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單是要一千萬混沌石的話,也許金不枰都沒這麼憤怒,黑沙宮的要求,當真超越了金不枰的底線,只是實力不如人而無可奈何。

如果單是要一千萬混沌石的話,也許金不枰都沒這麼憤怒,黑沙宮的要求,當真超越了金不枰的底線,只是實力不如人而無可奈何。

黑沙宮這次要求百香城送價值一千萬混沌石的貨物,而且跟上一次一樣,都要金不枰派兒子帶人將貨送去。

但這些貨都不得用空間寶物裝,只能像普通人一樣用一輛車一輛車來裝。

價值一千萬塊混純石的貨物得多少啊!不用空間寶物裝的話,用世上最大的馬車裝,至少五百輛才行。

五百輛馬車的隊伍保等浩蕩,而且從百香城去黑沙漠至少十年時間才能到達,這黑沙宮的要求哪裡是想要貨物,分明是在有意刁難金不枰,有意羞辱金不枰。

這麼浩蕩的隊伍行走十年,別說百香城轄區內,怕是這第八層的仙界有大半人都知道這事了。

巴鷹這是用這種方式告訴所有的人,他巴鷹一句話,金不枰就得老實照辦,連個屁都不敢放一點。

「轟轟!」

金不枰就這麼揮拳,拳拳打空,堂堂聖尊境都打得氣喘如牛,累到趴下時才稍微冷靜一點。

他突然輕輕嘆息。

他真的想不到任何辦法。

如果單純對付巴鷹的話,他還可以請師門長老出現。

但伏波殿主的強大,就算是太白門的門主親自來都不是伏波殿主的對手,怎麼斗?

「我忍!」金不枰坐起來。

「不需忍!」一道聲音突然在金不枰的身邊響起。

金不枰臉色劇變,以他之能竟然不知道聲音從何處來,從何時來。

「嗖!」

更讓金不枰嚇得不輕的是一道人影竟然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這裡可是秘室,是他金不枰的秘密,以他聖尊境的修為竟然無法事先察覺到任何跡象,這就不可思議了。

那人影正是方昊天。

「我叫方昊天,」方昊天一出現開門見山道,「我要殺伏波殿主,但我想先將他的那四個手下先殺死,第一個目標就是巴鷹,希望你能夠與我合作。」

「嗡!」

金不枰聽到這話,腦子都忍不住劇震。

殺伏波殿主?

眼前這個看著年輕的傢伙,竟然要殺第一聖尊伏波殿主?

「轟隆!」

金不枰突然出手,一拳對著方昊天的臉就打出。

拳頭,絕地是盡了金不枰的全力。

力量毀滅,可怕。

金不枰似是要將眼前這個狂妄無知的傢伙一拳打死。

面對這一拳,方昊天抬手,然後就將拳頭抓住。

很自然的抓住,輕描淡寫,感覺抓的不是一個聖尊境三重強者的拳頭,而是一個體弱多病的普通老人的拳頭。

金不枰拳頭被抓時,他突然笑了!

雖然他無法用這種辦法證明方昊天到底有沒有擊殺伏波殿主的實力,但至少知道眼前之人深不可測,實力之強大,他聖尊境三重在人家面前不堪一擊。

「我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調查,」方昊天道,「我是雲陽宗代宗主方昊天。」

金不枰內心再度劇震。

實力排名簡直能夠到達十大宗門之一的雲陽宗代宗主?

如果這個身份屬實,那此人說要殺伏波殿主怕且不是無知狂妄,極有可能真有把握。

雲陽宗的代宗主,絕對不是狂妄無知之輩。

如果是無知之輩,雲陽宗這樣的大宗門怎麼可能讓此人當代宗主。

「查!」

金不枰陡然一喝。

方昊天淡然一笑,他早知道秘密有夾層,那裡有十個人在候著,現在有三人已經迅速離開,相信這三人有足夠的能力與辦法在一個時辰內查出他的話是真是假。

「可有酒?」方昊天問金不枰。

「有。」金不枰手一揮,秘密中便有了桌椅,也有了美酒。

兩人喝起酒來,東一句西一句聊天,聊的是兩人的合作內容。

一個時辰後手下回報,方昊天確實是雲陽宗代宗主,前不久斬殺了半步終極境的元聖子。 靠,那個女人玩得是欲擒故縱的套路?

秦菲微微蹙眉,心裡說不出是什麼滋味?

鏡頭轉換間,秦菲感覺那裡的背景應該是馬爾地夫……夜幕下,東方玉卿背著女人漫步在沙灘上。

再旖旎的夜色,也抵不上男人寬厚的脊背帶來的心靈慰藉。

還有一些凌亂的畫面爭先恐後地浮現在腦海中……秦菲又驚又喜,心想著她是快要恢復記憶了,還是說她最近精神狀態不好,腦海中浮現出的那些畫面也只是潛意識裡的假象?

就這樣不知不覺中,秦菲趴在床上,蹬掉被子,哀嚎出聲:「東方玉卿,你這個陰魂不散的傢伙……」

說來也是夠諷刺的,腦海中盤旋著的那些曖昧畫面,感覺很熟悉,但始終看不清女人的正臉,唯獨東方玉卿的五官異常清晰。

完全睡不著,秦菲再次爬起來,頂著一個雞窩頭,走到了落地窗前。

拉開窗帘后清冷的月色慘淡的照入房間,有種看聊齋的即視感,秦菲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她下意識的看向對面的公寓,驚訝的發現對面公寓同一層的燈也亮著。

說來也是奇怪,看到那亮光的時候,秦菲整顆心瞬間安定下來,就連剛才的恐懼感也即刻消失不見。

遠遠看過去,對面落地窗前好像也站了個人,那人身形高大,看上去像極了東方玉卿。

擦,這是什麼情況?

東方玉卿人在羊城,怎麼可能跑到對面,她一定是喝多了,眼睛看花了。

秦菲縮著脖子,下意識的拉上窗帘。

拉上之後又覺得太過刻意,然後又裝模作樣的把窗帘拉開了一條小小的縫隙。

大概是好奇心作祟,秦菲貼在玻璃上,偷偷看向對面。

對面,站在落地窗前的人的確是東方玉卿。他的指尖夾著一根煙,靜靜的在指尖燃燒著。

就算距離這麼遠,秦菲也能感覺到,男人深邃的眸光是看向她這個方向的。

「真他么的是個神經病,大半夜的不睡覺,裝鬼嚇人啊?」秦菲碎碎念叨了一句。

話音剛落,床頭柜上的手機「滴滴」的響了兩聲。

咦?

這個晚了,是誰給她發的消息?

秦菲小跑過去,拿著手機看了一眼,竟然是東方玉卿發來的微信。

短暫的遲疑后,秦菲才慢悠悠地點開,順勢坐在床邊。

只有簡單的幾個字,「睡了嗎?」

他緊跟著第二條上的內容是:在幹嗎?

「睡了。」

東方玉卿顯然不信,「你確定睡了?」

秦菲嘴硬,噼里啪啦的打字,「愛信不信,我沒有理由騙你。不僅睡了,還夢到某人艷福不淺……不是左擁右抱,就是壁咚。」

一想到那女人很有可能是東方玉卿的白月光,秦菲就有些醋意來襲。

東方玉卿沒聽懂,但還是忍不住勾唇淺笑,「原來你睡著了還能聊天?我老婆果然非池中物。」

「……」秦菲一臉懵逼,想到了撞牆,可又怕疼。想到可以撞豆腐,卻又懶得去冰箱里拿。

總之秦菲欲哭無淚后,給東方玉卿發了條信息,「你怎麼還沒有睡?」

「睡不著。」東方玉卿言簡意賅。

「因為什麼失眠?你父親身體好點沒?」

前幾天,東方玉卿是接到電話說他父親心臟病複發,進了醫院搶救,所以才匆匆忙忙地趕回了羊城。

「滴」微信再次收到一條信息,是東方玉卿發來的文字:他也是你父親,不許反駁。緊跟而來的,還有一個摸頭殺的表情包。

秦菲尷尬地摸了摸了鼻尖,很想說「前公公」的,但又覺得拿老人開玩笑有點大不敬,所以就轉移話題,「你還沒說,因為什麼失眠?」

難道是公司的事情堆積如山,東方玉卿就臨時待在公司里加班。

剛這樣想,手機又「滴」了一聲,秦菲低頭一看,就看到東方玉卿發來的一行藝術字:沒有你陪在身邊,寡人孤枕難眠!

秦菲嘴角微抽,覺得某人太會撩了,不禁有些臉紅。

遲遲收不到秦菲的回信,東方玉卿又發了一段語音,「怎麼了?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想你了,頭暈,但是睡不著。」秦菲也發了語音。

聽到秦菲略顯無助的嗓音,東方玉卿有種衝動,他好想不顧一切地衝到對面的別墅,緊緊地將他女人抱在懷裡。

「對不起,委屈你了,再給我一點時間,我會讓你成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

秦菲不知該如何回應,索性閉上了眼睛,倒向身後的大床……一顆晶瑩剔透的淚珠滑落臉頰。

東方玉卿看著通話界面,有些焦慮,「你怎麼了?」

「沒什麼。」

「你頭暈,是不是著涼了?

「沒著涼,剛喝了兩杯紅酒。」秦菲發出語音微信后,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麼,趕緊點擊了撤回。

只可惜還是晚了一步,被東方玉卿看到了。

「撤回去幹嗎?我都看到了,呵呵。」

秦菲鬱悶,她可不想讓東方玉卿誤會什麼。畢竟東方玉卿應該還不知道余顯陽回羊城的事情。

其實孤男寡女同處一室,她又喝醉酒,是很容易讓人擔心。

這樣想著,東方玉卿又發了一條語音:「借酒消愁可不是明智的選擇,你若是想我了,隨時可以給我致電。」

秦菲聽了兩遍語音,然後玩味一笑,點擊了視屏通話。

東方玉卿出於本能地接受視屏邀請,就看到秦菲穿著性感的弔帶睡裙,還在床上擺了個性感撩人的Pose。

短暫的對視后,東方玉卿有些不悅,「你平時就是這麼穿的?能不能注意一點,畢竟那幾個都是萬年單身狗。」

只要一想到以前,秦菲很有可能會穿著性感弔帶在郁林俊面前招搖過市,東方玉卿整個人都不好了。

再次聽到某人說起萬年單身狗,沈闊頓時沒了查看監控的心思。

突然很好奇秦菲穿了什麼,以至於讓他家總裁這麼的仇視單身狗?

不過好奇歸好奇,他可不敢冒然過去偷看,否則分分鐘都有可能被流放。

就像那個余顯陽,大概還不知道那所謂的檔案問題只不過是支走他的一個幌子罷了。 「干!」

金不枰精神振奮,他知道他迎來了巨大的希望。

「方兄,」金不枰給方昊天倒酒,「如果真能讓我以後不再受辱,我將會極力促進我太白門與元陽宗的合作。」

宗門之前,互相聯盟,互相合作以增加實力,增加說話權也是一種常態。

太白門與雲陽宗齊名,隱約中還要在雲陽宗之上。

但金不枰很清楚,如果方昊天真能殺得了伏波殿主,便代表雲陽宗的地位水漲船高,取代伏波殿的地位,到時太白宗就算整體實力在雲陽宗之上,但太白宗卻因為缺少方昊天這種一錘定音的無敵強者而對雲陽宗退舍三分。

那時候,如果太白門能與雲陽宗聯合,相互聯盟,兩者整體實力不但得到大幅度提升,同時也等於太白門擁有了像方昊天這樣的超級強者做為後盾。

不管怎麼樣,與方昊天合作,對金不枰來說是不二選擇,他也相信太白門因為方昊天的實力而同意與雲陽宗聯盟。

當然,金不枰也有小小的私心和野心。

如果他能促進太白門與雲陽宗聯盟,他這個促進者在太白門的話語權就大了。

「以太白門的實力,倒是有資格與我雲陽宗聯盟,但這些都需要我殺了伏波殿主后才行,」方昊天道,「我們都是非凡人,不需要轉彎抹角,我能殺伏波殿主,到時就是你太白門求著與我雲陽宗聯盟,聯盟中我雲陽宗為首。如果我失敗肯定身死,到時我雲陽宗就算還與你太白門聯盟,那就是以你太白門為首了。」

「是的。」金不枰坦然點頭,「但我相信方兄成功,也希望你成功。你成功了才是我最大的利益,若失敗,你死,而我也好不了哪裡雲。」

「哈哈,金城主能這樣想,那我們的合作肯定是愉快了。」方昊天哈哈大笑,隨後將他的計劃說出來。

「這……這樣太委屈方兄了。」金不枰愕然。

方昊天搖頭笑道:「這有什麼委屈,也只有這樣才不會引起黑水宮太大的注意,我才有機會進入黑沙宮殺死巴鷹。」

「既然方兄不覺得委屈,那就這樣了,此計劃這麼簡單,所以巴鷹更加想不到。」金不枰道,「有時候人就是這樣,到了高位后就喜歡將事情想複雜,簡單了反而無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