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在蠻獸封境離開後方昊天一直心掛,但苦於沒有辦法跟小白聯繫。沒想到事隔多年聽到小白的消息居然會是這樣的消息。

小白在蠻獸封境離開後方昊天一直心掛,但苦於沒有辦法跟小白聯繫。沒想到事隔多年聽到小白的消息居然會是這樣的消息。

方昊天急了,道:「帝上,那小白現在在哪裡,我馬上去救他。」

「還在妖界。妖界已經很多年與我們洪武世界隔絕,但我和相牧一直暗中有聯繫,手中也一直握有一件可以通往妖界的寶物。」,說著時姜熹將一個只有拳頭大的象形的石雕遞給方昊天。「此寶物是能一件能自由通行妖界與我方世界的空間寶物,但每一次只能一個人用。當然,如果你自身有空間寶物,你想帶人過去也是沒有問題。」,隨之他將如何使用小象石雕之法告訴了方昊天。

「好。」方昊天將小象石雕接過來。

「離開洪武世界你的實力雖然會大打折扣,但我相信你能夠幫小白力挽狂瀾的。」姜熹道:「放心去吧,我會化身進入武館替你當武師教導那幫小孩。」

方昊天感動道:「謝謝。」,他知道姜熹是近距離保護他的父母和妻子。雖然以他父母和妻子的實力也不需要怎麼保護,但有姜熹在身邊護著自然更讓他無後顧之憂。

「那我現在就去。」方昊天沒有回去跟父母和妻子告別,因為刻不容緩,他現在很心急要見到小白,於是按照姜熹所說的辦法激活了象形石雕的空間之門。

嗖!

方昊天沒入空間之門瞬間消失。

姜熹待方昊天離開后便落入小鎮中,以他的身份自然能輕易就可以獲得方昊天父母和妻子的信任。

「這就是妖界?」

方昊天站在了一座高山之頂,極目遠眺,觀察這完全陌生的世界。

放眼看去,入目皆是鬱郁森森的原始大山林,根本看不到邊,那一棵棵不知道有了多少年歲的大樹簡直如一把把墨綠色的巨劍刺向蒼穹,又彷彿每一棵樹就是一座大山般宏偉,感覺蠻獸封境和絕龍蠻荒在這裡的面前,根本就沒有資格有那個「蠻」字。

山林,有山有林,林是原始,山是連綿,群山起伏如汪洋巨浪。

「嗡!」

方昊天伸出右手虛空一握,空氣頓時波動,隱有無數小空間炸裂。

「這就是妖氣?」

方昊天感覺到空氣中有一種與洪武世界不同的能量,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妖界之氣。

但在這裡,妖氣雖然充斥整個世界,可是這個世界的主體能量卻與洪武世界的天地能量一模一樣,一呼一吸間天地能量立馬滾滾入腹,很明顯在這個世界修鍊跟在洪武世界修鍊沒有什麼分別。

嗖嗖嗖……

數道影子突然自遠處飛來,速度很快,都是天人境的層次。

數量為六,正好三男三女。

方昊天看到這六人,心裡暗自驚訝,在這裡也有人族?可是他們看上去似乎跟人族又有些許的不同。

「人族?」這六人當中年紀最大,看上去只是二十七八歲左右的男子上下打量了一下方昊天便驚訝道:「你的氣息不對,你是真正的人族。」

轟!

那六人跟著就變化,一下子化身為妖,這六人竟在都化為了狼形,身上都是一下子散發出驚人的兇殘氣息。

「說,你身為人族為什麼能夠在我族轄區內出現。」那帶頭的妖狼大聲而喝。

方昊天卻更驚訝了,道:「奇怪,你怎麼會我們人族的語言而且說的這麼好,分明你經常說,難道這裡還有其他的人族?」

「你是剛進入我們世界的?」那帶頭的妖狼一下子就看出了這一點。「這個世界一直都有人族。本來一向是以妖族為首。可是最近兩年人族突然出現了許多厲害的強者,據說連我們聖山現在都被摧毀,聖妖王已經被追殺,若不是我們狼族見機的快早早投靠人族的話估計現在也被滅了。」

「聖山,聖妖王……」

方昊天內心輕顫,所說的聖妖王也許就是小白了,現在小白果然被追殺,而且還是被人族追殺。

方昊天突然感到有點頭痛。

他對小白有感情並不代表他對妖界就有感情,如果小白是被妖界其他的妖勢力追殺,他自是會毫不猶豫的幫小白將一切敵對勢力斬殺。但現在一到卻知道追殺小白的竟然是人族勢力,這就讓方昊天感到有點麻煩了。

小白是肯定要救,但他並不願意跟這裡的人族敵對。

「殺!」

這六個妖狼在方昊天神情出現些許恍惚時突然暴起,施展強大的殺招向方昊天轟殺來。

傳聞中很多年前妖界的實力猶在洪武世界之上,但隨著人族漸漸崛起,智慧越發超越妖族太多,於是洪武世界在一次跟妖界的衝突中將妖界的強者斬殺得厲害,導致妖界實力大跌,一闕不振,被洪武世界遠遠的拋到了後面。

但妖界畢竟曾經強大過,其留下的妖族武學並不亞於人族多少,此時這六個狼族高手一出手,所施展的攻擊手段讓方昊天都有些許動容。

「砰砰……」

方昊天出手還擊,輕易就將這六個狼族高手打倒。

「只要你們告訴我往哪個方向能夠到達最近的人族城池,我可以不殺你們。」方昊天站在了妖狼帶頭的那個傢伙面前。

「這邊,這邊……」那帶頭妖狼知道遇上了人族真正的強者,趕緊指引方向。

嗖!

方昊天飛起,朝那方向飛去。

「這個人族是怎麼一回事……快,快回去告訴族長,讓他將這個消息傳給那幫人族。」那帶頭的妖狼看著方昊天遠去的方向若有所思的樣子,隨之臉色一變。「這麼強大的人族突然出現,對那幫人族未必是好事,我們族如果將這個消息第一時間上報定是大功一件。」

「對,我們快回去。」

其他的妖狼都點頭,然後他們變化為人形就要一同離開。

轟隆!

異變驟起,大地震顫,只看到前方的山林突然分開,一股濃煙狂涌,滾滾而來,所到之處參天巨樹都要斷裂倒塌,其他的花花草草更是直接被摧殘的不成樣子,轉眼就被變成一條焦土大道。

「是魔蠍族!」

「怎麼回事,魔蠍族為什麼會在跑到我們這裡來。」

「可惡,它們是來參加這一次的妖族選聖會嗎?好大的膽子,到了我們的地盤竟然如此放肆,快通知族裡。」

「它們的速度好快,快,快走。」

「來不及了。」

幾個狼族高手大驚失色,待他們放出示警信號時已經被包圍了起來。

那是一隻只渾身漆黑不斷涌動黑色霧氣的巨蠍。

「嘿嘿,原來是狼族的幾天螻蟻。」帶頭的巨蠍變化,化為了人形,雙眼閃爍著讓人生寒的黑氣。

「原來是你,蠍十九!」狼族那帶頭的青年喝道:「你們竟敢在我狼族地盤撒野?」

「那又如何?這一次選聖,我族蠍斗一必定能成為新的聖王。」蠍十九不屑一笑,道:「你們狼族雖被推舉為此次選聖的舉辦方,但你們有誰實力能比得過我們蠍族的蠍斗一?正是蠍斗一將前聖王的護道者打傷立下了大功勞,他現在就是我們整個妖盟的第一強者,已經跟人族達成協議,他將會成為新聖王,你們見到我們還不下跪?」

「哼,誰當聖王等大會過後才知道。」狼族那帶頭青年冷哼。「再說了,就算你們蠍斗一真當了聖王,也不足以讓你們蠍族跑到我們狼族來撒野。」

「撒墅?」蠍十九笑著看了看左右。「誰知道?」

六位狼族高手皆是臉色劇變。

轟!

蠍十九突然出現,黑霧籠罩而上,形成了六把巨大的彎刀就如同他的手臂一樣,帶著毀滅的氣息轟殺而上,赫然有虛丹境的實力,足可瞬間稍殺六位狼族高手。

「蠍十九,你敢……」六位狼族高手大驚,知道死定了。

「死!」

就在此時,空中突然一聲輕喝,然後一隻大手掌直接從天而降。

「不!」

蠍族一眾高手包括蠍十九在內一下了感受到死亡的危險,大手掌壓下他們竟然就有一股強大的無形力量讓得他們一動不能再動了。

「砰!」

大手掌拍下,蠍族所有高手全部被拍成了爛泥。

隨之人影一閃便出現在六位狼族高手的面前,赫然是方昊天去而復返。

方昊天笑看著餘悸未消的六個狼族高手道:「我本就是好奇才來到這個世界的,既然你們舉行選聖大會,我想去湊熱鬧看看,可行?」 郁林楓一聽頓時就不高興了,「既然你執迷不悟,那我也沒什麼好說的了,我會儘快委託律師辦理離婚手續。」

沒有絲毫的遲疑,郁林楓說完后就轉身離開了。他是真的多一秒鐘都不想跟鄭一茜待在一起。

這個女人比他想象中的還要難纏,簡直是不可理喻!

其實看著郁林楓絕情的背影,鄭一茜是想追上去的,可她也有身為豪門千金的驕傲,更加不想讓秦菲看到她跟郁林楓貌合神離的狀態。

鄭一茜本該是嚎啕大哭的,卻是勉強的扯出一個笑臉。然後悄無聲息的,假裝無意識的又往東方玉卿的方向看了一眼。

這一眼,不但沒有讓鄭一茜釋懷,反倒給了她致命一擊。

東方玉卿懷裡抱著的女人是秦菲沒錯,而站在他們身旁的竟然是陳霖?

果然這男人「應酬」起來,比起女人來,那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多麼大的恩怨情仇彷彿都能在瞬間化解掉。

東方玉卿從頭到尾都是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從秦菲身上收回視線,才淡淡的說了一句:「菲兒,既然你吃飽了,那麼我們回家吧。」

「好,都聽你的。」秦菲寵溺一笑,然後看向陳霖,「好好照顧你妻子,擺滿月酒了記得說一聲。」

秦菲心想,就算她曾經跟陳霖有過一段不愉快的經歷,但現在連東方玉卿都不在乎,她又何苦耿耿於懷呢?

陳霖難得靦腆地笑了,「嗯,為了有朝一日能跟東方先生合作,我也會巴結你的。」

秦菲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什麼都沒說,無疑是此處無聲勝有聲。

「只要你不惦記我的女人,合作的事情好說,咱們今天也算是一笑泯恩仇吧?」東方玉卿似笑非笑地拍了拍陳霖的肩膀。

如果是夠聰明,自然懂得東方玉卿的用意。貌似東方玉卿在向陳霖妥協,實則是恩威並施。

除了少許的慚愧外,陳霖多少還有些受寵若驚,「那咱們一言為定。」

不想再節外生枝,秦菲連忙阻止東方玉卿:「行了,你倆有完沒完了,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出來打醬油的呢。」

哎呀,這兩個男人,一個是她的前夫,一個是她現任丈夫。

他們站在一起相談甚歡的模樣,怎麼看怎麼彆扭!

好在今天的晚宴杜絕狗仔們入場,否則說不定她秦菲就成了明日頭條的「話題女王」。

嘖嘖,……想想就覺得恐怖!

秦菲忍不住打了個寒顫,惹得東方玉卿誤以為是她冷了,二話不說就將他的西裝外套披在了秦菲的肩上。

「感覺冷了,怎麼不吭聲?」

「我沒覺得冷啊?」說著秦菲就想把外套脫下來,潛意識裡還是想以最靚麗的姿態出現在宴會上。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她秦菲就算是個孕婦,也該有追逐賞心悅目的權利。

東方玉卿的手按在秦菲的肩膀上,「披著,不許脫!你忘了自己現在的身體?」

「我身體怎麼了?」秦菲有些嗔怒,眸底閃動著委屈的淚光。

原本以為東方玉卿會生氣的,沒成想等到的卻是他貼近她的耳廓,曖昧一笑:「既然覺得身體沒事,那麼今晚就別推辭!」

秦菲一臉懵逼,心想著,難道真的是一孕傻三年嗎?

她怎麼聽不懂東方玉卿在說什麼……她待會回去后就要睡覺了,還有什麼事情需要推辭?

不過,怎麼突然感覺東方玉卿笑得那麼猥瑣呢?

看著夫妻倆旁若無人地撒狗糧,搞得陳霖有些尷尬,只能假意咳嗽了一聲,「那個……就不打擾二位,後會有期。」

東方玉卿象徵性的點了點頭,然後又將目光放在秦菲的臉頰上。

嗯,不錯,他女人現在這迷糊的模樣看上去愈發嬌艷動人。看樣子今晚有戲!

轉身離開后的陳霖笑了,是發自內心地為秦菲感到高興。

腦海中莫名浮現出過往跟秦菲針鋒相對的畫面……如今他們還能這樣心平氣和地打著招呼,也算是不枉夫妻一場。

看樣子東方玉卿是真心實意的喜歡秦菲,因為他的眼神不會撒謊。

等秦菲反應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被東方玉卿帶出了宴會廳,更為悲催的是看到了蕭景瑞。

蕭景瑞背對著他們,應該是在打電話,如果他們不臨時改變路線的話,正好跟蕭景瑞碰面。

好在蕭景瑞暫時還沒發現他們,現在轉身離開的話還來得及。

東方玉卿是順著秦菲的目光才看到蕭景瑞的,眉宇間有著難以掩飾的厭惡。

這場宴會還真是海納百川,怎麼什麼樣的人都可以隨便得出入?

東方玉卿暗自想著,以後類似於這種晚宴,不參加也罷!

饒是面無波瀾,但東方玉卿還是忍不住吐槽:「老婆,看樣子你的艷福不淺,這接二連三地遇到……」

不等東方玉卿說完,秦菲突然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唇,嬌笑道:「老公,給我留點面子哈……你知道的,我也是受害者。」

不知道是秦菲的表情,還是說出的話,總之取悅了東方玉卿。

「需要我幫你應付嗎?還是直接裝瞎?」東方玉卿伸手將秦菲摟入懷裡,輕輕摩挲著她的側腰。

秦菲頓時有些顫慄,自然清楚東方玉卿的惡趣味,就是故意要氣蕭景瑞的。

「要不你抱我走,眼不見為凈!」秦菲的言外之意是不想跟蕭景瑞接觸。

東方玉卿勾唇淺笑,寵溺地撫摸著秦菲的臉頰:「嗯,裝睡也是好辦法,可惜你沒有機會了。」

大概是因為被東方玉卿摟在懷裡,所以秦菲壓根沒發現蕭景瑞正朝著他們所在的方向走過來。

秦菲顯然不信,「怎麼會呢?我閉上眼睛……」

不等秦菲說完,就隱約聽到一道足以讓她慌亂的嗓音,「表哥,你要走了嗎?」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