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壓驟消,但人人神色不一,心裡都知道周風揚對方昊天和秦希確實生出了愛才之心。

威壓驟消,但人人神色不一,心裡都知道周風揚對方昊天和秦希確實生出了愛才之心。

有人暗道:「看來從此我們又多了兩個成員。」

之前說話的那個金丹仙人在這群人當中地位顯然彼高,僅次周風揚之下,所以金丹仙人當中一直就他說話。

他此時再出聲說道:「周師兄,他們兩人確實不錯。只是秦希的情況我們有所了解,但方昊天之名我們事先卻從未聽說,是屬於突然冒出的人物,來歷不明,如果讓他加入我們是否還要謹慎考量考量?」

他這話是嘴裡說出來的,並沒有任何避諱。

不少人聽了這話都是輕輕點頭。

周風揚卻是淡然一笑,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如果他真肯追隨我,那他以前是什麼身份什麼來歷有何重要?對我來說,不管他以前是什麼身份什麼來歷,只要他們肯追隨我,那他們下一刻就是我劍宗弟子。」

方昊天和秦希聞言對視了一眼。

單沖這份魄力與容人之量,周風揚便是能做大事之人。

當然,前提就是周風揚的這份的魄力和容人之量不僅限於說才行。

好聽的話誰都會說,關鍵得會做。

不然的話,就算有人被他暫時騙過,等以後相處后發現此人不足以成大事,那追隨者定然也是會生二心。

方昊天和秦希是有目的而來,是想通過周風揚獲知鎖魔塔的一些事,於是聽了這話後方昊天突然出聲問道:「周師兄,如果我倆肯跟你,那我們能獲得什麼樣的好處?說真的,單是一個劍宗弟子的身份對我們來說並沒有多大的吸引力。只要我想,我想你們劍宗當中也有一些人樂意招我。」

「放肆。」那說話的金丹仙人陡然大喝,「周師兄看上你們已經是你們的福氣,你們未答應追隨就敢討好處,居然還敢言語暗脅,你真以為我們不會殺了你們嗎?這世上像你們這樣的人多了是,你能跟我們為我們所用固然好,但沒有你們兩個我們也不會有太大的損失。」

「沒任何好處你會跟周師兄嗎?」方昊天冷笑,「如果一點好處也得不到,哪怕是一個承諾都沒有我們就答應加入,那我們簡直就是白痴,你們會與白痴為伍,周師兄會要一個白痴追隨者?」

「你……」

那金丹仙人怒極。

突然間,此金丹仙人雙手一併便對著方昊天和秦希劃出。

轟隆!

兩道劍光直接暴斬而下。

出手之間,居然全力以赴。

威力之強,不比楚景陽拚命一擊差多少。

方昊天和秦希臉色皆變,但兩人不懼。

「哼!」

兩人之前就有聯手的經驗,再加上此時彼此都是無比信任,心有默契,當則聯手出招。

轟轟!

兩聲巨響同時響起,方昊天和秦希聯手將對方這一擊給擋了下來。

三人正面硬撞,勁氣陡然四擴。

「不錯。」

周風揚突然一聲大喝,大手一抓便生生將則剛四擴兩米範圍的勁氣給壓制下來。

隨之周風揚站起來,有一股淵深海闊的氣勢道:「方昊天說的沒錯,若沒好處,為何跟我?我現在就給你們好處。」,說完手一揮,咻咻,兩道影子向方昊天和秦希射來。

方昊天和秦希看得出兩道影子雖快,但沒有任何攻擊力量,而且一眼也就看出這是兩塊令牌,於是各自伸手將令牌接住。

同時內心裡暗鬆了口氣,剛才那金丹仙人出手,實際上是借方昊天的放肆之言出手試探方昊天和秦希的實力,現在明顯過關了。

這幫人,其實從頭到尾都是有人唱紅臉有人唱黑臉而已,只是過程摻雜了許多個人的情緒。

天價小嬌妻:總裁的33日索情 令牌入手,有點冰涼。

「你們煉化令牌后從此就是我劍宗弟子。」周風揚說道,「同時馬上能得到我封印在裡面的截殺六劍式。當然,你們現在只能解開前三式的封印,等你們通過我最後的考核讓我看到你們的忠心,你們自然就能得到後面的三式。」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截殺六劍式?」

方昊天和秦希微怔,但並沒有急著煉化令牌。

「對,截殺六劍式。」剛才出手的那個金丹仙人說道:「周師兄對追隨他的人從不吝嗇。周師兄從一個上古前輩的遺迹得到的六套劍法,截殺六劍式是最弱的一套,所以用來給我們每一個追隨者新加入時的見面禮。當然,雖然是六套中最弱,但我們每一個人將這一套劍法全部領悟之後都能夠讓實力提升一倍有餘。我剛才出手施展的就是第一式,以你們的修為境界自當看出這一式的厲害。但我剛才說了,這僅僅是見面禮。以後不管是誰,只要能好好替周師兄辦事,周師兄都會按功行賞,就如同我,就已經得到了周師兄傳授的第二套劍法的第一招,只可惜我悟性不足,那一招我參悟了九個月了都還不能完全領悟,故沒有資格去學第二招。」

方昊天和秦希心裡大震。

兩人剛才聯手雖然能接下了對方那一擊,但對方是以指代劍,此招的威力自然是大打折扣,如果以劍施展的話,兩人就算能接下肯定沒有剛才那麼輕鬆了。

問題是人家說了,這僅僅是截殺六劍式的第一招,後面的劍招定然是威力更強。

不管怎麼樣,單看第一招就知道截殺六劍式的強大。

周風揚竟然以此做為給追隨者的見面禮,手筆還真不是一般的大。

從中更是看出周風揚的修為雖然也不算高,但他真正的戰力怕且要遠遠超過金丹境三重。

「但你們如果煉化的令牌就等於你們答應追隨周師兄。」那金丹仙人簡直就是周風揚的代言人,跟著說道:「一旦答應就不得反悔,如果兩人是想來撈好處,心有二心的話,我們將會不惜一切代價將你們殺死。哪怕是四大宗主護著你們都得死。」

豪門婚寵:嬌妻不好惹 「嗡!」

方昊天和秦希沒有對那金丹仙人的話出聲回應,而是煉化了手中的令牌。

頓時間,三式劍招立馬映入了他們的腦海中。

方昊天可是已經悟出了劍道的人,學習劍招自然很輕鬆。

「此劍法好濃的殺伐劍意,創此劍法的人是專門為殺戮而創的劍法。」

方昊天雙眸中隱隱有無數的劍光在閃爍著。

很快,三招劍式都被他全部領悟然後都被他融入了他的一武道中。

秦希也是劍中高手,擅長用劍,但他沒有方昊天的劍道造詣,悟劍速度要比方昊天慢許多。

周風揚暗中觀察著,當他感覺到方昊天似乎一下子就進入悟劍狀態但很快又從這種狀態里出來后內心大驚震駭:「我還以為就算是到了金丹境而且出身劍法世家的秦希想悟出這三招中的第一招都需要一個時辰,方昊天僅是虛丹境的修為想悟出第一招沒三五天都不可能。但我竟然看走眼了,他這樣子是幾個呼吸就將第一招悟透了?」

正在周風揚內心震駭間,秦希突然出聲道:「好強大的劍法,單是第一招竟然都要花費了我一點時間,我現在都要迫不及待的馬上參悟後面兩劍了。」

「第一招?」方昊天在一旁卻是愕然道,「這三招連貫,密不可分,不是一悟就能悟三招嗎?」

大廳瞬間變得寂靜下來,所有人看著方昊天都像是看怪物一樣,包括了周風揚和秦希在內。

方昊天感覺詭異,看了看大家極不解問道:「怎麼了,難道我悟錯了?」

「哈哈,方兄弟你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啊!」秦希突然哈哈大笑,「我剛才就感覺到三招連貫,理應三招同悟才對。但最終我還是被常理束縛,強行壓下去參悟後面兩劍的衝動,專心悟第一劍,但沒想到因此而走了岐途。現在經你提醒,我頓時有茅塞頓開之感,好,好!」

秦希雙眼突然閉上,很快,他渾身爆發現起一股驚人的劍勢。

此時的秦希如同一把出鞘利劍。

人是劍,劍也是人,人劍合一。

「也這麼快?」

周風揚等人又是一驚,看著秦希的目光也不對了。

這兩個傢伙真的是來投靠而不是有意過來炫耀的嗎?

「我竟然遠遠的低估了他們……兩人如此天賦分明在我之上,那他們會不會很快就超越我,以後必不能受我所掌控……」周風揚震愕的臉龐下面卻是念頭急轉著,「真沒想到我心急招攬人才居然招到了兩個絕世天才,這樣的人若不能為友就要儘早滅殺,那我現在該如何選擇?留的話,有一段時間內定能幫到我不少,但以後定不受我掌控。但殺掉的話確實可惜……而且要是殺不死樹下這兩個死敵,我會不會如楚景陽一樣的下場?」

方昊天和秦希因為截殺六劍式的強大而見獵心喜,沒有雜念,卻不知道兩人無意中卻是顯示出驚人的天賦引起了周風揚的忌憚。

周風揚畢竟不想寒了其他人的心,所以表面上沒有誰能看出他內心的情緒變化,只覺得他也是被方昊天和秦希的天賦所震憾。

但其他人就不一樣了,他們一下子感受到了濃濃的危脅。

以方昊天和秦希這等天賦自然很快就能學會截殺六劍式,以後一旦有機會學習另一套劍法怕且也很快就能領悟,實力無疑會在馬上超越他們。

如此一來,方昊天和秦希的加入,就不僅僅是分散了他們的一些資源,以後更是直接凌駕於他們之上,成為周風揚最為看重的人了。

一個個震憾之餘眼眸中更是有著無法掩飾的殺芒。

如果周風揚現在一聲令下,他們一個個都會毫不猶豫的將方昊天和秦希這兩個強大的競爭者滅殺。

「不好。」

方昊天已經完全將劍悟出,不像秦希那樣還處於悟劍狀態無暇去理會其他的事。

方昊天突然感覺到了整個大廳的氣氛變化,知道他和秦希悟劍太快引起了這幫人的忌憚,靈魂感應力瞬間瀰漫籠罩,將每一個人的情緒變化都感應其中,重點更是留意周風揚的情緒變化。

畢竟所有人都以周風揚為主,他的情緒變化才是最重要的。

「他表面沒什麼,但內心在掙扎……他定是覺得我們兩人的天賦太高以後怕是不受他掌控而產生忌憚……偶有殺機閃掠……他最終會是什麼樣的選擇?」

方昊天表面上只在關心秦希的悟劍情況,暗中留意著所有人。

一旦感覺到周風揚為了以後難以掌控而下定決定要將他們兩人滅殺的話,方昊天將會毫不猶豫的讓四小甚至讓劍魂出手,直接將周風揚這個劍宗最年輕的金丹仙人斬殺。

反正跟劍宗早就結下死仇,多殺對方一個傑出天才也沒什麼大不了。

當然,若不跟周風揚交惡,兩人有一段時間在無魔城裡會有一個太平日子過更是好事一件。

只是單憑周風揚居然會因為他們的天賦而出現掙扎心態,生出要將他們提前扼殺的念頭,方昊天覺得周風揚的骨子裡還是不夠大氣,真正的容人之量比他表現出來的容人之量要小許多。

此人確實是梟雄人物,御下確實有一套,但還是缺少了真正的大度。

這樣的人,會做出一番事業,但難以真正走向事業巔峰,更非是最好的追隨之人。

方昊天本就不是願意寄人籬下的人,既然對方動了殺心,他當然更要多留一份心。

方昊天的內心中對周風揚的評價因此而低了一個台階,暗道:「不管怎麼樣,現在都不宜跟他們翻臉,先假意投誠,有多少好處就先拿多少好處,一切靜觀其變,伺機而動。」

「太好了。」一會,秦希從悟劍狀態中醒過來,有點忘乎所以一臉興奮對周風揚道:「周師兄,我真的很迫不及待的想得到后三式,請問師兄對我們最後的考核是什麼?」

周風揚怔了怔,跟著笑了,笑得很燦爛,完全看不出他剛才對方昊天和秦希曾經生出過殺念。

但他掩飾得再好都瞞不過方昊天,當則暗中將周風揚剛才的情緒變化告訴秦希。

這時,周風揚心情大好的樣子說道:「好,好,沒想到我竟然無意中結識了兩位絕世天才,這是我周風揚的大幸。我現在也很想知道你們對后三式的領悟會不會也這麼快了。如果不是怕對其他人不公平的話,我都想現在就將后三式給你們。」

秦希也是聰明人,表面上自然不會因為方昊天的話而有任何的顯示,他很自然就接話笑道:「周師兄,我們既然選擇追隨你,自然要一視同仁。各位師兄當時是怎麼樣,我和方兄弟自然也是一樣,所以我們想得到后三式,自然就得先通過最後的考核才行。」

方昊天也是點頭附和道:「秦兄說的在理,還請周師兄示下。」

秦希和方昊天之言,讓其他的人臉色稍緩。

周風揚看不出方昊天和秦希有任何異樣,彼為讚賞的點點頭,說道:「三天後斬魔盟攻打地龍山的行動中我是統領之一,你兩隨我們一起去,只要你們忠誠於我聽我號令而且表現突出的話,就等於通過了我的考核。當然,在此之前有一件事需要你們去做,也當是考核的一部份。」

說完他對身邊那個地位最高,追隨他的那四個金丹仙人當中最活躍發言最多的金丹仙人道:「商洛,將小冊子交給他們。」 秦菲似乎也被蕭景瑞的出場方式驚嚇到了,有些難以置信地轉過身來,還下意識地走開了一些。

第一時間和秦瓊保持了該有的距離,這一切在蕭景瑞看來卻有些欲蓋彌彰了。

很顯然,秦瓊被蕭景瑞的言語氣到差點把手機砸了,卻也敏感的察覺到了秦菲的反應。

這樣的動作,還要和他說與蕭景瑞已經沒有任何牽扯了嗎?

哼,鬼才會相信呢!

站在秦菲對面的不僅有蕭景瑞,還有一個貌似是蕭景瑞女朋友的女孩,感覺有些眼熟,就是一時間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她。

短暫的遲疑后,秦菲才算恍然大悟,竟然是前不久才被東方玉卿辭退的女秘書。

蕭景瑞直了直身子,有些調侃的意味,「我說秦瓊,你這麼能大煞風景呢?你怎麼能趁著我表哥離奇失蹤的空隙,偷偷帶著我表嫂出國風花雪月呢?

看見蕭景瑞這麼不怕死的挑釁著秦瓊,秦菲的嘴角有些抽,卻也被氣的不輕。

他還好意思稱呼「我表哥?我表嫂?」

這個蕭景瑞今天真的帶腦子出門了嗎?

他先是抱著一束藍色妖姬跑去單身公寓跟秦海吵架,現在又跑來機場跟秦瓊找不痛快。

這個混蛋有病,而且是已經病入膏肓!

女秘書輕輕拽了拽蕭景瑞的衣袖,示意他不要再胡說八道了,可是蕭景瑞卻領會錯了意思。

蕭景瑞故意吻了一下女秘書的側臉,欠揍地說道:「寶貝,放心吧!他不能把我怎麼樣的。」

女秘書面露嬌羞,有些不敢直視秦菲嗔怒的眼神。

一品嫡女 接下來就聽到蕭景瑞大言不慚地說,「我是東方玉卿的表弟,我就不信了,這個野男人還能把我趕出機場不成?」

蕭景瑞信誓旦旦的說著,下一刻就感覺到一股勁風撲面而來。

與此同時還有秦瓊那陰鷙的嗓音傳來:「放著大刀不耍,你特么非要耍箭(賤),老子成全你!」

因為沒料到貌似儒雅的秦瓊會這麼輕易動怒,所以蕭景瑞被動地挨了一拳頭。

「呵,秦菲,原來你喜歡這樣的野男人?是我表哥不能滿足你,還是你們早就暗通款曲……」

不等蕭景瑞說完,臉頰上又挨了響亮的一巴掌,這次是秦菲打的。

女秘書顯然被氣場全開的秦菲嚇到了,出於本能地往蕭景瑞身後躲去,像是生怕秦菲會遷怒於她似得。

「姓蕭的,你最好祈禱我男人沒事,否則我就算是賠上全部身家性命也不會讓你逍遙法外!」

「你至於嗎?我究竟哪一點比不上他?」蕭景瑞突然情緒失控地鉗制住了秦菲的雙肩。

秦瓊想第一時間上前阻止,卻被女秘書拽住了手臂,「你就別跟著添亂了,那是他們倆的事情。」

「滾開,這裡還輪不到你來指手畫腳!」秦瓊也是怒了,自然口無遮攔。

就在這一刻,秦瓊似乎也認出了眼前的這個女人。本該是世家千金,卻偽裝成東方玉卿的秘書,正可謂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

「你連他的一根頭髮絲都比不上!」

說著,秦菲就甩開了蕭景瑞的手臂,眸底還劃過一抹顯而易見的厭惡和憎恨,生生刺痛了蕭景瑞的眼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