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右手食指立刻變成一個手槍孔,打了一發子彈,直直的朝著緹娜臉部飛去。

安右手食指立刻變成一個手槍孔,打了一發子彈,直直的朝著緹娜臉部飛去。

緹娜連忙歪過腦袋躲開,而白鳳凰乘機起飛,載著安等人飛到空中。

「沒人告訴你,你的招式開發的很爛嗎?狙擊手,敢不敢將象徵著所謂『正義』的海軍旗幟給打下來?」安望著烏索普笑道。

「你們知不知道這麼做的後果,你們就是相當於宣佈於世界政府宣戰了,懂嗎?」緹娜聽到后,連忙威脅道。

「反正在你們海軍面前,從我們出海的之時,在你們眼裡就是罪惡的存在。那麼,罪惡是大是小,有什麼區別呢?說得好像,我們罪惡小,你們就會放過我們一樣?既然要鬧,就要鬧個天翻地覆才對嘛,咪哈哈~」

「狙擊手,能打下來嗎?」安笑著說道。

「既然是副船長的要求,那麼,我就必須要做到。」

「雖然,我很弱小、很膽小、很沒用,但是….但是,即便是這樣我,我也已經做好了,隨時為夢想而死的準備了!」烏索普眼淚、鼻涕縱橫的大聲吼叫道。

「咪哈哈,聽到了嗎?海軍們,你認為我們是誰啊,沒有做好出海的勇氣,又怎麼會敢踩你們海軍的臉啊!不狂又怎麼對得起我們的大好年紀!狙擊手,交給你了。」安右手變成一把狙擊槍,遞給烏索普,微笑的鼓勵道。

「是,副船長!」

烏索普端起來后,瞄準海軍旗幟,在所有海軍和緹娜都一副難以置信的神色中,按下扳機。

漆黑的子彈猶如流光,劃破長空,直直的貫穿繩索,將海軍旗幟打打落下來。

烏索普做完后,站在白鳳凰的背上,對著安鄭重的鞠了一躬大聲的說道:「副船長,完成任務!」

安右手變回原樣,露出反派專有的猖獗笑容道:「幫我傳話給海軍那群廢物們和老傢伙們,記得將我們懸賞金提高一點,謝謝啦!咪哈哈,走了~」

安說完,輕輕撫摸著白鳳凰的頭。

白鳳凰立刻載著菲尼克斯·安等人當著眾海軍的面,大搖大擺的飛走。

緹娜聽到后,面色青一陣,白一陣的望著遠去的菲尼克斯·安等人,久久沒有說話。

…..

菲尼克斯·安看到后逃脫后,他身體一軟,很自覺地趴在阿莉耶絲大腿上,美滋滋的享受著膝枕道:「完美逃脫啊!」

「好羨慕!」x3

拉伯克、傑費瑞、烏索普異口同聲道。

阿金卻在不滿的自責道:「還需要繼續修鍊啊,現在的我,太弱了。」

「知道自己弱是好事,以後,就拚命的修鍊就好了! 惑情:邪魅總裁的雙面情人 如果天賦的問題的話,我會幫助你解決的。畢竟,我是你們的副船長嘛!多依靠我一下,也是可以的。」安微笑道。

「謝謝您,副船長!」 總裁追妻:女人,別放肆 阿金感激的說道。

「還有丟斯,你們戰鬥我都看到了,非常棒!回去好好慶祝一下吧。」安笑道。

丟斯突然一愣,連忙問道:「你剛剛喊我什麼?」

「丟斯啊!你不會把我之前不把你當同伴的話當真了吧!你要知道,女人都是善變的!心情動物!」安豎起食指,一本正經的教訓道。

『現在,又把自己放在女人的身份上了嗎?emmm……』拉伯克等人一頭黑線的望著安。

真會給自己找借口。

丟斯聽到后,低下頭,唇角微微上揚道:「受教了,副船長!」

「哦,我看到海賊船的影子了。明明才離開一會,卻有種離開好久的錯覺。」傑費瑞開心的搖頭晃腦道。

「咪哈哈,可能把黑桃海賊船當家了吧。不過,小傑,你真不考慮換個武器嗎?比如說,多個槍頭之類的。」安不懷好意的安利道。

棒棒很配震震果實,但是,多個槍頭,似乎更配。

「欸,可是,我比較喜歡棍子啊!」傑費瑞一臉為難的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男人嘛,都喜歡那種又粗又壯又O的東西,即便你還小,也有了這方面的性趣了,我明白的。」安點了點頭,一臉『我了解的!』奸笑道。

可雅聽到后,一臉緋紅的嬌嗔道:「傑費瑞,沒有想到,你有這種愛好,我,我,我看錯你了!」

「不,不,不是啊,可雅,你聽我說,我」「你什麼你,我看到你選擇了棍子后,我就明白,你是hentai!果然,逃不過眼力尖銳的副船長大人,暴露了吧,哈哈哈!」

烏索普沒等傑費瑞把話說完,就連忙打斷道。

開玩笑,雖然戰場是兄弟,但是,情場上,他們可是情敵啊!

痛打落水狗,烏索普怎麼會放過。

「烏索普,你也好不到哪裡去吧。你喜歡的東西,發射出去,狠狠的射♂對方一臉,你們半斤八兩啊!」安突然壞笑的補刀道。

烏索普表情一僵,瑪德,被坑了!

副船長早就挖好坑,等他跳呢。

烏索普,沒有想到,你有這種愛好,我,我,我看錯你了!」天真的可雅,再次羞紅臉道。

「不,不是這樣的可雅,我」「什麼你,我看到你選擇了那玩意后,我就明白,你是hentai!果然,逃不過眼力尖銳的副船長大人,暴露了吧,哈哈哈!」

『這樣的對話,似曾相識啊!』阿金等人一頭黑線的想到。 「哇,這就是大海嗎?比想象中的還要寬闊啊,還有這帶著海腥味的海風,簡直超棒誒,超真實欸!!!」

「哇,這就是海王類嗎?超大啊,可以吃好幾頓啊,要砍幾刀才可以殺死呢?味道好不好呢?可不可以像遊戲獲得大量經驗呢,還是說能掉出稀有裝備呢?」

「這就是專門送報紙的海鷗嗎?沒有想到,海鷗還可以送…..」

……

黑桃海賊船上,一個小黃毛歡快的跑來跑去,嘴裡的話都沒有停過,看的艾斯都只能幹笑附和道:「安,你的這位朋友,挺開朗的!」

菲尼克斯·安翻閱著書籍,頭也不抬的說道:「夜雨聲煩,你給我安靜一點,吵死了。」

那個小黃毛聽到后,連忙湊到安面前道:「Master,Master,我第一次來到這裡,難免有些好奇。對了,對了,這個世界有沒有實力超級強的劍客,我想要好好跟他們比試一下,對了對了,實力一定要強,不強,我不出手的。」

「怎麼說,我也是《榮耀》第一劍客,一些小角色就輕易出手,太掉價,太掉價了!」

安轉過頭,望著眼前相貌雖算是英俊帥氣,但是,卻一臉弱受樣,蹲在地上,瞪大自己黑曜石般的雙眼望著他的夜雨聲煩,他不由得想摸一摸。

攻妻不備,女人不準離婚 雖然,他已經這麼做了。

夜雨聲煩鼓起包子臉,一臉不開森的望著菲尼克斯·安道:「喂喂,Master,雖然,你的手法很好,但是,你這種把我當做小動物一樣摸來摸去,我還是有點小情緒的。」

安聽到后,右手從他頭髮,滑落到夜雨聲煩的下巴,輕輕挑起后,撩過自己的金色的長發,將香唇,輕輕地放在夜雨聲煩的耳邊輕訴道:「你全身上下都是我的,還有什麼小心理啊!」

夜雨聲煩聞著安那若有若無幽香之後,他整個人的臉蛋羞紅起來道:「Master,太近了,太近了!!!」

「搭檔這麼調戲小夜真的好嗎?他還是純情的孩子啊!」被安放在一旁的劍突然出鞘,上下張合著自己的劍身頂端的金屬外殼,提夜雨聲煩解圍道。

「德魯弗林格,看來你很中意小煩啊,要不要,將你交給他使用算了。」安開玩笑的說道。

德魯弗林格還沒有開口,夜雨聲煩提前開口道:「不要,不要,我有冰雨就夠了,雖然德魯弗林格我也能用,但是,我習慣了冰雨了。」

說完,還不忘抱起自己的冰雨光劍,警惕的望著菲尼克斯·安,生怕他出手搶奪他的冰雨。

「看吧,搭檔,我被拋棄了呢,嚶嚶嚶。」德魯弗林格一副老人口氣的賣萌道。

「看來,今天的德魯弗林格老先生,很有活力呢!」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帶有淚痣的金髮帥哥端著咖啡走過來,微笑道。

「啊,佑斗大人!!!」亞爾麗塔看到后那個金髮帥哥出現后,雙眼呈現愛心形,一臉痴迷的尖叫道。

「午安,亞爾麗塔小姐!」木場佑斗帶著禮貌的笑容轉過頭去,望著亞爾麗塔微笑道。

前夫,遊戲結束 「啊,不行了,我又被佑斗大人征服~」亞爾麗塔單手掩面,倒在地上,一臉緋紅的說道。

「嘁,小白臉,我跟你說哦~你雖然長比我帥了這麼一點點,但是,我可是你前輩哦,我很嚴厲的!」拉伯克一臉裝出一臉兇橫的模樣說道。

「拉伯先生,真喜歡開玩笑,呵呵!」佑斗笑容始終不變的說道。

「那,那,那個,夜雨聲煩先生,不,不,不建議的話,請品嘗我給你做的蛋糕吧。」可雅害羞的將自己做的蛋糕遞到夜雨聲煩面前,鼓起勇氣,大聲說道。

「可雅!!!」x2

烏索普、傑費瑞兩人伸出右手,一副『紫薇,你別走!』的模樣。

夜雨聲煩眨了眨眼睛,斷然拒絕道:「不要!」

「欸,為,為,為什麼!」可雅如遭雷擊,整個失落的往後退了兩步失魂落魄的說道。

「你這傢伙!!!」x2

烏索普、傑費瑞兩人同時衝到夜雨聲煩面前,一把抓起他的衣領口質問道。

「因為,會長胖!對於劍客來說,甜品、美酒、女色是大忌!」

「甜品容易發胖,影響進攻時的速度!美酒會擾亂神經,戰鬥大忌!女色會掏空身體,堅決不碰!」

夜雨聲煩豎起一個食指,振振有詞的說道。

「原來如此,從現在開始,我也盡量控制酒量了。」正在鍛煉的阿金聽到后,點了點頭自言自語道。

「可是,小煩,在海上,必須要學會的就是喝酒!畢竟,有些時候,不一定有水喝哦~」安忍不住又伸出手摸了摸夜雨聲煩柔軟的黃髮道。

夜雨聲煩聽到后,歪過脖子,思考了一會後道:「那,就少喝一些,維持一下基本生活所需好了。雖然身體有了實體,但是,一些細碎的麻煩也隨之而來。如果是遊戲人物,絕對不會有這些問題的。還有,別摸我的頭,Master!!!」

「嗨,嗨,嗨~」安嘴裡答應道,手上動作卻沒有一點要停止的意思。

「真是的,Master真是的,討厭,討厭,討厭!!!」夜雨聲煩身體在船甲上,滾來滾去,不滿的大聲說道。

「唔,我也好想摸一摸!」可雅紅著臉蛋,望著猶如小孩打滾般的夜雨聲煩小聲的說道。

「還真是和諧的一天啊!」艾斯躺在沙灘椅上,望著打打鬧鬧的同伴,露出開心的笑容大笑道。

對於出海能夠碰到這樣的夥伴,他是由衷的開心。

這種像家人的關係,將眾人的心緊緊的系在一起。

他小時候沒有體會過家人的感覺,但是,他覺得,他們關係絕不比親人遜色什麼。

雖然,他仍然對親情非常嚮往就是了。

「船長,吃藥了!」丟斯端著葯,對著雙臂綁著繃帶的艾斯說道。

「欸,我不要啦,好苦的說!」艾斯猶如鬧彆扭的小孩,一扭過頭道。

丟斯看到后又是這個樣子,他無奈的輕嘆一口氣望著安道:「副船長,拜託了!」

安聽到后,抬起頭,帶著『溫暖』的微笑道:「艾斯,聽話!」

艾斯看到后安『溫暖』的微笑后,他身體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戰戰兢兢的點了點頭道:「嗨,我知道了!」

安點了點頭,繼續看起書來。

準備喊大夥吃飯的梅利,突然,看到趴在安頭上,和安講這話的梅利,跟在夜雨聲煩身後,一臉害羞的可雅,鍛煉的阿金,喂葯的丟斯,皺著苦瓜臉的艾斯…..

他突然想到什麼,快步走回房間,走到拿出一個相機,帶著小八走出來道:「船長,一起拍一張照片嗎?」

艾斯聽到后,立刻興奮的點了點頭道:「要,要,要!」

「好,我來給你們拍,大家自然點就好了。」梅利點了點頭微笑的說道。

「你來給我們拍?梅利你說什麼呢,你不也是黑桃海賊團的一員嗎?」艾斯用著『你很奇怪』的目光看著梅利道。

梅利聽到后,下意識的張大嘴巴,似乎沒有想到艾斯會說這種話。

安聽到后,合起書本歪過頭笑道:「沒錯,梅利,你也是黑桃海賊團的一員。缺了你的黑桃,不是完整的黑桃哦~」

「是啊,梅利,快來吧。」梅爾

「來吧,梅利先生!」木場佑斗

「就是說啊,梅利,我pose都擺了半天了,快來吧,身體都要將。」拉伯克

「梅利…..」艾斯

「梅利先生…..」烏索普

「梅利管家…..」可雅

「梅利…..」傑費瑞

……

伴隨著黑桃海賊團一聲聲真摯的呼喊,梅利的眼淚猶如沒有關緊的水龍頭,不斷的往下流淌,難得失態的大聲喊道:「是!」 「嗯,我知道了。至於羅格鎮,就先交給你了。等斯摩卡恢復后,在交還給斯摩卡吧。就這麼說了,我先掛了!」戰國掛完電話后,眉頭深深的皺起想到:『還真是能惹事啊,黑桃海賊團。』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戰國,怎麼了?是不是那個海賊,又要鬧事了?」卡普一邊吃著甜甜圈,一邊好奇的問道。

「嗯,是一個叫黑桃海賊團一伙人,又開始搞事了。大鬧羅格鎮,殺死巴斯提尤,打傷斯摩卡,摧毀海賊王出邢台,外加擊落海軍的旗幟,簡直是一群無法無天的新人呢!」戰國雙手交叉在一起,放在桌子上,眼睛直視著卡普道。

卡普吃東西的手頓時一頓,整個人的臉部,汗如雨下,扭過頭去道:「是,是,是呢,真是一夥無法無天的小鬼呢,必須,好好教訓一下呢。」

「卡普,你應該明白我說的什麼意思吧。」戰國淡淡的開口道。

「別顧忌我了!我不僅是一位爺爺,我更是一名海軍。既然,他決定出海,當海賊,那就好好的承擔所帶來的後果,戰國,我沒事的。」卡普突然平靜下來道。

不過,從他緊閉起來的雙眼和將甜甜圈握碎的手來看,顯然,他的內心,遠沒有他說的這麼平靜。

「嗯!你明白就好。你都這麼說了,那麼,接下里,我也不客氣了。不過,現在事情還沒有你想的這麼嚴峻。七武海的位置中,巴索羅米·熊,願意接受改造,還可以在招一名七武海。如果有人願意的做的話,那就再好不過了。」戰國嚴肅的話說到一半,話鋒一轉,『不經意』的惋惜說道。

「戰國,交給我吧,我去!」卡普猛地興奮的站起來,沒等戰國同意,就跑出來。

戰國看到卡普離開后,輕喃道:「卡普,我仁至義盡了!別再讓我為難了。」

……

「哈哈哈,安,安,我漲了,我漲了。」艾斯拿著自己的報紙開心的大聲呼喚著,在船頭練劍的菲尼克斯·安道。

「嗯?」安頭也沒回,直接發出鼻音詢問道。

「我的懸賞金又漲了,現在漲為1億2000萬貝里了,嘿嘿!」艾斯揮舞著手中的報紙大聲的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