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嫂子,注意安全,需不需要送送?”蔡天文說完還不忘一直回頭窺探。

“嫂子,注意安全,需不需要送送?”蔡天文說完還不忘一直回頭窺探。

白漱寧沒有理他抱起小沐沐走出了醫院大門。

回到了家白漱寧洗了個澡小沐沐也洗的香香的,母子二人臥在沙發上看動畫片兒。

白漱寧狠狠地誇獎了小沐沐。

“兒子,今天做的很棒,爺爺也很開心,下次我們去爺爺家也給爺爺買點吃的。”說完揉了揉小沐沐的腦袋。

小沐沐聚精會神的堆着積木,由於早上出了門自己的大工程還沒有結束。


爲了晚上和墨佳璇一起玩兒小沐沐卯足了勁兒搭積木。

看着小沐沐做事情認真的模樣,白漱寧又想起了墨湛森工作時候的模樣,父子二人一模一樣。

白漱寧正發呆的回想和墨湛森的時光,手機突然響了起來,白漱寧看了一眼電話號碼是g市的但是是陌生號碼。

心裏有些疑慮,這週末大下午的難不成公司的人?

白漱寧接起了電話,電話裏面的聲音有點熟悉,可是白漱寧又想不起是誰,突然……

對方恁了恁介紹道:“嫂子,是我,青蓮姨的兒子蔡天文,今天咱們醫院走廊見過您真是貴人多忘事兒,下午方便嗎……這次的事情我想代表墨叔給您和兄弟道個歉,就看您下午方便不方便。”

男人嘴真甜,代表墨老爺子道歉?

白漱寧覺得有些可笑也有些莫名其妙。

看男人的面相就不是什麼省油的燈,何況代表墨老爺子?

他能有什麼資格?

白漱寧也相信墨湛森說的話,這劉青蓮母子二人就是吸血蟲現在見風使舵真快。

看見墨老爺子的態度轉變了,母子二人也真是會阿諛奉承。

白漱寧覺得莫名其妙也只是委婉的拒絕說道:“蔡兄弟,道歉也不是給我吧,墨老爺子和墨湛森都是父子,沒有什麼隔夜仇。這些繁文瑣節都沒什麼意思,還望兄弟好生照顧墨老先生,我手裏還有工作就不多說了,下次見面聊。”

說完白漱寧掛斷了電話。

打開電腦白漱寧看見了小薩的壁紙,想起當年自己和小薩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她已經來了h市很久了,可是小薩還寄養在別人家裏,想着白漱寧心裏有點愧疚。

白漱寧在電腦上登錄了微信,給老陳打了過去,今天是週末不知道老陳有沒有時間。

老陳剛好在家看電視接到了白漱寧的視頻電話。

“喂,陳叔,我是白漱寧。”

白漱寧笑眯眯的打了個招呼,老陳一旁的小薩聽見白漱寧的聲音,從電腦裏傳來激動的搖着尾巴擠了過來。

“哎呦,白總,是安頓好了?小薩最近總是到處找您,這不是聽見您說話的聲音就過來了。”老陳叔摸了摸小薩的腦袋。

小薩一臉好奇的看着電腦裏的白漱寧動了動耳朵。

小薩還是很聽話,白漱寧總是想着多久把小薩接過來。

白色的狗毛毛都開始有點泛黃了,白漱寧知道小薩不樂意洗澡陳叔也勉強不了,想着過幾天小薩來了一定要給它美美的洗一個澡然後讓它和小沐沐一起玩兒。

老陳說了說公司最近的情況。

“白總,最近公司運作還是很不錯的,手底下的單量大大小小都可以滿足公司的資源需求,上個月的業績報表也報給您了,公司裏幾個組團的都乾的不錯,按照規章制度都下發了一萬的獎勵金。”老陳說完臉上也是笑開了花。

聽着公司的進步挺大,白漱寧心裏也踏實起來。

現在最令自己擔憂的就是白母的下落了,如果能夠找到白母自己也就心裏踏實了。

白漱寧也知道事情不簡單,還有很多路需要自己和墨湛森一起摸索出來。

想着白漱寧吸了一口氣兒。

“陳叔,謝謝您爲公司做了這麼多,明天您可以幫我把小薩寄過來了,請找一個好一點的活體寵物快遞公司,又要麻煩您了。”

白漱寧說完老陳點了點頭笑着答應了。

一旁的小薩也像聽懂了明天自己就可以見到白漱寧了激動的跳了跳。

白漱寧抱着小沐沐給小薩和老陳叔說了再見。

小沐沐也很開心明天就能見到小薩了,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見到毛茸茸的朋友了。

晚上墨佳璇和成九一回來了。

小沐沐一臉醋意的看着成九一就像墨佳璇要給他搶走了一般,成九一也是無奈的笑了笑。

“姑姑,長大以後要嫁給小沐沐哦,不能嫁給成九一,你看小沐沐給姑姑修了城堡。”小沐沐拽着墨佳璇的手就往客廳跑。

成九一隻能一邊討好小沐沐。

白漱寧看着都要樂出眼淚了,墨湛森也是無奈的搖搖頭。 自己的寶貝兒子這麼聰明怎麼喜歡墨佳璇這一款。

成九一又是餅乾又是冰淇淋的才獲得了小沐沐的一點信任。

“沐沐大哥,你就把姑姑還給我吧,明天晚上吃了晚飯我帶沐沐大哥出去玩兒可以吧?”小沐沐卻不以爲然的牽着墨佳璇的手,鄙視的看着成九一。

成九一:和你爸一模一樣的眼神……打擾了……

晚上墨佳璇哄着小沐沐睡覺了才挽着成九一的手離開。

成九一多麼想瞬間結婚生一個和小沐沐一般可愛的小東西。

一路上墨佳璇都有些精疲力盡了,玩了一晚上小沐沐精力實屬旺盛,墨佳璇自己感嘆自己老了。

“老了?佳璇你是對老幾個字有什麼誤解吧!咋倆結了婚也生一個小小佳來玩玩,生孩子如果不是爲了玩兒將毫無意義。”

成九一把墨佳璇帶到了路邊的一家冰粉店。

墨佳璇看見冰粉涼蝦眼睛都在放光一下整個人都滿血復活了。

“老闆,一碗涼蝦一碗老紅糖冰粉,哦,不不不,兩碗。”

墨佳璇拍了拍一旁的成九一示意他付錢。

成九一摸出零錢放在了櫃檯上。

兩人吃着甜品想象着今後的生活。

“生,還是不生呢?生了吧太費精力照顧,不生吧你瞧小沐沐多可愛啊,咱們的孩子也不能差,畢竟本大小姐長得可謂是成魚落雁閉月羞花。”

墨佳璇拍了拍手上的渣渣說道。


成九一吃着涼蝦笑出了聲兒:“佳璇,做人呢還是要對自己有全面的認識,你要說白漱寧到還是可以用這兩個詞語來形容,你呢普普通通甚至醜陋。”

“你……你!好你個成九一,你纔是最醜的。”墨佳璇站起來就追着成九一打,兩人打打鬧鬧的跑回了家。

過了幾天,白漱寧又帶着小沐沐去探望了幾次墨老爺子,但是聽說老爺子已經出院了,白漱寧心裏有點疑問,醫院還沒查出中毒源怎麼就放了墨老爺子回家?

白漱寧清楚就是墨湛森再狠心,也不會拿自己父親生命開玩笑。

不可能是墨湛森,那……一定就是!

對,劉青蓮!

白漱寧最近忙着白氏集團準備融資的事情,忽略了中毒的事情,今天帶着小沐沐來醫院才聽說這一回事兒。

這件事情白漱寧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應不應該告訴墨湛森。

但是不管如何,墨老爺子對墨湛森的養育生養之恩也是一直在的,父子二人爲了自己反目成仇……

白漱寧站在護士臺又陷入了深深的自責之中。

wωω● Tтkan● ¢ ○

“媽咪,媽咪。”小沐沐拉了拉白漱寧的衣角示意着什麼事情。

白漱寧望遠處看去,就看見一個穿着黑色西裝的男人在和護士說着什麼。

蔡天文。

他一定是來辦理老爺子的出院手續的,白漱寧再次確定老爺子的事情一定和這母子二人脫不了干係。

“沐沐,和媽咪回家,我們過幾天去爺爺家裏。”

白漱寧話一說完抱起小沐沐,就看見男人嬉皮笑臉的站在自己面前。

“是蔡兄弟?正好碰見你,老爺子身體痊癒了嗎?怎麼今天出院也沒給墨湛森打個招呼?”白漱寧笑着說道,兩個甜甜的酒窩僵硬的出現在嘴角。


男人看了一眼白漱寧心裏的花花腸子翻了幾個彎兒,這墨湛森還真是好福氣,取了這麼個漂亮老婆,都是一家人。

呵呵!

男人笑着說道:“墨叔叔今天一定要求回家,還不是想我媽做的飯了唄,送來醫院的都是家裏僕人搞的,味道不佳,我媽爲了給墨叔叔做飯還專門請了老師學做菜,老爺子還是比較認可老媽的廚藝。”

男人說道,又瞟了瞟白漱寧潔白的手腕兒。

小沐沐趴在白漱寧的身上不願意和男人說話,白漱寧只能扯個幌子說小沐沐有點困了。

男人也沒介意,反而邀請白漱寧和小沐沐,坐自己的車去墨家探望老爺子。

白漱寧也是不拘小節的,再加上醫院到處都是監控。

如果自己發生了什麼意外,監控裏面都是自己和***在一起的畫面,墨湛森一定不放過他。

白漱寧點點頭:“蔡兄弟就麻煩你了,我給家裏招呼一聲,就坐你的車過去探望探望老爺子。”

說完白漱寧摸出手機給墨湛森打了個電話:“墨先生,晚上我和兒子就不回來吃晚飯了。蔡兄弟帶着我們去墨家探望老爺子,今天老爺子出院,應該是身體好的差不多了吧,你要是下班早也回家一趟。”

墨湛森聽的莫名其妙,白漱寧什麼時候私下和黃鼠狼有聯繫了?

但是瞭解白漱寧者墨湛森也,他答應了幾聲掛斷了電話。

墨湛森心裏也開始有點打鼓,怎麼老爺子出院一點徵兆也沒有,難道?

白漱寧坐上了男人的車,原來市裏前十名的車裏就有這一輛。

墨湛森的車也只是簡簡單單的賓利,而這男人開的車卻是今年的全球限量款,不說上億上千萬是有的。

白漱寧簡直懷疑男人把墨老爺子給的錢全部拿來玩兒車了。

開了一個多小時,男人和白漱寧有說有笑的到了墨家。

小沐沐一下車就往裏屋跑。

“爺爺,爺爺,沐沐來看您了。”小沐沐看見仰坐在沙發上的墨老爺子雙目有些無神但是卻不害怕,跑過去抱住了墨老爺子。

“墨老先生。”白漱寧把手裏的探視禮品交給了一旁的傭人,劉青蓮也在廚房忙活着。

墨老爺子看見白漱寧來了纔回過神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