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楠也明白這一點,趕緊點頭答應了。 小楠答應了顏愛蘿的邀約,就拿了包準備出去。

小楠也明白這一點,趕緊點頭答應了。 小楠答應了顏愛蘿的邀約,就拿了包準備出去。

走之前習慣性的要去化妝換換衣服,但坐在梳妝檯前看着鏡子裏的自己,卻拿着化妝品愣住了。

她纔剛懷孕沒多久, 冷酷總裁專寵小小妻 ,醫生還叮囑要注意。因爲她身體不算好,容易流產。有了孩子,化妝品最好也要少用。

但是這孩子,她根本沒想好還留不留。

小楠拿着粉底液停頓了一會,最後還是把東西放下了。

出來的時候,趙花然已經不在下邊了,也不知道去了哪兒。鬱勝倒是在下面坐着,正在看書。

他心情不錯,因爲有了新的孩子,他對這個孩子充滿了期待,其他的人和事都不能影響他的心情。

就算今天鬱子宸來了又走,他也只是生了一會氣,很快就大度的原諒這個混蛋兒子了。

看到小楠從樓上下來,他立刻起身,緊張的問:“怎麼下來了?不是說頭暈要休息嗎?”

接着又看到小楠拿着包,趕緊往這邊走了兩步,更加緊張的問:“你去哪兒?你要走?”

小楠現在就是很不喜歡他這緊張在意的樣子,看得頭疼:“不是走,我出去散散心。在家裏太悶了。”

她說完就躲開了鬱勝,想直接出門。

但是鬱勝鍥而不捨的跟了過來:“你想去找季國良的人?還是說,你找了下家?我跟你說,你要是敢動我的孩子,我跟你……”

“別說啦!”小楠焦躁的直接打斷他:“我不是去找誰,季國良都要死了,我找他幹嘛?我就是出去散散心,很快就回來。

你放心,想好之前,我不會去打胎。你錢還沒給我呢,我怎麼可能去打胎?你別跟着我,煩。”

鬱勝很顯然知道小楠就是季國良派來的人,但他已經不在乎了,所以不管趙花然說什麼,他都不會把小楠趕走。

不光不能趕走,還要努力讓小楠留下並把孩子生下來。

他現在太需要這個孩子來滿足他的成就感跟虛榮心,有了這個孩子,他覺得人生有了盼頭,好像一切又變得有意義多了。

就算小楠現在對他沒了耐心,再沒有以前的溫柔體貼,他也跟沒注意到一樣,一心注意的只有她的肚子。

鬱勝現在也不敢對小楠怎麼樣,在她再三、保證不會去打胎不會逃跑的情況下,才准許她出門。

小楠自己開了車出去,上去後更是一陣煩躁。


有了這個孩子確實可以從鬱勝那裏拿到更多好處,但生孩子不是她的目標。

她本來的目標是拿着錢離開,等存夠了錢就去過自己的好日子,不生孩子不跟任何人有牽扯。

對人曲意逢迎了這麼多年,她早就不耐煩伺候任何人了。

她很煩躁也沒個可以發泄的地方,最後還找了沈靈,跟她說了這件事。

雖然鄙視沈靈,但她沒有朋友,遭遇類似還能說說話的也就是沈靈了。

沈靈知道後羨慕不已,覺得她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是她現在懷上了黑奇或者誰誰誰的孩子,能把男人徹底綁住,她得高興的睡不着覺。

“你是怎麼成功懷孕的,跟我說說祕訣。”沈靈很好奇,很興奮的來求指導。

小楠氣的直接把電話掛斷了,下決心再也不要跟這個腦殘聯絡。

而她現在開着車到了顏愛蘿指定的奶茶店,在門口不遠處就看到了顏愛蘿的車,還有她的保鏢就站在車子旁邊,正警惕的不斷觀察着四周。

一看到保鏢的塊頭跟眼神她就又開始害怕,覺得還不如找沈靈那個腦殘來給自己壯膽呢。

顏愛蘿是鬱子宸的老婆,能跟那麼高冷又實力強勁的男人在一起,她本人的能力又能差到哪裏去?

現在顏愛蘿肯定知道她懷孕的事兒了,叫她來,會不會是逼着她打胎,或者是清算季國良的事兒?

她雖然想打胎,但也得是自願,被人逼着去,總覺得難受。

就算她乾的不是什麼能拿得出手的事兒,但她也有自己的尊嚴。

小楠在門外躊躇了一會,猶豫着不敢進去,但是躊躇了沒多久,就被黑奇發現了。

黑奇冷冷瞥她一眼,就看的她一個激靈,嚇得趕緊跑進店裏去了。

尊嚴也沒命重要。

真不知道沈靈那個腦殘怎麼想的,爲什麼想給這類兇巴巴的保鏢生孩子。

顏愛蘿其實早就看到小楠過來了,見她在店門外猶豫,也知道她在害怕。


但她剛好有件事要處理,也就沒着急催着對方進來,而是一邊喝奶茶一邊處理事情,好整以暇的等着對方自己上門來。

這次談話是她給小楠的機會,要不要抓住也看她自己的了。

“鬱太太,你好啊。”小楠已經走過來,有些拘束的站在對面打了個招呼。

顏愛蘿伸手指了對面的椅子:“請坐吧。”

小楠這才坐下,把包放在了旁邊,手放在腿上,很緊張又害怕的看她一眼。

顏愛蘿則是叫了人過來,問她要喝什麼。

“不用了,我……”小楠趕緊擺手拒絕,生怕飲料裏會下毒一樣。

“喝點吧,吃點甜食,你就沒這麼緊張了。我不想你待會回答我問題的時候不理智。”顏愛蘿笑眯眯的,但說出來的話卻讓對方更加驚恐了。

小楠只好點了一杯海鹽奶茶,一邊吸着一邊看還在慢慢品奶茶的顏愛蘿。

顏愛蘿微微低着頭,看着平板上的內容很專注,偶爾皺眉,會露出跟鬱子宸很相似的偏冷硬的情緒。

見到她的這種表情,小楠的心情更忐忑了。

而顏愛蘿把事情處理好了,這才擡頭看她,開門見山的問:“季國良那邊出事後,有沒有再聯繫你?”

小楠心裏咯噔一下,回想了一遍,猶豫片刻,還是說了部分實話:“季志霄聯繫過我,說讓我想辦法把鬱家搞得雞犬不寧。”

她已經說得很委婉,但顏愛蘿還是聽出了她隱瞞的內容。

“是讓你想辦法殺了鬱子宸吧?季志霄現在的恨意比天高,只把家裏搞得雞犬不寧怎麼能消他心頭之恨?”


顏愛蘿呵呵笑着,其實對於季志霄會有什麼舉動也很清楚。

畢竟鬥了這麼久,雙方都還算有些瞭解。

小楠頭上冷汗都下來了,也沒敢再隱瞞,趕緊爲自己澄清:“我可沒答應他。殺人這種事,我不可能做的。”

顏愛蘿點點頭:“我相信,你沒那個能力殺鬱子宸。而且,季志霄現在根本拿不出錢,你也不會白白給他幹活。”

錢字她咬的特別重,重點申明這第二個纔是小楠不給季志霄幹活的原因。

“……”小楠嚇得差點就哭了。 小楠覺得顏愛蘿今天就是來審判她,然後順便直接宣判的。

她之前拿了季國良的錢來攪亂鬱家,還給季國良送過很多消息。現在季國良倒臺了,人家怎麼可能不跟她算賬?

之前幾天沒搭理她,不過是沒空管她這種小角色。

現在她竟然還懷上了鬱勝的孩子,不管怎麼看都是要用這個孩子跟鬱子宸爭一爭家產。如果是她站在顏愛蘿的角度上,都不可能留下這個孩子跟她。

她嚇得冷汗直流,想着自己以後的悽慘下場,立刻覺得現在最明智的做法就是早點認慫。

人家說什麼就是什麼,千萬別倔也別跟人反抗,反抗是沒有好下場的。

那可是連季國良這種參天大樹都能鬥倒的存在,她一個不被重視的馬前卒又算的了什麼?

“鬱太太,你放心,我沒有任何要跟季志霄串通在一起的意思。之前我也不樂意搭理他們,現在就更沒可能了。你放心,我一定聽話,你讓我幹什麼我就幹什麼。

這孩子,你不想我生,我就去打掉。你想讓我走,那我馬上走,絕不多留一天。不,是一分鐘都不多留。”

小楠驚恐又急切的表明着態度,就怕說晚了被顏愛蘿報復。

她這點小身板,根本承受不了顏愛蘿跟鬱子宸的怒火。季志霄身板倒是大呢,據說腿都被打斷了,還搞得家破人亡。

顏愛蘿看她嚇成這樣,倒是愣了一會。但是想了想現在的局面,也明白她爲什麼害怕。

她倒是沒有逼着對方打胎的意思,這孩子生不生的鬱子宸根本不在乎。而且現在鼎鑫基本都在鬱子宸手裏,根本不存在爭家產的事。

不過,小楠既然這麼害怕,她也不會多解釋什麼。

她也是神祕莫測的笑了笑:“既然你都清楚,那我就多囉嗦一句,你跟季家那邊確實沒有聯繫了嗎?”

小楠嚇得趕緊點頭:“真的沒有。季志霄給我打過電話之後,我把號碼和手機都換了,我是真不想再跟他們有任何牽扯。你不信的話,可以檢查。”

她真的掏出手機來,又打開了給她看。

顏愛蘿看也沒看,還是盯着她問:“我暫時相信你。不過,這孩子,你打算怎麼辦?不要跟我說我讓你怎麼做你就怎麼做,這件事我們不會管。”

不會管?不怕爭家產?

小楠看着顏愛蘿的眼睛,確信她說的是真的,又在心裏不斷回味這句話的意思。

不會管的意思是什麼都不管嗎?就是說無論她生不生,生完之後怎麼養,顏愛蘿他們都不會管?

“你們,是不想跟這個孩子有任何牽扯,是吧?”小楠試探着問。

如果真是自己所想的意思,那她就可以肯定,鬱子宸跟顏愛蘿不會對她做什麼。

顏愛蘿譏諷的笑了笑:“就是你想的意思。事實上,如果可以,就連鬱勝,我也不想扯上半點關係。”

關於這一點,小楠跟鬱勝在一起之後見多了雙方相處的情況,也能看出鬱子宸兩人的態度。

而對於鬱子宸他們能這麼輕易放過自己,她還是有點不敢相信。聯想季國良的下場,總覺得自己能全身而退簡直跟做夢一樣。

“你們,真的不會對我做什麼?”她還是不確信,試着問道。

顏愛蘿冷冷看她:“你想我們對你做什麼?殺了你,還是把你賣了?”

在小楠陡然驚恐的目光中,她又悠閒的笑道:“其實你也幫了我們一次忙,所以我們纔打算對你輕輕放過。”

“幫你們的忙?”小楠很疑惑,不記得自己幫過什麼忙。

顏愛蘿眼神中帶着戲謔,好心解釋道:“你還記得你偷聽到黑奇跟沈靈聊天嗎?當時,你不是無意間聽到的,那是我們安排的一場戲。你做的很好。”


小楠的眼眸猛然瞪大,無力的靠在卡座後背上。

她當然記得那件事,消息也是她傳遞給季國良的,爲此她還多跟對方要了很多錢。

而這消息,卻是假的,是對方安排好的嗎?

她給了季國良假消息。這消息在雙方爭鬥中佔到了什麼作用她不知道,但能讓顏愛蘿他們費心演戲,肯定是有用且起到關鍵作用的。

原來,她在這場爭鬥中也發揮了重要作用,還無意間幫了顏愛蘿他們。

要是季志霄知道這件事,會不會放過她?

小楠打了個冷戰,想起季志霄凶神惡煞的樣子就覺得後怕。

她又去看顏愛蘿,就發現對方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也猛然發現了對方這麼說的意圖。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