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清慧頓時十分羞惱,荒孤庭平靜的表情落在她的眼裏,已經變成了深深的嘲諷與不屑。

孫清慧頓時十分羞惱,荒孤庭平靜的表情落在她的眼裏,已經變成了深深的嘲諷與不屑。

她頓時面色一寒,手中長劍橫抱在身前,丹田之中絲絲縷縷的青色元氣涌動起來。

“無影劍法!第一式!”

孫清慧低喃一聲,渾身青色元氣源源不斷的灌注在手中長劍之上,這時荒孤庭才發現這柄看似普通的碧水劍竟然還是三星元器!

荒孤庭暗暗驚訝,這個孫家如今讓他都有些看不穿,明明是小鎮上的一個小家族,不僅有真元境武者,竟然還有三星元器!這便是在皇城之中也堪比二流家族!

三星元器的威力不凡,在孫清慧的手中更是發揮不弱的威力,碧水劍本就碧綠的劍身,此時已經變成了深綠之色,孫清慧長劍一擺,周圍空氣中靈氣水汽全部被招引,隨即橫劍一揮。

“劍氣化雨!去!”

頓時劍身上的青色光華大盛,方圓數十米的半空之上頓時陰沉起來,隨着孫清慧的長劍一揮,頓時陰雲形成,轉眼間,陰雲之中嘩嘩啦啦的下起絲絲雨來。

“嗖嗖……!”

但是這雨並不僅僅是水,更是凜冽無比,荒孤庭腳尖一點,跳開十丈外。

“轟!”

剛纔的地面已經被切開數片,頓時再次數十道劍雨向荒孤庭襲來,荒孤庭再次躲開,剛纔戰的木板登時被切成兩半。

孫清慧雙臂一擺,笑道:“現在我看你還向哪裏躲!”


陰雲大起,荒孤庭頭頂完全被陰雲覆蓋,一瞬間,成千上萬道雨滴攜帶尖銳的呼嘯聲向荒孤庭直刺而來。

荒孤庭擡頭看了一眼,每一道雨劍都有重創靈元境四重的力量!他看了一眼得意的孫清慧,不由心中一沉,這個丫頭心真狠,若是別的靈元境四重,說不定還真被他打成重傷!

荒孤庭這次不再躲避,因爲也躲不開。

掌中頓時一道元氣環繞而動,隨即雙手之中溢出火光。丹田之中元氣瘋狂運轉,荒孤庭雙手迅速擺動,結出古怪奇特的印式,頓時周圍空氣的溫度急劇上升。

荒孤庭低喝一聲:“火極焚神印!”

隨即,他兩條手臂迅猛的擺動起來,霎時,一道灼熱至極的氣浪蔓延開來,兩道足有手臂粗細的火焰之芒從他掌心爆射而出,如同兩道猙獰的火龍一般跨越數米的距離,直接向虛空中的雨劍衝撞而去!

“呲呲呲…!”

水火不容,水與火的兩極碰撞,往往是最洶涌的刺激!兩條火龍勢不可擋,如同脫繮的野馬,不顧一切的向萬千雨劍爆射而去。


數百條雨劍頓時被灼熱的火氣給蒸發殆盡,只餘一分劍氣很快消弭在半空。

“吼吼…!”

火龍咆哮一聲,張開火盆大口,在半空中霍然盤旋,以風馳電掣的速度橫渡虛空,只一個瞬間便把萬千雨劍全部吞入腹中。

孫清慧頓時驚訝的目瞪口呆,根本想不到,荒孤庭竟然有這麼強大殺傷力的招數,頓時長劍一指,想要再次向陰雲中激發雨劍。

“吼!”

火龍再次咆哮一聲。四肢龍爪在虛空中怦然翻騰,然後轟的衝破懸在荒孤庭頭頂上的陰雲,翻騰着盤旋在虛空,然後緩緩消散。

陰雲破碎的餘波頓時打亂孫清慧的元氣傳送,轟的一聲元氣反震回來。

“噗!”

元力錯亂頓時刺激到丹田和全身元脈,頓時一口逆血從胸中噴涌出來。

荒孤庭腳尖一點,輕靈一跳,站在孫清慧的面前,手中一把摺扇架在孫清慧的肩膀上。

孫清慧登時一驚,想要躲開。

荒孤庭手臂微微用力,淡淡道:“孫小姐,你再動一下,這柄摺扇或許就可以穿透你的脖頸,要不要試一試!”

孫清慧頓時渾身一怔,不敢再動,任何人在死亡面前都免不得手腳無措!何況她一個女子,即使不弱。 荒孤庭手指迅速微動,在孫清慧肩膀和後背上點出兩指。

孫清慧頓時察覺到全身元力被封,再也動彈不得分毫,心神猛地一緊,連連驚詫道:“你幹什麼?”

荒孤庭收回摺扇,淡笑道:“現在可以讓我見你師父了吧!”

孫清慧冷啐一聲:“休想!有能耐就殺了我!”

荒孤庭搖搖頭,淡淡道:“我可沒有孫小姐這麼狠心,隨便罔顧人家性命!”

孫清慧目光寒冷,緊緊盯着荒孤庭,繃着嘴,沒有說話。

荒孤庭笑道:“怎麼?無話可說?”

孫清慧依舊不說話,把臉扭過一旁。

荒孤庭笑了笑道:“孫小姐,何必對我有如此敵意?我只是要見見你師父而已!只要你答應,我就放了你如何?”

“你以爲我會相信你你嗎!如果你真的沒有惡意的話,現在就先放了我!否則,我死也不會答應你的!”

荒孤庭哼了一聲,這個丫頭還真是倔強無禮,一點道理都不講。看來,跟她是講不明白了!

本來荒孤庭想用自己強大的精神力直接麻痹她,但是這種做法對識海還是有些傷害的,她很可能就是自己母妃的徒弟,自己還真不好傷害她!

孫清慧此時心中也十分驚懼,實在沒想到,荒孤庭這個靈元境四重的武者竟然輕而易舉的擒拿住自己!心中暗想,荒孤庭忽然是某個世家的子弟,否則,怎麼可能跨越一個大境界作戰。此時他心中狂思脫身之法,但是荒孤庭封脈的手法非常獨特!無論他的元力如何衝撞,都被死死的封在元脈之中。就連丹田之中的異種元氣都被壓制。

她的異種元氣名爲雨絲元劍氣,乃是水屬性的異種元氣,更對劍道有很強的親和力,所以剛纔她才能接住天地靈力施展劍氣化雨,但是沒想到荒孤庭竟然還會玩火。自己最強的一招都被破去,很明顯,自己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孫清慧一向以天賦孤高自許,畢竟,在她所接觸的人之中,沒有一個人可以和她比肩,久而久之,心中自然養成了一股傲氣!現在敗在荒孤庭手中,始知天外有人!不過,她是不可能向荒孤庭服軟。

見荒孤庭一直打量這這她,頓時她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預感。她連忙道:“你想怎麼樣?”

荒孤庭搖頭笑道:“我應該問你想怎麼樣?讓我和你師父見一面,我們之間的誤會自然解開,你爲何這麼倔?”

孫清慧冷冷道:“若是我沒有敗給你,我或許還能答應,但是,現在,不可能!別人只會以爲我是害怕了,屈服在威脅之下。我當然不能讓你得逞!”

荒孤庭嘆了一聲,道:“做好人怎麼就這麼難呢?”

荒孤庭看了孫清慧一眼,道:“你以爲這樣我就沒有法子了嗎……我現在就把你帶到孫家,看你師父來不來救你!要是不來的話,我就連你爹也抓了!毀掉你們整個孫家府邸!到時候,這些後果可都是你倔強的後果!”

孫清慧凜然不懼道:“有能耐你就去吧!不要以爲能打贏我,就能不把我們孫家放在眼裏!……正好也讓小安和小蘭看清你的真面目,我早就說過救他們的人不是什麼好人,他們還不相信!現在正好讓他們認清你就是一個壞人只不過披着好人的外衣!你去啊!”

荒孤庭沒想到這小丫頭還挺牙尖嘴利,都淪落爲階下之囚還這般傲然無懼,莫非真的以爲自己不能把她怎麼樣?可是這樣的底氣又是從哪裏來?

荒孤庭道:“我最後問一邊,你讓不讓我見你師父!”

“不讓!”

“很好!”

荒孤庭笑了笑,道:“你是不怕死!但是,你一個女兒家肯定怕別的吧!畢竟你的容貌還算不錯!”

孫清慧眸光頓時抖動了一下,雖然臉上依舊冷漠,但心底還是很害怕的。“你…!沒想到你竟然是這樣的無恥之徒。我告訴你,你要是敢胡來,我是……啊!”

荒孤庭已經伸出手掌摸在了孫清慧白嫩潤滑的俏臉上。


孫清慧頓時嫌棄至極的把臉狠狠的扭在一旁,緊緊繃着嘴脣,好似受到了極大的屈辱。

荒孤庭皺了皺眉,隨即在孫清慧的俏臉上輕輕拍了兩下,道:“還不說?那我可就要動真格的了!這裏半天也不會來一個人的!當然來人了更好,你身爲孫家的大小姐,在這綺羅鎮上應該很出名吧!要是有人看到孫家小姐竟然被受到了這等侮辱,不知會作何感想!”

“無恥!”

孫清慧緊咬銀牙,嘴中吐出這兩個字!眸中又急又羞,恨怯怯的盯着荒孤庭,好似要一口咬死他似的!

荒孤庭見她還不屈服,只得越發放肆一些,孫清慧身着淺綠色的羅衣長褂,優美的嬌軀此時筆直的挺立。

荒孤庭把手放在纖腰的玉帶上,用兩根指頭捏住,隨即看向睫毛顫抖的孫清慧,輕道:“孫小姐,你說我要不要扯一下!”

“你……!”

“看來你是不想配合了!”荒孤庭直接打斷孫清慧的話,手指微一用力,束腰的玉帶便被摘下。長褂頓時鬆散,羅衣裙頓時展動。

荒孤庭心中冷笑,看你還能堅持多久!對付女人,從來都沒有撬不開的嘴!

“我……!”

孫清慧此時牙齒都顫動起來,嬌軀更是不住的搖晃,她現在腦海中一陣空白,雖然一直強撐着理智,但是巨大的恥辱感還是讓她心神顫抖!

她死死的繃住嘴脣,猶豫用力過大,嘴脣都被咬破一角,血液順着嘴角溢下,紅脣愈加鮮豔。

她現在恨不得要把荒孤庭一口咬死,也不能緩解她心中的無限屈辱之感!但是心中僅存的傲氣又絕不允許她屈服。

她狠狠的盯着荒孤庭,看着荒孤庭的手按在自己的纖腰上,氣的呼吸都顫抖起來。

荒孤庭都聽到孫清慧因爲劇烈激動而發出的呼吸聲音,心中十分無語,既然忍不了,那你就說啊!說了,我不就不再進行下去了?真不知道這個女人心裏在想些什麼!

既然你還在忍,那我只能再殘忍一點,隨即手指輕輕一彈,孫清慧外面的羅衣應聲掉落。 “呲溜!”

孫清慧羅衣墜落,露出裏面淺白色的內衫。

當荒孤庭要再伸手的時候。

孫清慧再也受不了這種屈辱,心中的傲氣完全被壓屈辱碾壓,頓時一聲嗚咽從喉嚨裏滾動出來。

“別……!”

孫清慧一聲哽咽,好像用盡了全身力氣,眼角兩滴清淚順着臉頰淌下,目光中再也沒有了剛纔狠厲與憤怒,反而是一片悲悽與空洞。

荒孤庭淡淡收回手,心中也鬆了一口氣,若是這丫頭真的死撐着不說,寧死不屈,他荒孤庭還真不好做出太無恥的事情。

“早這樣不就好了?”

本來想打趣幾句,但是見孫清慧一副被侮辱的體無完膚的樣子,頓時興趣缺缺。淡淡道:“現在可以說了吧!你師父在哪?”

孫清慧抽泣了一下,道:“你先跟我解開!”語氣雖然依舊冰冷,但已經帶上了一分柔弱與屈服。

荒孤庭看了孫清慧一眼失魂落魄的樣子,倒是不太好意思再拒絕。暗道:“反正她也跑不了!解開又如何?”

荒孤庭手指微動,點在孫清慧的肩膀上。

孫清慧頓時全身鬆動起來,她連忙從地上撿起羅衣,轉過身,窸窸窣窣的穿在身上。

荒孤庭靜靜的站在一旁看着她,沒有打斷!

當孫清慧繫好玉帶。才緩緩轉過身來。

荒孤庭道:“我還以爲你會逃跑呢!………現在可以告訴我了吧!”

孫清慧側過臉去,依舊用沉悶的語氣道:“我師父現在不在綺羅鎮中!”

荒孤庭頓時急了:“你什麼意思?”

孫清慧又道:“我師父昨天晚上去追擊擒拿我二弟三妹的賊人!現在還沒有回來。”

荒孤庭姑且相信她的話,道:“她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孫清慧搖頭。

“喂!你不會是騙我的吧!”荒孤庭十分審視的盯着孫清慧。

孫清慧再次搖頭:“我說的都是真的!你愛信不信!”依舊是十分沉悶的語氣,不悲不喜,沒有情緒。

荒孤庭暗道:“這小丫頭不會是被我弄出心理陰影了吧!”不過猜測歸猜測,荒孤庭也懶得明白,誰讓她“寧死不屈”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