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皆不語了,與楚南一起往前行進。

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皆不語了,與楚南一起往前行進。

這時,觸手天魔皇宮,觸手天魔女皇正喃喃道:「好小子,這就破了這滴太古惡魔精血的詛咒了?還以為你得再多受點折磨呢。」

惡魔深淵吸血惡魔的洞窟口,瑪琪臉上流露出震驚之色,隨即變得欣喜,自言道:「從來沒有哪個深淵惡魔能破解魔血谷的詛咒,楚南竟然做到了,不愧是能令我動心的男人。」

(本章完) 時空迷亂之海越來越接近了,惡魔深淵的時間與空間之力變得紊亂起來。

一路上,深淵惡魔也越來越稀少,深淵中的岩石全都化為了灰白色的沙粒,不再有著深淵特色的地貌。

「大丫二丫,有沒有感覺到阻力越來越大啊,這邁幾步都感覺有些累了。」楚南道,時空之力幻化成的風吹在身上,如陷泥沼。

「的確如此。」妙玄聖尊道。

「怕是時空之力交纏,所以在裡面的生命都會受到影響。」夜月魔尊道。

「我累了,你們兩個在前面開路,幫我擋住這怪風。」楚南很沒風度道,這保鏢嘛,不就是這個時候拿來用的。

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齊齊白了楚南一眼,走到了他的前面,替他擋住了這蘊含著時空之力的風。

「小美,快來背我。」楚南連動都懶得再動,直接跳到了小美身上。

小美背著楚南,倒也沒有受到什麼影響,緊緊跟在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身後。

楚南摟著小美,溫香暖玉啊,還自帶一股清香。

他的雙手垂在小美胸前,隨著她的走動,不時地碰著她高聳的****。

這不由得讓楚南又想起了某些少兒不宜的畫面,比如當初讓小美口什麼來著。

而且,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就在楚南的前方,柳腰輕擺,挺翹渾圓的屁股扭的真叫人心痒痒。

這時,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似有所覺,齊齊扭頭看了過來。

「看什麼呢?我就在你們身後,丟不了。」楚南笑道。

「你往哪裡看呢?」夜月魔尊嬌笑著問。

「你覺得我往哪裡看,我就往哪裡看。」楚南臉皮反正跟城牆一樣厚了,他腆著臉道。

「男人都喜歡這樣嗎?寬衣解帶送給你吃你不吃,偏要偷偷的看。」夜月魔尊橫了楚南一眼道。

「無聊。」妙玄聖尊哼了一聲,轉過身不再理會楚南。

楚南嘿嘿地笑,確實,偷偷看著更刺激啊。

再說,他對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有著更有野心的打算,現在強行佔有了她們,的確夠爽,但對於她們來說,頂多憤怒一陣,當被狗咬了就此作罷,想得到她們的心,那是千難萬難了。

而現在這麼吊著她們,慢慢侵入她們的心防,最後得到她們的心還得到她們的身體,這才是楚南真正的打算。

況且,經由這次惡魔深淵之行,他與兩女的關係已經有了微妙的變化。

風越來越大,常常是呼嘯而至,捲起漫天風沙襲來。

這樣的風沙,根本不能由之任之,因為它帶著很恐怖的時空之力,它若擊打在你身上某個地方,比如吹打頭上,那頭髮都會慢慢地開始變白。

當走過了這片沙海,前方突然變得虛幻起來。

而這時,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停了下來,楚南也從小美身上跳下,看向了前方。

那虛幻之處,一個個巨大的時空漩渦不斷地出現,又不斷地消散。

楚南伸出手扒開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閉上眼睛伸出了雙手,他感覺到了時間在指尖滑過。

但是,它們沒有溜走,反而又折返回來打了個轉。

「時間規則,我感覺到了時間規則的力量。」楚南道。

這時,小青從楚南手腕上鑽出,嘶聲道:「還有空間的規則,好強大的空間規則力量。」

「這裡就是時空迷亂之海啊。」楚南睜開眼,目中流露出強烈的渴望。

只是,在這邊緣,可以感覺到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的力量,卻無法汲取到它們。

要想真正汲取到時間規則和空間規則碎片,就必須踏入其中。

「我要進去。」楚南深深吸了一口氣,堅定道。

「那就進去吧。」妙玄聖尊淡淡道。

「反正你掛了我們也生不如死,不如要死一起死。」夜月魔尊笑道,目光中卻隱隱有些興奮,如果不是楚南,她就算來到了這裡,也不敢踏入其中,現在在無奈之下陪著他一起去闖,反而讓她感覺到陣陣刺激。

楚南收起了小美,與妙玄聖尊和夜月魔尊三人神魂鎖定,神力捆住,同時沖向了虛幻中的時空迷亂之海。

只在瞬間,三人就沒入了其中,那漫漫的白沙之海轉眼就消失。

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融神神力蔓延而出,包裹住了她們三個,這估計也是兩人第一次在神力上進行交融,為的是保護同一個人。

三人被捲入這時空迷亂之海里,只能隨波逐流,即使融神境強者,也無法掙脫這時空亂流。

只感覺空間斷層不時地掠過身體,彷彿在瞬間,就有數百上千個空間穿過。

楚南被兩女護住,閉上眼睛專心感應著時間規則碎片,這裡的時間規則碎片太多了,而且還有不少都一段一段凝聚在一起的。

只是,讓楚南失望的是,時空轉換太快,他根本不可能汲取到哪怕一片。

「不行了,再不找到一個空間停靠,我們三個都會被切割成碎片。」妙玄聖尊突然道。

「是啊,快要支撐不住了。」夜月魔尊也開口道。

「小青,輪到你展現實力的時候了。」楚南把小青召喚出來,小青的天賦能力就是空間之力,在如此迅速轉換的空間中,必須得依靠它的空間能力。

小青盤在楚南手腕上,蛇頭高高抬起,突然間帶起一道青光,想要鎖定一個空間。

但是,失敗了。

「不行,太快了。」小青道。

「你用神念告訴我,我看看我的時間之力能否起作用,我們時間空間一起配合。」楚南道。

過了一會兒,小青神念一動,楚南已經接收到,同時雙目白芒四射,腦袋中一陣轟鳴,時間之力瞬間爆發出來。

一個飛速經過的空間微微一頓,小青的空間瞬間鎖定,帶著三人一閃而逝。

一陣天眩地轉,三個因為神力神魂都交纏在一起,滾成了一團。

女上男下,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壓在了楚南的身上。

三人大眼瞪小眼,都木頭人一樣一動不動。

「成功了!」小青大叫道。

楚南伸手,把小青給塞回了衣袖裡。

「我覺得還是有必要慶祝這一刻的。」楚南道,雙手突然把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的腦袋下按,三張嘴,就這麼觸碰在了一起。

(本章完) ?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嬌軀都是一僵,隨即齊齊猛然撐起,但兩人起得太急,加之動作出奇地一致,兩顆腦袋「砰」的撞在了一起,痛呼一聲又都倒了下來。

於是,三張嘴再度粘在了一起。

三人大眼瞪小眼,數息之後,楚南突然伸出手把她們推開,坐了起來道:「像話嗎?我只是表達一下死裡逃生的喜悅,所以來了個超級純潔的慶祝之吻,可你們呢?太貪得無厭了吧,親了還想再親,太不像話了!」

妙玄聖尊嚴與夜月魔尊齊齊露出想要掐死他的目光,見過無恥的,沒見過這麼無恥的,而且,剛剛他推開她們的時候,兩隻手正好按在她們的胸脯上。

如果不是因為兩人在時空迷亂之海神力透支,哪裡輪得到他佔便宜,起碼他在控制她們另一半主神魂時是占不到她們便宜的。

便宜佔了也就佔了,可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就可恥了。

「咳咳,算了,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與你們計較了,還不快去看看這是一個什麼空間?」楚南輕咳兩聲,命令道。

「哼」

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都鄙視地哼了一聲,分頭去這個空間查看了。

楚南也四下打量,閉著眼睛一感應,頓時感應到了大量的時間規則碎片,而且這裡不像在外面的時空迷亂之海,能感應到但無法吸收,這裡的時間規則碎片是可以吸收的,他心中頓時大喜。

「主人,這裡還有大量的空間規則碎片,我若不斷地吸收,一定能快速成長起來。」小青道。

這時,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回來了。

「這個空間並不大,方圓百里左右。」妙玄聖尊道。

「中央有一片綠洲,有樹有水,還是很幸運的。」夜月魔尊笑著道。

楚南很是滿意,道:「好了,現在我宣布,這是屬於我們的領地了。」

這小空間外圍全被時空之力給化為了岩礫,但是到了中央,卻開始出現了草地樹林,甚至還有一個小湖。

的確很幸運,時空迷亂之海那麼多大的小的殘缺的空間,大都是極度荒蕪,要麼就全是恐怖的異獸。

楚南他們能找到這麼一個地方,還真是萬中無一的機率。

楚南直接盤腿坐在了一塊岩石上,道:「我要開始吸收時間規則碎片了,你們隨意吧。」

只瞬間,楚南就如同與底下這塊岩石融為了一體,而時間規則碎片開始在他周圍盤旋,能明顯地感覺到他周圍百米內的花草樹木都在時間碎片的作用下發生各種改變。

有的瞬間凋零,有的本已枯萎卻已變得生機盎然,而有的與外圍的沙礫一樣直接被石化。

小青從楚南袖中射出,爬在最高的一顆大樹上吸收空間規則碎片。

而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也在這次的時空迷亂之海中有所領悟,以楚南為中心一左一右地盤腿坐下修鍊。

修行不知歲月,一年又一年……

楚南已經完全沉浸在對時間規則之力的汲取中,吸收,煉化,再吸收,再煉化。

時空迷亂之海不愧是時間規則碎片最多的地方,這裡的時間規則碎片,很多時候都不是碎片,而是直接就是一段規則。

到最後,楚南的身體都已經本能地形成了這樣一種吸收,煉化的循環,即使他的神識抽離也沒有任何影響。

楚南的神識在神魂海里漫遊著,時間規則之線完全完成還不知道需要多久,現在神識能完全抽離后,他感覺有些無聊了。

「咦,這株星界之樹好像長出花苞了?」楚南突然驚喜地發現,神魂核上的星界之樹長出了花苞,這可是一件大喜事啊。

星界之樹唯有開花結果,才能擁有突破星界的力量,他也才可以衝出天靈星界,踏上三神月,金陽,以及更廣闊的地方。

而就在這時,楚南的神識好像聽到了悠揚的琴音響起,這種熟悉的樂調,讓他瞬間想起了一個人。

「嫵琴……」楚南心中一酸,眼前還稀希記得第一次在輝煌大陸遇見她的情景。

楚南在星界之樹下發現了嫵琴所呆的養魂盅,他彷彿看到了嫵琴在裡面對著他笑。

就在這時,楚南的神識中突然泛起了一陣奇妙的感覺,似乎與嫵琴有了某種共鳴,以及某種感應。

「嫵琴,是你嗎?」楚南有些激動地問,可以說,他欠嫵琴太多了,沒有嫵琴用主魂的代價幫他困死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的一半主神魂,他早已成一具屍體了,還能頤指氣使地將妙玄聖尊與夜月魔尊當丫鬟般呼來喝去?

一絲奇異的魂力纏住了楚南的神識,指引著他進行一種怪異的共鳴。

而這時,楚南突然感覺到了一個人。

「黎小蘇……」楚南只是有一種感覺,就瞬間想到了她,那原本是受嫵琴副魂控制的永夜會中人。

下一秒,楚南的神識穿越了無盡的空間,「看」到了黎小蘇。

黎小蘇坐在一方開滿了冰晶玉蓮花的池塘旁邊,一頭秀髮披散在身後,目光獃滯無神,彷彿傻了一般。

想當初,黎小蘇一襲紅裝,一把大刀,俏麗中帶著英氣,現在卻柔軟得似乎被風一吹就會倒。

「二小姐這是怎麼了?」遠處,幾個侍婢在輕聲交談。

「誰知道呢?從域外回來就恍恍惚惚,後面越來越嚴重,連自己爹娘和兄弟姐妹都不認識了,真是可憐。」

「是啊,之前家主聽說小姐與夜月魔尊情同姐妹,還高興得合不攏嘴呢。」

「據說夜月魔尊隕落在域外,小姐該不會受刺激了吧。」

「噓,別說了,大小姐來了。」

幾個侍婢頓時作鳥獸散,不遠處的長廓里,一個極其美貌的女子走向了黎小蘇。

「小蘇。」女子柔聲叫道,伸出手摸了摸黎小蘇的頭,目中閃過痛惜之色,好好的一個妹妹,怎麼就成這樣了。

「來,今天是我們黎家的沐齋節,姐帶你去沐浴。」女子牽著黎小蘇的手,離開了這座池塘。

黎家一個黑白玉石打造的巨大浴池之中,有數十個年輕的姑娘赤果身子正在嘻笑玩鬧。

黎家沐齋節,家族所有年輕姑娘都要聚集在一起沐浴,然後換上素衣,三天內只能食水果素食,這是家族裡古老的習俗。

黎小蘇被大姐黎小思褪去了衣裳,黎小思自己也脫得一絲不掛,拉著小妹就要進浴池。

而就在這時,黎小蘇突然渾身一顫,那獃滯無神的眸子突然靈動起來,只是她掃了一眼滿浴池光溜溜的身體,又望向面前赤果著黎小思,眼睛剎那間瞪大,脫口而出一句:「我勒個去……」

(本章完) ?黎小思不可思議地望著妹妹,她……她剛才說話了。

「小蘇,你剛剛說什麼?」黎小思有些激動地問道。

楚南緩過神來,這才發現他的神識竟然奇異地控制了黎小蘇,似乎與嫵琴殘留在他神魂之核上的一絲殘神有關。

「你是誰?」楚南露出一臉迷惑中帶著點驚恐的目光,四下張望著,看起來楚楚可憐,但心中卻是爽翻了。

我去,那個胸好大啊。

那個皮膚好白,就是胸小了點。

看來看去,還是黎小思更完美。

「我是你姐啊,你不認識我了?」黎小思又驚又喜道。

「不認識。」楚南搖頭,身子縮了縮。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