二十一世紀了,對性還是很開放的,沒到那種我跟你睡了一晚上,就死心塌地成為你的人。

昨晚不過是一次意外,他休想把自己吃的死死的!

她思來想去,最後輕咳出聲,調整了下嗓音。

「那個封晏……」

「你說。」

「我覺得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這種事情沒什麼大不了的,不必放在心上。」

「……」封晏狠狠粗眉。

不必放在心上?

這是一個女孩子應該說的話嗎?

「一夜情嘛,很常見對不對?昨晚還是非常時間,我被下藥了!這個當不得真做不得數,我們……我們就把它忘了吧。你現在不同意離婚沒關係,你再騎驢找馬,要是有更合適的再跟我說,我一定會退位讓賢。不過,我對你未來的伴侶還是提一下要求的。」

「她一定要對小景好,視如己出。我們都是沒有媽的孩子,我不希望我受過的苦,他也跟着受一遍,孩子是無辜的,還是你的親生骨肉對不對?」

封晏面色鐵青,沒有回應,繼續生硬的給她吹頭髮。

得不到他的回答,唐柒柒當他默認了。

她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

昨晚好像沒做安全措施啊。

事出緊急,他也沒有安全套,那怎麼行,意外中標了豈不是慘了?

她猛地從椅子上坐起來,沒有知會封晏一聲,扯到了頭皮疼得她小臉兒都皺成一團。

「沒事吧?好端端的起來幹什麼?頭皮都紅了一圈了。」

他語氣里雖然帶着責備,但更多的是擔憂。

「哎呀,這麼嚴重的事情我怎麼忘了?不吹了,我要出門。」

「什麼事這麼緊急?」

「來不及解釋了,我要出門。」

她記得聯排別墅的盡頭就有生活設施,有一家診所,肯定能買上避孕藥。

她走路都是一瘸一拐的,但還是執意披衣服下樓。

封晏哪裏放心,趕緊追着她一起下去。

「你要幹什麼?」

「藥店在那兒對不對?我沒吃事後葯啊,房事後二十四小時吃應該都可以吧?早吃點保險一點,千萬別拖……」

至於拖了後會發生什麼,她也不清楚,但下意識的不斷提醒自己,早遲早安全,千萬別拖,會出事的。

封晏聽到這話,氣得臉都黑了。

唐柒柒開門,卻不想封晏一手搭在門板上,稍稍用力,門板砰地一聲合上。

。 蕭風如今還在急救室,一行人站在外面心情沉重的等著。

院長和副院長為首的主任都顫顫巍巍的站在蕭塵身後。

雲悅坐在椅子上,皮膚外科主任親自給她上藥,都是醫生,怎麼可能辨別不出雲悅身上血的真假。

這女生除了手腕被摩擦爛了,身上一絲傷口都沒有,那就只能是別人的了。

女生斂著眉,又冷又野,說不出來的撒野,眼白泛著一片腥紅,本來就被她給嚇到了,身後還有一雙肅冷駭人的視線盯着自己。

別提他有多害怕了,生怕他把雲悅弄疼了,就被蕭塵拖下去了。

封葉急得坐立難安,來回在手術門外踱步。

「蕭少放心,宋老在裏面,人應該會沒事的。」院長連忙開口,實際上他心裏也沒多少底。

人送過來的時候奄奄一息,血都快流幹了,又何況身體多處骨折,內臟也傷的不輕,能撐到現在已經是奇迹了。

宋老在醫學界德高望重,是內臟科一把手,其他領域也頗為擅長,如果他都不行,那真沒人行了。

蕭塵薄唇緊抿,目視着手術室的大門。

江祁拿着特效藥急匆匆趕了過來,見手術室還亮着一顆心說不出來的慌。

都這麼久了到底能不能治好?

「特效藥,把手術門打開,讓我進去。」江祁手上提着一個黑包,裏面都是有價無市的救命葯。

他也不知道要用到哪些,把能用的全都帶過來了。

院長聞言一驚,看向他手中鼓鼓的手提袋,江少瘋了吧,要是讓那些勢力知道他提了這麼一大袋特效藥在外面晃蕩,一定跑過來搶。

「手術中門不能打開。」封葉冷凝著臉,聲音略微沉重。

江祁聞言一圈重重的捶在牆上,突然手術室的大門打開,一群人全都看過去,兩人急忙上前詢問。

「怎麼樣?」

他們看着宋岱山,一顆心都跟着提起來,蕭塵也從牆角走過去。

「進去道個別吧,撐不了多久。」宋岱山嘆息一聲,低垂著頭微搖,瞬間澆滅所有人都希望。

封葉和江祁兩人神情一震,難以接受這個事實。

「怎麼可能,他就受了那麼……點的傷,缺血是嗎?抽我的。」封葉說着哽咽起來,擼起衣袖,露出蒼勁有力的臂膀,青筋凸起。

江祁儼然也不能接受這個事實,把有價無市的葯塞進宋岱山的懷裏:「特效藥我也有,拿去給他服用,必須把人救活!」

宋岱山一臉為難,「封少江少,你們兩個別為難我了,也不是沒有辦法救……」

兩人一喜,封葉當即開口:「你說是什麼辦法,藥材還是什麼我都給你找來。」

宋岱山抬眸看向身後的蕭塵,神色認真的道:「鬼醫或許能救,他有一套針法加以獨門藥劑或許能救。」

D實驗室的特效藥大部分都是鬼醫研究出來的,但實際上鬼醫離開D實驗室后,研究出來的藥物越來越少,這些葯都是按照原來的藥方研製的。

他離開D實驗室后將他的手札全部帶走,那裏面都是救人的藥方,見效特別快,甚至延長壽命,消息暴露之後,各方勢力包括m國總統都想拉攏他。

這也是613事件發生的原因。

能活着沒有一個人想死,這些特效藥已經打破常規,如果人人都用這種特效藥地球將是一種災難。

這也就是為什麼這些葯沒有大規模生產的原因。

不過鬼醫到底有沒有死在613事件當中沒人知道,最近倒是頻繁聽有人打着鬼醫的名號,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過他覺得鬼醫活着的希望不大,613事件是地下聯盟出的手,就和當年的南家一樣,沒一個人活着,應該是不可能活着的了。

他這麼說也是不想把火往自己身上引。

兩人希冀的目光瞬間消散下去,鬼醫比奇珍異葯還要難尋,這個時候上哪尋鬼醫去,就算尋到了人家答不答應醫治還是另外一回事。

「塵爺。」他們看向蕭塵,也只有他能請動鬼醫了。

他兩次請鬼醫出手醫治,這次也一定可以的。

從上兩次可以看出,鬼醫也是人有需求,只要籌碼夠大夠吸引人鬼醫一定會出面的。

「我來吧。」雲悅坐在一旁,醫生已經給她的手上了藥包紮好了葯,她漫不經心的站着。

蕭塵眸光暗閃,黝黑深邃的盯着她,薄唇輕啟,聲音低啞:「你的手可以?」

「可以。」雲悅斂著眉,唇角微微上揚,他似乎聽懂自己在說什麼了。

「好,那就你來。」蕭塵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開口答應。

在場沒一個人能聽懂他們兩個的對話。

封葉和江祁兩人快要急死了,聲音沉重。

「塵爺,你到底聽沒聽到宋老的話?!你快去聯繫黑盟找鬼醫啊!」封葉急的聲音說話幾乎是吼出來的。

蕭塵幽冷的目光掃向他,瞬間就感覺頭上澆了一盆冷水,他一着急就忘了這位的性子。

「還要等一下。」雲悅看了一眼電梯,眾人云里霧裏,不明白她要幹什麼。

半分鐘后,電梯門打開,莫凡踩着高跟鞋從裏面走了出來,手中提着的是雲悅黑色的書包。

「給。」莫凡帶着墨跡將書包遞給雲悅,見手術室已經打開,所有人的臉色都不是很好,她訕笑一聲:「我沒來晚吧?那個二愣子還活着吧?」

眾人沉默著沒說話,雲悅蔥白的手接過書包,聲音比較輕鬆,「還剩一口口氣。」

莫凡哦了一聲:「那沒事了。」

別說一口氣了,就算是半口氣,只要有條件這位也能救活。

「?!」封葉瞪向這個女人,都這種情況了她居然還開得出玩笑,人都要死了什麼叫沒事?

死了才叫沒事?!

雲悅看向宋岱山,腳步微快向手術室走去,到門口腳步微頓,「宋老來幫忙。」

宋岱山詢問的目光看向蕭塵,蕭少是瘋了嗎?

他剛剛的意思是讓這個女生進去治療。

「?!」現場所有人對她的舉動露出難以置信的目光,她是要進去救蕭風?

開什麼玩笑?!

莫凡摘下墨跡,淡定的坐到手術室外的座位上,翹著腿氣定神閑的等著。

蕭塵注意到宋岱山的目光,下頜微點,這才讓宋岱山確認這不是開玩笑,也不是他眼花,她是真的要進去救人。

。 溫姑姑卻嚇了一跳:「娘娘,淼兒並未做過官,那裏會這些啊,他幼年時候太皮了些,就是書都沒讀幾天。可是當不得大任。娘娘開恩,來年讓他歸來就是。三年了,想來性子也磨得差不多了。」

德妃直接點頭:「允了,回頭本宮回去安排。」

溫姑姑即刻道謝,上頭德妃卻是一直沒說話,臉色怔楞的不知在想些什麼。

乃至於,就連惠妃艷陽怪氣的說了些刻薄話都沒理會。

「呵,得了吃食也不說和姐妹們分享,德妹妹可真是越發小氣了,該不會萬歲爺近日去你的宮裏,都沒賞賜吧?」惠妃見德妃不搭腔,說話越是不中聽。

德妃還是不理人,惠妃如同一拳頭打在棉花上,最終一肚子怨氣的扭頭不看德妃。

其實,眾位女眷自溫酒走後,視線若愚若無的視線就都落在遠處溫酒的身上。

起初還以為不過是德妃跟前的一個丫頭,大家都沒有太將她放在心上。即便是四爺說是萬歲爺要瞧人,大夥也都不怎麼信的。

還猜測是德妃和他們母子兩個串通好了,又要跟皇上獻寶。

遠遠的瞧見是獻吃食,眾人大多都是鄙夷的,聖上今日本就胃口不佳,後院大多都已經送過各式各樣的湯水吃食,不都被擋回來了?

在著,今兒個是個大日子,聖上哪有閑心吃呢?

誰知,卻真的見那丫頭當真是在萬歲爺跟前待了許久。

她做了吃食,萬歲爺真的吃了不說,竟然還允許她給德妃也送來些。

惠妃也是好奇的那吃食到底是什麼,才同德妃說,誰知她竟然自始至終沒同自己說上一句話!

越想越氣,察覺自己兒媳婦正瞧她,頓時臉色更加難看了:「人家後院總是有幾個能耐的,一個不行,另外一個也能行,你可倒好,一下子就摁死了,說話連個幫襯的人都沒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