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千萬小心,我們先走了!”藍海辰二人也不矯情,飛快上樓躲藏起來。

“好,你千萬小心,我們先走了!”藍海辰二人也不矯情,飛快上樓躲藏起來。

他們三個人都帶着耳機,相互間可以保持聯絡。藍海辰看着手機上的時間,這次行動對時間把握的要求很高,稍有差池就會出現問題,藍海辰不敢有絲毫鬆懈。

而另一邊,秦悅恆也發動了探查技能!

“哼,你們兩個居然又躲到了這個醫院裏,還以爲這裏是你們的幸運地點嗎?那就讓我來把這裏變成你們的葬身之地!”秦悅恆看着地圖上的藍海辰二人冷笑道。

今天的秦悅恆依然是一副女性打扮,不止如此,此刻的他穿得比以往更講究,每一個動作間都散發出一種女性的嬌柔感。

但偏偏,他的聲音卻是男性! 嬌妻楚楚動人 這種強烈的反差讓任何人看了都不寒而慄。

下一秒,秦悅恆發動了傳送能力,只見他身形一閃,出現在醫院門口。

“藍海辰、江雨煙我來了!你們誰出來受死呀!”秦悅恆說着進入大廳,立刻,他就看到了站在中央的墨雅。

“藍海辰?”見到墨雅,秦悅恆立刻皺眉喊道。他本以爲藍海辰一定會想盡辦法躲起來,哪想到在大廳裏就碰上了。

所以本能的,秦悅恆感到一絲不妙。事出反常必有妖,秦悅恆覺得,藍海辰這麼做肯定有陰謀!

於此同時,墨雅也打量着秦悅恆。就像藍海辰他們說的,這個傢伙是個變態。平常人哪有把自己打扮成這樣子還用男人聲音說話的?

所以墨雅不大點跟秦悅恆客氣,直接開口挑釁。

“是不是覺得很意外,心裏是不是在懷疑我難道不怕死嗎?”

秦悅恆聽後眉頭一皺,蒙面的聲音似乎變了,但秦悅恆顧不了這麼多,他只想快點殺了面前的人。

“不論怎麼樣,你今天死定了!”秦悅恆咬牙喊道。

“哦?你信不信,我就站在這裏讓你殺,你都殺不死我!”墨雅張開手臂衝秦悅恆大喊,一副完全不設防的樣子。她的樣子極其自信,彷彿一個稱霸武林的絕世高手一般。

“殺不死你?我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秦悅恆真的被激怒了,他立刻召喚出灰衣厲鬼,命令厲鬼殺掉墨雅!

灰衣厲鬼一出現就怪叫着朝墨雅撲去,秦悅恆看在眼中輕蔑的一笑,藍海辰你死定了!

可下一秒,事情的發展卻讓秦悅恆目瞪口呆。只見墨雅面對撲來的灰衣厲鬼絲毫不亂,甚至還有心情微微一笑。

而後就見墨雅擡腿向前一踹,腳底正中灰衣厲鬼的肚子,將灰衣厲鬼一腳踢了回去!

“什麼?這……這……!”秦悅恆都看傻了,這是怎麼回事?藍海辰怎麼能一腳把厲鬼踹飛?這根本就是違反遊戲規則的事情!

“怎麼樣,吃驚嗎?我說過,你殺不死我!”墨雅雙手背後不屑的笑道。

“這怎麼可能,厲鬼,給我上,殺了她!”秦悅恆大叫着再次發出命令,可結果還是一樣。秦悅恆不信邪又反覆試了多次,但無一例外。只要厲鬼一接近墨雅,就會立刻被墨雅踹飛!

“怎麼樣,還想再試試嗎?”墨雅高傲的看着秦悅恆,自信滿滿的說。

醫路坦途 “這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眼前的事已經超出了秦悅恆的理解範圍,他怎麼也想不明白事情爲什麼會這樣。

“嘖嘖嘖,這就好比普通玩家和RMB玩家的差距,簡直是不可逾越的鴻溝。”樓上,藍海辰聽着耳機裏的聲音感嘆道。

“還有多少時間,我總覺得墨雅不可能騙秦悅恆太久。”江雨煙開口問。

“也就過了四分之一吧,不過你不用擔心。就算秦悅恆發現了又怎麼樣,墨雅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藍海辰說。

藍海辰注意過墨雅的身手,雖然其戰力遠不如藍海辰,但想到那天墨雅能在雨中和衆人周旋那麼久,就能知道她的大體實力。

墨雅絕對不是能隨便對付的角色,除非是徐淵的惡魔之爪!

終於,在嘗試多次無果後,秦悅恆察覺出了墨雅的不對。

“你不是藍海辰,絕對不是!而且你也不是江雨煙!”秦悅恆指着墨雅喊道,“你到底是誰?爲什呢會出現在這裏!”

“哦,你終於察覺到了?的確我不是藍海辰!”墨雅說着提高了音調,一副盡在掌控的樣子。

“在我面前,藍海辰算什麼!實話告訴你,我纔是真正的蒙面,藍海辰不過是我的代理人而已。從遊戲開始到現在,藍海辰所有的計劃,其實都是我給他的!

若是沒有我,他藍海辰算個什麼,怎麼可能和你們鬥這麼久!”墨雅傲慢的說。

“你纔是真正的蒙面?!”藍海辰和秦悅恆聽後同時驚呼出聲。

這不對啊,劇本里明明不是這麼寫的,難道墨雅打算拋開劇本,開始即興發揮了? “墨雅想幹嘛,我們事先商量的好像不是這樣的吧?”江雨煙小聲在藍海辰耳邊問道。

“她這是又要玩脫了,我說過的,這個人很惡趣味。”藍海辰也小聲回答。

江雨煙聽後無語,雖然早就聽說過墨雅這個人的性格,但江雨煙畢竟沒有親自看過墨雅是怎麼裝鬼嚇殺手的。所以一直以來,江雨煙還沒有一個清醒的認識。

今天倒好,墨雅又開始了,正好讓可以有見識見識。

“怎麼,你不信嗎?”聽到殺手對自己的質疑,墨雅高傲的笑道,“不過也對,以你這個等級的玩家,還接觸不到這個遊戲真正的內容!”

“真正的內容?”秦悅恆聽後一震。墨雅說的跟真的一樣,再加上之前厲鬼的無力,秦悅恆還真被哄住了。

“你走吧,你畢竟是殺手,在夜晚殺死你會違反遊戲規則,我還不想這麼做。至於藍海辰,你別想殺死他了,他現在還不能死。”墨雅雙手背後,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樣。

“憑什麼,憑什麼他不能死!”秦悅恆聽後問。

“爲什麼?因爲他是我看中的人!”墨雅厲聲說道,語氣突然間變得嚴肅起來。

上面的藍海辰和江雨煙聽了都是一陣無語,不知道徐淵知道了會有何感想。

“你根本不瞭解這個遊戲,它並不是公平的。而我作爲這個遊戲的掌控者之一,自然擁有你想象不到的權力。所以作爲我看中的人,藍海辰在成長道能夠爲我所用之前,都不能死!”

此刻的墨雅渾身上下突然間散發出一種上位者的氣勢,讓人覺得她似乎真的是能夠操縱一切的掌控者一般。

“我說這個背景設定怎麼跟徐淵之前說的那麼像?”江雨煙小聲問道,這種充滿中二氣質的設定,一般只會出現在ACG和小說裏。

“我也覺得像,估計墨雅是借用了,徐淵會高興的。”藍海辰也說。

“難道從本質上來說,徐淵和墨雅是一類人?”江雨煙開始慎重的考慮這個問題。

這時秦悅恆終於失去了耐性,大叫着吼了起來。

“胡說,你讓我現在退走就等於是讓我死!你要麼讓開,要麼就死在我手裏!”

秦悅恆沒有別的選擇,對於他來說,後退就意味着死亡。所以他寧願搏一把,哪怕面對的是掌握遊戲規則的人!

其實秦悅恆也是吃了信息不對等的虧,以秦悅恆的能力,哪怕只給他一點關於別的教室的信息,秦悅恆也不會被墨雅矇騙。

可惜秦悅恆什麼也不知道,所以在面對墨雅這種完全超出他理解範圍的情況時,纔會中計。

“哼,愚蠢的傢伙,你對力量根本一無所知,居然還敢在這裏挑釁我!”墨雅說着不再勸說,邁步一點點向秦悅恆走去。

“呵呵,你們都對力量一無所知……”藍海辰都已經無語了,很難想象這麼中二的話居然能從墨雅這個冷美人嘴裏出來。

“這句話聽着好有氣勢啊,還挺哄人的!”江雨煙說。

藍海辰默默看了江雨煙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面對墨雅的緊閉,秦悅恆只得一點點後退,當他的腳抵到大廳門口時,秦悅恆意識到自己已經無路可退。

“厲鬼,上,殺了她!”

秦悅恆再次發出命令,灰衣厲鬼怪叫着撲上前去。

“可笑,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實力!”墨雅冷笑一聲快速出手,這次她沒有把厲鬼踹開,而是拳腳相加不斷落在灰衣厲鬼身上!

於是在秦悅恆眼中,原本實力強悍的厲鬼就像一個木頭人一樣,被墨雅輕易的碾壓虐待,沒有絲毫還手之力。

這時秦悅恆終於忍耐不住,決定親自出手,揮拳向墨雅打了過去!

本來秦悅恆一個大男人,論戰鬥力應該遠超墨雅纔對。但不知是因爲天生體弱還是扮女人時間長了,墨雅居然在面對厲鬼同時還能順手對付秦悅恆,而且佔盡優勢。

只見墨雅一腳將灰衣厲鬼踹開,然後一個巴掌就將秦悅恆打到一邊。隨後她立刻跟上,又是對着秦悅恆一陣拳打腳踢,雖然不太有章法,但也讓秦悅恆手忙腳亂疲於應對。

“她挺能打呀。”江雨煙來到樓梯口悄悄向下張望,吃驚的說。

“看得出,她不是那種沒有打鬥經驗的人。看來她能憑藉自己在遊戲裏活這麼久,也是有所依仗的。”藍海辰也說。

不說別的,就憑墨雅這速度,起碼在逃跑的時候會佔盡優勢。

“時間還剩多少?”江雨煙又問。

“沒有多久了,我們得下去接墨雅。”藍海辰看了看手機回答說。

“之前不是說好墨雅上來找我們的嗎?”江雨煙問。

“我也想讓她上來,但看她玩的這麼盡興,估計早就忘了時間了。”藍海辰無奈的說。雖然在樓上會比較安全,但藍海辰還是會遵守諾言,把墨雅帶到教室。

“你想怎麼辦?”江雨煙感覺藍海辰又要有所行動了。

“你等着,我去去就回。”藍海辰說着又重新跑上樓,過了一會居然拿着兩件白大褂過來了。

“你拿這個過來幹嘛,這是多久的東西了,看着好髒。”江雨煙嫌棄的說。

“時間有限講究不了這麼多了,快穿上,然後把臉矇住。”藍海辰說着自己先把白大褂套上。

“跟着你真是醉了。”江雨煙不得已也照着做。

再說墨雅這邊,秦悅恆依舊被墨雅狂虐。秦悅恆不甘心,沒有了厲鬼,他的戰鬥力這的是不足5。

這時就聽得一陣陣腳步聲從樓上傳來,秦悅恆向上看去,心中不由得一陣驚叫。

只見兩個身穿白色衣服還蒙着面,彷彿幽靈一般的兩個人緩緩從樓上走下來。月光從他們背面的窗戶撒下,讓整個場景更顯神祕。

最令秦悅恆受不了的是,這兩個身影的腳步居然出奇的一致,就像一個人一樣沒有絲毫混亂。他們的手也不擺動,而是自然的垂在身側,普通人絕對沒有這麼走路的!

在秦悅恆看來,這兩個人就像是鬼片裏的殭屍一樣,讓人心悸。

“搞什麼呀,我居然會跟着這個傢伙在這裝神弄鬼……”江雨煙跟着藍海辰的腳步從樓梯往下走,她清楚,自己現在的樣子一定很嚇人。

要不是爲了遊戲,她江雨煙纔不會幹這種充滿惡趣味的事!

“天才啊,這麼會配合我!”墨雅看着緩緩走來的藍海辰二人,心中很是興奮。

看來藍海辰知道自己已經忘記了時間,特地來接自己了。那麼爲了尊重對方,墨雅也得表示表示,配合着演下去才行。

億萬獨寵:少主的私藏新娘 “你們來這裏做什麼,我說過,今天藍海辰我保定了!”墨雅開口對藍海辰說。

藍海辰立刻會意,他冷哼一聲隨即開口。

“你知道的,就算你是遊戲的掌控者之一,也不能隨意踐踏遊戲規則!”藍海辰的聲音經過了變聲器改變。而且他故意把每個字拖得很長,使之聽起來很僵硬,同墨雅的聲音一樣令人難受。

“哼,我要做什麼還輪不到你們來管!要不是我在這裏能力會被限制,早就將你們打得神形俱滅!”墨雅聽後不悅的說。

“這就是規則的力量,就算是你,也要遵守它才能得到你想要的!”藍海辰二人這時終於從樓梯上走下,來到墨雅身邊。

秦悅恆看着這一切呆住了,眼前這是什麼?殺人遊戲的幕後大佬聚會了?不知不覺間,秦悅恆的智商已經降低了百分之三百。

“來吧,跟我們離開這裏。至於你看中的那個小傢伙,他如果真有能力就會自己解決眼前的一切。若是連這點困難都解決不了,你也不要指望他以後有用了!”藍海辰說着伸出手搭上墨雅的肩膀。

時間馬上就到,那股拉扯之力隨時可能將他們送入教室,所以藍海辰必須與墨雅保持接觸。畢竟信息裏提到過,在只有藍海辰的手機接近6點的情況下,要保持接觸才能多人進入教室。

於此同時,江雨煙也悄悄握住藍海辰的手,他們已經做好了準備!

“你覺得僅憑你這幾句話,就能讓我改變想法?”墨雅不屑的說。時間還沒到,在拉扯之力出現以前,墨雅還要繼續鬼扯下去。

“如果你不改變想法的話,‘那一位’可是會不高興的。你我都知道,我們誰都經受不起‘那一位’的怒火。”藍海辰覺得自己編的越來越扯淡了,要是時間再不到,他們就要編不下去了。

而這時,秦悅恆卻突然在藍海辰身上發現了一絲不對勁!

“這個人身上的衣服,看着怎麼那麼像醫院裏的白大褂?” 重生之我有靈泉 秦悅恆心想。之前離得太遠,秦悅恆還看不清楚,現在細看之下就一目瞭然了。

“如果真是什麼可怕的角色,怎麼可能會穿着這種東西呢?這不會是從哪裏撿的吧,畢竟這裏就是醫院。”秦悅恆又想。

事情往往就是這樣,當你什麼都不知道的時候,會覺得所有的一切都深不可測。而一旦掌握了哪怕一點線索,這種神祕感就會蕩然無存。

秦悅恆現在就是這樣! 所以此刻,秦悅恆怎麼看藍海辰就怎麼覺得不對勁。本能的,秦悅恆覺得自己上當了!

“這個說話的白衣人,身材很像藍海辰!”下一秒,秦悅恆突然想到。然後他立刻再向旁邊的江雨煙看去,發現江雨煙的身材也很熟悉!

“藍海辰!江雨煙!原來是你們!!!”秦悅恆終於確定了對方的身份,憤怒的大吼起來。

此時藍海辰還在繼續跟墨雅鬼扯,聽到秦悅恆的怒吼立刻暗叫不好。

“可惡,最終還是被他發現了嗎?”雖然早就想過可能會出現這種情況,但藍海辰還是沒想到秦悅恆會反應的這麼快。

“看來智商又回來了,好可惜。”墨雅也想。

秦悅恆恨不得撕了藍海辰,沒想到在最後一晚這個傢伙還是耍了自己一道。所以儘管可以驅使厲鬼,但秦悅恆還是親自撲到藍海辰面前,伸手掐藍海辰的脖子!

而就在這時,一股詭異的拉扯之力突然出現,藍海辰立刻知道,手機上的時間到了!

由於掐着藍海辰的脖子,秦悅恆也感覺到了這股力量,他心中一震,不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哈哈哈哈,秦悅恆,說到底最後還是我贏了!”藍海辰大笑着對秦悅恆說,下一秒,他們四人一起消失在了大廳中!

等秦悅恆再次睜開眼時,發現自己居然已經坐在了教室裏。

“怎麼會這樣,難道已經到了早晨6點?!”秦悅恆心中駭然,他左看右看發現這確實是投票時的教室。

周圍被詭異的紅光籠罩,四周還躺着那些死去之人的屍體,秦悅恆也坐在屬於自己的座位上。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這麼早來到教室?時間肯定不對!”秦悅恆激動的大喊,如果真的在這時候投票,他必死無疑!

“哈哈哈哈,怎麼樣秦悅恆,是不是很吃驚啊?!”藍海辰的聲音突然從一旁傳來。

秦悅恆順着聲音看去,見藍海辰正從座位上站起來。

藍海辰脫掉身上的白大褂並扯掉蒙面的布,同時一隻手還捂着自己的脖子。

剛纔秦悅恆掐的可真用力。

“藍海辰,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秦悅恆驚慌的問道。

“哼,你也有慌得時候啊。不過沒關係,你很快就會死了,死了就什麼感覺也沒了!”藍海辰冷笑着說。他本來不想把秦悅恆帶來的,沒想到最後一刻居然被秦悅恆掐住了脖子。

“把他帶進來沒問題嗎?”江雨煙的聲音忽然響起,秦悅恆向聲音來處看去,見江雨煙也在她自己的座位上。

這兩個人似乎並不吃驚,他們早就料到會提前來到教室!

“果然是你們,果然是你們乾的!”秦悅恆大吼道。

這時只聽得後門方向傳來微弱的開門聲,秦悅恆心中一驚,驚恐的看向後門。他生怕法官在這時候進來,宣佈開始投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