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文天此時並不知道發現,他只能是憑著感覺穿行其中。裡面的迷霧越來越濃了,死亡之氣更加濃郁,時不時在地面看到幾具枯骨。

宇文天此時並不知道發現,他只能是憑著感覺穿行其中。裡面的迷霧越來越濃了,死亡之氣更加濃郁,時不時在地面看到幾具枯骨。

嗖!

忽然,宇文天看到眼前一道身影閃過,彷彿是鬼魅一般,沒有一絲氣息,若不是他的神識足夠強,他很有可能發現不了。

他瞬間停下了腳步,警惕起來。

他可不會認為這是人影,即便真是人影,那麼這人可不簡單,絕對讓宇文天重視起來。

身後那幾人已經與他失去了聯繫,處於迷霧蔓延的迷宮裡,這種情況再正常不過。宇文天也不去管,說實在的,這些人為寶藏而來,他不可能跟在他們身旁守護著他們,他們的生死,聽天由命,他還是要靜下心來應對剛才那道詭異的影子。

「啊!」

突然,身後較遠的地方傳來一聲慘叫,不用問便知道,是剛才那些剛來的幾人之一發生了不測。

不過,不知道他遇到了什麼,竟然讓一個虛靈九重天之境的武者發出如此凄慘的叫聲。

宇文天沒有動,他在暗自警惕著周圍的變化,同時,他施展了斂息之法,將自己的氣息隱匿起來,同時稍稍施展死亡之道,將周圍的死氣吸納過來,環繞在身周。

他能隱約聽到急促慌亂的腳步聲,距離他不遠不近,應該是那些武者發出的,甚至能聽到一些人的心跳聲,可見他們此時有多麼恐懼。

「啊……」

又是一道慘叫聲響起,又一個武者慘叫未知存在的毒手,這讓整個迷霧石洞的氣氛更加詭異恐怖。

「啊!出來!出來!是誰?有準出來和我單挑!」吼叫聲再次響起,卻不是臨死的慘叫聲,而是一個武者受不了這話中詭異的氣氛,情緒失控。

雖然無法看到那人,但宇文天可以想象到對方此時的神態,恐懼、未知的恐慌和幾近崩潰的心,使得此人漸漸喪失了理智。

「啊……」

第三道慘叫聲響起,第三個人慘遭毒手,但卻並不是剛才那人。

然而,這一聲慘叫,提前引爆了那人的情緒,他直接崩潰了,大聲地嘶吼起來,狀若瘋狂,揮舞著兵器毫無章法地亂砍。

宇文天的神色漸漸凝重起來,對手來去無影無蹤,殺人手法詭異莫測,每一個被殺之人都是在不注意的情況下死去的,這樣的敵人,讓他感受到了壓力。

他不再停留,直接邁開了腳步,斂息而行,遠遠離開了剛才的地方。

片刻之後,已經無法感應到生命的氣息了,他徹底地遠離了餘下的幾人,不知道對方生死。

「呼……」

忽然,宇文天聽到身後傳來一陣極為輕微的風聲,他立即停下了腳步。

這裡雖然有無數的洞穴相連接,但卻並沒有風,剛才那輕微的風聲,一定是有未知的存在一閃而過。

宇文天展開神識,在這種地方,迷霧叢生,想要尋找東西很艱難,不過,這並不是不可以。

他不再前行,守株待兔,看看這暗中的死神到底是何物。

他神識並沒有展開覆蓋多遠,只有十丈範圍,而這十丈範圍,完全夠他攻擊,躲避和逃跑。

一息,兩息,三息……

百息之後,宇文天神識覆蓋的地方,終於出現了一道身影,似乎是一道人形影子,迷迷糊糊,看不真切,如同陰魂一般。

一想到陰魂,宇文天眼睛微亮,這種死氣瀰漫的地方,很有可能誕生陰魂,那些之前死去的探墓者,神魂被凶煞之氣侵蝕,神智儘是,長時間下來,最終會化為陰魂。

還有那些死屍,被陰魂入侵,便有可能成為殭屍。

一想到此,宇文天倒是鬆了一口氣。如果之前的種種都是陰魂或者殭屍所為,他倒不會有多麼忌憚了。

神識捕捉到那道模糊的影子彷彿真是凶煞之氣化成,一會兒變胖,一會兒變瘦,身體以各種姿勢扭曲著,但不論如何,卻一直保持著人形。

他看著宇文天,似乎有所畏懼,遲疑不敢上前。

宇文天倒是愣住了,他並沒有釋放出屬於自己的恐怖氣息,而且,這陰魂既然能瞬間滅殺一個虛靈九重天之境以上的武者,肯定不弱,應當不會懼怕他,但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呢?

宇文天百思不得其解,但也不著急,他等著,看看著傢伙到底搞什麼。

半晌之後,那陰魂緩緩向宇文天靠近,若不是宇文天細心,一般人還真發現不了。

這種怪物,出沒在這種地方,完全是一道防不勝防的死亡幽靈。


漸漸的,那道陰魂停留在距離宇文天兩丈多遠的地方,不再靠近,卻是圍著宇文天,以這個距離轉圈圈。

宇文天愣住了!

怪哉!

陰魂這是搞什麼?難不成是將他當成了冥界的神祗?

苦苦思索之下,宇文天眼睛一亮,想到了一個可能性。

他此時死亡之氣加身,很可能讓陰魂迷惑不解,所以才不敢近身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沒有了死氣籠罩,那陰魂說不定立馬就上前來了。

宇文天嘴角微翹,漸漸收斂了身上的死亡之氣,但對陰魂的警惕性卻沒有一絲的鬆懈。

果然如他所料,那陰魂發覺宇文天身上的死氣漸消,停下轉圈圈,慢慢繞到宇文天身後,緩緩靠近。

十九尺!

十八尺!

十七尺!

……

等到陰魂距離自己十二尺之遠的時候,宇文天手中噬神槍一抖,豁然轉身,如閃電一般提槍刺出。

「轟!」

恐怖的毀滅之氣蔓延開來,噬神槍彷彿天生就是魂體的剋星,紫金光芒一閃,那道陰魂被化成了兩段。

「啊……」

極為凄慘的吼叫聲從陰魂口中發出,聽著讓人頭皮發麻,這種聲音,人是不能發出的。

即便化作了兩段,但陰魂並沒有立即被摧毀,只是變得有些淡了。

!! 不過,噬神槍的威力還沒有結束,混合著毀滅之氣和自身的殺戮之氣,噬神槍爆發出一道令萬千生靈心悸的紫光,瞬間將那道陰魂籠罩。

這次,並沒有慘叫聲響起,槍芒散去,陰魂消失得無影無蹤!

噬神槍的材料本就是殺滅魂體,若非這道陰魂的實力很強,恐怕在第一擊之後,直接化作虛無了。

「呼……終於解決了!」滅掉了這道陰魂,宇文天暗鬆了一口氣,立即收斂了氣息。

神識展開,注意著周圍的變化,他可不會相信,這偌大的迷霧境地中,只有這麼一道陰魂。

這裡死去的人不多,但也不少,幽魂在死氣和凶煞之氣的孕育下,說不定會培養出一道極為恐怖的存在。

宇文天不敢大意,繼續將死亡之氣吸納到身周,遮住了他的身影,繼續向著前方奔去。


其實,此時的他,也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走錯方向,不過,他可以肯定,他並沒有沿路返回。

半晌之後,宇文天停下了腳步,神識探查中,他再次發現了一道陰魂,似乎比剛才那道還要強大,因為他的形體更加清晰。

他附著在一具骷髏上,正在吸納著迷霧中的凶煞之氣。

宇文天的身子微微彎了起來,如同一張拉開的弓,隨時都有可能出擊。

看著陰魂的樣子,對方似乎並沒有發現宇文天的存在,而他,似乎正在以凶煞之氣溫養自己,強化自己。

如此一來,宇文天便猜測,這迷霧深處,很有可能還存在不少陰魂,其中不乏一些強大的存在,一場艱難的戰爭是免不了的了。

此時的宇文天,不敢輕舉妄動,這道強大的陰魂並沒有招惹自己,所以他沒有在第一時間出擊,不然,在這種情況,出其不意,滅掉這道陰魂並不是難事。

宇文天有些猶豫,如果避開這道陰魂深入到迷霧深處,若是再引起一些動靜,說不定會將這道陰魂招引過去,給自己留下了大患。

所以,稍作思考之後,宇文天決定,徹底斬殺,以絕後患。

宇文天悄無聲息地靠近骷髏,繞到了骨樓背後的石柱之後,隔著一丈多后的黑石,他潛伏下來,尋找致命一擊的機會。

那道陰魂一如既往,並沒有發現任何不妥,無盡的凶煞之氣緩緩聚來,如同鉛雲一般將其環繞,形成了一個一丈多大的氣團。

他的氣息在逐漸增強,不過卻是時隱時現,不停地波動著。

宇文天不明所以,他不能再等了,遲則生變,如果等到這到陰魂結束了強化,那個時候,說不定他會成為對方的獵物。

他身形一閃,瞬間移到了骷髏一側,噬神槍化作大棍,以翻天之勢猛然砸下。


「轟!」

一聲巨響,大地顫動了一下,地面被噬神槍轟出了一道深深的壕溝,那道靠近骷髏的石柱,被噬神槍的餘威掃到,毀去了一般,餘下的部分,出現了一道極為清晰的切割痕迹。

宇文天收功,看著凶煞之氣散去的地面,不禁皺起了眉頭。

骷髏不見了,地面上和壕溝里並沒有骨頭的碎屑,而他身前五丈範圍內,也沒有看到一點骨渣。

瞬間,宇文天寒毛乍起,他不相信自己這一擊完全摧毀了陰魂和骷髏,使其化為虛無。對方肯定是在自己的攻擊降臨之前便瞬間離開了原地。

如此說來,這道陰魂的反應和速度都是極為迅捷的,一擊不中,便為他豎立了一個強大的敵人。

宇文天神識全展,覆蓋二十丈範圍,提高了十二分警惕,搜尋著陰魂。

嗖!

輕微的風聲自身後響起,宇文天的神識還沒有來得及探查到對方,對方便已經出現了,出現在了宇文天的背後,這個位置,是宇文天最難防禦和進攻的方向。


危險來臨,宇文天毫不慌亂,彷彿瞬間在背後長眼了一般,噬神槍在腰間一轉,左手緊握槍身,看也不看,猛然向後刺出。

轟……

紫金光芒大作,槍罡綻放,絢爛如金霞,照亮了這個寬闊的石洞。


然而,一聲巨響之後,宇文天只覺得噬神槍上傳來了一股極為強勁的力道,震得他手臂發麻。

他的身體禁不住向後退了開來,停在了三丈之外,警惕地看著金霞瀰漫之處。

「啊……」

尖銳的慘叫聲響起,聽得宇文天頭皮都發麻,即便不出殺招,光這一聲吼叫,恐怕也可以殺死一些實力較低的武者。

罡氣散去,宇文天看到一個骷髏挺立著,略顯枯黃腐朽,一道模糊的影子附著在其上,身上出現了一些新增的裂痕。

看這樣子,宇文天的心裡稍微鬆懈了一下,剛才的一擊,應該是起到了作用,在骷髏身上留下了傷痕。

不過,能夠抵擋住噬神槍釋放出來的宇文天的七成力量攻擊,這具骷髏確實夠強大。

宇文天擔心的並不是骷髏的強度,而是附著在其上的那道陰魂,那才是讓他忌憚的存在。

「啊……」

吼叫聲再次響起,不過,這一次並不是慘叫,而是怒吼。骷髏憤怒了,他化作一道灰影,掠向了宇文天,速度非常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