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時光能夠倒流的話,冷青風一定不會接這個特殊的任務。

如果時光能夠倒流的話,冷青風一定不會接這個特殊的任務。

如果不接任務,他就不會來這裏追查隕石碎片了。

“第一個問題你還沒答呢。快說吧,你原本計劃的謊言是什麼?”

“我原來的謊言是這樣的……”

冷青風再也不敢有半秒的懈怠,他一心一意地,將自己所計劃的一切,所知道的一切,一五一十地全部告訴了林空。

問完數個問題之後,林空憤怒地發現,自己的媽媽,就是被冷青風給抓走了,

但是,冷青風卻不知道媽媽現在被關在什麼地方!

事情的經過,

是這樣的……

縣城的倖存者聚集地,被一個名叫“救世商會”的組織領導着。

表面上,這個救世商會的目標是拯救所有的倖存者,團結一心,共同對抗日漸壯大的喪屍大軍。

而實際上,他們的會長,卻是個奇怪的醫學博士。

這個醫學博士,據說對新人類非常好奇,經常命令自己的“隕石小組”,去暗中捕捉一些新人類,偷偷帶到實驗室裏,進行各種各樣的實驗。

冷青風,就是這個“隕石小組”中的一員。

有一天,聚集地裏的新人類柳紅,也就是林空的媽媽。

她組織了小隊成員,正全副武裝的趕往桔子村,準備把林空林巧巧和林大山,都接到聚集地來生活。

但是在半路上,冷青風對柳紅的小隊發起了突襲。

由於實力的全面壓制,冷青風將柳紅以及其隊友,全部活抓。

不過,救世商會的會長,是個非常謹慎的傢伙。

冷青風抓到“獵物”之後,不能直接見會長。

他需要交給所在小組的組長,組長再轉交給會長。

這樣的手段,可以保證絕大多數人都不知道會長的身份。

換言之,即使冷青風聽命於會長,但是他對會長的所在位置,也是一無所知。


他也更加不可能知道,那個用新人類做實驗的恐怖實驗室,究竟在什麼地方。

抓完柳紅之後,冷青風又接到了一個新任務:

【追查失竊的隕石碎片】

會長祕密研製的隕石碎片,竟然不慎被人給偷了。

冷青風負責追回這批被盜的碎片,他一路順藤摸瓜找到了金霸皇,然後又和金霸皇一起,找到了李可貴。

總之,這個隕石碎片的事,凡是知道的人,都必須要死。

這是會長下的命令。

當然啦,冷青風不必死,因爲,他就是通過這“隕石碎片”而改造而成的新人類。

是的,這隕石碎片可以讓普通人,變成新人類!

李可貴當初隨便撒的謊,竟然被李可貴誤打誤撞地猜中了。

而且,通過隕石碎片進化的普通人,不需要陷入長達兩三天的沉睡狀態。

根據冷青風的經驗來看,只需要幾十分鐘就夠了。

最重要的是,依靠這種方式進化的新人類,竟然可以……

免疫屍毒!!!

所以,當初李可貴儘管被喪屍咬中了,他也沒有變成喪屍。

這全是隕石碎片的功勞。

這些神奇的隕石碎片,並不是天然形成的,而是經過會長之手製造出來的,所以,由此可見……

救世商會的會長,將必然是一個非常恐怖的存在!!!

……

聽完冷青風的講述之後。

林空深呼吸了一口氣,冷靜地梳理了一下目前的狀況:

“隕石碎片能讓人輕鬆進化成新人類。

這種特殊的新人類,可以免疫屍毒。


這些神奇的隕石碎片都是會長做的。

所以會長的實力肯定是極其強大。

會長還特別謹慎,沒人知道他在哪裏,也沒人知道實驗室在哪裏。

所以,我媽媽到底是死是活,還是個未知數。

即使媽媽還活着,我想要把她從神祕的實驗室裏救出來,也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梳理完,林空卻感覺胸口壓着一座大山。

一開始,林空只是天真地以爲,只要自己的恐龍強大之後,就能輕鬆去到縣城,和媽媽一家團圓。

接着, 容少的神祕前妻 ,自己還高興了很久。

結果現在,媽媽卻突然被一個神祕的“會長大人”,給抓到實驗室,進行恐怖的人體試驗去了。

我勒個去,怎麼事情突然變得這麼複雜啦?我不過是想一家團圓而已。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林空感覺頭都大了!

……

“剛纔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嗎?”

林空不願意相信,有這麼個恐怖的會長大人,更不願意相信自己的媽媽,竟然遭此毒手。


所以,他湊到冷青風的面前,雙眼凝視着對方的眼睛,寒聲問道。

他多麼希望冷青風忽然承認這是個騙局啊。

但是……

“我對你發誓,我絕對沒有說謊。而且,我可以證明給你看,你只要找只喪屍來,就可以測試出我是否具有免疫屍毒的功能。”

冷青風是真沒有說謊。

在狡詐的林空面前,冷青風也根本沒有膽子說謊。

“在大半夜的,我去哪裏給你找喪屍去啊,還有什麼其它證明方法嗎?”

“那你可以去找只死去的喪屍來啊,它們的牙齒縫隙間,肯定還是會殘留着屍毒的。”

“唉——……行吧,我暫且相信你了。”

林空哀嘆了一聲,隨即說道。

從冷青風的舉止態度上推測,所謂的會長大人,以及神奇的隕石碎片,都應該是真的。

“我把所知道的,都給你說了,這下,你該放我走了吧。”

冷青風見林空終於相信了自己,心中鬆了口氣。

只要放他走,憑藉他的實力,身體這些傷勢,應該很快就能好起來。

一訟成名:王爺,請接駕 ,然後東山再起之時……

“刷!”

西瓜刀架在了冷青風的脖子上。

“你你你……你言而無信!”

冷青風恨得咬牙切齒。

“我什麼時候說放過你啦?

……既然我媽媽回不來了,那你也跟着一起陪葬吧。

畢竟,人是你抓過去的,從法律的角度上來講,你也算是個幫兇。

所以,去死吧!”

冷青風已經沒有利用價值,林空打算一刀砍了他,以免放虎歸山,後患無窮。

再說了,本來就是冷青風想要殺林空一家滅口的,所以林空殺他,也是合情合理的。

擡手,林空便要一刀砍下!

“別別別,我有辦法救你媽媽!”

冷青風急中生智,心生一計,連忙喊道。 “什麼辦法?”

其實,林空剛纔只是裝作要砍冷青風的樣子,就是爲了逼他想出一些辦法來而已。

“才過了七八天而已,想必你媽媽還沒死。只要及時地找出實驗室的位置,再將她救出來就行了。”

冷青風趕緊說道,生怕那西瓜刀落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怎麼知道我媽媽死了沒死?”

“我猜的。……你想啊,你媽媽好歹也是聚集地實力排行榜前十的新人類,怎麼會被輕易弄死呢?如果你是那古怪的會長,肯定會留着你媽媽的性命,多研究一下啊。”

冷青風快速地思考着,口中的話語,條理清晰,邏輯分明,論據充分。

但是,他剛說完……

一隻腳掌,又迅速地在他的眼睛裏放大。

“怎麼……

啊……

又……

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