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慕白師兄你這話讓我有些聽不明白了。”韓千秋有些不解的問道,就連他攙扶的浩洋都擡起了他低沉的頭,同樣不解的看着周浩。

“家?慕白師兄你這話讓我有些聽不明白了。”韓千秋有些不解的問道,就連他攙扶的浩洋都擡起了他低沉的頭,同樣不解的看着周浩。

“你們以後也不要叫我慕白了,那不過是我冒用別人的名字,我真實的名字叫做周浩!這裏就是我經營的地頭,想當初這裏還被蒼雲宗洛天惦記過呢!”


蛟蛇幫的事情韓千秋是參與過的,他也是知道一些的。周浩這麼一說他就有些明白了。怪不得周浩會混進蒼雲宗裏去,原來蒼雲宗就是在那個時候跟周浩起了衝突。

正好就在這時,周浩就見到鐵狼帶着幾個人出現在了落雁鎮的大街之上。當鐵狼走在落雁鎮,路邊的人都恭敬的給鐵狼行禮,鐵狼都一一友善的回敬了過去。這時他每天都要必做的事情,就是想從落雁鎮來往的小商販中看看有沒有一些天華醫師需要的藥材。

落雁鎮的原住民都知道鐵狼,也知道他每天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落雁鎮,只要有新的商販進入落雁鎮,他們就會告知這個商販在這個時候等着鐵狼出現。

而收取藥材的價錢鐵狼按照天華醫師的吩咐,都是給出一個合理的價錢,他們現在佔了原來蛟蛇幫那處鐵礦,銀錢上已經不會成爲什麼問題。

有這麼一處公平交易的地方,落雁鎮的名頭逐漸在小商販的口中口口相傳,不少商販都決心把家安在這裏。這纔是個開始,周浩離開的時間並不長,落雁鎮的變化還不算太過明顯。

但就是因爲他們本着公平交易的原則,讓落雁鎮在不久的將來,迅速的成爲了天星大陸最大的交易場所。這當然都是後話了!

周浩見到鐵狼的同時,鐵狼也看到了周浩。他當下就是一驚,馬上就向周浩跑來,在衆多商販的眼中恭敬的給周浩施了一禮。

“大人,您回來了!”

“恩,鐵狼我離開以後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吧?天華醫師在什麼地方,帶我去見他。”周浩只是點了點頭,等着鐵狼把禮施完,才幽幽的說道。

“大人,天華醫師現在在蛟蛇幫原來的總壇,它現在是我們天龍幫的臨時基地。至於我們的大本營、、”鐵狼看了周浩身邊的兩人,不知道他們是周浩的什麼人,就不敢把他們最重要的藏身點說出來。

“好,我知道了。你做的不錯,最近幫裏面的人修煉的怎麼樣了?我留的功法你們進展如何?”

這是周浩最關心的地方,他要想在天星大陸佔有一席之地,就得有一隻屬於自己的勢力才行,周浩這麼拼命的四處跟別的宗門爭奪利益,就是想讓這隻勢力快速的發展,他一個人的力量畢竟有限。

俗話說螞蟻多了咬死象,就算周浩以後可以以一當百,但總有力竭的時候。再說有很多的事情也需要有人去辦,沒有得力的人就算他和天華醫師累死,也做不到所有事情面面俱到。就像這落雁鎮一樣,天華醫師交給鐵狼打理就行,要不然光每一天的失誤就夠周浩忙的了,他哪裏還有工夫去修煉自己的肉身!

鐵狼簡單的把天龍幫內弟子修煉情況跟周浩說了一番,在鐵狼的要求下,天龍幫的弟子都修煉的很刻苦,除了一些事物需要處理之外,大部分的時間都在修煉當中。

也真是因爲如此,天華醫師纔不得不花大力氣收購藥材,用來給每天修煉不斷出現內傷的幫衆醫治。

得知了天華醫師的下落,周浩就帶着韓千秋和浩洋往蛟蛇幫總壇趕去。


“沒想到周浩師兄你都是一幫之主了!實在是讓人意外啊,我想以周浩師兄你的才華和能力,在不久的將來就可以跟蒼雲宗和正陽宗比肩了!在這些宗門內我是受夠了裏面的鳥氣,現在想想我決定跟着周浩師兄你、、哦不,應該是周幫主您,實在是太明智了!你說是不是浩洋師兄?”

韓千秋對周浩現在是打心裏的佩服,敢在正陽宗和蒼雲宗拔毛,還好端端的在他們眼皮底下建立起自己的勢力。要是這個時候還不懂得拍周浩的馬屁,那他韓千秋就有點不太會做人了,最後還要拉上浩洋一起,讓周浩都有點苦笑不得。

“韓千秋你真是改不掉你這身毛病,以後你記住只要你真心實意的跟我一起發展。我會帶你走入一番你從未見過的天地!這絕不是我周浩大言不慚,我有這樣的信心!”

周浩已經在心裏有了一個計劃的雛形,這次回來他就是想跟天華醫師商量一番。是時候他們該在天星大陸建立起一支異能和肉體雙劍合併的天龍幫了!

成神殿內的能量周浩和天華醫師帶不走,原因就是他們自己並不屬於這個世界的人,但是這些原來都出生在天星大陸的人裏,未必就沒有適合修煉異能的人選。

既然周浩決心要與天星大陸的其他勢力一爭長短,他就不需要總是藏着掖着,大不了砂鍋打破重新建。後面的死亡沙漠裏的蒼穹林地纔是周浩正真的藏身所在! 周浩當然沒有神經大條到以現在的實力挑戰整個天星大陸的肉身修煉者,再說天星大陸還有後面隱藏着他所不知道更強大的外面來勢力!這所有的一切就像是一個個未解的謎團,讓周浩步履維艱,不敢輕易涉險。

但總這麼坐以待斃不是出自周浩的初衷,在見識到那些畸變的宗門,天星大陸原有的修煉生態已經滿目瘡痍。周浩不清楚半神天狼所說的外來入侵者是如何做到在天星大陸使用異能的,爲何直到現在周浩都未曾在天星大陸有所聽聞,這讓他很不理解。

就算是異能界有着特殊的組織負責管理私闖這個位面,他們不敢貿然公開自己的行蹤,但這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是不是有點太不正常了。

世界上沒有不透風的牆,想當初給天之驕子一族帶來毀滅性的那個肉身修煉強者,應該就是出自天星大陸這個位面裏的某個星球,也許他們不是來自天星大陸,但在這一個位面周浩想來總是沒錯的。

這麼強大的肉身修煉者會坐視異能界的異能者們在這個位面橫行無忌麼?答案同樣應該是不可能的!

周浩每有空閒的時候都會在腦海中回想這些縈繞着他的問題,這次周浩回來就是要提前做好未雨綢繆的準備。

肉身修煉者闖入異能者位面是爲了得到如何覺醒異能的辦法,但他們應該在異能者位面久待不住。異能界有着異能界的組織和規則,同樣在肉身修煉位面也應該有這樣的組織和規則存在。

儘管周浩推敲出很多問題的關鍵,只不過他實力還很低下,有些事情是他無法接觸到的。不過天華醫師說他曾經就在異能界的宇宙局工作,對這方面周浩還需要多加詢問一番。

進入蛟蛇幫總壇的城門之前,周浩擡頭看到原來在城門上蛟蛇幫三個字跡的地方已經做了更改,成了今天的天龍幫,負責守衛在城門附近的天龍幫弟子都是周浩從天龍山帶出來值得信任的人。

他們都認識周浩這個真正的BOSS,一看到周浩回來。都急忙躬身施禮,就是面前這個比他們還要小不少年紀的年輕人,是他拯救了他們,不僅解決了他們的生存問題,還帶領他們建立了一個在以前他們想都不敢想的勢力。

讓他們活的像一個人樣,所以對於周浩他們都是發自內心的敬仰,是他們心中實至名歸的領袖人物,靈魂的寄託。只要有他在,這些人就會克服對生存的恐懼,甘願爲他獻出自己的生命!

看到這些跟自己剛剛從死亡沙漠走出來時候一樣實力的守衛,周浩也是感慨萬千。自己好像一直都忙於俗世,把修煉放在了一邊,要是這樣的話自己是不是很快就會被手下的人超越,那就有些太過尷尬了!

天龍幫的弟子早就有人進去通稟天華醫師,讓他知道周浩回來的消息,可當周浩進入城門以後,那名弟子有些無措的看着周浩,要說天龍幫還有人不買周浩的面子,估計也只有這個跟周浩一起來的天華醫師了。

“怎麼?天華醫師很忙麼?”周浩好像知道會是這樣的結果一樣,他並不在意天華醫師會有這樣的舉動。扔下這麼一個大攤子給他,自己跑到外面瀟灑快活,換做是周浩自己有點脾氣是很正常不過的。

驅散了這名守衛,周浩領着韓千秋和浩洋進入了天龍幫的大殿中,大殿內那昏暗的氛圍早就被天華醫師做了更改,在四周的牆壁上鑿出了數個窗戶,讓外面的陽光可以揮灑進來。

大殿內的陰冷氣息早已蕩然無存,反而在大殿之內擺着衆多的藥爐,在藥爐裏傳出陣陣的藥香沁人心脾!要是不知道情況人走了進來,還以爲他們到了一家藥鋪呢。

天華醫師來回的在藥爐之間忙碌,時不時的往裏面扔一些藥草進去,用手把藥香扇進自己的鼻息之中,感受着其中的藥力程度,滿意的搖晃着自己的腦袋樂在其中不能自拔。

周浩知道天華醫師是故意不鳥自己的,他進來的動靜這麼大,就算是個耳背的人也都該有所察覺了。

“我說天華老頭,這才幾天沒見面,就跟我裝作不認識了?”周浩好笑的問道。

“哪敢跟您這位大閒人比,你沒看到我在忙着麼?這些藥爐裏的藥草都得我親自掌握火候,這些藥草得來不易,損失一點我都得心疼幾天幾夜!”天華醫師還在自顧自的忙活着,隨口埋汰了周浩幾句,就疾步走到另外一處藥爐上,端下了早已熬製好的藥湯。

周浩走了過去,一臉好奇的問道:“這是什麼藥湯?你在忙些什麼?”對於這些藥草藥理周浩就是一個十足的門外漢了,不過知道天華醫師是在跟自己生悶氣,也只能順着他的喜好來了。

“讓開點,礙手礙腳的!你不是帶回來一個燒傷嚴重的人回來讓我醫治麼!我這不得提前預備麼!”一把把周浩從身邊推開,天華醫師用勺子舀出裏面熬製好的藥草,平整的鋪在了一塊乾淨的白色紗布上。

“這你都知道了?我可並未跟鐵狼交代過這些事情啊!”周浩對於天華醫師竟然知道自己帶着一個燒傷的人驚訝不已,這老頭難不成能掐會算,知道自己今天會帶人回來?

“哼,還說自己曾經在NCB待過,連最起碼的情報工作都不知道!你們還沒進入天龍幫的境內,我派出去的眼線就把你出現的情況回報給了我,來,把人帶過來吧!”

天華醫師說着就指着韓千秋攙扶的浩洋,讓他到自己的身邊來,看着浩洋那全身到處都出現燒傷的水泡,天華醫師責罵的說道:“也不知道及時的給處理一下,現在還算回來的及時,傷口感染的程度不大,要不然他現在就得等着割掉自己的腐肉了!”

周浩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撿起放在一處桌子上的水果,在衣服上面簡單的擦拭了下,就塞進了自己的嘴裏。 等到周浩連續的咀嚼了幾口,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周浩這才悠悠的說道:“我又不是醫師,哪裏會懂這些,就是隨便給他用酒水消了下毒。”

天華醫師已經忙於給浩洋治療傷勢,不在搭理周浩沒有營養的話頭,扔下週浩一個人在那裏對着手中的水果大肆咀嚼。浩洋的傷勢說起來問題到不算太大,要不然周浩也不會像現在這樣安然泰若的跟天華醫師回來開玩笑。

肉身修煉者本身體質就極強,只要傷勢不足以致命,他們總有機會通過自身的體質慢慢的恢復過來。不過那樣的話時間上要花費很長,不如藥效見長的快而已。

“這藥爐內的藥湯你也帶上,每天都喝上一碗,用不了幾天新的皮肉就會重新長出的。”處理好了浩洋的傷勢,周浩就吩咐人把韓千秋和浩洋在天龍幫內安排了一個住處,方便韓千秋這幾日照料浩洋。

從大殿外面走回來的周浩,就看到天華醫師插着雙臂在大殿內等着他,:“說吧,這次您回來又想到什麼好點子了?!”

天華醫師把好點子三個字咬的極重,周浩心裏的那點小動作已經瞞不住天華醫師了,對於周浩這個坐不住的人,他要是沒有點計劃安排,是不會這麼急匆匆的在十幾天之後就回到這裏來的。

當初周浩臨走時的話天華醫師還記得很清楚,他就不信周浩能夠在短短十幾日之間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做完!

“您老越來越老辣了,簡直堪比神人也!”周浩就把自己離開以後的事情跟天華醫師仔仔細細的講述了一遍。沒想到天華醫師聽到最後都忍不住張大了嘴巴。

“你就不能讓人安點心麼,每一次都搞出這麼大的動靜出來。得罪一個蒼雲宗不說,你現在還又惹上了正陽宗!真是讓老朽我都佩服的不行!”天華醫師沒好氣的說道。

“這不是正好趕上了!你還別說王者級黃泉毒蠍的劇毒真是厲害,連鰲山鐵熊王這種龐然大物都能毒倒!就是不知道那個洛天怎麼樣了,我還沒來得及會蒼雲宗探聽下消息呢!”一想到蒼雲宗的洛天,周浩就有點如鯁在喉,他是唯一一個有可能猜到是蛟蛇幫這裏做了手腳的人。就算他事後清醒過來,並未想到這一點,但蛟蛇幫這裏的情況他知道的也最多,他會不會提議讓蒼雲宗派人過來接管,這都是猶未可知的!

“放心吧,那個洛天我已經打探清楚了。蒼雲宗裏面沒有解毒的高手,他已經早在數日之前就去見尚總管了!”天華醫師在這個時候又給周浩吃了一個定心丸。

“那感情再好不過了,真不知道您老是從哪學的這些藥理,簡直出神入化,能讓蒼雲宗都束手無策!”一說到這天華醫師明顯的就有些神情不對,周浩以爲自己的話讓他回憶起傷心的往事,也就不敢在往下說下去了。

“你別扯的太遠,你這次回來到底還想幹什麼?”天華醫師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盯着周浩迫使他不要再賣關子了。

“我要是說了,你得答應可別急着否決。這件事情只不過是我的一個設想,還不想過早的實現。再說之前我還得先問你幾個問題,以印證我的想法是否可行!”周浩也收起了自己的嬉皮笑臉,正色的跟天華醫師談起了事情。

“你問吧,我聽着呢。”天華醫師見到周浩變成這個樣子,就知道周浩後面要說的事情一定事關重大,他獨自一人拿不定主意,這才着急忙慌的的回來跟自己商討,這是對他一種獨特的信賴,有了這份信賴感存在,天華醫師的內心還是有些感動的。

“你不是說過你曾今在宇宙局工作過麼?宇宙局的責任就是維持異能界位面的穩定,那有沒有這種可能,在這片位面裏也同樣有類似於宇宙局的存在!換句話就是說這個位面的組織同樣是是維持它的穩定,不讓自己這個位面的人闖入異能界裏去?”

周浩等待了很長時間,天華醫師都沒有回覆周浩的問話,也不知道天華醫師心中在想什麼。不過看天華醫師的表情,應該這些問題他都聽進去了。

“這一點我不敢肯定,我沒有接觸過這個位面的肉身修煉強者,對於他們是否能夠穿梭宇宙,還是一個未知數。不過想來這些人應該是有辦法做到的。就跟你以前跟我說過的那個進入你們世界的肉身修煉者一樣。”

天華醫師的這個回答周浩有些失望,他的話跟自己的猜測一樣,沒有實際意義上的效果,周浩要的是肯定的回答而不是像他這樣盲目的猜測。

“那你在宇宙局工作了這麼久,就沒有聽到過什麼麼?或者說是有肉身修煉者出現在你們管轄的範圍內?”周浩還是有些不甘心的問道。

“這個、、好像真的沒有。”

“那這就有些怪了,爲何偏偏天星大陸會有異能者的闖入,他們卻一點消息都沒有在天星大陸裏流傳出來?”在天華醫師這裏周浩得不到他想要的答案,他就有些對自己的計劃躊躇起來。在不知道這個位面到底發生了什麼,周浩想要建立一支異能和肉身雙重的修煉軍團,心裏頓時就沒有了底。

“這是不是跟你接下來的計劃有關?”天華醫師見到周浩有些失落,便繼續問道。

周浩只是做了一個點頭的動作,這些事情讓他頭腦有些混亂,他得好好在捋順一下,在考慮以後的事情。當即就要結束跟天華醫師的談話,找個安靜的地方好好待段時間。

就在周浩快要走出大殿的時候,天華醫師的話突然出現在了周浩的耳邊,“也許是因爲你我的實力太弱,還無法接觸到那些更加隱祕的地方。像蒼雲宗和正陽宗這樣的宗門,也許在我們的眼中暫時高不可攀,可在整個宇宙之中,他們渺小的就如同一粒塵埃,倒不如放下這些,專心的讓自己變強來的更加現實一些!” 天華醫師也許說的沒錯,周浩有些太過看重自己建立的勢力了,而把自身忘的有些乾乾淨淨。周浩老是忘不掉與自己患難與共的那些隊友,以爲在這裏在建立一些可以靠得住的勢力,自己就有了一個可以很好的依靠。

可是在那些強大實力的個體面前,還是得有人站出來去面對的。難道周浩真的希望依靠自己勢力中的手下去面對麼,要是他們都比周浩強悍了,他們還會對周浩言聽計從,還會有對他現如今的恭敬麼?

尊敬有的時候就是建立在自己無上的實力面前的,有了高強的實力就算周浩是一個無道的昏君。身後也會跟着一幫死心塌地的人,這種忠誠雖然比較廉價,往往會像牆頭草一樣隨風搖擺。周浩不想完全依靠絕對的實力強行讓人順從自己,他要的並不是這些而已。但這些確確實實都是建立在無上的實力面前。

“哎,自己也得確該好好的安穩修煉一段時間了,最近好像真的有些荒廢。現在總感覺時間不太夠用,纔會盲目的躍進。”獨自在屋子內盤坐,周浩想了很多,他的異能始終還停留在僞S頂峯不前,周浩總是想當然的認爲自己身在天星大陸,異能是無法繼續修煉的。

但今天周浩才明白,成神殿內那些看似帶不走的異能,似乎在裏面早已構建好了一個完整的異能生態,只是自己從未在意這些而已。

肉身修煉方面,周浩得到了那件可以加速修煉肉身的至寶,還有自己都未來得急翻閱的破空訣,身上的寶物倒是很多,可週浩卻身在寶山而不知。

周浩心念一動,破空間從體內的儲物空間內出現在了自己的手中,當週浩翻開破空間第一頁的時候,周浩都忍不住想要罵孃的衝動。

這破空間第一條就把周浩徹底的攔在了門外,修煉破空訣的基礎就必須是周浩達到練骨期一重。可週浩連煉體期九重的門在哪裏都沒找到呢。

“果然是路得一步步走,飯得一口口吃啊。少了哪一個環節都不行啊!”周浩搖着頭又把破空訣收回體內的儲物空間中,他想起鰲山鐵熊王的屍體還在裏面,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急匆匆的牀榻上下來,向着屋外走去。

周浩離開天華醫師的時間並不長,見到周浩去而復返,天華醫師有些調笑的問道:“怎麼捨不得離開我這老頭,又回來跟我嘮嗑了?”

“少臭美了,給你看樣東西!”說着周浩把巨大猶如黑鐵塔般的鰲山鐵熊王的屍體放在了天華醫師的面前。

“這是??”天華醫師倒是看出了面前這具屍體長有一副熊的樣子,不過這比一般的熊不知道大出多少,幾乎都快把大殿的有限空間都佔滿了。

“鰲山鐵熊王!就是我跟你說用王者級黃泉毒蠍毒死的那隻!”周浩解釋道。

“我知道,我是問你拿它出來做什麼?!難道你是想要我嘗一嘗這天星大陸熊掌的味道?”天華醫師開玩笑的說着。

“哼,我倒是可以給你吃,不過就不知道你是否有一副好牙口!”周浩一想到鰲山鐵熊王那兩隻毀天滅地般的巨掌,那爪子的鋒利程度周浩到現在都還觸目驚心。

“不是吃的?那它還有什麼用?要說你是拿出來炫耀,可你這也不是依靠自身的實力擊敗它的,有什麼可炫耀的地方?”天華醫師撫摸着鰲山鐵熊王死前自己抓爛的胸膛,又扳開鰲山鐵熊王的嘴角,儘管鰲山鐵熊王嘴裏發出一股惡臭,但天華醫師好像很不在意,他只是確認鰲山鐵熊王的死因。

“去你妹的炫耀,我是想讓你幫我看看能不能把它身體內的劇毒解了。”周浩看天華醫師裝出正經的樣子,笑罵了他兩句,這傢伙埋汰自己上癮了。

“死都死了,解毒幹什麼?你不會是真的想要拿它打牙祭吧?”天華醫師一愣,他開始不太明白周浩到底要做什麼了。

“能不能不開玩笑了,我想試試鰲山鐵熊王的精血能不能讓我的實力有一個很快的提升!你想它血液裏含有有王者級黃泉毒蠍的毒液,我要是吸收了它的精血,不是自己作死麼!”周浩已經被天華醫師弄得沒有耐心了,當即就把自己的想法跟天華醫師說了出來。

天華醫師雖然有辦法解掉鰲山鐵熊王體內的劇毒,但他不敢保證其精血可以讓周浩的實力提升,他們可都是經過了半神鐵狼精血淬體過的,這想來鰲山鐵熊王再厲害,也不及半神天狼精血吧。


天華醫師想到了一件事情,周浩不是帶回來兩個人嗎。他們可是土生土長在天星大陸的,對這些應該比起他們兩個門外漢知道的要多,周浩爲何不去問問他們呢。

“是啊,你看我都忘記了這一茬,來人快把我帶回來的兩個朋友請到這裏!”

等了不多久,韓千秋和浩洋兩個人就來到了大殿內。經過天華醫師的處理,浩洋基本上已經可以不用韓千秋輔助就能自由行動。他打心裏感激周浩,對於一個言而有信說道做到的人,他還能再說些什麼呢。

那些讓他強迫離開正陽宗的些許不快早已拋在九霄雲外,他現在也跟韓千秋一樣決定死心塌地的追隨周浩。一見周浩派人來請,結束了和韓千秋的交心。

“周幫主找我們來有什麼事情麼?”韓千秋和浩洋已經自然的改變了原來對周浩的稱呼,進一步說明了他們甘心追隨周浩的決心。

周浩聽在心裏也不去點破,他不是一個矯情虛僞的人。能夠得到兩人的認可,周浩高興還來不及呢。

“兩位,這麼急找你們來是想讓你們解答下我心中的疑惑,你看這隻鰲山鐵熊王,我想知道的是它的精血是否可以讓我的實力更近一步。”周浩也不藏着掖着,乾脆直接說明他的用意。

韓千秋有些答不上來,他對鰲山鐵熊王的事情也是一知半解,對於鰲山鐵熊他只知道其價值不菲,至於其中的用途他就不太清楚了! 周浩對於韓千秋不知道用途,他心裏還是有一個大概的。因爲他和韓千秋相處有段時間了,這次叫二人過來,周浩主要還是想聽聽浩洋的說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