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啟洪點點頭,「當日皇後娘娘生產之際,整個皇宮的人都看見了,便是京城也有不少人看見,陛下親眼所見,豈會有假!」

姚啟洪點點頭,「當日皇後娘娘生產之際,整個皇宮的人都看見了,便是京城也有不少人看見,陛下親眼所見,豈會有假!」

不僅如此,皇後娘娘生產完之後,陛下便緊急召見欽天監和國安寺的了悟大師,在承乾殿密談了兩個時辰,出來之後便冊封小公主為周越公主,這樣的殊榮,古往今來可都沒有。

了悟大師可是去過修真界的人,跟隨在仙師身邊學習,不知為何會從那裡回來,毫不誇張的說一句當朝國師也不為過,只可惜了悟大師不願意入世,陛下這才打消了念頭。

當年也是了悟大師說大周朝曾有一劫難,若是渡過了便可奠定千年基業,若是度不過,那就是亡國之兆,當時陛下的臉色難看的很,跟隨左右的人更是死死不敢出聲,就怕被陛下斬了,現如今看來,小公主就是那一線生機。

「這麼說來,小公主當真是來歷不凡!」姚振威不由的咋舌,不知道一個小奶娃娃能夠做什麼,竟然能夠左右大周朝的興衰,這麼一來,太子殿下和皇後娘娘的地位絕對不會輕易動搖,除非他們作死。

姚啟洪點頭,只要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不犯大錯,他們的地位就不會動搖,畢竟這可是小公主的真正的血親,這些日子以來,他們已經見識了陛下對小公主的寵愛,那當真是當眼珠子來寵著。

「你們也給我收斂點,不要給皇後娘娘和太子殿下添麻煩,英國公府也是時候退一步了!」

當年姚啟洪不退,就是害怕陛下會卸磨殺驢,再加上陛下對皇後娘娘一直表現得冷淡,現在看來也是時候退了!

太子殿下在邊疆有了自己的人,手中又有了兵權,再有小公主的存在,他們若是再不退,那才是給皇後娘娘遭難!

「兒子明白!」

再有兩天就是小公主的滿月酒,作為皇後娘娘的娘家,小公主的外祖家,他們定然要準備一番,既要貴重,也不能太過冒頭。

聽說小公主天生神力,更是喜歡一些亮晶晶的東西,陛下從未隱瞞過小公主的特殊之處,所以前朝後宮只要有點能力的人都知道,就因為這個,不少人暗地裡說小公主俗氣,竟然喜歡一些黃白之物,姚啟洪不由的冷笑,黃白之物,人生在世,誰不需要黃白之物。

滿月的時間還有兩天,為了龍筱筱的滿月,龍銘昊和姚振威是率先回來的,至於留守在邊疆的女人們,自然是還在路上,龍銘昊一接到聖旨就知道龍宸帝的想法,勢必是要他趕在小妹的滿月禮回來,不得不說父皇當真是喜歡小妹。

龍宸帝一向都不是什麼喜好奢靡的皇帝,一用吃穿都是比較偏樸素的顏色,自從知道龍筱筱喜歡亮晶晶金燦燦的東西,不論是他住的承乾殿,還是坤寧宮,都一改往日風格,為這,不少朝臣心裡又是一陣嘀咕,不過他們的嘀咕,龍筱筱是不知道了,總之她是很滿意的。

滿月這一天,姚皇后也出了月子,自從生了龍筱筱之後,姚皇后的身子一日比一日好,滿月這一天打扮的華麗貴重。

崔嬤嬤倒是想要抱著小公主出去,誰知道最後龍宸帝親自來坤寧宮,根本不用崔嬤嬤動手,龍宸帝親自抱著龍筱筱前往承乾殿,在他眼中,這個閨女就是自己的福星,大周朝的福星,怎麼寵溺都不為過。

滿月宴在承乾殿後面的承明殿舉行,當龍宸帝抱著龍筱筱出現那一瞬間,不論是前朝大臣,亦或是後宮妃嬪都是一驚,他們只是聽說陛下寵溺周越公主,這還是第一次見到龍宸帝抱著周越公出出來,這後宮哪個皇子公主有這樣的待遇,當真是頭一份啊!

「陛下駕到,皇後娘娘駕到,周越公主駕到!」

「臣等拜見陛下,拜見皇後娘娘、周越公主!」

龍宸帝應了一聲,讓他們起來,便抱著龍筱筱往上走,不少人悄咪咪的抬起頭,想要看一看這個剛剛滿月,便寵冠後宮的周越公主,只可惜龍宸帝將小公主護的太嚴實,他們什麼都看不到。

龍宸帝親自將龍筱筱放在白玉盆里,龍筱筱本就是龍,很是喜歡水,在裡面游來游去,一點都不認生,咯咯一笑,整個大殿都是龍筱筱的笑聲,龍宸帝見狀,滿意的點點頭,示意司儀可以開始了!

滿月宴的流程很簡單,只不過是龍宸帝對龍筱筱的滿月宴很是重視,才有了今天這樣一幕。

聽著司儀一連串的詞,饒是龍筱筱都有點臉燙,她怎麼沒有發現自己這麼沒好呢,這個便宜爹說的確定是她?

莫不是假的吧!

一切流程走完之後,便是各宮后妃送禮,還有後宮皇子公主,便是朝臣都送了不少禮物,龍筱筱瞬間就笑了,禮物什麼的她最喜歡了,尤其是亮晶晶的東西。

外祖家送的東西最何她心意,是一尊金光閃閃的小龍,活靈活現,看起來別提多可愛了,龍筱筱直接巴拉在手裡就不鬆手。

龍宸帝無奈,點了點鼻子,「你這個財迷,朕給你的金子還少了,怎麼還是這麼財迷,以後被人用一塊金子就騙走了,可怎麼得了!」

龍筱筱哼哼兩聲,她才沒有那麼傻呢,哪個凡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怕不是活膩歪了!

看著小傢伙哼哼的模樣,龍宸帝又是哈哈一笑,直接大手一揮,又是連串的賞賜,看的眾人忌恨不已,卻不敢說什麼。

龍筱筱眼珠子一轉,看了看坐在稍微靠前的姚啟洪,知道那是自己外祖父,老人家已經六十多歲了,在古代已經是高齡了。

可能是由於連年在戰場上奔波,身體看著硬朗,其實虛的很,看在老人家給了她這麼合心意的禮物,龍筱筱當然是要回報一二了。

龍筱筱指著姚啟洪啊啊幾聲,龍宸帝便知道小傢伙的意思。

「英國公,小傢伙這是要你抱呢,你可是小傢伙的外祖父,朕的岳父,過來抱抱小傢伙!」 第一百零五章

吃完飯,蘇影換了身衣服晃晃悠悠的往尋煙最大的青樓走。為了確保能見到雲殊,蘇影是以妖界攝政雍親王的身份去逛青樓的。

妖界攝政王去逛青樓……坐在豪華的馬車裡長嘆一聲,為他妖界名聲不保默哀。

館驛離尋煙的青樓不遠,一路招搖,所到之處行人駐足掩嘴指指點點。

衣著樸素的普通百姓一臉艷羨,停下手中工作看著馬車前呼後擁的過去;打扮略講究一點的書生子弟則一臉輕蔑的不屑,白眼滿天飛,時而偷偷看一眼,又把鼻孔朝天;更多的是無數花枝招展的少女,一路奉送媚眼。好幾次蘇影都覺得馬車走的路線不是直的,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趕車的車夫鼻血流的失血過多導致手上沒勁,拉不住馬了。

不過蘇影還是很佩服勇敢拋來媚眼的她們,,就不怕車裡坐著一滿臉褶皺的老頭子?或者說難道她們要嫁的是一輛車么?

招搖並沒有持續太久,不消多大功夫就到了。青樓的老鴇早就在門前等候著,一身俗艷的衣裳,一臉虛偽的堆笑。

侍衛扶蘇影下馬車,蘇影抬頭看了看裝飾奢華但也算別具一格的閣樓上的招牌,,尋月閣。

還不錯。

總算不是什麼萬芳院,怡紅樓之類的,那蘇影也就沒興趣了。入口的大門前已經筆直的站了兩排嚴陣以待的侍衛,,不是他妖界的士兵。

蘇影微微皺眉。

下了馬車,站在尋月閣的大門前,蘇影凝視著兩排穿著熟悉的士兵,側首冷冷的問老鴇道:「這是哪一家的主子?好大的架子?」但餘光里發現,單看護衛人數原來自己的架子比人家要大一倍,蘇影隨即緘口不語。

老鴇心裡已經盤算了無數次,,要是眼前這個少年模樣的男子是她院子里的人,那一天能多賺多少錢……那絕對是日進斗金都不能估量的啊。

只要想一想,老鴇激動地就差兩淚漣漣了。

可惜了這麼好的皮相,怎麼偏偏是個動不得的人物呢?

「……喂!王爺同你說話呢!」旁邊一個侍衛厲聲道,把老鴇從自己數銀子的美夢中喚醒。

眨眨眼,老鴇面上笑容更艷,諂媚道:「誒喲喂!您說今天是哪尊菩薩保佑啊?王爺您肯屈尊,真是把我們這小小的尋月閣寵上了天啊?您是想找個清秀的姑娘聽聽曲兒呢,還是尋個體貼的孩子解解悶兒呢?我們這兒啊,什麼樣的美人都有,包您滿意!」

一連串的說著,老鴇盤算著,這麼個主如果在自己這裡有了相好的,那銀子還不是想要多少就來多少么?想著想著,就覺得眼前這人簡直就是純金打造的一般,渾身都是金光閃閃。

看著老鴇的目光,蘇影不禁想起了出門前寧青說的話。

出門前,蘇影跟寧青說他要去青樓。

寧青盯著蘇影看了良久,最後長嘆一口氣,搖頭不語。蘇影湊上去,壞兮兮的說自己會帶他去的,他要是看到合適的自己為他幫那人贖身也不是不可以。

寧青接著搖頭,說他擔心的不是這個。

蘇影不解,問他擔心什麼。

他的原話是:「公子啊,你倒是說說看……但凡長了眼睛的人都看不過去,,是你去嫖人家,還是人家嫖你啊?嫖你不說,你還得給人家錢!這種慘不忍睹的景象屬下……還是錯過為好……」

蘇影氣結,指著寧青說他這輩子別讓自己抓到去青樓,否則自己一定包一堆姑娘嫖他。

蘇影看著老鴇說:「本王問你,現下誰在尋月閣里?」

老鴇面露尷尬之色,但也並不見有多畏懼,只是眼珠子轉了好幾圈,最後才說:「王爺……這位主兒也是惹不得的。我們家小本生意,要不王爺自己進去瞧瞧?」討好的語氣帶著遲疑。

蘇影還真不信這天下還有什麼他惹不得的人。

擺足紈絝子弟的架勢,蘇影冷哼一聲帶著幾個侍衛要進去。門口的兩排侍衛並沒有阻攔,就這麼讓蘇影進去了。

大堂里倒布置得有幾分清雅,只是坐滿了錦衣高冠的人,要麼抱著嬌笑勸酒的少女,要麼摟著嫵媚含笑的男子。

大堂中間有幾個坐著唱小曲的女子,身後就是上二樓的台階,台階上同樣掛著綵綢錦緞。二樓的一圈迴廊分割的一間間耳房,整體格局在大堂就能看得分明。

大堂里正是一片歌舞昇平,歡歌笑語的景象。

蘇影進來之後的片刻功夫,就有不少人把目光移了過來,大堂里也安靜了片刻。

蘇影環視一周,目光絲毫不停留。

最後看著迴廊盡頭通向三樓的樓梯,還有三樓的一圈站滿了和門口同樣服侍的侍衛的迴廊,蘇影的眼神在頃刻間就暗了下來。

他忽然間意識到,那些侍衛穿的統一服裝,不正好就是靈界的么。難道說樓上是哪一個隨行前來鬼界的靈界大臣?蘇影想著。

不過既然三樓是這般情況,那麼住在三樓的是誰就不言而喻了。看來這個雲殊並非是不見客啊,感情遇到有錢又有權的還是會上演一出才子佳人的戲碼啊?

蘇影看著三樓嚴陣以待的陣勢,存心找茬,把手負在身後,冷笑一聲對跟在旁邊有些神色僵硬、欲語還休的老鴇道:「本王就是來一會尋煙有名的美人云殊公子的?不知能不能得償心愿啊?」

老鴇的臉色頃刻間就不自然了,但依然陪著笑臉,「王爺怕是也知道,這雲殊公子雖然彈得一手好琴,卻是不以真面目見客的。要不王爺換個別人,媽媽我包您滿意!」說著就沖樓上喚道:「秀月,綠煙,還不下來見過貴客?」

樓上兩扇門打開……倒確實是兩個貨真價實的美人了:白衣的婉約清秀,顧盼生姿,綠衫的嫵媚明艷,眼波盈盈。

「美人倒是不錯,只不過本王今日是沖著雲殊公子來的,休要再想打發本王。」蘇影欣賞的打量了一番兩個美人,隨即又冷冷的移開視線,不動聲色得道。

斜瞥老鴇一眼,蘇影又松下眉頭一笑,道:「若是不能,媽媽讓雲殊公子隔著帷幔彈上一曲也無妨?」

「這……」老鴇拿著手裡的香巾擦了擦汗,「雲殊公子正在見客,怕是不方便?」

「哦?」蘇影挑起眉毛,「雲殊公子不是不見客么?」

看那老鴇慌了神,卻還顯然還在想什麼推辭的借口,蘇影佯怒起來,斜睨著身邊額頭見汗的老鴇,道:「雲殊公子可見別人便不可見本王?媽媽是不把本王放在眼裡么?」

「不是不是!王爺哪的話?」老鴇臉上開了染坊一般,笑得很是勉強,嘴上卻還得應付,「王爺這種貴客,我們想請都請不來啊!」

「是么?」蘇影垂目一笑,「這便是了。」

說罷就帶著身後侍衛往通向二樓的樓梯走。能讓這老鴇如此出言開脫的,應該是個值得一見的人。

蘇影先前聲音不小,周圍又很安靜,估摸著樓上那雲殊公子應該也聽到了。此時不顧老鴇阻攔要往樓上沖,蘇影盤算著這雲殊公子也該站出來說句話了。

不出所料,在老鴇,侍衛,龜奴的吵嚷聲中,三樓的一扇門開了,走出一個侍童打扮的小童,俯視蘇影的雙眼帶著小孩子特有的稚氣,還有憤怒。

不禁莞爾,蘇影垂眸調整好臉部的表情,對著小孩子不由得有了戲弄的惡趣味。

「樓下所站何人?不曉得我家公子喜歡清靜么?」小童的聲音裡帶著小孩子的幼嫩,雙手插著腰,像是年畫里的祈福童子一般。

蘇影忽然發現,作為找茬尋釁的紈絝子弟,他的手裡少一把公子哥必備的扇子。蘇影暗自下定決心下次把明軒那把三十三折玉骨扇搶過來歸為己有,省的像現在這樣缺少道具。

呆在館驛的明軒忽然間打了個噴嚏,暗自琢磨是哪家美人想他了。

手負在身後,蘇影饒有興趣的和他大眼瞪小眼,道:「不曉得。不如你讓我上來親自問一問你家公子啊?」

小童哼了一聲,裝著大人的樣子單手指著蘇影,道:「像你這種人我見多了!我家公子才不會見你!」

「這樣啊……」蘇影認真地眨了眨眼,「那我很想知道能見到你家公子的都是些什麼人呢?」

小童得意洋洋的嘟起嘴,小大人的把手盤在胸前,道:「我家公子見的都是有學識的人。比如房間里那個哥哥,長得又好看,又能和公子聊得上話,還是,,」

蘇影心裡得意,,果然是個小鬼頭,激你兩句就沉不住氣了。眉梢挑起,嘴角彎起,蘇影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還是什麼?」

「小齊,住口。說話不經詳考,那你這哥哥豈不為難?」聲音清冷,似乎有點熟悉。

雖然一時想不起來熟悉的原因,但蘇影知道,雲殊公子終於出場了,,確切的說是出口。

蘇影不由揚起眉,,怎麼著?樓上那人還不走?

「王爺逞口舌之快,欺負一個小孩子,不怕天下人恥笑么?」聲音冷漠平淡,無波無痕,帶著若有若無的責備。

蘇影咂咂嘴,微微一笑,道:「公子派一個稚子小童出來,不就是想讓人說我恃強凌弱么?」

樓上安靜了片刻,蘇影淡淡一笑。

「王爺好威風。」

樓上依然不見人,聲音也依舊沒什麼起伏,甚至冷得掉渣。

「哪裡哪裡。」眉眼彎彎,蘇影笑得開心。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