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大狗不僅沒有出賣李浩然,還將面子工作做的滴水不夠,這足以說明宋大狗不僅識時務,且還能夠分得清局勢,是一個有注意眼見之人。

宋大狗不僅沒有出賣李浩然,還將面子工作做的滴水不夠,這足以說明宋大狗不僅識時務,且還能夠分得清局勢,是一個有注意眼見之人。

這樣的人,若是有了力量,定然會是一方梟雄般的人物!

李浩然心中想著,也對這宋大狗生出了好奇,就這般站在房間門前,觀察起了宋大狗的行為。

酒席一直進行到了深夜,寨子裡面的眾人還要在鬧騰一番,卻被宋大狗以各種名義讓眾人都散了,該巡邏的去巡邏,該休息都回去睡覺。

宋大狗在眾人的簇擁下進入了小樓的一樓,來到了通往第二層樓的樓梯前,在這裡他將狗頭寨的另外兩個當家的勸退,自己則是留在了樓梯前。

「宋大狗,到樓上來找我!」

李浩然對於宋大狗的表現十分的滿意,見僅剩自己獨自失落的宋大狗,用精神傳音說道。

剛剛坐在樓梯的台階前,臉上露出一抹哭容的宋大狗,被李浩然的聲音嚇得一跳,趕忙朝著周圍望去,在發現沒有人後,這才會想起方才的聲音,他也沒有任何的猶豫,徑直朝著樓上走來。

在樓梯口前,宋大狗見到了等待他的李浩然。

「您找我?」

宋大狗心悸的看著李浩然,怯怯的說道。

李浩然轉過身來,看了著宋大狗問道:「為什麼要做土匪?」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整個紅楓林裡面太危險了,你若不這樣的做的話,我的家人,親人都要成為別人的奴隸!」

宋大狗不知道李浩然用意如何,小心的回答著。

李浩然看著仍舊緊張的宋大狗,微微一笑,接著問道:「讓我看看你修鍊的功法!」

「這都是雕蟲小技!……啊!您等等,我馬上……」

宋大狗一愣,下意識的答道,他的話剛說了一半,就被李浩然認真的眼神嚇住,趕忙答應了下來。

嗡!

二樓樓梯前,宋大狗運轉自身的元氣,按照他修鍊的功法,凝聚出了一隻土狗的樣子:「這就是我修鍊的功法狗王功……」

感受著宋大狗身上元氣的流動,還有被施展出來的狗王功,李浩然眉頭微微皺起,疑惑的看著宋大狗問道:「你沒有開啟元竅?」

「元竅是個什麼東西?」

宋大狗一愣,不解的看著李浩然問道。

李浩然見宋大狗的模樣,知道對方沒有撒謊,心中的疑惑更加的濃烈起來:「你將狗王功的修鍊口訣給我說一遍!」

他很好奇,到底什麼樣的功法,可以不用開啟元竅,就可以直接修鍊,且還能夠晉陞到武士階段。


宋大狗聽出了一些問題,暗自嘟囔可能自己的功法有問題,也不敢有任何的保留,將他的修鍊的功法盡數告訴了李浩然:「狗頭功是從狗頭寨的地宮裡面發現的,我和我兄弟們都是修鍊的這個功法……」

「嗯?這功法不對,難道是那種專門給鼎爐修鍊的功法……倘若如此的話……」

李浩然聽后眉頭皺起,心裏面泛起了一團浪濤,在想到最後的時候,他忽然看著宋大狗沉聲說道:「帶我去地宮看看!」

「走!」

宋大狗被李浩然弄的心頭慌亂無比,他從李浩然的話中,意識到了自己功法的問題,並不敢有任何的隱瞞,帶著李浩然朝著樓下走去。

走過小樓,宋大狗帶著李浩然來到了山寨後面的一座普通的木屋裡面,這個木屋在外面看起來十分的普通,可裡面卻另有洞天,竟有一條通往地下的通道。

且這個通道的兩側,還豎立著兩隻土狗模樣的神像。

啪噠!啪噠!

兩人以前以後,從通道裡面來到了地宮。

地宮並不是很大,僅有百平米大小,內中的三面牆壁上紋刻著一幅幅斑駁的戰爭圖畫。

圖畫中描繪的是人類和巨人的戰爭,場面極為壯觀和震撼,戰鬥到極致之時,竟然將天空的日月星辰都轟破。

「這裡!我們修鍊的功法就是從這隻狗頭上面看到的!」

在地宮的中心,還有一隻高約一米的狗頭,狗頭雕刻的栩栩如生,恍若真實,宋大狗來到狗頭前,指著狗頭背面高聲說道。

李浩然將目光從筆畫上移開,緩步來到了狗頭前:「這狗頭好神奇,竟然有一股天然的武道神韻!……咦?狗頭裡面有一股精神正在沉睡……」 第一百七十章賦神化形

「精神之眼!」

李浩然露出了嚴肅的神情,他的雙手一捏法決,一股精神之力從識海和力量之源中湧出,匯聚在了李浩然的雙眼之中。

此刻,李浩然的雙眼浮現了一層墨汁般黑色的光澤,點點潔白色的光芒點綴其上,看起來邪異無比。

這是一個洞察龍咒之術,源自於李浩然從龍蝦大將那裡得到的龍咒詳解,可以讓自己的雙眼獲得洞察一切的力量。

在精神之眼出現的時候,李浩然赫然看穿了狗頭雕像,他發現在狗頭雕像之內正沉睡著一隻土狗。

土狗是精神之體,胸口之中有一個巴掌大小的神晶正在維繫著土狗形態的力量,且從中還分散出了三條細線。

有一條細線連接在了宋大狗的身上,有兩條穿過了地宮,遊動到了外面。


顯然,另外兩條細線連接的對象,正是和宋大狗一般,同樣修鍊了狗王功的兩個寨主。

「宋大狗,修鍊狗頭功時,你可有什麼其他的感覺?」

李浩然觀察許久,這才撤去了精神力量,扭頭看著宋大狗問道。

他也不知道這細線是什麼東西,可他卻感覺的出來,宋大狗他們修鍊的狗頭功絕非是正常的功法,極有可能是李浩然先前猜測的那種鼎爐功法。

這種功法十分奇特,只要修鍊之人有毅力,就一定可以獲得武者的力量,根本不需要開啟元竅,可這種功法固然能夠帶給修鍊之人力量,可修鍊的極致卻是付出自己的一切,徒給他人做嫁衣。

「……對了,每當我晉陞等級之後,都會有一種虛脫的感覺,好像是打了一場架一般,累的我迷迷糊糊,提不起半點的精神,不過我睡上一覺就好了!」

宋大狗遲疑了一下,忽地眼中一亮,看著李浩然開口說道。

李浩然點了點頭,輕輕嘆了口氣說道:「宋大狗,你修鍊的功法有九成的可能是一種鼎爐功法,這種功法固然能夠帶給你力量,可……」

接著,李浩然將他心中的想法說給了宋大狗聽,也將一些武者的基礎常識一一講述了出來,且還從藏玉裡面,拿出了一本介紹武者世界的古籍。

「大人,您可要救救我啊!我可不能死啊,我死了整個寨子的人可都要死了,求求您發發慈悲,幫幫我吧!」

聽了李浩然的話后,宋大狗撲通一下子跪在了地上,誠懇的看著李浩然說道。

李浩然嘆了口氣,看著宋大狗說道:「我告訴你這些,就是想要幫你!不過,我現在還不能幫你徹底的切斷你和這雕像裡面的聯繫,必須等到我那女人恢復修為才行!」

「謝謝!只要您肯救我們狗頭寨,我宋大狗以後就不當土匪了,我給您當牛做馬,伺候您一輩子!」

宋大狗一聽心頭大喜,又是磕頭說道。

李浩然也不阻攔,他告訴宋大狗這些,也有收服此人的想法,不過這種事情也不一天兩天可以成功的,故而他並未同意宋大狗的話:「報答我就不必了,我在你們這裡的這幾日,你且好好的照顧就可以了!」

「這個自然!這個自然!」

宋大狗連連說道。

而後,李浩然才讓宋大狗離去,並叮囑宋大狗這段時間不要讓任何人打擾齊妙音,進入這裡面來。

待宋大狗離去之後,李浩然才嘆了口氣,看著眼前的巨大狗頭輕輕說道:「琉璃仙境的神族之狗……在天朝的熔爐山鎮壓著一尊神,而滄瀾山的弱水河中,也同樣鎮壓著一隻神獸青鱗,沒想到這才幾日,我又見到了一尊神獸……」

李浩然淡淡的說著,他並未溝通雕像內的精神,而是盤坐在了雕像前,拿出了先前從包子手中購買的《賦神化形術》。

此術乃是儒家失傳已久的獨門秘術,已經有千年時間無人修鍊成功,李浩然之所以買下它,並非是真的要修鍊,而是想要從中吸取一些技巧想法,來完善他的筆劃為招之法。

嘩啦!

掀開第一頁,入眼的是一頁密密麻麻的楷體蠅頭小字,這些小字在李浩然看到的第一眼,覺得清秀、工整,可在他看第二眼的時候,卻是覺得這些小字無論是書寫,還是段落格式,亦或是章節格式,似乎都有一種奇怪的韻律在其中。

「……有一種陣法的感覺……」

李浩然並未去看字,反倒是看起來整頁的篇幅,他越看越是心驚,他有一種感覺,這書上的文字並非是簡單的文字,而是大陣的基礎架構,這一頁文字就是一個陣法。

這種感覺並非是平白無故而來,而是李浩然在弱水之中,幫助逆龍書寫龍文武技,在觀看龍族陣法,配合從九鼎天朝得來的陣法詳解,經過數年的研究,才有了這麼一種靈敏的感覺。

「咦?我的筆墨華氣書,竟然無法吸收這本武技內的精神力量,這到底是為什麼?」

李浩然看著武技,心頭泛起了一個想法,他忽然運轉起了筆墨華氣書,想要將這本武技內的知識盡數吸收。

可他這一嘗試,卻驚訝的發現,筆墨華氣書竟然無法吸收此書內的內容精神,這讓李浩然大為震驚。

「欲修此書之術,需要開闢識海,凝聚魂念!何為魂念,乃是一個人的靈魂強大到了一定程度之時,會誕生出一種金色的顆粒晶體,此等晶體類似於神念,卻又不同於神念。魂念可以修復靈魂創傷,更能夠賦予書畫靈魂……」

嘗試無果之後,李浩然也不在強求,平復了一下心情,這才認真的看起了這本武技來。

「原來如此,我就說我的識海中凝聚的這些顆粒這麼像神念呢,原來竟然是魂念!」

看到這裡,李浩然心頭豁然開朗,對於識海中出現的金色顆粒有了一個細緻的了解。

接下來的內容讓李浩然有一發不可收拾的感覺,他竟然忘記了時間,沉溺在這這本武技的知識海洋之中。

此書先不說可否修鍊,內中講述的修鍊原理,且還有一些術法的施展,都大大的增強了李浩然的見識和見解。

他甚至有一種想要一邊看書,一邊修鍊的想法。


「以青山銅精為軸,以蠻獸胎毛、枯榮神葉……三十六種原料製作的化形紙為媒,以周身元氣為墨汁,以手、亦或是筆在化形紙上作畫,畫成之後,可將魂念賦予畫上,使畫中之物能夠躍出紙張,為人所用,化作強大助力……」

不多時,李浩然看完了書中的內容,將武技合上,默默回憶著內中的神奇玄妙之處。

尤其是武技中所言的,能夠將畫中之物點靈為生命的方法,更是勾起了李浩然腦袋裡面無數的念頭。


「只可惜,此術只能點化獸畫為墨靈,卻不能夠將建築山巒點出,若是能夠如此的話……不過,此術中記錄的方法,卻是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方向,或許能夠配合筆墨華氣書中的篇章,將書畫中的東西,真正的顯化為現實也說不定……」

許久,李浩然才微微嘆了口氣。

他並未按照此術上面的修鍊方法來修鍊,反倒是在思考著如何將此術中的原理和應用,作用到筆墨華氣書的修鍊篇章之中來。

他首先的想法就是,將這賦神化形之術,用到筆墨華氣書的第二篇章中來。

倘若兩者能夠結合在一起的話,那麼李浩然可以省卻大部分的時間,甚至不需要修鍊賦神化形術,就可以將此術的真諦實戰出來。

畢竟,賦神化形術的修鍊要求頗多,不僅需要修鍊出魂念,且還要修鍊者按照上面的要求,煉製出專門用來修鍊此術的紙張捲軸和筆。

尤其是這煉製紙張捲軸的材料,大都是上古時期的東西,在這個時代大部分都已經滅絕消失,幾乎沒有煉製成功的可能。

也正是因此,此術才沒有被人修鍊成功。

「只是想的話,還不足以解決問題!我還需要實踐……」

李浩然思考了許久,這才睜開了眼睛,他從藏玉拿出了一直珍藏的雲鵬藍豪筆,還有靈紙。

他將元氣運轉,一絲一絲的送入了雲鵬藍豪筆中,在豪筆的毫毛變得如侵染了墨汁一般的時候,他才開始行筆作畫。

「咦?這書寫的方式,怎麼和華彩篇章中講述的方法想像呢?難道賦神化形術和筆墨華氣書有什麼關聯不成?」

這才剛剛落筆,畫出了一隻飛鳥的身體,李浩然就停住了手中的筆勢,震驚的看著靈紙上的墨跡,喃喃的說著。

此番書寫他完全按照了賦神化形術的方法來寫,可當他落筆書畫的時候,卻發現此術竟和筆墨華氣書第三篇的書寫方法有九成是相同的,唯一不同的就是那起筆落筆的方法。

想到這裡,李浩然心中更是興奮不已,他並未繼續將飛鳥完成,而是提筆來到空白處,按照賦神化形術之法書畫了起來。

這一次他一氣呵成,在飛鳥完成的時候,口中默念賦神化形術的口訣,且將魂念送入飛鳥圖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