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域的隕龍谷,便是九大絕地之一,而洛天也是了解到,四聖星域的絕地便是當初曾經去過的斷神崖,讓洛天心驚不以,暗自慶幸當時幸好也只是走到了半山腰,而沒有繼續往上走。

妖域的隕龍谷,便是九大絕地之一,而洛天也是了解到,四聖星域的絕地便是當初曾經去過的斷神崖,讓洛天心驚不以,暗自慶幸當時幸好也只是走到了半山腰,而沒有繼續往上走。

火域的絕地則是隔絕著火域和四聖星域的那片火海,傳說火海深處,那恐怖的溫度,即使是紀元境的大能,都會被燒成灰燼,當洛天得知之時,也是暗自驚出了一身冷汗,他當初便是橫穿的火海才進入到的火域之中。

後來鄭欣,古雷他們則是靠著萬凌空的陣法,橫空虛渡進的火域,當時還讓洛天感嘆了一下萬凌空陣法造詣。

「隕龍谷么?」洛天臉上露出堅定,無論是因為不滅生死竹,還是這解開天道鎮壓的一絲機會,自己都要試上一試。

「前輩我先回火域和四聖星域安頓一下,安頓好了之後,便來到妖域跟您進入隕龍谷!」洛天沖著貂元山躬身開口。

「嗯,我只能送你到這了,聖城那邊,龍祖大人那裡走不開,八大聖族有些蠢蠢欲動,我離開時間長了,怕龍祖大人有什麼變故!」貂元山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陣陣的寒光。

洛天的眉毛也是微微跳了跳,將龍皇印和傷天弓送到了貂元山的身前:「龍傑那裡,就拜託前輩了!」

貂元山眼中露出一絲讚賞之色,將龍皇印收了起來,將傷天弓推了回去:「這把弓,對你的用處更大一點,到了火域,也許我趕到的時間就不那麼快了,算是給你留個保命的東西吧,你那些朋友已經先你一步離開了!至於去哪了,我就不知道了!」

「嗯!那晚輩告辭了!」洛天也不推辭,現在他的確需要傷天弓,將傷天弓背在了後背之上,朝著進入到火域的入口走去。

貂元山看了一眼洛天,確認洛天走進了火域之後,在人們驚顫的目光之下,消失在了原地。

「呼……半步紀元境的壓力實在是太大了,我的天,貂元山前輩都沒釋放出什麼威壓,但就是讓我呼吸都有困難啊!」人們長長的喘了口氣,隨後便是繼續爭搶起聖人巔峰的骨頭來。

不過今天這一戰,在整個九域也是不脛而走,聖人巔峰的隕落,對於哪個聖地聖族來說,都是天大的事,洛天也是終於結束了這段血腥的歸途。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見古天輸

火域,一片火紅色的星空之下,洛天眼睛看著周圍熟悉的星空,臉上露出一絲笑意,長長的出了口氣。

「終於到了!」洛天目光看向星空深處,想到了自己從妖域回到火域的血腥,可以說洛天這一路是踏著無數人的屍體走過來的。

「很累啊,也算是到了自己的地盤了吧!」洛天舒展了下身體,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轟鳴之聲,傷勢恢復了大半,換了一身乾淨的衣袍,將沾滿鮮血的衣服隨手一扔,朝著通天山的方向飛去。

「唉,沒什麼變化啊!進入妖域時候是聖人初期,現在還是聖人初期,還他嗎被天道鎮壓了!」洛天思索著妖域之行,感覺自己很虧,雖然戰力比原來提升了一個檔次,無懼聖人中期,但是不能修鍊這事,對洛天來說是致命的。

「先見見古祖在說吧,想必古祖會有一些辦法,畢竟也算是被天道鎮壓了這麼多年,也算是前輩了!」洛天苦笑一下,身形閃動,但是龐大的神識,卻是散發出去,畢竟自己現在是香餑餑,不排除還有人來找自己的麻煩。

洛天化成一道流星,速度全力施展起來,飛行了四天,終於飛到了通天山的上空。

「我回來了!」洛天看著熟悉無比的通天山,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通天高喊出聲。

「是誰!」山門處兩名八源至尊的弟子臉上露出緊張之色,看向洛天,大聲呵斥起來。

「不認識了?」洛天臉上一絲笑意,看著如臨大敵的兩名看守弟子,臉上露出一絲滿意之色。

「王玄陽還是有兩下子嗎,將通天門管理的井井有條的!」洛天看著隨著兩名看門弟子呵斥之後,瞬間便有超凡境的長老從宗門之中飛出,臉上帶著和緊張之意看向洛天。

「洛天長老!」兩名超凡境的長老看到洛天,臉上露出大喜之色看向洛天,大聲驚呼起來。

兩人的聲音沒有控制,在整個通天門傳了出來,使得整個通天門瞬間慌亂起來,下一刻,一道道人影閃動,一個個熟悉的面容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哈哈,我就說洛天不會有事嗎!」一道爽朗的笑聲出現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古雷,鄭欣等一個個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洛天看著一個個出現的身影,臉上也是露出一絲笑意,整個心神也是頓時有些放鬆下來。

但是就在洛天放鬆的一瞬間,通天門上空一道裂縫猛然出現,一道血色的身影,眨眼之間便是出現在洛天的身前,血色的匕首,朝著洛天的后心刺去。

冰冷的氣息瞬間便是將洛天包裹起來,一股死亡的氣息,充斥在洛天的心神之中。

洛天經歷的戰鬥實在是太多,在那冰冷的氣息出現的一瞬間,整個人便是本能的做出了反應,身體驟然緊繃,身體之中傳出陣陣的海浪之音。

「噗……」原本應該刺進洛天後心的血色匕首,偏移之下,刺進了洛天的肩膀之上,血花四濺。

一幾即退,下一刻,血色的身影瞬間遠遁,撕裂虛空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速度快到了極致。

古雷等人被這一幕驚呆了一下,那道血色的聲音實在是太快了,若是換成他們絕對會被一擊絕殺!

「洛天!」古雷幾人臉上露出一絲緊張之色,看向洛天。

洛天臉色蒼白了一下,臉上露出凝重之色,目光看向虛空,腳下勁風四起,消失在了原地,衝進了虛空之中。

「終於出手了么?修羅域!」洛天在看到血色身影的一瞬間,便知道這是來自哪裡。

能夠瞞過自己的神識,掌握自己心神放鬆的瞬間,發出絕殺,這種手段,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若是換成了一般的聖人初期,絕對會被一擊必殺。

「太危險了,修羅域的人們實在是太危險了,彷彿一隻毒蛇,盤旋在你的周圍,若是你稍微放鬆警惕,隨時會給你來一下致命一擊!」洛天低聲自語,看向那再次消失在自己神識當中的血身影。

洛天沒有去追,一是自己身體的狀態,還沒有徹底恢復,二是不知道對方是不是還有埋伏。

「唉……看來得想想辦法啊!」洛天眉頭緊鎖著,肩膀上的傷口已經恢復,返回到了通天門中。

古雷鄭欣等人正在焦急的等待著洛天,看到洛天出現,紛紛上前,開口詢問:「洛天剛才那人是誰,為什麼如此恐怖,連你都傷到,感覺修為也就是聖人中期而已!」

「沒事,讓他跑了!」洛天輕笑了一聲,並不想讓眾人擔心,在眾人的陪伴之下,走進了通天山中。

王玄陽對著洛天講述了一下通天門現在的情況,現在的通天門已經徹底穩穩的成了火域的三大道門之一,與山海閣和離火觀兩個宗門也是交好。

王玄陽講述之後,便是帶著眾多長老,離開了大殿,將大殿留給了洛天和古雷還有徐離子益等一干四聖星域的人們。

修和天羅兩人結伴而行去闖蕩,陳戰鏢則是被貂元山留在了聖城之中,說是能夠讓陳戰鏢有著提升實力的方法。

而剩下的幾人,則是回到了火域等待著洛天的回歸,也僅僅只剩下六個人而已。

洛天看了看南宮御清,兩人現在都是聖人初期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當初約定的修為。

洛天也是沒想到,自己這麼快就修鍊到了聖人初期,有些出乎洛天的意料。

「南宮兄,等我帶古雷去見一下古祖,然後我們就回虎牢星,將尊老接出來,去神魔域一趟吧!」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對著南宮御清開口。

「終於要回魔族了么?」南宮御清和李天之,還有萬凌空三人眼中神光閃動,目光之中帶著一絲激動。

李天之是南宮御清的兄弟,自然希望南宮御清能夠回到魔族,重振當年他父親的威勢,而萬凌空現在陣法造詣已經有了小成,諸天神罰大陣若是施展出來,雖然不能夠滅殺聖人巔峰,但是滅殺聖人後期卻是不在話下,可以說他們這些人中,除了洛天,最恐怖的便是萬凌空,前提是要給萬凌空布置陣法的時間。

「我當年可是沒忘那段恐怖的追殺生活啊!」萬凌空臉色帶著猙獰的笑意,想到了當初自己只因為不投靠魔族,便是被人追殺。

「好了,你們先在這裡休息,古雷我帶你去見一下古祖!」洛天眉頭微微一皺,看向古雷。

洛天擔心古天輸的大限,急需在將那些聖人巔峰的精血送到古天輸的手中,按理來說,古雷到了通天山,古天輸應該能夠感覺的到,怎麼可能會不見古雷,洛天心中隱約泛起了陣陣的不安。

當初自己離開火域之時,古天輸便是說過,只有幾年可活,如今自己進入妖域已經花了將近兩年多的時間,古天輸應該還在世。

古雷眼中露出一絲激動之意,之前洛天便是提起過古天輸,也就是古長青,那可是古家的先祖啊,古雷怎麼會不想見上一見。

不過來到通天山之後,古雷並不知道古天輸在什麼地方,洛天也說過古天輸的狀況有些不太好,他也沒貿然尋找,怕影響古天輸的清修。

「走吧!」洛天拉起古雷,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當中,瞬間便是出現在漆黑的地面之下,兩人的身體不斷的下沉著,最終來到了當初洛天看到古天輸的那個漆黑無比的空間之外。

兩年不見,古天輸顯得更加消瘦了,完全就是皮包骨一般,閉著雙眼,微弱的氣息從古天輸的鼻子之中傳出,看著讓洛天心中難受不以。

古雷心中也是蹦蹦之跳,看著眼前如同乾屍一般的老者,臉上露出一絲感嘆,當年風華絕代的蓋世大能,如今落得個這步田地,而這人就是古家的先祖。

「前輩!」洛天有些哽咽,沖著古天輸開口,聲音很輕,帶著古雷跪在了地面之上,等待著古天輸睜開雙眼。

兩人面帶恭敬的跪在那裡,整個空間之中,寂靜的可怕,足足等了半刻鐘,在洛天和古雷期待的目光之下,古天輸才緩緩的睜開了雙眼。

渾濁的雙眼,乾枯的面容,彷彿隨時能夠歸墟一般,看到洛天和古雷,古天輸蒼老的聲音在兩人的耳中響起:「你們來了啊!」

有氣無力的聲音,讓洛天更加心酸,連忙開口:「古祖,這就是古家的後人,也是最年輕的一代了!」

「古雷拜見老祖宗!」古雷心中也是酸澀無比,對著古天輸叩了三個響頭。

「起來吧,我還能撐上一段時間,不用如此!」古天輸滿意的看著古雷和洛天,輕聲開口。

「前輩,我這裡有聖人巔峰的精血,還有三株聖葯,可讓你延緩生機!」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將被貂元山煉化過的玉瓶,遞到了古天輸的身前。

同時,洛天身手一揮,三株絕世的聖葯出現在了洛天的手中,也是遞到了古天輸的身前。

這是當初洛天為了以防萬一,讓孟雲霄再次從天蠶玄玉棺中,取出了三株聖葯,都是能夠續命的存在。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辦法

通天山下,密閉的空間之中,濃郁的生機將整個地下填滿,三顆翠色的靈藥,漂浮在那裡,讓古天輸那古井無波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赤龍絕草,無常木,血焰花!」古天輸的聲音響起,經過那濃郁到極致的生機滋潤,話音聽起來都是有力了許多。

「看來這次妖域之行,你的機緣很大啊!」古天輸臉上帶著笑意,看向洛天,不過隨後那渾濁的雙眼便是微微一凝,乾枯的身軀也是跟著顫抖起來。

「你也被天道鎮壓了!」整個空間的都是跟著震動起來,古天輸蒼老的臉色變的難看起來,目光看向洛天,眼中露出痛惜的神色。

古雷臉色也是猛然變化起來,之前他沒進入到遠古天宮之中,並不知道洛天被天道鎮壓,即使是其他人在遠古天宮之時,也不知道這則消息。

後來幾人在貂元山那裡,聽到外界的傳聞,洛天被天道鎮壓,若是無機緣,一生只能止步於聖人初期,眾人還是有些不太相信。

此時看到古天輸也這麼說,古雷終於相信了這則消息,眼神顫抖的看著洛天,這消息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洛天可以說是他們這群人的支柱,甚至是整個四聖星域的支柱,如今卻是落得個如此下場,讓古雷有些難過。

「但是我很好奇,你是怎麼做到的,我當年在聖人巔峰之時,都被鎮壓再此,如今你雖然修鍊上出了問題,但是為何還能夠自由行動!」古天輸聲音之中帶著不解之意,看向洛天。

洛天臉上露出一絲苦笑,將當時的情況同古天輸說了一遍,讓古天輸的的眉頭也是緊緊的皺了起來。

「紀元之書,果然是件神秘的寶物!」古天輸輕輕的搖了搖頭,收起了一株聖葯,和裝著精血的玉瓶。

「一株聖葯就夠我用的了,多了用在我身上也是多餘,你們兩個這些天就呆在我這裡吧,我傳你暫時解開天道封印的方法,我這麼多年被這傢伙鎮壓封印,還是頗有心得的!」

「還有你,現在你就跟著我修行,不到聖人境,就不要出去了,洛天若不是被天道鎮壓,都已經是聖人中期了,你還在超凡境晃悠,也真是給我古天輸丟人!」古天輸沖著兩人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不滿意,閉目將聖葯吞進了口中,與此同時那些精血也徹底被古天輸煉化進了身體之中。

聖人巔峰的精血,還有絕世的聖葯,即使是古天輸也是煉化了半天的時間,才徹底將兩者煉化完成。

有了聖葯和精血的支持,古天輸整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彷彿一灘死水被喚醒了一般,臉色多了一絲血色。

「不錯,不愧是聖葯和聖人巔峰的精血,這樣下來,若是不動手的情況下,我又能活上個三五百年了!」古天輸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你小子倒也真是機緣逆天,竟然能弄到一名聖人巔峰完整的十三滴精血,連心頭血都有!」古天輸看著洛天眼中露出一絲惋惜。

惋惜洛天如此天驕竟然被天道鎮壓,若是不能解開,最後只能身死道消,不能在這個紀元散發出光芒。

「唉……」長長的嘆息中,古天輸滄桑的聲音在空間之中響起。

「氣以養直養而無害……神體舒靜……」道道滄桑的滄桑的聲音在洛天的腦海之中升起,古雷那一邊也是響起了不同的聲音。

古雷和洛天心神微震,盤膝坐在了地面之上,閉上雙眼,開始認真的聆聽,整個空間也隨之陷入到了沉寂之中。

兩人足足盤坐了七日,七日之後,洛天睜開了雙眼,眼中露出一絲嘆息,嘆息古天輸不愧是大能級人物,竟然能夠想出短暫的解開天道封印的辦法。

不過,洛天也是苦澀無比,因為這種辦法對自己還是沒有太大的作用,自己現在的狀況是沒有聖力,時刻的滋潤己身,無法繼續修鍊。

也不能說是無法修鍊,不過是修鍊的速度,慢如蝸牛,也許幾千年後,會向古天輸一樣,修鍊到聖人巔峰,然後孤獨終老,唯一比古天輸強的便是自己能夠自由的行動。

幾千年,在這個大世,也許其他人都已經是紀元巔峰的超級大能了,自己一個聖人巔峰,又算得了什麼?以自己的仇人之多,只要有聖子修鍊到聖人後期,便會有人來找自己的麻煩了吧。

「不要灰心,你比我當初強了太多,我當初若是能夠自由的行走,說不定,也不會是現在這個凄慘的模樣,世上沒有什麼是絕對的,天道雖然可怕,但是卻也不是無敵的存在!」古天輸臉上帶著一絲笑意,沖著洛天開口。

「這麼多年對抗天道,我也是總結出了,想要徹底將這天道的鎮壓解決,只有用比起天道更加霸道的東西才行!」古天輸開口,聲音之中帶著嚮往。

洛天聽到古天輸的話,臉上的苦澀之意更加濃郁,比天道更霸道的力量,真的在九域之中存在么。

「第一,你進入到紀元境,靠著梵天攻殺術,或許可以將其攻破,不過這太難了!第二就是找到我說的,比起天道更霸道的東西!只有這兩種方法!」

「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夠可以跟天道比肩的力量,便是那神之又神的紀元之主了!」古天輸眼中露出希冀之色,本來他有機會衝擊那紀元之主的,卻是落得個如此下場。

「古祖你還真是……這個世哪裡還有什麼紀元之主了!」洛天搖了搖頭,同樣認為第二條遙不可及。

「九大絕地!九大絕地之中蘊藏著恐怖的威能,即使是紀元之主都要慎重,甚至有幾處絕地之中傳說葬著紀元之主,富貴險中求,若是你最後想不到辦法,可以冒險一搏!」古天輸看向洛天沉聲開口。

「又是九大絕地,當初貂元山也是說過,隕龍谷或許會讓自己解開天道的鎮壓封印,同古祖所說的如出一轍!」洛天心中暗自嘆息,輕輕的點了點頭。

「好了,我沒事了,還能活上不少時間,這小子就留在這吧!我被鎮壓了這麼多年,即使壽元無多,我都從來沒有放棄過!你還年輕,以後的路還很長!」古天輸輕輕的開口,聲音之中帶著鼓勵。

「嗯!」洛天點了點頭,他也的確從來沒有放棄過繼續修鍊下去的念頭,畢竟還有許多人需要自己去守護。

洛天告別了古天輸,也算是了卻了一塊自己的心病,至少幾百年內,不用擔心古天輸大限的問題了。

「幾百年的時間應該足夠了吧!」洛天升出了地面之上,長長的出了口氣,回到了幾人所呆的大殿之上,此時大殿之上,徐離子益五人,正臉色凝重的交流著,看到洛天出現,紛紛放下手中的茶杯,來到了洛天的身前。

「洛天,你可算出來了,你要是再不出來,我們就要下去找你了!」徐離子益沉聲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凝重。

「嗯?怎麼了?」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出聲詢問,自己才消失了幾天,應該也不會出現什麼大事吧。

「你不知道,這幾天,九域可是出了大事,整個九域好像都亂了起來!」鄭欣開口,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臉。

「到底怎麼了?」洛天眉頭微微皺了起來目光在幾人的身上掃視了一遍。

「也不是什麼大事,是九域這幾天發生了大事了!把你的風頭都快給蓋住了!」徐離子益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一絲唏噓。

「妖域集合了一千萬凶獸,三名聖人巔峰領隊,已經朝著修羅域的方向進軍了,顯然是上次修羅域的人在妖域這麼一鬧,讓妖域感覺到很沒面子!所以打算給修羅域點顏色看看!」

「而另外一件事,則是跟你有些關係,那就是各大聖地聖族打起了遠古天宮的心思,請星羅域的域主出手,推算出了遠古天宮的方位,打算大舉進攻遠古天宮,都想將遠古天宮收到自己的勢力當中!」幾人七嘴八舌的開口,將兩件大事同洛天講述起來。

「而另外一個消息則是跟你有著直接的關係,那就是修羅城接了一比買賣,有人出重金要買你的人頭!雖然不知道是誰雇傭的幾人,但是想必是有人不想讓你繼續活下去了!」人們目光中帶著擔憂之色看向洛天。

洛天的眉頭也是微微一皺,目光變的有些深沉起來,三件事,的確都算是大事,尤其是后兩件,遠古天宮那裡洛天到不用擔心,孟凌霄說過,不管是誰,只要進入天宮之中,都是一個死字。

而讓洛天擔心的是,最後一件,修羅城,號稱沒有殺不的人,此時修羅域被妖域攻打,而修羅城還接下了這筆買賣,顯然是對於妖域的進攻不太在意。

至於想要殺自己的人,洛天不用猜也知道是誰,無非就是那幾個同自己有仇的幾個聖地而已。

「既然你們要玩,那麼我就陪你們玩!」洛天眼中露出一絲殘忍,一絲笑意出現在洛天的嘴角之上。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魂燈滅

九域,隨著妖域大舉進攻修羅域,整個九域都是顯得動蕩起來,整個九域到現在都在注意著兩件事情,一是妖域同修羅域的戰鬥,第二件便是各大聖地攻打遠古天宮的結果。

而洛天雖然依然有人關注,但也不是那麼狂熱了,洛天也是難得的落了一些休閑的時光。

火域,洛天這天正在跟南宮御清商量著什麼時候回到四聖星域虎牢星將尊老從接出來,畢竟他們實力大漲,也無懼魔族的聖人來找他們的麻煩了,不過幾人倒也沒有太過著急,在火域緩慢的朝著四聖星的方向行走著。

如今九域形式有些緊張,但是卻不包括火域和四聖星域在內,畢竟兩個星域在九域排名最末,大域之間的戰鬥,也不會暫時不會波及到兩域。

然而就在幾人行走間,洛天的臉色卻猛然閃出一陣蒼白之色,使得洛天停下下了身形雙眼之中露出一絲慌張。

「怎麼了?」五人見狀,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不知道洛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突然間好像失了魂一般。

「萬兄,布置橫空虛渡的陣法,我們要快點回四聖星域!」洛天眼中閃過一絲焦急,心中生起了陣陣的不安,沖著萬凌空開口。

「好!」萬凌空不知道洛天為什麼這麼著急,但是看到洛天那凝重的眼神,萬凌空便是知道事情應該不簡單,唯一讓洛天能有如此焦急的情況,那就是天元大陸出了什麼事。

「我的魂燈!滅了!」洛天雙眼之中露出焦急之色,臉色蒼白的如同一張白紙一般,目光看向四聖星域的方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