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非要找,只能說宇恆獲得的升級大禮包並沒有使用,畢竟這一夜的提升已經超乎了他的想像,宇恆亟需找個時間對自己的能力消化一下。

如果非要找,只能說宇恆獲得的升級大禮包並沒有使用,畢竟這一夜的提升已經超乎了他的想像,宇恆亟需找個時間對自己的能力消化一下。

實力這種東西不展現則以,等到宇恆在隊內參加分組對抗賽后,所有隊友包括教練組都驚呆了。

宇恆給予對手的壓迫感比之過去竟成幾何倍速度增長,如今的他在綜合能力方面即便說梅羅比肩也不為過。

…………

萬聖節過後,各支隊伍都在如火如茶地為歐戰準備着,無論是歐冠聯賽還是歐聯杯此刻都已經進入了至關重要的淘汰賽階段。

赫塔菲有些不湊巧,在他們準備前往倫敦的時候,意大利的火山爆發了,濃濃的煙霧席捲北歐各國,一時間大多數航班都受到了影響。

其他交通工具的車票已經銷售一空,沒有辦法宇恆只能拖到比賽當天才匆匆趕往倫敦。

帶着一身的疲憊,赫塔菲就這樣與熱刺交手了!

…………

作為隊伍的殺手鐧,宇恆今天被安排的后腰位置,今天他的目標不光包含進攻,更重要的是防住熱刺雙槍——凱恩和孫興民。

熱刺這兩人的實力不可小覷,要知道在賽季前媒體對英超各球隊實力的分析中,熱刺本不應該出現在第二名的位置,可是他們現在卻做到了,而這其中熱刺雙槍的作用無疑是最顯著的。

凱恩和孫興民的組合一快一穩,再加上中場小盧卡斯的梳理,如此配合幾乎能夠適應所有的比賽環境,這也讓他們在過往的比賽中無往不利。

其實針對孫興民和凱恩也不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像坎特那樣瘋狂的逼搶絕對會起到效果,可問題是並非每名球員都能在如此高速的跑動中保持體能。

足球比賽畢竟是九十分鐘的決戰,若一個半場就把體能耗光,這樣的球員根本不配不上「稱職」二字。

…………

今天的倫敦白鹿巷球場上座率非常高,放眼望去幾乎看不到什麼空位,聽說兩大聯賽的強隊直接對話,所有人都想親眼目睹雙方孰強孰弱。

球迷的門票沒有白買,比賽剛一開始,凱恩就給了赫塔菲一記敲山震虎。

四十米開外的吊門打了藍楓一個措手不及,要不是射門的角度有所偏差,熱刺就取得了比場比賽的第一粒進球。

藍楓的歐戰經驗確實欠缺,但這並不意味着他的能力不行,之後的十幾分鐘,藍楓連撲帶擋一個人就攔截了四五腳遠射。

為什麼熱刺不嘗試打入禁區再射門?

不是他們不想,而是實在做不到,在宇恆不知疲憊的跑動下,孫興民幾乎碰不到皮球,沒有了後者突破上的助力,熱刺的鋒線就像折翼的翅膀。

或許是因為踢得過於上頭,在比賽進行到第36分鐘后,氣勢如虹的熱刺卻因為失誤被赫塔菲抓住機會率先破門。

0:1

畫風突轉,誰也沒想到一直處於逆風的赫塔菲反倒成為了打破僵局的球隊。。 這天容沫兒像往常一樣到廚房去給蘭妃做些開胃的點心,卻看到蓮兒正蹲在火灶旁淅淅瀝瀝地啜泣。

容沫兒連忙跑上前,蹲下身子問道:「蓮兒你怎麼了?」

蓮兒紅着眼睛,吸了吸鼻涕,看她臉上的神色是左右為難,萬般無奈。

上次陳公公要蓮兒做對食的時候蓮兒就哭的這麼傷心,容沫兒擔心是陳公公找她的麻煩,道:「是不是陳公公難為你了?」

蓮兒搖了搖頭,輕聲道:「是包公公。」

容沫兒鬆了一口氣。想起來也奇怪,陳公公不知道為什麼就放過了蓮兒,而且既沒報復,也沒埋怨,一切就像是沒有發生過一般,包公公也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

容沫兒擔心是包公公出了事兒,連忙問道:「包公公怎麼了?」

蓮兒哽咽地道:「他,他被四九打了。」

「啊?」容沫兒沒想到包公公會和四九打起來,畢竟兩個人都是友軍啊,「他們怎麼打起來了?」

蓮兒和包公公的事情張四九一直持反對意見,但是不管他怎麼勸,他姐姐都沒辦法放下包公公。張四九怪姐姐太善良,太軟弱,便自以為是地想要替她做決定,跟包公公斬斷聯繫。

一個時辰之前,張四九趁著巡查的功夫找到了包公公。

包公公見未來的小舅子來找他,不免的緊張了起來。張四九看不上自己這個姐夫,包公公心裏有數,怨天怨地,只怪自己沒有一個好出身。

張四九念以前包公公對張家有搭救之恩,一開始的時候態度還挺好,打算好好跟包公公溝通,讓他主動放棄蓮兒。

張四九:「包公公,我和我姐一直受你照顧,我倆都記在心裏,感激著呢。」

包公公擺擺手:「不必記掛,都是應該的。」

張四九不想跟包公公扯上親戚關係,連忙否認道:「不不不,怎麼能是應該的呢?別人幫了忙,就應該要感謝,又不是像我和我姐這樣屋裏人的關係,隨便點兒無所謂。知恩就要圖報。」

聽到張四九急着把自己界定成外人,包公公的心涼了半截。他意會到了對方的來意,抿抿嘴,搓弄着手指,輕聲道:「總之,是我願意幫忙的,你不用在意。」

這時張四九從腰間掏出了沉甸甸裝滿銅板的錢袋,交給了包公公:「這是我將近一年以來省吃儉用存下來的俸祿,連着利息都算上了。」

有時候親兄弟要明算賬,可有的時候,提錢,傷感情。

張四九這是把包公公往外推呢。

包公公推脫道:「我真的不要,那是我的一片心意。」

張四九強行將錢袋塞在了包公公的手裏,心想還了錢就該兩不相欠,姐姐蓮兒就能和他撇乾淨關係。

這一刻對包公公而言,手上的錢就像是對他的侮辱,侮辱着他的感情,也踐踏着他作為一個男人的自尊。

包公公心裏的溫度冷到了零點之後,緩緩抬起了頭,仰視比他高出一個頭,寬出半個身子的張四九。

包公公那張清冷窄小的臉上有一對無比幽深的眼眸,雖然不大,但是卻充滿了精芒。

包公公的語氣斬釘截鐵,像是誓言一般:「就算你把錢給了我,我也不會放棄蓮兒。」

張四九一聽,心裏來了氣。自己的姐姐怎麼可以嫁給一個閹人呢?並且這個閹人還一點兒都沒有自知之明,死乞白賴地非要當自己的姐夫。

張四九:「包公公,我是尊敬你曾經救了我們張家,對我姐也好的份上才跟你客客氣氣。你想啊,你是公公,可我姐可是正兒八經的良家女兒,你們要是在一起,不是讓她守活寡嗎?再說,不孝有三,無後為大,你讓我姐以後還怎麼抬起頭來做人?讓我們張家怎麼立足?」

這些話雖然沒有一個髒字,卻句句誅心。

在那個世界裏,嫁給太監就是會被人嘲笑,被人謾罵,被人詬病,張四九說的不無道理。

然而包公公他又做錯了什麼呢?難道他存在的本身就是個錯誤,難道他就不配擁有愛人的權力嗎?

不可以,蓮兒是自己的希望,是自己的一切,就算出賣靈魂,就算與全世界為敵,也絕不可以失去蓮兒。

包公公紅了眼眶,咽了口口水,淡淡道:「對不起,恕難從命。」

張四九心裏一着急,便揪起了包公公的領子,使得他的腳後跟都離了地。張四九怒目而視,氣憤地道:「你要是真的愛她,為了她好,你就該放她走!」

包公公眼睛愈加通紅,態度也愈發堅決地道:「就算你打死我,就算我化成了鬼,我也不會放手,我也會一直陪在蓮兒身邊。」

一聽這種晦氣的話,張四九更加氣憤:「你以為我不敢打你是不是?」

包公公冷笑一聲:「早就聽說張大人四肢發達,能領教一下你的拳頭,也算是開開眼。」

「你!」

張四九氣急敗壞,一個拳頭就掄了上去,包公公被打地倒在了一邊,嘴邊流出鮮紅的血液。張四九給他的那一袋子銅板散落一地,發出叮叮噹噹的響聲。

被打后的包公公笑了起來,一聲,兩聲,逐漸連成了大笑,索性就躺在了地上,仰面朝向天空,苦笑着,嗤笑着。

張四九看包公公就像是個瘋子,再打他也沒有意義,轉身喘著粗氣大搖大擺地走了。

後來蓮兒回來撞見了嘴角帶傷的包公公,才得知了這件事的前因後果。她夾在中間,左右不是人,只好一個人在柴房偷偷抹眼淚兒。

蓮兒繼續對容沫兒道:「四九他不同意我和包公公在一起,就去找包公公理論。兩個人沒談攏,一時說了些氣話,四九就動了手。」

聽完蓮兒的講述,容沫兒鬆了一口氣,心想好險好險,不是有奸佞之徒作惡這種大的事情。

但是這種事也不是簡單的事兒,着實棘手。

清官難斷家務事,何況是蓮兒這樣一個耳根子軟,又唯唯諾諾的良善之人。

包公公對蓮兒一心一意,甚至願意為她去拚命。容沫兒是支持包公公和蓮兒在一起的。可是張四九的想法更現實,愛情是愛情,婚姻是婚姻,他的出發點也是為了蓮兒着想。

這種兩難的選擇哪怕是放到現代這個與時俱進的世界,也很難有個統一的標準答案。解鈴還須繫鈴人,誰都沒有當事人有發言權。

容沫兒:「蓮兒,那你是怎麼想的?」 第1404章

「是。」

鷹眼男人手中的剔骨刀從蕭泓宇的臉上緩緩的下滑,劃過心口,划向小腹,「你雙手手筋斷了,已是半個廢人,我在將你的丹田廢了,你就徹底是個廢人了……但是廢了丹田,想必你也活不了多久了,那就再挑斷你的腳筋可好,這樣你可以活很久很久,我就不信,有一天你不鬆口。」

他說著,手中的刀子下移,停在了他的膝蓋處,「人都說這裡的骨頭最脆,我今天倒是要試試……」

那鷹眼男人道。

鉤子輕輕的鉤進去他的膝蓋,疼的蕭泓宇一顫,他因為失血過多加上鷹眼男人的折磨,已經有些恍惚,鼻息間只有血的味道。

「你還是什麼都記不起來嗎?」

鷹眼男人問道。

蕭泓宇喘著粗氣,臉上的血流出眼睛處,讓他的視線有些模糊,只聽他咬著牙道,「要殺就殺,動作快點,我都說了我什麼都不知道,秦臻已經死了五年了,你們就是逼死我,我也什麼都不知道……」

「嘴硬!」

他冷笑,剔骨刀狠狠一鉤,緊接著連血帶肉的勾出一塊骨頭掉落在地上。

「啊……」

壓抑不住的悶哼聲終究是溢了出來。

劇痛無比。

似乎全身的每一處的疼痛都不及剛才那一下。

蕭泓宇甚至控制不住的發抖,他站不穩,渾身都在打顫。

可鷹眼男子並未停手,而是將鉤子移到他的另一條腿上。

「還是不說嗎?」

他問。

——呸!

蕭泓宇忽的沖著雲藏的方向,一口血沫吐了出去,正好吐了他一臉。

「放肆,我割了你的舌頭。」

那鷹眼男子怎麼也沒想到秦臻蕭泓宇突然的沖著他的主子這般無禮,當即就怒了,一個巴掌就甩在蕭泓宇的臉上,直接就將他的臉打的腫了起來,他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張開嘴巴,就要去鉤他的舌頭。

「阿鷹,住手。」

只聽雲藏開口道,及時阻止了鷹眼男人的動作。

他聳拉著眼,從袖子里掏出一塊帕子,細細的擦著自己的臉。

蕭泓宇看著這一幕,腥紅著眼,咬牙說道,「你這個瘋子,要殺就痛快點,本皇子跟秦臻都多少年沒關係了,你竟還找到我的頭上,是不是有病?你兒子死了,傳回來那麼四個字,你就當真了,你怎麼就沒有想過也許是被誤導了呢?你就非得認定秦臻還活著,我都跟你說了秦臻死在大夏北山山頂,屍骨無存,你到底還想知道什麼。」

「老夫倒是忘了你曾經還是個皇子,皇族血脈啊,呵……」

那雲藏冷笑了聲。

整個人都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你放心,老夫不會讓你那麼輕易死了的,阿鷹,給他上上藥,止止血,讓他好好活著,老夫會每天都來問候他一遍,直到他能想起點兒什麼。」

「是。」

——咳咳咳。

那雲藏說完這句話,就一邊咳嗽著一邊轉身出了暗室。

蕭泓宇已是痛到麻木了,他渾身上下都疼,不僅是臉,他的手腕被挑斷了手筋,還有肩胛骨被刺穿,膝蓋骨被挖出,如今的他就是一個廢人。

砰的一聲,綁住他手腕將他吊起來的繩子被隔斷,他整個人摔倒在地上,但是他一動都不動,因為沒有力氣,他覺得自己跟死亡之後一步之遠。

那個鷹眼屬下並未就這麼扔下他不管,而是拿出一包藥粉往他的傷口上隨意的撒上去,接著藥包往地上一扔,他拍了拍手道,「好好享受吧,晚點兒再來找你,你可要好好想想,有沒有什麼能記起來的。」 祝紅死了。

祝紅死了。

喻色現在滿腦子的全都是『祝紅死了』這個認知。

而在這個認知之外,就是想要去查清楚祝紅是怎麼死的。

她明明可以治好祝紅的。

墨靖堯彷彿沒有聽見,繼續開車。

布加迪飛一樣的在彎彎繞繞的盤山路上畫着蛇形路線。

「墨靖堯,停車,我要下車。」後視鏡里,警車還在緊追不捨。

但,已經不知不覺的就被布加迪給甩開了。

她剛剛上網了,地方網上鋪天蓋地的全都是啟美一中女學生喻色毒害祝紅的信息。

還有祝剛鬧到墨氏集團的信息,她現在相信了,之前那個衝進別墅的人所說的話一點都不是在威脅墨靖堯。

倘若他一直護着她,墨氏集團真的會因為她而被波及的。

她不想連累墨靖堯,這件事與他無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