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一舟神色凝重,顯然,他也聽說了古櫻強勢崛起的消息,不免有些擔憂。

孫一舟神色凝重,顯然,他也聽說了古櫻強勢崛起的消息,不免有些擔憂。

「會有人活下來,一定是我!」

楊林淡定笑道。

「好樣的!」

練鳳舞等人的緊張神情,立即緩和了一些。


他們很了解楊林,知道他說話辦事一向靠譜。沒有必勝的信念和把握,不會這樣說。

「咱們學院作見證的,都是哪位?」

楊林問道。

「有兩人,一個是你師尊屠孤城,另一個,是意驚鴻師兄。」

孫一舟回應道。

「那就夠了!」

楊林很滿意。

這兩位和他的關係不淺,由他們作見證,那最好不過。

況且。屠孤城是一界巔峰的修為,意驚鴻的戰力也高深莫測。兩人聯手,將是一股巨大的威懾力,令「風雲學院」的人不敢太過份。

「楊林師弟,我們等你的好消息!」

眾人異口同聲道。

「好!等我得勝歸來,咱們再聚一聚,不醉不歸。」

楊林笑了。

對面站著幾個「風雲學院」的天驕弟子。一個個氣息強橫,不可一世,見到楊林靠近,都是面色不善。

楊林懶得理會這些小角色,徑直步入場內。

依然是熟悉的場景。寬敞恢弘的布置,一根根雕龍石柱,幾乎聳入雲端,給人以強烈的視覺衝擊。

楊林第一眼,就看到了屠孤城和意驚鴻。

這兩位並排坐著,位置很接近,都對楊林投來了關注的目光。

屠孤城還是老樣子,氣息雄渾,眸中隱蘊星光,隨意的坐著,就有一種令人肅然起敬的念頭,一看就非同小可。

意驚鴻穿著一身白衫,頭戴紫金冠,背著一口神劍,臉色波瀾不驚。象極了古老傳說中的,在洞府中修真練丹的真人,有種超然物外,坐看風雲起的淡定和從容。

「楊林,放手去殺,天塌下來,師尊給你撐著!」

屠孤城不動聲色,悄然傳音道。

「別有任何顧忌,若是軒轅摘星敢出手,我一定不放過他。」

意驚鴻也傳遞來消息,為楊林打氣。

楊林保持著微笑,心中著實感激。

「楊林,你總算來送死了。」

此時此刻,一道冷漠的聲音,從百丈之外傳來,發話者,正是古櫻。

楊林抬眼望去,看到了這個老對手。

相對於從前,古櫻算是完成了驚天的蛻變,渾身真氣瀰漫和繚繞,幾乎要壓制不住,有種破繭化蝶的意味。

可見,「風雲學院」在她身上,寄託了多大的希望,投入了多少修練資源。

雙方的目光,在空中相觸,天地彷彿都震顫了一瞬,根本是不可思議。

「古櫻,你還是那麼刻薄,不必廢話,今日斬你!」

楊林語氣平淡,一字一頓道,雖然聲音不大,卻如驚雷炸響,在「升龍台」上空回蕩著。

他用上了「獅皇吼」的手法,整個「九鼎城」都聽得到。


「狂妄無知,說的就是你這種井底蛙。大約你還不知道,本姑娘如今有多強!殺你易如翻掌!」

古櫻不甘示弱,大聲回應道。

「那就來試一試。」

楊林傲然一笑,緩緩騰空而起。

他的目光,掃過對方陣容,頓時看到了臉色陰沉的軒轅摘星,還有五六位接近一界巔峰的強者。


平心而論,楊林認為,軒轅摘星這拔人,勉強能和屠孤城、意驚鴻這對組合拼個旗鼓相當。就是不知道,是否隱藏著什麼後手。

「好,雙方已到,生死斗可以開始了。」一位相貌威嚴的老者,騰的站了起來,「規矩大家都知道了,那就是沒有規矩。一方殺死另一方為止!事後,隕落者的親友,不得尋釁挑事。」

這位老者,並不是一流氣宗的人,卻也是一位名頭響亮的巔峰強者,被特意邀來當見證者的。

「楊林。你心胸狹窄,嗜殺成性,害了我父親以及兄長,還有『青龍城』的古氏族人!此仇此恨,本姑娘一刻也不曾忘記,今天,必須來個了結!」

古櫻也催動真氣,口中卻是沒有停頓。

「沒錯,人是我殺的。」楊林依舊淡定,「不過,若是沒有你屢次挑事,他們不會死。禍根,要從你自己身上找。看你也等了這麼久了,我就送你下地獄,與你的父親和族人團聚。」

「狗東西!找死!」

古櫻銀牙咬緊,迸出一句殺機四溢的話語。美眸之中,更是怒焰噴薄。顯然被勾動了真火。

雙方懸空對峙,相距不過百丈,激斗一觸即發。

「櫻妹,殺了這小子。剩下的事,我給你做主!」

軒轅摘星的話語,冷不丁響了起來。

「楊林。本姑娘苦修多時,已練就一式傳說中的戰技,喚作『仙凡劫』!今日取你狗命!」

古櫻語氣殘酷,雙手在半空中迅速舞動,捏成了一個個玄奧手印。

「『仙凡劫』?」

聞言。楊林心中也是一顫。


時至今日,他的經歷非同小可,知道的秘辛極多,自然知道這是如何強大的一招。

傳聞中。

整個修鍊世界,在太古時期,人、仙、魔、神、妖各族並存,是個動蕩而充滿奇迹的黃金時代。

人族修鍊者,修鍊到巔峰,會有蛻凡為「仙」的可能,要經歷前所未見的劫難,統一稱為「仙凡劫」。

撐得過去的,就成仙作祖,逍遙萬載。

這式傳說中的戰技,就是脫胎於此。

當然,其威力遠遠不能和真正的天地大劫相比,卻也不可小視,不是凡人的力量所能抗衡。

至少,在古櫻看來,楊林如今的修為,僅僅是「斬念期」初期,弱小得如同稍稍強壯一些的螻蟻,只會被「仙凡劫」浩瀚的威力所抹殺。

下一刻。


楊林頭頂,百畝大小的天空,都是鉛雲凝結,雷鳴電閃,那沉甸甸的壓力,有如實質,讓人連靈魂都要窒息。

數以萬計的電蛇、電蛟、電龍,漫空飛舞,有種滅世的徵兆。

「不簡單!」

屠孤城臉上,難得的出現了一絲凝重。

意驚鴻也是頗感驚詫,至少,他想象不到,這樣一個弱質女子,居然能施展出如此霸道的一招!

「有意思!」

楊林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

如此情形,他也是頭一回見到。

換成別人,或許立即就要嚇得崩潰。

他卻毫不在意,似乎早有預料。

楊林從來都沒有小看古櫻,也不會小看任何對手。

他知道,一切皆有可能,既然自己能夠將「殺神之劍」修鍊到大成境界,還坐擁其他兩門傳說中的戰技。

那麼,古櫻能施展出這樣的恐怖殺招,就可以預期。

敵人太弱小,碾壓得太輕鬆,也沒什麼意思。

「上古大能,隻身經歷『仙凡劫』,漫天烽火,雷霆無邊,闖得過去,就能逆轉命運,成為萬世仰望的傳奇。楊林,你是沒有機會的了,死吧!」

古櫻神色兇惡,秀美的臉龐,完全變了形狀,說不出的猙獰。

「烽火歷天劫,從此能將命運改寫!好好好!太好了!前人能做得到,我為什麼不能!」

楊林不怒反笑,整個人空前的精神抖擻,戰意昂揚之極。

旋即。

他周身真氣澎湃洶湧,一道粗大的真氣之柱,瞬間貫穿天穹,與無盡星河接續在一起,顯現出來了「氣沖星河」的異象。

同時,一口凶暴之極,屠神滅魔的長劍,在楊林手中凝成。

無邊的凶威,有如實質,撼動了一方天地,讓在場的諸多強者,都發自內心的感到顫慄。

這一刻,軒轅摘星等人眼中,彷彿重現了昔日人族大能,一劍在手,屠神滅魔,踏著染血的白骨,一步步邁向輝煌之巔的場景。

「老天爺!大成境界的『殺神之劍』!楊林是怎麼做到的!」

意驚鴻驚呼。

…… 「仙凡劫」威力極巨,籠罩範圍更是可怕之極。

整個「升龍台」都被覆蓋在內,一片愁雲慘霧。

不過,由於此地擁有諸多禁陣,屠孤城和意驚鴻等人倒是不怕被波及,可以淡定觀戰。

就在楊林手中凝聚出「殺神之劍」之際,漫空雷火已然傾泄而下,有如大壩決堤,又象是山洪爆發,有著不可阻擋的勢頭。

這一刻,古櫻彷彿化身為天道裁決者,稟承上天的意志,藉助浩瀚偉岸的自然力量,懲處敢於逆天的修鍊之輩。

普通的修鍊者,光是看到這一幕,恐怕都會立即嚇得崩潰,鬥志全消。

然而。

楊林卻是完全不同。

他的心中,有著一種逆天而行的不屈意志。

揚起手中的凶暴長劍,楊林眸中光芒熾盛,口中發出來長嘯,震動了天穹。

「想殺我?!做夢!」

楊林嘯音不斷,一劍遞出,整片虛空都在顫抖、塌陷。

他的前方,出現了無窮的空間風暴,徘徊席捲,完全阻住了傾泄的諸多雷火。

「這威力,太可怕了!櫻妹危險!」

軒轅摘星也坐不住了,眼皮直跳,心頭湧起不妙的預感。

須知。

古櫻雖然能施展「仙凡劫」,卻還不到小成境界,只是徒具氣勢,場面嚇人而已。

而楊林的「殺神之劍」,卻是大成境界的,鋒芒霸道,無堅不摧。

楊林執劍衝天,有一種逆斬蒼天的雄姿。

劍鋒所及,空間不斷崩塌。似乎足以滅世!

人的肉身,就算再強悍,也經不起如此凶暴的一擊。

「這怎麼可能?!」

這一刻,古櫻慌了神。

她自以為無敵的「仙凡劫」,竟被如此輕易的化解,令她心亂如麻。一時手足無措,不知該如何應對。

好在。

如今的古櫻,戰鬥經驗也豐富之極,居然在劍尖臨身之前,身形輕晃,沒入虛空之中。

「好狡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