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禮還以為,以君少的性格,肯定會立刻開始著手調查到底誰的人動手,現場的都有誰,然後讓人去辦了。

宋禮還以為,以君少的性格,肯定會立刻開始著手調查到底誰的人動手,現場的都有誰,然後讓人去辦了。

但是想了想,這會兒沈清水心裡的陰影太重,最需要的就是安靜,安靜的被抱著就是唯一想要的了。

車子到了他住的地方,宋庭君依舊是把她一路從車上抱下去,進了門,把她送回卧室,放到床上才試著問她,「先睡一覺,還是先洗個澡?」

沈清水平靜了一路,她本身內心就算是比較堅強,加上他全程細心的護著,這會兒平靜多了。

雖然低著頭,也表達很清楚,「想洗澡……我自己洗。」

宋庭君幫她順了順頭髮,在她額頭親了一下,動作下意識的都很溫柔,「好!我去把水溫調好再來抱你。」

他進了浴室,沈清水依舊低著頭,然後屈膝把腦袋支到了膝蓋上,人平靜了,當然就會開始想事情。

她在想林茵茵說的話。

宋庭君來抱她進浴室的時候,她只是安靜的看著他,什麼都沒有問,因為不知道問什麼。

倒是宋庭君在退出來之前看了她,道:「你放心,會給你滿意的結果。」

她只是勉強動了一下嘴角,點了點頭。

「洗好了叫我!」

她還是點頭。

宋庭君出門時臉上的溫和的,但是一關上門,整個人就散發著一種難以言喻的冰冷,抓過手機推門去了陽台。

內廳和陽台的門是透明的,能看到他在陽台上打了幾個電話,每一個都不長,但說的似乎都不多,而且看起來事無巨細。

每過五分鐘,他也會下意識的看看浴室的方向。

過了十五分鐘的時候,他就掛了電話走到浴室門口,「好了么?」

「快了。」沈清水這會兒確實很累,想睡覺。

所以她儘快結束洗浴,穿了他給準備好的睡衣出來。

「我給你把頭髮吹乾。」宋庭君道。

他讓她躺到床上,他坐在床邊,她的腦袋搭在自己腿上。

吹風機的聲音充斥整個房間,時間久了,就有了催眠的功效,沈清水眯著眼犯困。

不過,他把電一拔,她也就清醒了。

「你跟林茵茵,一早就認識?」

宋庭君去放吹風機,安靜中聽到她忽然這麼問,回頭看了已經躺好捂著被子的她。

思考的時間不長,點了頭,「嗯。」

又補充,「也不算很早,準確的說,認識她母親的時間比較久,最近才知道她們是母女關係。」

沈清水微微蹙眉,感覺理不清這個關係。

宋庭君已經開口解釋:「林茵茵的母親,和我父親關係比較密切。」

他只是說了密切,但是沈清水幾乎是一瞬間就猜到了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甚至感覺,他和他父親的關係糟糕,應該就是因為他父親跟那個女人不清不楚吧?

「就算這樣,你跟林茵茵應該也不算有仇吧?她為什麼找我?」沈清水就感覺自己很冤。

宋庭君薄唇輕扯,嗓音有些冷漠,「腦子蠢的女人,當然會做出這樣的蠢事!」

但她會知道,做這種蠢事、惹到他將是什麼樣的後果。

那是隔天的新聞。

篇幅不算很大,不算特別震撼,但是內容確實很多人都會點進去看的那種。

【某非法營業點被突擊搜查,缺證經營、無證上崗者均已拘留!】

那上面是個四十或者五十左右的女人。

另一則新聞,就是同樣在這個營業點被突擊檢查出來的兩男一女。

那兩個男人,沈清水看一眼就知道!而那個女的,就是林茵茵。

圖片上根本看不出來那兩個男人已經被人揍得腿都快斷了,臉上絲毫沒破相。

當然也不會有人知道被突擊檢查抓到他們玩三人遊戲的場景,是宋庭君讓人去做的。

對此,沈清水只是看了,依舊沒打算多問。

倒是他的電話響個不停。

他統統都沒有接。

直到不知道第幾個的時候,他才懶洋洋的拿起來「喂?」了一句。

「你T娘怎麼回事啊?」電話那頭的高仁兮都快要爆炸了,「不是說了讓你不要隨便動林茵茵的嘛?那T娘是讓我弟要死要活的人。」

「哦。」宋庭君嘴唇也是漫不經心的,「你弟又是讓你要死要活的軟肋?」

「直到你還搞?」

宋庭君這才回了一句:「那你怎麼不問他們借了幾個膽子,居然敢動讓我要死要活的人?」

高仁兮愣了愣,「什麼要死要活,到底怎麼回事啊?」 「林茵茵動了她,就這麼回事。」宋庭君言簡意賅,懶得廢話。

高仁兮皺起了眉,沉默了好幾秒。

雖然他知道宋庭君這個人對女人一向都不認真,不過對沈清水那確實是特殊,先不說找她的原因就特殊,平時對待她也夠特殊了。

所以,連高仁兮都對沈清水以禮相待,能幫的都幫了,特地給安排了個直升班名額,結果,林茵茵居然動沈清水?

果然不長眼的不少。

「所以,沈清水同學……怎麼樣了?」高仁兮語氣已經溫和下來,「受傷了嗎?嚴不嚴重?」

「當然重。」

嗯也對,高仁兮覺得自己白問了,不管重不重,反正那是不能碰的人而,重不重的根本不重要好么?

問候了幾句,高仁兮掛了電話。

緊接著,他弟弟高禾兮的電話就進來了。

他那會兒已經擺著臭臉,「你別跟我哭喪,我是不是告訴過你,讓你管好那個女的?你T娘能不能有點出息,既然喜歡人家喜歡得要死,能不能拿出點管人的能耐!管不住你就給勞資放棄!盡惹麻煩,將來帶家裡當祖宗供著嗎?」

高仁兮這邊罵的酣暢淋漓。

高禾兮在電話那頭愣神,臉上有些不可置信,「哥?」

畢竟,他哥是最疼他的人,平時要什麼給什麼,重話都不說的那種。

「你沒聽錯!罵的就是你!」高仁兮這會兒也煩著呢。

這可是把宋庭君給惹著了,萬一這位大少心情不好不想工作,那可是要耽誤工作的,宋庭君他一個人的工作,可關係著他高仁兮整個公司的生命!

高禾兮皺著眉,已經急得想哭的樣子,「哥,要是你都不幫我,我就真的不知道怎麼辦了!」

「我怎麼幫你?」高仁兮拔高音調,「想讓宋庭君放過林茵茵是吧?行,你自己負荊請罪,跪到人家面前求去,嘟!」他直接掛電話了。

煩死個人了簡直!

*

宋庭君這邊門鈴響的時候,兩個人都在沙發上握著,客廳大屏幕上是一部主題偏溫馨的電影。

「叮咚!」響了幾聲,沈清水主動把電影暫停了,宋庭君去開門。

高禾兮進門就差拖著宋庭君的袖子求情。

宋庭君平時弔兒郎當、滿不正經,但是冷漠起來也很無情,眼皮都沒抬一下。

高禾兮幾乎都是哭腔了。

所以沈清水看到這麼個大男生哭哭啼啼的時候,腦子裡只有一個字:娘。

下一秒,高禾兮看到了沙發上的她,頓了一下,然後就忽然沖了過去,直接就往沙發旁邊的地上跪。

這舉動嚇得沈清水一僵,下意識的往沙發里側擠了擠。

然後宋庭君冷著臉過去,硬是站到了高禾兮和沙發之間那一點點縫隙,高禾兮抬頭看他的時候,他冷著臉略頷首。

「挪出去點,你嚇到她了。」他說。

高禾兮愣了愣,不過還是照做了。

宋庭君這才轉過身看她,「來求你的,你要是不高興,裝沒聽到就行。」

什麼?她沒理清楚來龍去脈。

高禾兮已經聲情並茂的求情,「沈小姐,你放過茵茵和她媽媽吧,她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可以替她道歉、賠償,什麼都行,你就讓宋先生把她們放出來好嗎?那裡面根本不是人待的……」

「原來是這個。」沈清水聽了會兒,表情很淡。

說了這幾個字,之後就沒後文了。

高禾兮又是一通求情。

沈清水才看了他,「首先,你說她不是故意的,我就不贊同,那叫預謀高先生。」

高禾兮一聽她這話,就知道她一點都沒動同情心,連聲調都清冷得很。

實際上,沈清水確實懶得應付。

一個剛剛收了驚嚇的人,這會兒就要聽別人求情,然後大度的說「沒關係,我沒事」?

對不起,不可能的。

她可不是光輝聖母。

所以接下來的時間,任憑高禾兮怎麼費口舌,她幾乎沒給半點反應,暫停的電影又開始播放了。

她在看電影。

高禾兮意識到這一點的時候,又生氣又無奈。

當然,高禾兮看陽台窗戶的時候若有所思,沈清水都有留意到。

所以等宋庭君進客廳,她看似不經意的道:「把窗戶關上吧,風進來了。」

宋庭君當即蹙眉,「冷么?要不回卧室睡一會兒?」

BOSS總裁的專寵 她想了想,點頭,「也好。」

圖個耳朵的清凈。

進了卧室,她躺床上忽然拉住宋庭君袖子,「你一定記得把窗戶關了,高禾兮看了好幾次窗戶,我怕他一會兒跳樓。」

噗嗤!宋庭君真的笑出來了,「一個男人要是能幹出這事,我鄙視他。」 宋庭君這邊才剛笑話完,覺得高禾兮不可能幹出那種事,結果從卧室出去看到的場景就有點傻眼了。

剛進客廳,他一個腳跨出去頓了下來,眉頭一擰,「你幹什麼?」

沒錯,高禾兮真的爬到窗戶邊上了,一手抓著窗框,「宋少,我求求你了!你就放過茵茵她們母女吧,要不然……」

「要不然你跳下去?」宋庭君眉頭依舊緊皺。

不過並沒有緊張,而是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憤怒,「高禾兮,我很懷疑你跟你哥到底是不是一個媽生的?」

為什麼差別就這麼大呢?

「我知道他很優秀,我也知道自己很孬,現在不需要你來評判我,只要你說能不能放過她們,否則我就真的跳下去!」

宋庭君稍微深呼吸,雙手環抱遠遠立著,「你要跳也行,先回答我幾個問題。」

「你覺得你跳下去了,林茵茵會替你傷心?」

高禾兮不說話。

宋庭君一臉可笑的看著他,「我很認真的勸你,林茵茵是不會喜歡你的,她現在努力、想方設法的攀上喬田——你哥哥的競爭對手,而這是她母親的命令,她不可能不去辦,你現在這是打算成為拖垮你哥公司的幫凶?」

高禾兮聽到這裡,對自己的哥哥還是關心的,但又持有懷疑。

「我為什麼要相信你!」

宋庭君攤手,「不現在可以不信,就坐那兒別動,我去給你弄證據?」

「你是想要林茵茵跟喬田吃飯的照片,還是直接在床上的?」宋庭君問的相當直接。

順便提了一句:「上一次直升班參加的晚宴,林茵茵要去見喬田,我的人不是帶你一起去攔截的?」

這事高禾兮知道,所以抿著唇沒說話。

半天,才還是一句:「可我就是喜歡她。」

就是喜歡。

最無理的理由。

「你幹嘛去?」宋庭君轉身之際,高禾兮叫住他。

他懶洋洋的回頭瞥了他一眼,「我也睡一覺,你自己坐著,看我醒來有沒有幫你看看林茵茵什麼樣。」

宋庭君知道他不敢跳。

高禾兮要是有那個敢跳樓的出息,他用得著跑這兒來求他?自己就能擺平這點破事。

於是,三個人,兩個真的午休,一個就在窗台上發獃。

過了一個多小時。

沈清水醒的時候,把他也叫醒了,得知他放任高禾兮坐窗台上,嚇了一跳,「那你還不去看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