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峯對着三人一抱拳,說道:“幾位朋友,在下四人路過此地,不知道是否打擾到了幾位的靜修,如有打擾之處,還望幾位朋友多多包涵。”

姜峯對着三人一抱拳,說道:“幾位朋友,在下四人路過此地,不知道是否打擾到了幾位的靜修,如有打擾之處,還望幾位朋友多多包涵。”

聽到姜峯這樣一說,爲首的中年人來了點興趣,笑着說道:“你們四個人的確打擾到了我們的清修,不過包涵是包涵不了的,你們覺得該怎麼辦呢?”

這樣的話,立刻讓姜峯認爲,這幾人應該是這山脈中的強盜,無非就是搶奪路過烏風山脈強者的隨身物什。

按常理這也說得過去,因爲一些大陸南方的強者,想要去北方發展,很多有實力的都會選擇從烏風山脈過,這一是節省了時間,二是途中遇到魔獸可以擊殺有助修煉,還能得到一些天材地寶,走烏風山脈是比較有意義的路線。


這些人一般多爲帝級強者,而帝級強者的納靈戒,完全就是寶物的匯聚地,不管功法、武技、魂技、丹藥、裝備,都是比較上乘的,所以也隨着有了山脈間的強盜。

而眼前這中年人看不穿自己身體的等階,只以爲自己是一個帝級高等靈魂修煉者,以他尊級的實力,一定覺得自己四人就是他的魚肉,姜峯想到。

。。。

“我們不知道該怎麼辦?還望幾位朋友明說。”姜峯說道。

“呵呵,那簡單,既然你們打擾了我三人的清修,那用你們四條命來補償可好?”中年人依舊輕鬆的說道。

姜峯說:“幾位,做強盜也有行規吧!都是取人錢物而不傷人性命,難道諸位真以爲自己在這大陸上無敵了?對誰都可以肆意妄爲?”

中年人故作一驚,裝出一副有些擔憂的臉色說道:“幾位難道是大勢力的人?”

中年人說完,還沒等姜峯說話,就大笑了兩聲,說道:“姜峯,沒想到你還是個膽小之輩,你不過就是一個閒散修煉者,還真以爲我不知道你身後什麼狗屁勢力都沒有,給你明說吧!我幾人是神劍門的人,今日便是來取你的狗命的。”

“神劍門!”“神劍門!”

姜峯聽到這三個字後,下意識的唸叨了一聲,而另一聲是從許飛崖的嘴裏蹦出來的,許飛崖在聽到神劍門後,眉頭立刻緊鎖了起來,不知道在想什麼。

“神劍門?呵呵,是劍南悠哪個垃圾派你來的吧!”姜峯嗤笑,說完,姜峯立刻覺得自己四人中有內奸,沒人告訴劍南悠自己要去找水月兒的話,劍南悠爲何會派人來殺自己?又爲何能找到自己的位置?自己要來烏風山脈是臨時決定的,而且一路走來要是有人跟蹤,姜峯也不會發現不了。

姜峯立刻將目光轉移到了秦風身上,這麼多人中,只有秦風的來歷不明,而且秦風也是在姜峯和劍南悠見面認識之後纔出現的,極有可能是劍南悠派來的臥底,再加上之前秦風的怪異表現,姜峯隱隱覺得自己猜測得沒錯。

只是姜峯多麼想自己的猜測是錯誤的,這些刺客不過是偶然遇到的該是多好,和秦風在一切也有這麼長時間了,一起對付冰霜魂靈,大家也建立了這麼深厚的友誼,姜峯不願意去對付這樣的一個兄弟。

秦風不敢對上姜峯的目光,默默的低下了頭,這樣也代表着秦風默認了自己的身份。


“秦風,不要告訴我這是真的!!!”姜峯到現在還不願意相信這個事實,還想給秦風一個自辯的機會。

“姜兄,你要秦風兄弟告訴你什麼?嘿!秦風兄弟,你倒是快說啊!到底是什麼事?”血仇不明所以的在一旁問道。

秦風沒有回答二人的話,反倒是尊級的中年人開口了,說道:“呵!這秦風兄弟那秦風兄弟叫得多肉麻啊!聽得我雞皮疙瘩都起來,實話告訴你吧,秦風是我們神劍門的內門執事,地位和我這個外門長老是平等的,秦風執事不過是我們神劍門安插在姜峯身邊的人罷了。”

血仇表情癡呆的將頭重新移向秦風身上,拳頭緊緊的捏住,一字一句的說道:“秦風,他說的可是真的?” “秦風,你倒是說話啊!告訴我,他說的,是不是真的?”血仇怒吼到,被兄弟出賣的感受,血仇還是第一次體會到,雖然血**秦風在一起的時間也不長,但是自從血仇願意和秦風一起玩4P,那就是已經把秦風當成兄弟了。

秦風無助的看了下血**姜峯,說道:“他說的是真的,我是間諜,我是內奸,可是。。。”

秦風始終還是沒有說出下一句,秦風本來是想說,可是你以爲我想這樣嗎?都是劍南悠逼我的,但是考慮到外門長老在這裏,秦風不敢說,萬一這話傳到了劍南悠口中,那秦風就必死無疑。

“可是什麼,你倒是說啊!”血仇不依不饒的說道。

“沒什麼,我知道你們恨我,如果你們真的咽不下這口氣,那便殺了我吧。”秦風說道。

這話落到不同人的耳朵裏,就有不同的理解,姜峯首先覺得,秦風一定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不然以他那怕死的本性,不可能願意以死謝罪,而血仇則認爲秦風是在唱苦肉計,想用感情逼自己不殺他。

血仇大聲吼道:“秦風,你難道真以爲我不敢殺你?”

秦風沒有說話,反倒是外門長老開口了,說道:“要取秦執事性命,怕是要問問我吧,區區三個帝級,也敢這麼不將我放在眼中?”

“長老,別和他們廢話了,少宗主可是交代了,讓我們儘快完成任務。”一旁的內門弟子出聲提醒道。

長老表示同意,別看他是長老,但是外門和內門的等級制度是很嚴的,即便是內門的弟子,也不會太把外門長老放在眼中。

。。。

“按原計劃,動手!”長老發出了攻擊的指令。

“呼~!”“呼~!”“呼~!”

三道破風聲響起,三人從高空俯衝而下,分別對上了姜峯三人,而秦風在這場戰鬥中,成了一個打醬油的角色。

兩名帝級中等實力的內門弟子各自找上了許飛崖和血仇,雖然這兩名弟子都是修煉的神劍門上等的功法和武技,但是許飛崖和血仇也不是吃素的,許飛崖單兵能力本就強悍,再姜峯把青龍套裝還給許飛崖之後,戰鬥力明顯提升了一個檔次,對上那名內門弟子也是遊刃有餘,優勢是很明顯的。

而血仇雖然適合大規模團戰,但是因爲服用了基因藥物之後,身體強悍不少,加上靈魂屏障的保護,勉強也能應對那名非靈魂職業的弟子。

姜峯和中年人的一戰,無疑是這次戰鬥的重中之重,他們的勝利,將會直接決定勝利的天枰倒向哪方。

。。。

姜峯將肌能炮裝備上,對於沒見過肌能炮的中年人來說,也只是以爲這是某種外形奇特的護甲裝備罷了,並沒有朝着攻擊型武器上想。

“姜峯小兒,聽說你是魂武雙修的修煉者,怎麼我看不到你身體的等階?莫非這是你唬人的嚼頭?哈哈!”中年人一臉輕鬆的調侃道。

“笑你妹啊!話說我也知道修煉重要,但是再重要,也不能無時無刻修煉吧,你看你這牙齒,真尼瑪黑,看着都想吐,有空淑下口吧!”姜峯迴以顏色。

“你。。。,老子不漱口管你毛事!老子就喜歡不漱口,就是讓你噁心,怎麼着了?”中年人說道。

“哎!真是二逼青年歡樂多,不對,應該是二逼中年歡樂多,沒素質的人見得多了,但是像你這樣沒素質的人,我還是第一次見,是說怎麼連你那兩個小弟話語中都沒有感覺到尊敬,他們就是覺得你太噁心了。”姜峯繼續嘲諷。

姜峯的聲音很大,兩個內門弟子都聽到了,二人也立刻表態。

二人:“。。。”貌似是表示默認。

“話誰都會說,我們手底下見真章吧!”中年人忍住心中的怒火說道,心裏也責怪着這兩名弟子,好歹幫我噴兩句啊!

。。。

姜峯也不想和中年人廢話,率先動起手來,中年人沒有料到姜峯還敢先動手,這未免有些託大了吧!

“青火!”

姜峯手印一凝就飛上了天際,對着中年人直直的衝了過去,這樣的自殺式攻擊有些讓中年人吃驚。

衆所周知,靈魂職業的戰鬥都是儘量和對手保持距離,通過魂技來遠程作戰,真遇上那種近身肉搏的話,僅僅依靠靈魂屏障是難以抵抗的。

中年人看不懂姜峯的行爲,這是因爲中年人根本沒有料到姜峯的身體已經有尊級的實力,一般情況下,魂武雙修的修煉者,都會主修靈魂,因爲只要體會靈魂的妙用後,都會覺得身體修煉屬於下乘。

而這意味着中年人會很自然的認爲姜峯的靈魂比身體強,可明明知道自己是尊級強者,還要用相對較弱的身體來對付自己,這就是中年人看不懂的地方。

其實姜峯也是這樣的,一直以來,姜峯就是修煉的重心擺在靈魂上,如果不是服用了基因藥物,身體的實力也不可能超過靈魂,不過這些就不是中年人能夠知道的信息了。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對於姜峯的不按常理出牌,中年人也有自己的方法,那就是三十六計走爲上計,一邊跑,一邊用魂技攻擊姜峯,這也就是所謂的放風箏。

不過姜峯也不是傻的,在見到中年人想方設法避開自己的後,姜峯果斷用出的陣法,附陣——敏捷附加。

附陣在風火水三顆靈珠的陪襯下,不論是提升的速度還是陣法的範圍都被變到了一個極致。

瞬間,姜峯的速度大幅度提高,隱隱已經超過了中年人,這也讓中年人頗爲吃驚,在劍南悠給出的資料中,可是沒有陣法這一欄。

中年人也不是等閒之輩,在見到放不了風箏,便要和姜峯硬碰硬,這要是其他靈魂修煉者見到了,一定會說中年人瘋了,不過別人不知道,中年人的確有硬碰硬的資本。

看到中間人掉頭向自己衝了過來,手印快速的結着,嘴脣還在不斷的唸叨着什麼,姜峯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只是還沒有確定下來。

“要硬碰硬嗎?”姜峯唸叨了一句。

靈魂屏障!二人在相距不到四百丈的位置,二人同時開啓了靈魂屏障,而姜峯立刻快速結出手印,將青火轉換爲主防禦的紫火,然後又將附陣的屬性轉變爲附加防禦,姜峯這麼小心也是因爲自己心中的那個判斷。

在二人距離不到一百丈的地方,中年人手印一凝,口中喝道:“風魔——風雲擊!”

姜峯也喝道:“龍吟!”

龍吟劍一出,天地變色,一道青龍虛影出現在天際之上,龍頭呼嘯一聲,朝着急速飛行的姜峯奔涌而去。

“怎麼可能!”中年人大叫一聲,難以抑制心中的震撼,中年人明明一直注意着姜峯,姜峯變換青火和改變附陣的手印中年人都看到的,可是之後一直沒有結印,卻能召喚出這所謂的龍吟劍。

要說不結手印也能召喚出一些魂技,那種通常稱爲瞬發魂技,雖然可以節省時間,但是也註定這種瞬發魂技的殺傷力並不大,畢竟沒有手印去凝聚靈力,而要瞬發聲勢如此浩大的魂技,別說中年人沒見過,恐怕整個大陸都沒人見過。

。。。

二人終於接觸到了一起,剛一接觸,就聽到數道咔嚓聲,那是靈魂屏障破裂的聲音。

“呼呼~!”

姜峯的靈魂屏障一破裂,立刻感到自己猶如身處在暴風中央一般,到處都是狂暴的風元素,吹得姜峯的眼睛都差點睜不開,面部的皮膚也在狂風下不斷的改變着形狀,風力越來越大,周到凝聚出了無數的風刃,風刃切割着姜峯的皮膚,一道道細細的劃痕慢慢出現,瞬息之間,姜峯整個人被無數風刃割的遍體鱗傷,無數道細小的傷口,讓姜峯變成了名副其實的血人,但這並無大礙,畢竟就算傷口再多,也不過是皮外傷。

中年人也並不好過,龍吟的寒冰之力不斷的侵蝕着中年人,中年人不由得覺得,自己的風系魂技完全就是助長了寒冰之力。

姜峯整個人被淡藍色的光團包裹住,而中年人則被淡青色的光團包裹住,兩個光團宛如靜止了一般,停在了高空之中,但是要是有眼尖之輩,一定能看出,兩個光團正在劇烈的對抗的。

。。。

對峙持續了數分鐘,二人再次輸出靈力的爆發下,終於引起了爆炸,只聽到轟隆一聲,兩道人影從高空中墜落而下,但是在二人穩住了平衡後,又停在了半空之中。

二人喘着粗氣,直視着對方,二人的眼中都有這一絲驚異,在中年人看來,以自己尊級的實力,全力之下,還用出了地階魂技,居然沒有一擊殺死一個區區帝級的姜峯。

而姜峯則認爲,憑自己可以越階的實力,還用出了穿透性極強的龍吟劍,居然還沒有重創到中年人。

“看不出來,你還有點本事,想必你身上那紫色的火焰,應該有增加防禦的效用吧,還有你那附陣,應該是防禦附陣吧!”中年人喘着氣說道,中年人的語氣還不錯,畢竟他和姜峯本就沒什麼深仇大神,來刺殺姜峯也不過上面的命令,而對於有實力的人,中年人還是有最基本的尊重的。

姜峯也是看在中年人態度不錯的份上,點頭承認,反正這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告訴就告訴了。

“雖然你擋下了我第一波攻勢,但是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好像也是檣櫓之末了吧,我勸你就別掙扎了。”中年人好心提醒道姜峯。

姜峯笑了笑,說道:“受點皮外傷就是檣櫓之末了?”

中年人顯然不相信,說道:“你沒必要裝,即便你有附加防禦的魂技和陣法,也只是擋下了我的第一波攻勢,本來不出意外你是要死的,現在就算沒死,也必定是重傷。”

姜峯突然覺得好笑,這中年人未免對他太有信心了,自己有靈魂屏障、紫火、三靈珠的附陣、尊級的身體、控咒師的魂力附加,這麼多加成防禦的,受點皮外傷也是正常。

姜峯說道:“我有沒有裝,你動手便知,不過在這之前我想知道一件事,不知道你敢不敢告訴我?”

中年人:“想從我這裏知道什麼?本來我是不會告訴你的,不過看你之前都讓我知道了你的魂技祕密,那我告訴你也無妨,反正你馬上就是死人了。”

姜峯:“我想知道,你的戰鬥職業,可是控咒師?” 聽到姜峯的話後,中年人第一反應就是一怔,隨即點了點頭,說道:“你怎麼知道的?”

不怪得中年人會這麼吃驚,控咒師本就是一個失傳已久的戰鬥職業,而且不瞭解的人,也只會認爲控咒師和其他普通的靈魂戰鬥職業差不多,控咒師與其他職業的區別就是召喚魂技的時候不僅要用手印引導,還要通過咒文來驅使,控咒師還有遠勝其他靈魂職業的身體強度附加。

“不妨告訴你,我也是控咒師!”姜峯淡淡說道。

中年人再次一愣,也明白了姜峯爲何能看出自己的戰鬥職業,於是說道:“既然如此,那今日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控咒術厲害,還是我的。”


中年人說完,就開始飛快結印,雙手不斷揮舞,殘影連連,宛如千手觀音一般。

而姜峯自然也不會落下,在中年人開始結印的時候,姜峯也飛快的結印了起來。

這時,天色開始變換了起來,說起來老天爺也是個苦逼,姜峯這些二貨一天有事沒事就去幹架,幹不過就開大招,老天爺還不得不配合一下,給他們搞點背景,製造點聲勢。

天空頓時黑了下來,雷蛇穿梭在其中,狂風呼嘯,大雨連連,但是不同的是,這風是龍捲,這就意味着這龍捲風的異變並不是姜峯造成的,因爲姜峯只有在用出至尊魂帝的時候,纔會出現龍捲異變。

緊接着,大地開始出現了裂紋,一塊塊或大或小的石頭超自然的違背引力作用,自下而上飛上天際。

引發的異變讓所有人都停下了打鬥,血仇、許飛崖、秦風自然看出來這些異變中,有一部分是中年人造成,不由得對其有些另眼相看。

而那兩個弟子則很自然的認爲這些所有的異變都是有外門長老造成的,至此,這兩名內門弟子才收回了對長老的不尊重,畢竟,這是兩位內門弟子見到過的最強的尊級強者,當然這並不是說中年人就是最強的尊級強者。

“冥風隕落!”“魂帝——冰火雙神咒!”

中年人雙手舉高,然後以斜下的角度揮舞了過去,頓時,龍捲風變成了黑色,那是因爲被塵土、石頭混雜在了其中,無數條大大小小的黑色龍捲朝姜峯的位置匯聚,但這還沒完,天際上,出現無數的紅點,那是之前飛上去的大塊石頭,在落下的時候,因爲與空氣摩擦,使得表面的溫度高到了極點,即便是石頭,也有融化的趨向。

“這至少都是低階高級魂技!”姜峯小聲說道,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姜峯連忙對血仇幾人喊道:“快進我的防禦戰法,開靈魂屏障,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