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物醫生把它放在一張小床上,然後拿起一隻裝好藥水的針管走了過來。

寵物醫生把它放在一張小床上,然後拿起一隻裝好藥水的針管走了過來。

季知意心下瞭然,知道那是麻醉劑,就安慰地順著小東西的毛髮,「來,小狗狗,乖哦,打一針,然後再給你處理傷口。」

小東西似乎像是聽懂了她的話一樣,乖乖地趴在小床上一動不動,有些濕漉漉的眼睛眨巴眨巴地望著她。

「你這小狗狗真乖。」寵物醫院對季知意笑道。

「這不是我的狗,是我剛才在路邊撿到的。」季知意淡笑地解釋道。

能讓小狗狗一下子就這麼信任自己,說明小姐你是個有愛心的好姑娘。

季知意笑笑,沒有說話。

寵物醫生一把抓住小東西的後腿,拿起針管就扎了下去。

小狗吃痛,一下子就嗷嗷地叫出聲,兩腿亂蹬,像是要逃跑。

季知意趕緊按住它的腦袋,溫柔地撫摩著,「乖哦,一下子就不疼了。」

季知意柔和的聲音彷彿有魔力一般,小東西得到安撫后乖順地趴回床上,也不鬧騰了,只是黑黝黝的眼睛還可憐兮兮地望著她,像是要哭出來了一樣,委委屈屈地對季知意小聲地叫了幾聲。

打完針,醫生便割掉了已經潰爛了的血肉,替它縫合了腿上的傷口,再上了一些恢復皮肉的葯,然後替它把腿包紮好。

獨寵億萬甜妻 季知意將小狗狗重新抱入懷中,輕順著它的柔滑的毛髮,柔聲音輕柔,「看,這不是一下子就處理好了嘛?你要乖乖地聽話,好好養傷,過幾天傷口好了就又能活蹦亂跳的了。」

季知意付好了錢,記下醫生的叮囑,就抱著狗和醫生開的葯回了家。

一進家門,季知意就把小狗抱進客廳,放在柔軟的沙發上,然後拿出手機對準它拍照,每個不同的角度都拍了好幾張,然後就把照片上傳到網上,講清楚事情情況,還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希望狗狗失主能儘快認領。

做完這一切,季知意就放下了手機,認真打量沙發上已經微閉著眼的小狗,剛才在寵物醫院的時候,醫生給它渾身上下都清洗了一邊,現在她可以清楚地看出,這是一隻很漂亮的蝴蝶犬。

季知意忽然想起,自己忘記給它買狗糧了。

狗……到底吃不吃貓糧的?

季知意從冰箱頂層掏出一包貓糧,再倒入貓九九的御用貓碗里,盛了滿滿的一碗,然後捧回了客廳,準備端給小狗吃。

沙發里的小狗看到碗里的貓糧時,靠近碗邊嗅了嗅,然後退後了幾步,好像有些嫌棄。

「狗狗乖哦,不要挑食哦,貓糧也是糧,你先將就一下,明天再給你買狗糧。」季知意輕撫它背上的毛髮,誘哄道。

小狗猶豫了一下,最終還是有些小委屈地低下了頭,靠近貓碗,咂巴咂巴地吃了起來。

小狗顯然是餓了很久,沒多久,滿滿的一碗貓糧就見底了,它最後再舔了舔碗壁上的碎渣,然後抬起頭可憐兮兮地看著季知意,似乎在說:我還要吃。

季知意隨手又倒了一些貓糧進碗里,小狗低頭聞了聞,然後一口一口地吃了起來,兩隻可愛的小爪子不斷地扒拉著碗,亮晶晶的眼睛幾乎要萌出水來了。

季知意好笑地敲了一下它的頭,「看起來貓糧也不是那麼難吃嘛,要不你以後都和九九一起吃貓糧吧。」

這樣她就不用再去買狗糧了。

小狗似乎是聽懂了她的話,趕緊鬆開扒拉著貓糧碗的倆爪子,還把只剩下一點點貓糧的碗往外推了推,抗拒之意顯而易見。

季知意看著眼前快要萌翻了的小東西,內心軟得一塌糊塗,「好吧,還是給你買狗糧吧。」

小狗狗終於放下心了,然後把剛才推出去的貓碗又扒拉了回來。

待小狗狗吃飽喝足之後,季知意抱著它走進了卧室,「來吧,給你介紹一個好夥伴。」 聽到仙道會之人的話,江寂塵卻冷冷一笑道:「可是,我剛剛為何聽說,你們評估我蒼狼是最弱的奪寶隊伍,現在,為何怎麼又變強了?」

「而且,你們仙道公會不是要取消我蒼狼奪寶隊的資格么?要將之除名,驅趕出三大仙城。」

「這不,你們連我們的府邸都毀了。」

「所以,你們驅趕我們之心,昭然若揭啊。」

江寂塵站在那裡,說完話,並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平靜地看著仙道公會這一行人。

然而,只是被江寂塵看著,這一行仙道公會的人,都感到壓力山大,心中驚懼到極點。

「閣下誤會了,我們並非是要驅趕你們蒼狼奪寶隊,之所以毀掉這府邸,那是因為,我們將要為你們蒼狼奪寶隊,找更大更好的府邸。」

「這裡的府邸太小了,根本不符合你們蒼狼奪寶隊高貴的身份!」

這時候,為首的那名仙道公會執法者,趕緊開口道。

他反應奇快,顯得很機靈。

若不然,對方追究起來,他們恐怕也難逃一死。

「既然如此,那帶我們去看看!」

「若是不滿意,你們應該知道後果。」

江寂塵淡漠地開口道。

江寂塵之所以不殺這一行仙道公會的人,便是要讓他們賠償損失。

而這個時候,這一行仙道公會的人,顯然也明白了,若不能讓江寂塵滿意,他們恐怕難逃一死。

「閣下放心,我們找的地方,必定令您滿意。」

仙道公會的人趕忙保證道。

然後,一行仙道公會的人在前領路,帶著江寂塵往殞月仙城中心走去。

而這裡的動靜,無疑已驚動四方。

眾仙看到了這一幕,一個個都震撼到極點。

「連仙道公會的人,都被訓得服服貼貼,為其帶路,看來,蒼狼奪寶隊恐怕要倔起了。」

「沒想到,蒼狼奪寶隊來了一個如此恐怖的新人當老大,連阮經天這樣的人物,也是說殺就殺。」

「那阮經天和仙道公會,本欲把蒼狼奪寶隊除名,卻不想,會落得如此下場,慘!」

四周眾仙不由得紛紛發出感嘆。

而這時候,江寂塵在一行仙道公會之人的帶領下,出現在殞月仙城中心之地,同時停在一座巨大豪華的府邸前。

這府邸,不知比之前的蒼狼府邸豪華雄偉了多少倍?

蒼狼奪寶隊的人見了,一個個雙眼發光,驚嘆不止。

因為,這樣的府邸,只怕連排名前二十的奪寶隊,也未必能夠擁有。

現在,卻是屬於他們的了。

「這就是我蒼狼奪寶隊的新府邸?」

江寂塵神色淡淡地問道。

「正是,這本是從前一隊排名十八的奪寶隊府邸,但因犯了大罪,而被驅逐,所以就空了出來。」

仙道公會的人解釋道。

「這樣的府邸,必然有很多奪寶隊都在盯著吧,你這是不懷好意,想讓我成為眾矢之的啊。」

「看來,你們果然是居心叵測!」

江寂塵一眼看透這一行仙道公會之人的心思,不由得冷然一笑道。

這一行仙道公會的人,顯然不懷好意。

用如此的雕蟲小技,竟然也想騙自己,可笑之極。

「大人,饒、饒命呀,我們並無此意。」

「我們在想,以大人如此強悍的修為,擁有如此府邸,理所當然。」

「而且,也只有如此府邸,才能配上你的身份呀。」

仙道公會的人此時哀聲叫道,大拍馬屁。

他們生怕,江寂塵一怒之間,斬滅他們。

江寂塵沒想到,這一行仙道公會之人,如此害怕自己,彷彿自己是一個恐怖無邊的惡魔一般,一不小心就會吞噬掉他們。

不過,江寂塵倒沒有打算殺了這些仙道公會的人,他此時看著前面的豪華府邸,傲然一笑道:「其實,你們說得沒錯,也只有這樣的府邸,才稍稍配得上我的奪寶隊伍。」

「另外,那些盯上這府邸的奪寶隊,就讓他們放馬過來吧,我在這裡等他們上門來送死。」

江寂塵毫不掩飾,霸氣無雙地開口道。

其實,這些仙道公會之人,確實想利用自己入駐這處府邸,而引動四方奪寶隊伍的敵視,進而圍攻他。

然而,江寂塵何懼之有?

他來混亂星域,就是要打出一片天地,所以,他不懼怕任何的挑戰。

之所以敢如此強勢霸氣,只因這裡不能有八品仙帝級別的強者進入。

所以,只要不是面對真正的仙帝,無論如何,江寂塵都能爭得一線生機。

此時,他如此高調的入駐混亂星域,簡直就是在刀尖上跳舞。

但只有如此,才能更快的逼出自己的潛能,讓自己變得更加的強大。

說罷,江寂塵便率先在前,走入這一間豪華府邸之中。

韓青、小灰伴其左右,蒼狼領著蒼狼隊員,緊隨後面。

直至江寂塵一行人,完全進入了府邸之中,這一行仙道公會的執法者,才終於鬆了一口氣。

而這時候,他們的腦門上都掛著豆粒般的冷汗。

剛剛,對他們來說,真是太過兇險了。

幸好,一切都已過去了。

此時,這一行仙道公會的人,臉上都露出了冰冷的笑意。

「我們快走,立刻離開這裡。」

「此人,太過狂妄囂張了,明知這裡被很多強大的奪寶隊伍盯著,竟然還敢入駐。」

「哼,狂妄自大,必讓他萬劫不復。」

「我們回去后,立刻將消息分佈到各個奪寶戰隊之中。」

「另外,我們把這一處府邸,列為爭奪區,讓任何人,都可以出手爭奪。」

「嘿,那傢伙必不會知道,我們還留了這麼一手,他,很快就會受群而圍攻,等死吧。」

一行仙道公會的人,暗中進行交流。

同時,他們極速而退,很快消失在這裡。

而府邸之中,蒼狼在身後道:「老大,那一行仙道公會之人,恐怕不懷好意,必有一些事,還隱瞞了我們。」

江寂塵淡然自若的一笑道:「隨他們去吧,他們恐怕不知,那正是我想要的。」

「那就是,讓戰鬥來得更猛烈些吧!」

(本章完) 季知意抱著小狗進了卧室后,徑直走到角落裡的貓窩前,然後蹲下,指著已經睡熟了的貓九九,「看,你的小夥伴,可不可愛?今晚你就和它睡,好不好?」

九九的貓窩很大,完全可以塞下一貓一狗,季知意先把小狗放在地板上,然後把睡著貓窩正中間的霸道貓九九往旁邊挪了挪,再把小狗也抱了進去。

「嗷嗚~」小狗狗有些不情不願。

「乖哦,你看貓妹妹都沒有不樂意呢。」季知意安慰地拍了拍它的頭。

貓妹妹當然不會不樂意了,因為它沒有機會不樂意,現在的它現在根本不知道在自己熟睡的時候,它的窩已經不是它一隻貓的地盤了。

小狗狗又委屈地撓了撓季知意的手心,見她不為所動,只好不情不願地在貓九九旁邊趴下,失落地搖了搖尾巴。

季知意滿意地看著這一幕,然後掏出手機,又拍了一張照片。

拍照完后,季知意把手機隨手放在床頭柜上,拿著換洗衣服就進浴室了。

洗完澡,季知意一邊從浴室出來一邊用毛巾擦拭頭髮發梢的水珠,拿出吹風機吹乾頭髮后,就拖著還有些疲憊的身體躺在了床上,很快就進入了睡眠狀態。

不知過了多久,悠揚的手機鈴聲伴隨著震動聲在已然寂靜的房間里響起,鈴聲調的有些大,季知意本來已經睡著了,結果一下子就被這手機鈴聲給吵醒了。

睜開眼睛,迷糊地揉著眼眶,季知意有些惱火,「誰啊?大半夜的打什麼電話,擾人清夢……」

季知意不快地嘟嚷了一聲,從絲被中伸出手,閉著眼睛在床頭柜上胡亂摸了一通,終於摸到了一直在震動的手機,拿過手機后季知意連看都不看一眼來電者是誰,直接就閉著眼睛憑感覺按下接聽鍵,「喂?」

另一邊的顧南楓聽到手機里傳來季知意沒好氣的聲音時,愣了一下。

這是他從未見過的季知意,不耐的語氣里毫不掩飾自己被吵醒的怨氣,明顯帶著了一種被人擾人清夢的怒氣,語氣里滿滿都是「你簡直就是不長眼,自己大半夜的不睡覺就算了,居然還來打擾我」的意味。

顧南楓並沒有生氣,反而還有些歡愉,自己已經更加靠近了她的世界,了解她的真性情,而且在這麼晚的時候來找她,確實是他的不對。

「吵醒你了?」顧南楓語氣寵溺地問道。

聽到這道已經隔了兩天沒聽到卻熟悉的聲音,季知意腦子一愣,馬上拿過放在耳邊的手機一看,只見自己的手機顯示著來電頁面,「顧南楓」這三個大字正明晃晃地出現在上面。

季知意茫然地眨了眨眼,有那麼一刻她以為自己是在做夢,又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是凌晨兩點零五分了。

季知意睡意頓時全無,她猛地從床上坐起身,反問了一句廢話,「顧南楓?」

拒嫁腹黑闊少 「嗯。」

顧南楓低沉性感的聲音隔著千山萬水傳到了季知意的耳邊,暗暗帶著絲絲繾綣情誼。

季知意渾然不覺,有些惱火地踢了踢床尾的絲被,不滿道:「這大半夜的,你打我電話幹什麼?」

「我現在在看煙火。」顧南楓沒有正面回答她的問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