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用來衡量的話,那麼現在石昊如同一百個虛勁頂峰的人,而十分之一就是十個虛勁頂峰的人物,可以看出那二人不但不弱小,反而極為強大,以一當十完全不成問題。

如果用來衡量的話,那麼現在石昊如同一百個虛勁頂峰的人,而十分之一就是十個虛勁頂峰的人物,可以看出那二人不但不弱小,反而極為強大,以一當十完全不成問題。

畢竟這裡還是鴻升門的最外圍,按道理說出來的人也應該是最弱的。

想想看一個門派中最為弱小的人出去之後同境界都能以一當十,那麼更高的呢?這個門派又該有多麼強大?實力該多麼雄厚?差距完全不可以道里計。

活在娛樂頭條的劍修 ,眾人之中一下子嗡嗡作響,人人交頭接耳,互相討論。

並不是每個人都有二人那麼強大,他們辛辛苦苦千里迢迢來到這裡就是為了看看能不能混進鴻升門,即使是一個打雜的出去了也比當縣官,做城主來的榮耀,若是能被賜下一兩件法器,簡直吃穿不愁,朝廷都要拚命籠絡,享受無邊富貴,作威作福。

眼力尖者,能看出來二人的強大,渾身血氣升騰,二人聯手施壓下,虛勁七層以下的人統統都要退卻,根本不敢靠前,否則直接被壓倒在地,爬都爬不起來。這一關,就不知道要刷下去多少人。

騷動了半天,人群開始劃分為幾個小群體。

有的人興奮莫名,有的人垂頭喪氣,一下子就能看出修為多少。

石昊默不作聲,他緊隨人群,出來闖蕩這麼久,也知曉了藏拙的重要性。

從煉骨境到煉髓境這麼長時間,就可以看出來了,安穩的修鍊,可能數月之後才能突破到真元境,但是石昊哪裡等得起?

突破到真元境都要這麼長時間,那麼明源境呢?豈不是一輩子都無望?

所以說尋求突破還是要尋找刺激。

石昊有種感覺,鴻升門絕對可以讓他進境速度進一步提升。

一人,努力的前行,豆大的汗珠不斷流淌,邁著沉重的腳步一步步靠近,走近了二人的身邊,是虛勁八層的境界。

突然二人氣勢一震,陡然高漲。

彭!

那人直接被震飛了出去,口吐鮮血,沾滿了衣襟。

「怎麼可以這樣!?」人群又開始騷動了起來。

「如果你根基深厚,這一下根本不會讓你有所動搖,只會逆流奮起。這麼一點小小的磨難都沒法克服,一點小刁難都沒法走過去,這樣的人沒有進入鴻升門的資格!」那個刀疤大漢直接閉眼冷冷道,看都不看。

石昊深以為然,跟隨人流後面一個個走過。

「沒想到石兄弟真人不露相,竟然沒看出有這麼高深的修為,失敬失敬。」

過了第一關,有人對石昊刮目相看,因為他面容自若,神色如常,沒有半絲不適的走過了那二人中間。

石昊也就顯露了一下虛勁頂峰的水準,並沒有超出常人,那樣驚破別人眼球又有什麼好處。

如今就有不少向石昊示好的人,看著這一位鬍鬚已長,從眼神就能看出是位中年,但是現在卻與石昊稱兄道弟,語氣間恭敬無比。

這就是實力所帶來的差距。

石昊隨便打了個哈哈,不再言語,也沒人來煩擾他,都在尋思第二關考驗是什麼。 第二關考驗是淬心路。

不過石昊卻是不用參加,因為他全身血氣旺盛,如狼煙如火柱,平常鬼神根本近不了身,哪敢在他面前作祟,心魔更怕純陽,所以虛勁頂峰的人都統統不用參加第二關考驗。

雖然石昊沒有參加淬心路,但是確實不敢小看這一關。

修行在路上,敵人只有兩個,一是外魔,一是心魔。

凡人求仙,修鍊一途,就是於荊棘遍地中生生砍殺出一條通天大道,斬殺外魔,滅除心魔。

第一關考驗的是血氣體魄。第二關考驗的是自身意志。第三關考驗的就是個人武勇招式。

「你們所要面對的就是靈傀!」

一名長老引領著石昊等人,他衣袖飄飄,有一種出塵的氣質,突然把手向虛空按下。

這是一片大場地,足足有足球場大小,卻是空空蕩蕩。周邊鑲嵌著看不懂的符文符號,仔細看去卻是有所規律的閃爍著。

這一按下,彷彿打開了一處暗門,直直的傳來了一陣咆哮聲。

血腥味逐漸蔓延開來。

咚!

一個巨大的身影直接跳了出來,巨大的腳掌直接就把地面震出了道道裂縫。

他兇狠的眼神,瘋狂而猙獰。

身上覆蓋著鱗甲,外表狀似人形,體表毛髮白的滲人,尖端在日光的照耀下似乎還閃爍著金色。

對這個形象石昊簡直在熟悉不過,這是白僵!

焱石城就差點滅於屍潮之中,石昊當然清楚,不過鴻升門卻能馴服收服為己用,這就不是一個檔次了。

沒想到鴻升門竟然強大到捕捉到白僵訓練做靈傀!

「我先來!」沒想到竟然一人越眾而出,挺身而出。

那人拿著羽扇,是公子哥模樣,眉宇間卻又一絲鐵血之意,看來也是經過歷練、見過血腥的人。

那人是張尚武,是東亁王朝張將軍府上的公子,身份不低,但是來到這裡一切身份都沒有任何作用,不會帶來一絲一毫的好處。

這裡是遠離俗世的鴻升門。

他走了進去,眼睛緊緊盯著那隻白僵。他觀察的很仔細, 豪門新娘:首席99次求愛 ,遨遊天空,知道不敢小視。

吼!

白僵靈傀可是死物,沒有理智的怪物,哪會給張尚武那麼多時間準備,直接猛地一竄,一尊青色的巨大拳頭直直的奔向了他。


刷刷刷!

張尚武身上有幾段衣衫被撕裂,躲閃的很狼狽,但是眼神卻是不變,有一種冷酷的神情,如劍客一般觀察著對手的弱點。 奶爸戲精

「血戰沙場!馬革裹屍!將士不還!」

刷!

以極快的速度用出了三招,三道白光直直的斬向了白僵。角度刁鑽,詭異。

左眼、右眼,大腦!

劍氣一吐,直接把白僵腦袋破出個大口子。

白僵也是搖搖晃晃,兩米高大的身體完全站不穩,倒了下去。

「合格!下一位!」那位長老面無表情,似乎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驚擾他的心境。

暗門再次打開,一頭黑影又在靠近。

呼!

張尚武常常的喘了口氣。他身上有道道淺淺的傷口,看起來狼狽無比,但是他也不在乎,直接拿出一些藥瓶出來塗抹兩下就沒事了。

石昊看的出來,他腰間的那是一柄軟劍,材質特殊堅固又充滿韌性,這是一柄寶劍。

同為虛勁十層頂峰差距也甚大。

有的人明顯修為不及張尚武,比他更為狼狽,在場中被追殺的四處亂竄。

「我····我放棄!快救救我!」那人狂叫救命。生死只在一線間。

那長老直接一個縱越,輕輕鬆鬆的猿臂長伸,一記劍指就貫穿了白僵頭部,將那人帶了出來。那頭白僵被陣法牢牢地禁錮在場中,根本出不來。

「二等弟子,留待考察。」

那長老直接將那人扔在地上,冷冷的記錄道。


鴻升門弟子競爭無比激烈。就算連王子王孫都要來參加,搶著加入其中。

別看石昊進入的容易,這只是外門弟子的考核。

僅僅是外門弟子數目都不計其數,足有數十萬。

以上更有內門弟子,核心弟子,聖子聖女等等。內門弟子有數萬,核心弟子有數千,聖子聖女就相當於張嬌候選人,僅有寥寥數人。

那才是鴻升門的核心,中心。

但是就算在外門弟子中,也要劃分等級,一等、二等、三等、四等!

等級低下,福利越低,待遇越低,乾的事務也就要越多,而且面對高等級的人都要行禮,示好、請安。


整個鴻升門,上上下下,等級森嚴,簡直和皇朝國家一般。

這些過不去考驗的人自然就要低賤,為二等外門弟子。

哪怕你在外面是皇孫貴族,都要老老實實的行禮、請安。


「不不不!不行!我要退出!」

「退出考驗!退出考驗!」

「我絕對過不去,會被殺掉的!」

··········

不過比起巨大的榮耀,還是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有的人經受不住壓力,直接選擇了放棄。

那名長老冷冷看著,嘴角勾起一絲弧度,似乎在嘲笑。

「如今連外魔都無法斬殺,以後面對真正的惡魔、邪道、心魔也要淪為口糧,你們的選擇很好!」

嘲笑又怎麼樣,比得上自己的小命?

不過也有人完全不怕,視考驗如無物。

一個一個人接著考驗,石昊突然眼前一亮。


那是名女子,渾身著鮮紅之色,如同鮮血籠罩一般,渾身氣勁簡直比張尚武還要強大,是血公主!

石昊耳尖,通過人們的議論知道了這位的名號。

這是一位南番之國的一位公主,天才一般的人物,沒想到現在竟然來參加鴻升門的選拔。

她的身影柔美,身影閃爍反覆,出現了數個殘像。

神色肅殺,直接一個突進,身上的綢帶化作靈蛇直接纏繞住白僵。

裹住,糾纏,然後收縮!

吱吱!

石昊聽得見白僵身體的哀嚎。 嘎吱!

這是骨頭斷裂的聲音。

白僵完全被裹成了一個球狀物體。

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