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高麗麗知道對方還是擊殺劫匪的那個人,恐怕會馬上撲過去把蕭逸死死的按住,不讓蕭逸逃脫。

如果高麗麗知道對方還是擊殺劫匪的那個人,恐怕會馬上撲過去把蕭逸死死的按住,不讓蕭逸逃脫。

“蕭逸是吧?我知道你,你在醫院不辭而別,就是不配合我們警方的工作,加上上次一個黑幫分子的死亡,你有最大的嫌疑,而且傷害兩位在場的被害人,我告你重傷罪,現在請你跟我回去配合調查。小李把他帶回警局。”只聽高麗麗對旁邊的警員說道。

旁邊警員聽到高麗麗的話語,從身上拿出一幅手銬就衝蕭逸走來。

蕭逸有些好笑的看着這一幕,隨後調侃高麗麗道:“黑幫分子和貪官污吏你不抓,你卻來抓我這個好人,我說大胸美女,你是不是真應了那句胸大無腦啊?”

聽到蕭逸的話語,高麗麗一下被蕭逸的話語雷在當場,更不自覺的真看了下自己的胸部,隨後才反應過來,只感覺肺要氣炸一般,心中只想把蕭逸生撕活裂了,眼前這個男子竟敢調戲自己,這是高麗麗二十多年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你是不是好人不是你說了算,跟我回警局。”高麗麗衝蕭逸大聲的說道。

等回到警局臭小子我要你好看,竟敢調戲本姑娘,高麗麗不斷的想到。

“呵呵,還挺潑辣的小妞,可惜不好意思,本人沒時間陪你玩,等有機會找你喝茶。大胸美女我走了,拜拜。”

而這時只看蕭逸的一個舉動徹底驚呆了所有人,只見蕭逸順手就把旁邊妖豔的女人抗到肩膀上,轉身撒腿就跑,不一會,瞬間的就消失在高麗麗的面前。

“額。。。這是不是在拍電影啊,隊長是不是拍電影呢?”只看旁邊的警員對高麗麗弱弱的問道。

聽到旁邊警員的話語,高麗麗一下從驚愕中回過神來。

“你個混蛋王八蛋,你竟然敢拒捕,拍個屁電影,還不快追。”高麗麗火冒三丈的罵道。

旁邊的十數個警員都被雷的有點木然了,第一次見到自己的隊長破口大罵,顯然惱怒之極。


高麗麗也覺的自己失態了,但還是急速的說道:“還不追。”

聽到隊長的話語,一干警察瞬間反應過來朝蕭逸逃跑的方向追去。

至於一干警察能不能追到蕭逸這個非人類,那就只有天知道了。

而這時只看蕭逸專挑小路人少的地方跑去,主要是這個畫面太震撼人心了,一個青年男子肩膀上抗着一個性感的尤物在急速奔行,有幸目睹這一幕的路人,都以爲是在拍電影,“啪啪”的鼓掌聲不斷響起。

“哥們,你太牛B了,你這電影叫什麼名字,拍出來我一定帶全家去看。”路邊一青年興奮的喊道。

“我拍毛毛電影,蕭爺這是在跑路,你懂個毛毛。”蕭逸邊跑邊回道。

“嗯?看來這部電影叫“毛毛”出來我一定看。路邊青年嘀咕道。

而被蕭逸抗在肩膀上的妖豔女人,只覺的滿臉通紅,真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你放我下來,放我下來,你這個混蛋。”只看妖豔的美女肉色絲襪的玉腿不斷擺動,雙手更是不斷的捶打在蕭逸的身上。

只看蕭逸反手就是一巴掌重重的拍在妖豔美女的臀部之上,只聽妖豔美女“哎喲”一聲。

聽到妖豔美女的痛叫聲,蕭逸邪笑道:“你在不老實,信不信我把你扒光了扔在大街上。”

聽到蕭逸說出此話,妖豔的美女還真怕這個怪物把自己扒光扔在街上,妖豔美女果斷的放棄了掙扎,就這樣任着蕭逸抗着自己飛奔。 扛着美女飛奔的蕭逸,終於看到前方不遠處有家高檔酒店,不在猶豫迅速的朝酒店而去。

“麻煩給我開間房。”蕭逸抗着妖豔的美女對酒店前臺說道。

酒店前臺看着蕭逸扛着個美女有些愣了愣,半天沒有回過神來。

“看什麼看?有什麼好看的,我老婆喝多了,奇怪嗎?,快點給我開間房。”蕭逸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聽到蕭逸的話語,酒店前臺迅速回過神來,給蕭逸開出房間,隨後把鑰匙遞給蕭逸。

拿到鑰匙的蕭逸,迎着酒店前臺怪異的眼神迅速的離去。

拿起鑰匙迅速的打開房門,蕭逸扛着妖豔的美女迅速的走進酒店屋內,隨手把房門鎖上。

“現在你可以把我放下了吧。”只聽這時妖豔的美女說道。

只聽“砰”的一聲,蕭逸隨手就把妖豔的美女扔在了酒店的大牀上。

“哎喲”的一聲痛叫,妖豔美女皺眉的說道:“你就是這麼對待女士的嘛?”

“呵呵,不好意思,弄痛你了,咱倆是不是該好好談談心?我可是因爲你,差點就把命丟了,你不覺的該補償點我什麼嘛?性感的姐姐?”只看蕭逸邪笑的向妖豔的美女說道。

“咯咯,小弟弟,你膽子可真不小,連我都敢調戲,你就不怕遭到我家那位的追殺嗎?你在厲害在能打,你也是孤身一人,我勸你還是把我放了。”妖豔美女有些威脅的話語落在蕭逸的耳中。

“性感的美女姐姐,看來你這是在威脅我嘍?你知道蕭爺平生最不怕什麼嘛?”只看蕭逸來到妖豔的美女身前,伸出右手撫摸在妖豔美女的臉上。

被蕭逸撫摸臉龐的妖豔美女,身體明顯的有些顫抖,隨後強壯鎮定的媚笑道:“你是想說不怕威脅嘍?”

“叮咚,恭喜你回答正確。”蕭逸嬉笑的說道。

看着蕭逸嬉笑的表情,妖豔美女眼中泛起一道奇怪的目光不斷的審視着蕭逸。

而蕭逸正陶醉於美女臉上的細膩,突然間看到妖豔美女那奇怪的目光,蕭逸有種被當成獵物的感覺,撫摸妖豔美女的手也停了下來。

“你這麼看着我幹嘛?我臉上長花了?”蕭逸納悶的說道。

“咯咯咯”只聽妖豔美女的笑聲響起。

“小弟弟,你是不是很想得到姐姐呀?”只看妖豔的美女臉上浮起一股媚笑,說話間高聳的山峯不斷起伏,肉色絲襪包裹住的雙腿不斷擺動,若有若無的摩擦在蕭逸的腿上。

看着妖豔美女的媚態,蕭逸只感覺內心深處有一團浴火在熊熊燃起,隨後越燒越烈,眼中也充滿了佔有的慾望。

“咯咯咯。”看到蕭逸炙熱的眼神和男性特有的生理特徵,妖豔的女子不斷嬌笑着。

感覺到自己下身的生理變化,蕭逸暗自罵道,真給我丟人這點小場合你都經不起誘惑,以後蕭爺怎麼帶你征戰四方。

彷彿有一個聲音在蕭逸內心響起,我靠,是你自己受不了了,我纔有反應的嘛,這你都賴我,靠,我嚴重抗議。

強行驅散內心深處亂七八糟的想法,蕭逸強裝鎮定的向妖豔女子看去。這一看不要緊,只看妖豔的女子酥胸半露,眼中帶有絲絲媚意的向蕭逸看來。

兩人的目光交織在一起,蕭逸心中的那股躁動越來越大,內心當中彷彿響起了一個聲音,撲上去蹂爛她,征服她。

蕭逸只感覺自己彷彿要被內心中的那股聲音驅使着,就要向妖豔的女子撲去,只看蕭逸一掐大腿,瞬間把頭扭了過去,不在與妖豔的女子對視。

“咯咯咯,小弟弟,怎麼你不是膽子很大嘛?怎麼現在到怕我了?連看都不敢看我?”只聽妖豔的美女嬌笑道。

聽到妖豔美女的話語,蕭逸暗罵自己不爭氣,又把頭扭了回來看向妖豔的女子。

只看不知何時,妖豔的美女已經把紅色的套裝脫了下來,身上只剩下一個蕾絲胸罩和下身肉色的絲襪。

看到這個場景的蕭逸瞬間就感覺渾身的鮮血不斷往頭部涌來,而蕭逸強行的剋制自己,額頭上的汗跡不斷浮現。

“小弟弟,你不是想要姐姐嘛?怎麼現在不敢了?還是你那方面不行?”妖豔的美女的話語,一字不漏的落在蕭逸的耳中。

而這句話彷彿就是一個***一般,瞬間就點燃了蕭逸最深處的慾望。

“MD,蕭爺怕過誰。”

只看蕭逸如餓虎撲羊一般就把妖豔的美女撲倒在了身下,一口含住對方的雙脣,不斷索取着對方那甘甜香舌,雙掌之間不斷揉搓對方那兩團高聳的山峯。

只聽“刺啦”一聲,妖豔美女身上肉色的絲襪被蕭逸暴力的撕了開去,潔白細膩的玉腿呈現在蕭逸的眼中,雙掌之間更是不斷的揉捏妖豔美女的全身。

只看不一會,妖豔的美女被全身剝光,玉體橫陳的被蕭逸樓在懷中,妖豔美女雙眼緊閉,兩腮之間更顯紅潤,靜靜的等待着蕭逸的征伐。

深深看了一眼妖豔的美女,蕭逸在無猶豫,狠狠的壓在了妖豔美女的身上……。

(額。。萬惡的老舞,牀戲你也要讓廣大兄弟們瞻仰嘛,靠,快點給我停下來。蕭逸恨恨的說道。老舞有些弱弱的道:“可是兄弟們都想看接下來的情節。”一排冷汗浮現在老舞的額頭之上。只聽蕭逸說道:“額··話說··我是你筆下的人物反抗不了你,但你想被當成H文和諧掉嗎?。。小舞大汗。。對不起了兄弟們。)

翌日清晨,蕭逸睜開朦朧的睡眼醒了過來,在看旁邊的妖豔的女子潔白的高聳上有些深深的淤青,蕭逸的臉上也有些愧疚起來,想起昨晚的瘋狂,妖豔美女縱情的**聲,蕭逸直感覺內心深處的浴火又再次燃起。

強制壓下心中的慾望,蕭逸有些失神的看向妖豔的女子,盡顯妖媚的臉上竟然有些淡淡的憂傷,眉頭不時輕皺,彷彿做了什麼可怕的噩夢一般。

伸出右手輕輕的撫摸在妖豔美女的臉上,蕭逸竟有種對眼前女子心動般的感覺。 伸出右手輕輕的撫摸在妖豔美女的臉上,蕭逸竟有種對眼前女子心動般的感覺。

而這時只看妖媚的女子感覺到臉上的觸動,也慢慢睜開了雙眼,看着蕭逸撫摸着自己的臉頰,妖媚的女子心裏竟感到有些安心感覺。

“不好意思,把你吵醒了,你在睡一會吧。”蕭逸微笑着說道。


輕輕的把蕭逸放在自己臉上的手拿開,妖豔的女子有些冷淡的說道:“現在你已經得到我了,我可以走了嗎?”

聽到妖豔女子的話語,蕭逸有些楞了楞,隨後苦笑着說道:“對不起,昨晚我……。”

“不用說對不起,我差點害你把命都丟了,就當是我欠你的,現在你我誰也不欠誰的,好了,我走了。”只看妖豔的美女隨後起身穿衣。

看着肉色絲襪在昨晚被蕭逸撕碎,妖豔美女直接把紅色的套裝穿在身上,轉身就要離去。

“等等,你叫什麼名字。”蕭逸急忙的開口道。

“呵呵,名字很重要嗎?”妖豔的美女有些憂傷的說道。

“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爲你是我第一個女人。”蕭逸鄭重的說道。

妖豔美女聽到蕭逸的話語,臉上泛起一絲驚奇的表情,隨後有些悽苦的說道:“我叫李媚,呵呵,是鱷幫幫主的女人。”

聽到妖豔的女子如此說,蕭逸一把拽住妖豔的女子,隨後強行拉入懷中,有些霸道的說道:“你是我第一個女人,我不會在讓別的男人碰你,你以後就一直跟着我。”

聽着蕭逸有些霸道的話語,李媚只感覺鼻子有些發酸,眼眶中也有些溼潤,隨後強行推開蕭逸,有些強笑道:“你知不知道你把鱷幫大哥的女人睡了?讓他知道你會死的很慘。”

“這個世界能讓我蕭逸死的還沒有出生,他還差的遠呢。”只聽蕭逸有些霸氣的說道。

“我承認你的身手很厲害,但你以爲像你這樣的人鱷幫就沒有嘛?就我知道的,鱷幫大哥身邊就有兩個身手和你一樣的人物。”李媚徐徐的說道。

聽到李媚的話語,蕭逸神情也凝重了起來,果然如自己所想一般,這個世界也有和自己一樣的人物,以後行事還是要多加小心,等自己真正強大起來,纔可以踐踏一切。

“你願意聽我講一個故事嗎?”只聽李媚有些出神的說道。

沒等蕭逸答話,只聽李媚自顧自道。

“從前有一個女孩有一個幸福的家庭,父親是集團總裁,母親是學校的教師,突然有一天女孩的父親的集團,因涉嫌偷稅漏稅被**查封,家裏的一切財產都被沒收,而造成這一切的都是女孩父親最信任的手下,女孩父親的手下串通黑幫份子,偷偷把集團內所有的資金轉移走,只留下一個空殼集團,因爲稅務部門一直把持在那人的手中,他偷稅漏稅,父親並不知道,直到案發,女孩父親是主要領導人,直接被沒收所有財產,而那個手下卻逃過此劫,本來就算如此一家三口也能過上平淡的生活,但女孩的父親不甘心,一直向法院申訴,終於一起人爲的車禍發生在父母回家的途中,女孩雖然剛剛成年,但看着父親曾經最信任的手下那有些殘酷的笑容,女孩深深的明白了兇手是誰。”

看着李媚那有些扭曲的臉,蕭逸已經知道故事裏面的女孩應該就是李媚。

“然後呢?女孩怎麼樣了?”蕭逸說道。

李媚彷彿陷入了回憶。

“女孩怎麼樣了?女孩感覺很孤獨,世界上在沒有一個親人,心中也只剩下仇恨,而這時一個男人出現在女孩的世界當中,他說,他能幫女孩報仇,果然如他所說,父親的手下被這個男人抓到了女孩的面前,女孩親手殺了他,報了父母的大仇,而從此這個女孩就跟着這個男人,而這個男人卻是一個幫會的大哥。”

而說到這,李媚的雙眼顯的有些血紅,神情更是不斷的扭曲。


“直到有一天,這個男人和手下喝了很多酒回來,跟手下聊天的時候,女孩不經意間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原來背叛父親的手下就是和這個男人合作,才致使集團被查封,父母的車禍也全是這個男人一手安排,男人出現在女孩的世界中,只不過看上了女孩的姿色,那個男人說過的一句話,被女孩永遠的記在腦子裏,我害的她家破人亡,到最後她還要感謝我,每晚被我壓在身下,這種感覺真是無比的享受。”

“我殺了這個畜生。”只看蕭逸聽到這,心中的怒火彷彿滔天一般的涌現而出,隨手提起青鋒劍,蕭蕭逸就要上前拉着李媚去找鱷幫的大哥。

李媚輕輕的按住蕭逸的雙手,隨後開口道:“聽我繼續說完。”

“那個女孩聽到此事,心中徹底的冰冷了下來,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殺了此人,就這樣,女孩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繼續跟着這個男人,伺機報仇,可惜一直都沒有機會,每次和女孩上完牀,那個男人都是自己一個人單獨入睡。”

“你現在應該知道那個女孩是誰了吧?”李媚的臉上帶着淡淡的憂傷說道。

聽完李媚的話語,蕭逸上前深深的把李媚摟入懷中,李媚強行的想掙扎開來,但蕭逸死死的抱住並不鬆手.

一絲溼潤浸溼了蕭逸的肩膀,而李媚也靜靜的不在掙扎,任由蕭逸這麼抱着。

過了一會李媚輕輕的推開蕭逸,用手擦了擦有些泛紅的眼眶,只聽李媚說道:“這個祕密我只告訴過你一個人,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好了我走了。”

只看李媚轉身就要離去,而這時蕭逸一把抓住李媚的手,隨後又些無賴的說道:“你想去哪?我陪你。”

李媚回過神來臉上強裝出一幅冷漠的模樣說道:“我去哪,跟你都沒有關係,我要回到那個男人的身邊,你聽明白了嗎?”

“那走吧,我陪你,相信我。”蕭逸臉上掛着一絲微笑淡淡的向李媚說道。 “你想死嗎?你真以爲你能幫我報仇?算了吧,你還是先把自己的命保住吧。”李媚掉頭轉身就要往外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