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師公,聚靈池的情況怎麼樣了?我師父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對了師公,聚靈池的情況怎麼樣了?我師父什麼時候可以回來?”

“這個老魔,什麼情況都知道,卻又不和你說清楚。”葉知秋搖頭一笑,將上次的情況說了一遍。

幼藍很吃驚,反覆打量葉知秋,問道:“師公,這是你的分身之一?我現在,有七個師公?”

“是啊,現在有七個我,一個我和你在一起,一個我,和你師父在一起;還有五個我,分別在其他五道……”葉知秋笑道。

“原來師公可以分身……”幼藍看着葉知秋,癡癡無語,面頰上泛起一片緋紅。

她在想,師公既然可以分身,以後會不會有一個師公,和自己朝夕相對、長相廝守?

可是師公換了模樣,幼藍又不太喜歡。如果師公還是以前的樣子,以後有個分身陪着自己,該有多好?

“幼藍,你在想什麼?”葉知秋問道。

“哦哦……沒什麼。”幼藍訕訕一笑,收回胡思亂想,問道:“師公,我們現在要做什麼?”

“我要去峨眉山。”葉知秋說道。

“我陪你一起!”幼藍笑道。

葉知秋點點頭,帶着幼藍離開巫峽江底,再赴峨眉金頂。

錦鯉王妃有空間 來到峨眉金頂,正是午後。

山頂上有很多遊客,絡繹不絕。

葉知秋沒辦法感應聚靈池,只好耐心等待天黑。

……

入夜之後,峨眉金頂一片寂靜。

葉知秋來到原來的位置上打坐,讓幼藍在一邊護法。

有了幼藍的相陪,葉知秋的行動,倒是方便了許多。

打坐開始,不到半柱香的時間,葉知秋便已經感應到了聚靈池,感應到了自己留在那裏的分身和柳雪。

“雪兒,我是葉知秋……”

“知秋,我感應到了,另外,修羅道的分身,也感應到了。”柳雪說道。

“修羅道也有消息了嗎?看來很順利啊!”葉知秋大喜。

既然修羅道的分身和聚靈池有了感應,說明通道也打開了。

才幾天的時間,人間道和修羅道都已經有了消息,的確令人振奮。

柳雪笑道:“修羅道那邊,算是順利吧。不過,人間道的你,恐怕不順利了。”

葉知秋一愣:“什麼意思?我這邊……也很順利啊!六道分身,人間道是一個和聚靈池建立聯繫的,怎麼……不順利了?”

柳雪說道:“因爲你在修羅道的分身,把修羅王打跑了。修羅王沒地方可去,帶着親信部下衝了出來,恐怕會禍亂人間道。”

“什麼?修羅王衝到了人間道?他在哪裏?”葉知秋吃了一驚。

修羅王就是魔道,修羅王自然就是魔王。

魔王衝上人間,後果可想而知。

柳雪搖搖頭:“修羅王在什麼地方,我也不知道,需要你自己去找。根據人間道的情況來看,我覺得,在鴉鳴聻國那裏,最可疑……”

“那好,我這就去鴉鳴聻國看看!”葉知秋說道。

“去吧知秋,我等你消息。”柳雪說道。

葉知秋點頭,立刻結束通靈,帶着幼藍離開峨眉金頂,直奔天山。

幼藍得知了情況,笑道:“師公,看來修羅道里面,你的分身不負責任啊,怎麼把修羅王趕到人間道了?”

“那個分身,分明是坑我。六道分身,應該各掃門前雪的,他卻把麻煩推給我,簡直王八蛋!”葉知秋罵道。

幼藍抿嘴一笑:“師公真厲害,連自己都罵。”

一炷香之後,葉知秋和幼藍已經來到了天山。

站在鴉鳴聻國當初的入口處,葉知秋放出神思,仔細搜索。

可是還沒搜到修羅王,葉知秋卻發現,自己的師父鐵冠道長和龐昊,正在前方不遠處!

“師父?師父怎麼來了,還有龐昊……”葉知秋一愣,急忙向着師父所在地遁去,大叫:“師父,師父!”

幼藍卻不好意思見人,猶豫了一下,躲了起來。

鐵冠道長正潛伏在一片樹林裏,聽見大呼小叫,急忙站起來查看。

微風一動,葉知秋已經站在了師父的面前。

“你是誰,爲什麼叫我師父?”鐵冠道長吃了一驚,急忙後退兩步,警惕地看着葉知秋。

葉知秋換了模樣,鐵冠道長也不認識了。

龐昊更是抽出了寶劍,喝道:“哪裏來的妖魔,胡言亂語,想偷襲我們嗎?”「9.26日,第四更。感謝書友小妖哥的打賞,加更兩章!」

——中秋紅包繼續派送,凡是我的讀者,都可以領取。

扶明錄 不懂的,可以加羣,羣號:807、180、494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www 葉知秋哭笑不得,瞪了龐昊一眼,轉向師父稽首:“師父,我是葉知秋,只是我奪舍了這具身體。”

說着,葉知秋魂出金身,向師父證明。

鐵冠道長一愣,隨後跌坐在地:“知秋,你已經死了?只留下元神了嗎?是誰殺死你的?”

“臥槽,葉知秋你死了?誰弄死你的,快說,我去給你報仇!犯我茅山派,雖遠必誅!”龐昊大怒。

葉知秋魂歸金身,笑道:“師父,我沒有死,我活的好好的,聽我慢慢跟你說。”

“好,快說給我聽聽。”鐵冠道長急忙點頭。

葉知秋這纔將聚靈池的情況,和自己六道分身的事,仔細說了一遍。

鐵冠道長和龐昊修爲所限,聽得不是很明白,各自皺眉,雲裏霧裏的。

葉知秋笑道:“師父,龐昊,你們也不必深究,只要知道這件事就行了。另外,我的身份不可說破,以免有人阻擾我的計劃。你們以後別叫我知秋了,就叫我……志遠吧。”

鐵冠道長打量着葉知秋,微微點頭。

葉知秋又問:“師父,你和龐昊怎麼會在這裏?”

“你一去不回,大師伯想你了,帶着我出來找你,順便散散心。我和大師伯路過這裏的時候,看見這裏有魔氣,所以就停了下來,想看個究竟。”龐昊搶着說道。

“師父好眼力!讓師父牽掛,是弟子的錯。”葉知秋急忙點頭,說道:“我得到消息,修羅道里面的修羅王,可能要從這裏衝入人間道。師父看見的魔氣,想必就是修羅王帶來的。”

龐昊摩拳擦掌:“好啊,管他什麼修羅王修羅鬼,只要敢上來,我就將他們一網打盡!”

葉知秋看了看龐昊,問道:“你不在青丘狐國嗎,什麼時候出來了?”

龐昊嘿嘿一笑:“我出來已經一個多月了,那裏不是茅山,我不能總賴在那裏吧。”

“這句話說得不傻。”葉知秋點點頭,又問道:“當初的妖局,你入局最深,現在都好了沒有?有沒有忘記你的老婆孩子?”

“那些事……也就是一場夢,掌門師弟,都過去那麼久了,就別提了吧!”龐昊臉皮一紅,訕笑道。

葉知秋點頭一笑,不再多問。

龐昊知道害臊,說明已經完全康復了。

鐵冠道長看着前方的山谷,低聲問道:“魔氣就在那邊,斷斷續續,是不是地瀰漫開來。但是,我沒有看見什麼修羅王……”

葉知秋想了想,說道:“師父,不如你和龐昊回去吧,這裏的事交給我。”

重生一醫世無雙 鐵冠道長皺眉:“我知道你本事比我大,但是你一個人,可以對付嗎?”

“放心吧師父,沒問題的。”葉知秋說道。

其實這裏不是葉知秋一個人,還有幼藍。幼藍也是金丹大成的境界,和葉知秋合力,自然可以解決修羅王。

修羅王是被葉知秋的另一道分身趕出來的,以此推測,修羅王的實力,尚不如葉知秋的分身。

鐵冠道長猶豫了一下,從懷裏取出茅山大印:“知秋,茅山大印留給你,我和龐昊回山。”

“不用了師父,大印還是你帶回去吧,我自有伏魔的手段。”葉知秋說道。

鐵冠道長拗不過徒兒,只得將大印收回。

龐昊不願意回山,但是又不敢不聽大師伯的話,只好揮揮手,悻悻而去。

目送師父和鐵冠道長遠去,葉知秋心生感概,有生之年,不知道能否帶着師父一起證道,讓師父也永享仙福?

幼藍悄無聲息地出現在葉知秋的身邊,輕聲叫道:“師公。”

葉知秋轉過身來,笑道:“我讓師父回去了,那個修羅王,我們倆應該可以對付。他們潛伏在鴉鳴聻國以前的區域裏,幼藍,我們這就過去看看。”

“好。”幼藍一點頭,和葉知秋一起,遁向前方魔氣深重的山谷。

葉知秋四處查看了一番,展開天眼直透地下,說道:“有上百個魔將,白衣白甲,披麻戴孝一樣……幼藍,我給你開道,你衝過去打頭陣,怎麼樣?”

“師公的吩咐,幼藍自然是萬死不辭!”幼藍笑道。

葉知秋一笑:“我不會讓你死的,只是讓你去引蛇出洞。幼藍,你衝進去以後,不要出全力,可以詐敗,且戰且退,將修羅王的魔將全部引出來。然後,我給他們來個突然襲擊,爭取一鍋端!”

幼藍躍躍欲試:“我明白了,請師公指路!”

葉知秋點點頭,緩緩出指,向着山谷中一點。

嗖……

一道金光射出,直落數裏之外,利劍一般劈開了山谷的地面!

地裂隨即擴展到一丈多寬,有黑氣從地下蒸騰而起。

“師公,我去了!”幼藍抖擻精神,忽地縱起,遁入地裂之中。

葉知秋收回手,站在原地觀望。

這時候正是傍晚,暮靄沉沉,霧氣瀰漫。

廝殺之聲從地下傳來,隱隱如雷鳴。

……

幼藍從地裂中遁入,片刻之後,便看見上百白衣白甲的魔將,揮動兵器衝來。

爲首一人身高兩丈,手持巨蟒爲武器,怒吼道:“又是什麼人,打擾本王清修!?”

幼藍手持雙劍,喝道:“你就是修羅王嗎?六道之中,界限分明,你不在修羅道呆着,竟敢衝入人間道,簡直死有餘辜!”

“臭丫頭,你怎麼會認識本王?”修羅王吃了一驚。

他們從修羅道逃出,躲在鴉鳴聻國以前的地盤上,也不敢張揚。沒想到,這裏還有人認識他!

隱婚嬌妻:總裁心動百分百 幼藍一笑:“我不但認識你,還知道你是被人趕出來的,對吧!喪家之犬,還本王本王的大言不慚,我呸!”

修羅王暴怒,吼道:“原來你和那個葉知春,是一夥的!一定是葉知春那個惡賊,讓你來攔截我的!給我殺,滅了這個臭丫頭,殺回修羅道,活捉葉知春!”

“葉知春?”幼藍一愣,隨後反應過來,那應該就是師公在修羅道的分身了!

有化身,就有化名,這也正常。

“殺——”

上百魔將一起殺到。

幼藍揮劍砍翻了兩個魔將,轉身便走,且戰且退。

“追,別讓這臭丫頭逃了!”修羅王大步追來。「9.27日,第一更。」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www 其他的魔將們也以爲幼藍不敵,更是耀武揚威,緊追不捨。

更有魔將叫道:“大王,活捉這個丫頭,當作人質,便可以回去要挾葉知春,讓他滾出修羅道了!”

“是啊,這丫頭有幾分姿色,一定是葉知春的女人!”

“把這女人活捉了,讓兄弟們樂呵樂呵,氣死葉知春!”其他魔將紛紛附和。

“好,給我抓活的!”修羅王揮手叫道。

幼藍揮劍廝殺,一步步後退,罵道:“不知死活的一羣孽障,想抓我,你們還沒有這本事!”

說話間,鐺地一聲響,幼藍左手的寶劍被擊落在地!

當然,這是幼藍裝出來的。

以幼藍目前金丹大成的功力,不至於如此狼狽。

修羅王哈哈大笑:“臭丫頭,死到臨頭還敢嘴硬!”

幼藍故作驚恐,右手劍虛劈了兩招,縱身衝向地裂,罵道:“等我去搬救兵,將你們一網打盡!”

說話間,嗖地一聲,幼藍已經衝出了地裂。

“哪裏走!”修羅王身先士卒,第一個追了上來。

其他的魔將們,也爭先恐後地躍出地裂,追擊幼藍。

幼藍自有主張,向西側開闊地帶轉移。

修羅王不知是計,緊追不捨,頃刻間追出了二里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