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楚南,新生的皮膚是又白又嫩,原本的寸板頭變成了長發飄飄,就這麼隨意扎在身後,妥妥的小白臉。

如今的楚南,新生的皮膚是又白又嫩,原本的寸板頭變成了長發飄飄,就這麼隨意扎在身後,妥妥的小白臉。

「你真以為這是青樓?」葉檀玉問。

「額,一開始覺得像,不過,現在看起來倒是有些奇怪。」楚南說著,目光上上下下一掃,看出了點意思。

「哪裡奇怪了?」葉檀玉問。

「青樓只有妓女,可是這裡連男妓都有,姐,沒想到你還好這一口。」楚南一本正經道,來這裡的不僅有男人還有女人,都是有些實力的,男人叫女人作陪,有些女人竟然也叫男人作陪。

葉檀玉一怔,俏臉帶著一絲嫣紅瞪了楚南一眼,威脅道:「看來你是不將姐的話放在心上了。」

「放在心上,絕對的放在心上,只是這裡……」楚南環視四周道,這地方很大,一共分有九層,前三層他的神念一掃而過,沒有半點阻礙,但三層以上,就有隔離陣法存在。

葉檀玉當然知道這裡的情況,皮肉交易在這裡確實存在,但這卻並不是登天樓所經營的。

登天樓被稱之為落塵第一樓,其實也是葉家操縱的,用於打探情報,籠絡強者。

登天樓九層,前三層只要有錢就能進,至於後面六層,就需要憑實力破陣才能進入。

由於這裡強者聚集,自然而然就有許多人想要攀附,而自然而然,也就衍生了一些交易,皮肉交易算是擺在明處的,有賣肉的,自然就有了拉皮條的。

久而久之,在登天樓的前三層,也就有了青樓的味道。

葉檀玉隨口這麼一解釋,楚南也就明白了。

「姐,你帶我來登天樓放鬆?第幾層?」楚南問。

「這就要看你的本事了,我是希望你能到達第九層的,第九層有大驚喜在等著你。」葉檀玉道。

「要我破陣?」楚南問,目光中帶著笑意。

葉檀玉看著楚南的眼睛,她能看到他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自信,難不成他是陣法大師?

「沒錯,總不能讓你破禁法,以你初築神基的實力,你連第五層都很難通過。」葉檀玉道,禁法與陣法,一字之差,其性質卻是迥異。

禁法依靠的是自身的本源能量,以及禁法的層次來決定強度,一般而言,要破禁需要的亦是同等的本源能量,當然,肯定要輔於破禁術的。

陣法卻要複雜得多,它需要對整個天地能量的流轉有相當的了解,達到天陣以後,直接就能用天地能量維持陣法的運轉,布置陣法只要有能量源催動,那麼它更多的是需要強大的精神力,細微的偏差足以讓一個陣法的威力產生天與地的差距,甚至是無法布陣成功。

而破陣,更是以精神力為主,一些陣法會有固定的破陣法,但是天馬行空的組合陣法要想破解,就需要破陣者的天賦了,因為沒有固定套路,完全需要靠自己尋找破綻。

「哈哈,那倒是,姐,你就等著在第九層迎接我吧。」楚南笑道。

「吹牛會被打屁股的,你直接去第三層申請破陣吧,把你的模樣與名字都改一下。」葉檀玉說完,人就消失了。

「我倒是想打你的小屁屁來著。」楚南自言道。

當楚南來到第三層時,他已經變成了一個長相普通,往人堆里一鑽完全就是路人甲的青年。

第三層上第四層的樓梯口有兩個人把守,這兩個人一看到楚南走了過來,眼睛就是一亮。

「今天有人要破陣,真是稀奇了。」其中一人道,每次登天樓用陣法隔離時,一天都看不到一個破陣者,實在是太無聊了。

「呵呵,別又是來丟人現眼的,總是會有人以為陣法更好破,結果灰溜溜的滾出去。」另一人道。

楚南來到兩人面前,這兩人的對話他聽在耳朵里,他卻根本不會放在心上,兩隻坐井觀天的青蛙,其實還是很可憐的。

登記之後,楚南就上了樓梯,而他的身影眨眼間就捲入陣法中消失不見。

「你猜他能堅持多久?」

「五分鐘。」

「五分鐘,有些看不起人了吧,我猜五分半。」

此時,樓上的人也紛紛注意到了有人破陣,不過並沒有人太過關注。

樓上的人大都是之前破禁法上來,當然,也有一些是特權人士。

在登天樓,無論是破禁還是破陣,只要你成功了,就會發放代表身份的登天牌,憑登天牌無論何時都能夠直接到之前上前的層次。

但僅僅一分鐘不到,隨著一聲鐘鳴聲響起,很多人都是愣了愣,隨即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

這……這就破了第一個陣法了?

頓時,每一層的人都涌到了各層大廳,在大廳的晶幕上觀看破陣之人。

晶幕之上,一個平凡的年青人神情淡然的上了第四層,又是一腳踏入了第四層進入第五層的陣法之中。

又是一分鐘,鐘鳴聲響起,這個年青人出現在了第五層。

「查到了他登記的資料,此人藍木,無門派,來自大荒星。」

「大荒星,那個偏僻的鬼地方也能出如此陣法大師?」

「資料隨便填的,末必是真的。」

五分鐘后,鐘鳴聲再度響起,楚南出現在了第六層。

此時,第九層,葉檀玉亦是震驚的望著楚南的身影,有些不敢置信。

陣法是在太古時期出現在天靈星界的,而到現今,陣法的發展卻是極其緩慢,能夠稱得上陣法師的人也是少得可憐,在天一神脈,陣法師就更加稀少了。

也不知道為什麼,陣法在天靈星界,就如同是缺少了什麼核心的東西一般,令其難以發光發熱。

「玉姐姐,他就是你要帶給我認識的人?」一個輕顫的聲音響起,葉檀玉的身邊多出了一個少女,少女身形纖細,瘦弱的彷彿風一吹就會跑,她的五官精緻的如同瓷娃娃,就是臉色有著不正常的蒼白。

「沒錯,可是……我都不知道他在陣法上竟然有如此造詣。」葉檀玉道。

楚南身在第六層的陣中,心中卻是直犯嘀咕:「五級玄陣,不,應該叫五級神陣,只是能量源變得更加高級,產生的威力自然也比玄陣大了百倍,但就算大上千倍,它的本質還是五級陣法,這雖然是個組合陣法,但也只是初級的組合陣。」

楚南覺得有些不對勁,他一直以為天門這邊的世界,無論什麼都是要強過大荒星域的,但這陣法怎麼感覺很小兒科的樣子,聽葉檀玉的意思,要登上第九層那可是十分困難的事情。

不過想想,楚南進入天一神脈后,這裡的禁法倒是令他嘆為觀止,望塵莫及,陣法還真沒見著什麼像樣的。

這麼想著,楚南已是進入了第七層。

過了幾分鐘,楚南又進入了第八層。

當楚南踏入最後的陣法中時,目光微微亮了亮,這個才有點意思,是一個命陣了。

「這小子……難道下星域的陣法發展到這種地步了?」葉檀玉心中道,她看了一眼身邊的少女,發現她緊張的抓著衣角,正使勁的扭著。

「小小,你別緊張啊,他肯定破不了你最後的命陣的。」葉檀玉道。

「我就怕他破不了,如果他破了,他就一定知道如今陣法到底缺了一些什麼。」這個叫小小的少女道。

就在這時,楚南出現在了第九層,他破命陣只花了半分鐘。

剎那間,整個登天樓都沸騰了。

在楚南出來的一剎那,他就被一股力量捲起,瞬間就出現在了葉檀玉和小小的面前。

「姐,驚喜呢?」楚南問。

「在這。」葉檀玉將小小推到了楚南的面前。

楚南打量著這個少女,長得真是漂亮,不過就是太瘦弱了,她這是身體有什麼問題吧。

「什麼意思啊,不會是……卧槽,姐,我可不是禽獸啊。」楚南問著,突然大叫起來。

少女的雙眸頓時浮現出一絲怒意,一股恐怖的氣息自她身上散發出來。

楚南一個激靈,這氣息分明不弱於葉檀玉啊。

「咯咯,叫你嘴貧,叫她小小姐。」葉檀玉嬌笑道。

這個……對這麼一位林黛玉似的小姑娘叫姐,這不太好叫出口吧,雖然她的年紀應該確實比他大得多。

「算了,直接叫我小小吧,你的陣法實力遠強於我。」小小開口道。

「這登天樓的陣是你布的?」楚南問。

「沒錯,但在在你面前卻如土雞瓦狗,你能告訴我你現在什麼層次了嗎?」無錯不跳字。小小問,她一提到陣法,眼睛就開始閃爍著別樣的光芒,雖然她的實力達到了天神境巔峰,但她顯然更加在意陣法。

楚南揮手,一個個陣法開始變換組合,帶著難言的玄奧。

小小雙目頓時瞪大,驚聲道:「天陣……」

「是吧。」楚南很是謙虛的笑道。

就在這時,小小突然激動的上前抓住了楚南的手,眼睛里的光芒灼熱的讓楚南都要燒起來了,這要讓人看到,絕對以為這小女孩是愛上他了。

「我拜你為師,你教我陣法好不好?」小小道。

「就算你要拜師,也不要這麼用力啊,我的手腕都要碎了。」楚南苦著臉道。

啊!

小小急忙鬆手,但目光依然灼熱。

一旁的葉檀玉看樣子是驚呆了,她帶楚南來的目的自然是有事要求肖小小的,但現在卻是反過來了,怎麼肖小小要嚷嚷著拜師了。

「你收我為徒,好不好?」小小再度道,帶著祈求之色。

楚南望向了葉檀玉,這是搞什麼啊。

葉檀玉卻是裝作沒有看到,她實在不好替他決定,這對於楚南來說是禍福難料的事情。

「收你為徒也不是不可以,不過有什麼好處啊。」楚南見得葉檀玉不理他,便輕咳了兩聲道。

葉檀玉差點要提著楚南的耳朵丟下去,這小子,竟然還提條件。

「只要我有的,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可以。」小小愣了愣,隨即回答道。

「哈哈,那就這麼說定了。」楚南笑道,他別的不能確定,但確定小小是一個天神境後期的頂尖強者,收了這麼一個徒弟,不說別的,這內心的成就感就是從來沒有過的。

「師傅。」小小聽楚南這麼說,亦是笑了起來,直接就喊上了師傅。

葉檀玉內心也是覺得很是荒謬,一個與她實力差不多的頂尖強者竟然拜一個剛剛踏上虛神境的小傢伙為師,這要傳出去,還不震驚整個天一神脈啊。

「你叫什麼名字,來自哪裡?」楚南問道。

「我叫肖小小,來自……家裡人不讓說啊,師傅,你不會生氣吧。」肖小小回答道,眨巴著大眼睛看著楚南,那眼睛深處,卻分明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狡黠。

楚南此時心中卻是平靜了一些,肖小小看起來真的就像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還是很柔弱的那一種,但真要這麼想,估計會很悲催了。

肖小小拜自己為師,為的是陣法,她連來歷都不說,自己這師傅的份量可想而知了。

「姐,你看……」楚南對葉檀玉道,他得弄清楚她帶他來這裡見肖小小的初衷是什麼啊。

葉檀玉的耳中響起了肖小小的聲音,她咯咯一笑,就說道:「姐就是帶你來認識一下小小的,你們先說著,姐去弄點好吃的來。」

說完,葉檀玉就消失了。

楚南看著肖小小,肖小小一臉無辜清純的看著他。

「師傅,你是從下星域來的?」肖小小問。

楚南愣了愣,看來葉檀玉都對肖小了,她一開始應該就沒想過要瞞肖小小。

「是啊。」楚南點頭。

「你在徒弟面前可以恢復真面目了,我會保密的。」肖小小道。

「咳咳,為師想恢復就恢復,不想恢復就不恢復,明白了嗎?」無錯不跳字。楚南輕咳兩聲,卻是直接拒絕了,反而真拿出了師傅的威嚴。

… ?肖小小微微一怔,那雙如湖水般的大眼睛里陡然就起了風暴。

楚南心尖一顫,他的靈魂似乎被捲入了風暴之中,面臨被撕碎的危險。

「叭搭」

靈魂之中一聲輕微的爆響聲,楚南退了兩步,而肖小小眼中的風暴已然消失,重新恢復了平靜。

楚南沉默的盯著肖小小,肖小小卻是無辜的回應著他的目光。

這時,楚南淡淡一笑,道:「玩笑到此結束,肖前輩,不知還有何見教」

「師傅,你在說什麼呢誰開玩笑了你不想用真面目見我我沒意見的。」肖小小睜著大眼道。

「前輩,是小子孟浪了,沒能好好配合你的玩笑。」楚南道,在他的心裡,眼前這看起來柔弱的小女孩絕對是一個喜怒無常的魔女,別看她叫師傅叫的甜,若真把她當徒弟,她立刻就翻臉了,她的骨子裡就透著強硬。

「我沒有開玩笑,我要你做我陣法的師傅。」肖小小道。

楚南有些明白了,肖小小想學陣法,所以她要拜自己為師,但是,以她的實力以及尊嚴,又不可能像一般的徒弟對師傅那般,自然也不能忍受這個師傅在她面前展現威嚴了,說穿了,她是希望他能識相點。

但是楚南的性子卻如同海面上漂浮的冰山,露在外面的只是一角,他的稜角與桀驁都藏在了深處。

「我收徒需要正式的拜師禮。」楚南淡淡道,表明了他的態度。

肖小小蹙起了眉頭,屋裡的空氣冷的如同瞬間進入了冰天雪地。

就在這時,葉檀玉走了進來,這冰冷的空氣本如同結了寒冰,隨著她一走進來,這整個冰面就碎裂化為冰渣,空氣頓時又變得清新起來。

葉檀玉端了一些香味誘人的吃食放在一旁的桌上,看了看兩人,笑道:「來嘗嘗登天樓的美食,有話等會兒再說。」

「姐,東西我就不吃了,這登天樓應該挺有意思的,就是人沒有什麼意思。」楚南說著,就要閃身走人。

葉檀玉伸手,拉住楚南的手,道:「等會兒,要走也要等姐把話說完。」

楚南聞言,道:「那好,我就等姐把話說完再走。」

楚南知道葉檀玉對他沒有惡意,她看說起瘋道人時的語氣,對瘋道人這被逐出葉家的二叔還是很尊敬的。

「我就直說了,小小,我帶楚南過來,原本是想讓你幫個忙的,你在歃血盟中提一句,我想我二叔與楚南的危機就能安然度過了。」葉檀玉開口道。

楚南心中倒是吃了一驚,肖小小在歃血盟在中有話語權她是八宗中哪一宗的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