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運,你很不錯!”

“小運,你很不錯!”

我爸看着我這邊對着我十分滿意的說道。

“你沒死啊!”

我看到了自己老爸竟然沒死,我直接便是撲到了他的懷裏,然後我便是十分感動的哭了起來。

畢竟我以爲我老爸死掉了,結果沒有想到他竟然還活着。

“你怎麼找到我老爸的?”

我連忙驚喜的看着葉知音那邊問道。

“他就是蘇然背後的老大!”

葉知音看着我輕聲說道,我這下子更加吃驚了,我怎麼都沒有想到,蘇然背後的老大,竟然就是我爸。

“爸,你爲什麼要那樣對付我啊?各種給我拳套?”

我現在真的有些驚訝的對着我爸問道,因爲我還記得,之前蘇然背後的人,可是算計過我不少次呢。

“那樣當然是爲了鍛鍊你了,”我爸也看着我笑着說道。

我現在才真的明白了,原來我爸真的如同玲瓏姐說的,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而且爲了鍛鍊我,才隱藏在了蘇然的背後。


“好了,現在你已經足夠強大了,以後就不需要你努力了,”我爸滿臉欣慰的看着我說道:“張強家裏,我已經都找人清除乾淨了,以後再也不會有人招惹你了。”


我聽到了我爸的話,也立刻就知道了,他果然是一個很厲害的人物。

“不過你接下來還有一個事情,”我爸看着我笑着說道。

“什麼事情?”

我有些驚訝的對着我爸問道,既然他都幫我把事情處理好了,那我還有什麼事情啊。

帝道無邊 ,”我爸說着便是看向了葉知音和李沁那邊。

我也不好意思的看着她們,因爲我的身邊真的有不少的女人,可是我真的不會辜負她們的。

我看着葉知音還有李沁她們,說道:“你們放心好了,我會照顧好你們的。”

“我相信你!”

葉知音來到了我的身邊,看着我說道,李沁和蘇然也是點頭說着,我看到這個情況,我也清楚了,在我爸的照顧下,我可能真的不需要繼續努力了。 李浩不明白這幾個人爲什麼要毆打自己,自己也沒有膽量去問,只是緊緊的抱緊了頭部,蜷縮在地上任憑這幾人拳打腳踢,隱約聽見一個人似乎說到“叫你嘴賤,居然跟校花說話,給我狠狠的揍他”一邊說一邊擡起腳狠狠的踢了過去。

李浩感覺到腦後一陣鑽心的頭痛,隨之而來的是眼前一片漆黑,之後就昏迷了過去。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躺在地上的李浩手指微微的動了幾下,

一陣頭痛,李浩很艱難的睜開眼睛,有些陌生的看着面前的一切,一條漆黑看不到邊際的小路,這是哪裏,自己爲什麼會來到了這裏,很清楚的記得自己被劉邦大軍殺的沒有了去路,自己心愛的女人自殺,自己也是橫劍自刎,明明死了爲什麼又活了。

看看自己現在這個身體,腦袋裏邊另一個記憶告訴自己,這個身體的主人叫李浩,是市一中高三的學生,而且生性懦弱,這次被打的理由其實也很簡單,居然是因爲跟校花多說了幾句話。就被無情的羣毆,其實被打也不是第一次但是沒有這一次嚴重罷了。

看看瘦骨嶙峋的身體,一身地排骨肉,高高的個頭就跟螞蚱一般直不起腰來,不由的有些感嘆,沒想到我項羽居然會跟這樣的一個人共用一個身體。

唯一感到幸運的就是自己還活着,看來只得接受這個現實,李浩掙扎着慢慢的站了起來,似乎不遠處一個陌生的聲音傳來“還以爲這個人死了,沒想到這樣都死不了,真是命硬。”

李浩現在的身體裏邊有了項羽的力量,本來是幾百度的超級近視,現在看幾百米遠的地方看的很清楚,遠遠的看過去,只是一個路人,看來是目睹自己被打的人,如今的李浩並不想去報仇,唯一的就是想看看來到李浩的身體裏邊自己的天下第一的力氣是不是還在,自己萬人敵的本領是不是還在。

似乎那個路人感覺到了李浩的眼神,一路小跑的走了。

李浩本能的向自己的家走去,李浩的家裏只有老爹一個人,二人相依爲命,如今老爹已經年老,沒有什麼正式的工作,平時就是撿一些破爛爲生,爲了供自己上學已經花光了家裏的所有積蓄。

來到自己家的門口,一個有些破爛的木門,與其說是門,倒不如說是柵欄,雖然這裏是華夏國的一個地級市,但是像這棚戶區裏的窮人比比皆是。

李浩推開木門,一盞四十瓦的燈泡照的屋子裏邊光線十分的暗淡,一個消瘦的老人正在掃着地,似乎知道來人就是李浩一般,沒有回頭的說道“浩兒回來了,快來吃飯吧。”一邊說一邊放下一把被磨得很小的條帚,來到桌子前邊打開被碗扣着的飯菜。

李浩感受到了一絲說不出的溫暖,這是很久沒有感受過的,不禁想到在自己的另一個世界裏,常年的征戰在外,幾乎忘記的什麼是親情溫暖。

李浩有了想報答這個老人的一種衝動,來到桌子旁邊,很簡單的飯菜,但是就是這麼簡單的飯菜,老人還在等着自己,不知道是撿了多少破爛才換回這些飯菜。

李浩眼睛有些溼潤,這是很多年沒有過的感動,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很簡單的叫了一聲“老爹,”而且肚子裏邊也確實是餓了。

老爹並沒有發現李浩有什麼不同的地方,老爹的眼睛本就有些花了,加上燈光的昏暗,根本就看不出李浩身上的一塊一塊的傷痕。只是看到李浩狼吞虎嚥的吃着手中的饅頭,老爹似乎有些觸動說道“學習很累吧,多吃一些,”說完,放下本來已經拿起的饅頭,端起已經不能再稀的粥,慢慢的喝了起來。

這一切李浩都看到了,說也奇怪,自己的食量居然如此之大,吃了盤子裏邊的幾個饅頭肚子就跟沒有吃一般,想想項羽的食量可是驚人的,每頓飯幾升米,這幾個饅頭就跟塞牙縫一般,但是看到了老爹的動作,心裏一陣難過,哪裏忍心在去拿盤子裏邊僅有的一個饅頭,站起身來說道“老爹我吃飽了,你慢慢吃,我睡了。”

李浩說完進入了自己的小房間,其實也並不是什麼房間,只是用木板隔開的一個小空間而已,這就是李浩的生活。


現在的李浩對於這些並不在乎,身體的變化,已經讓李浩有了想改變自己現狀的想法,

幾個饅頭哪裏能夠解決李浩的腹中的飢餓,但是實在不忍心在去吃剩下的一個饅頭,不如去外邊看看,可以說李浩的性情有了很大的變化,這要是以前李浩在黑夜裏邊是絕對不敢出門。

大街上李浩漫無目的的走着,以前從來沒有感覺到都市的繁華,都是放學就回家,兩點一線的生活,現在慢慢的欣賞着路燈下的城市,從來沒有過的感覺。

肚子很餓,兜裏一分錢沒有,看着經過的一個一個燒烤攤子,散發出醉人的肉香,禁不住嚥了幾口吐沫,幾個打扮妖豔的少女走過,似乎有一個少女回頭回頭微微一笑說道“大哥,要不要”。

李浩有些莫名其妙,要什麼,難道要吃的,自己現在腦袋裏邊想的都是吃的。

另一個少女看了一眼李浩說道“就這窮鬼能有多少錢,我看算了吧。”說完,挽着這少女就往前走。

此時幾個酒氣熏天的混混大步圍了上來,爲首的一人說道“他不要,我要,”說完就去拉剛纔跟李浩說話的那個少女。

本來李浩不想管閒事,但是感覺這幾個男人很面熟,忽然想起來這幾個人就是毆打自己的那個混混,真是歪打正着,不知道自己的力量是不是還在。

這時那個跟李浩說話的少女大聲說道“大哥,今天很晚了,改天吧,”其實是這個少女一看這幾個男人就是吃霸王餐的,不會給錢,哪裏肯吃這個虧。

其中一個男子似乎很生氣揮手就是一巴掌說道“給臉不要,大爺今天就要定了,什麼改天,今天伺候好了,還可以,要是伺候不好有你好看的,“一邊說一邊給旁邊的幾個人使眼色。

李浩也是很生氣,雖然在另一個世界裏邊自己不可一世,但是自己是從來不打女人,見這幾個人居然對女人下手,一股凜然正氣佔據了自己的大腦,李浩走過去用低沉的聲音說道“住手”

其中一個人似乎認出了李浩,連忙跟爲首的一個男人說道“老大,這人就是剛纔被咱們打的那小子,”

這老大名叫張二,是這一片的混混,在這一片也是有些勢力。不禁大搖大擺的走過來,上下打量着李浩狠狠的說道“小子,夠狠的,這麼快就站起來了,還來找娘們,”說完哈哈大笑,後邊的幾個男人也跟着哈哈大笑。

李浩此時擁有項羽的力量,雖然現在身體還是有些瘦弱就跟大病一場,但李浩感覺的出來對付這幾個混混完全沒有問題,雙拳本能的攥的緊緊的,發出令人吃驚的咯嘣的聲音。

這張二也是這一帶出了名的,很多大混混自己也見過,雖然見到李浩有些跟剛纔不一樣,但是想想,就這麼一個毛頭小子有什麼能耐,揮手說道“給我上,打得他滿地找牙。”

先試一試自己的力氣,面對着十幾個向自己的打來的拳頭,李浩出手了,拳如風手如電,而且夾着巨大的勁風。

就連一邊的張二都感覺到了臉上李浩的拳風,不禁睜大了眼睛看着,這還是剛纔的李浩嗎。

隨着幾聲慘叫,凡是跟李浩對拳的人都被李浩的巨大的力量轟了出去,動作簡單直接,一拳一腳而已,這幾個混混瞬間躺倒在地上不住的**慘叫,張二有一種想跑的想法,但是腳就跟生了根一般,無法挪動。

看着眼前的結果,李浩很滿意,雖然沒有達到橫掃千軍的王霸之氣,但是已經夠了,李浩衝着張二微微一笑說道“張二,是我求饒還是你求饒。”

張二看了看地上不斷**的幾個人,只是幾秒的功夫,就都躺下了,估計就連黑道上聞名的刀疤也不過如此,但是李浩不是刀疤,不相信李浩會這麼厲害,隨着一聲大吼張二一腳用力的朝着李浩踢了出去。

李浩哪裏把張二的這一腳放在眼裏,本能的飛腿迎了上去,隨着一聲慘叫張二的腿直接被李浩踢斷,躺在地上不住的**。

張二恐懼的看着李浩,只是幾個小時的時間,這個小子就變得如此厲害,一時不敢相信的看着李浩。


李浩一腳踩住地上痛苦**的張二,輕蔑的看了看地上的幾個人說道“這地上躺着六個人,一人一萬,你就算五萬吧,十萬了事,否則我是見一次打一次。而且每一次都是成倍的往上漲。”

李浩之所以這樣做,是報答一下自己的老爹,自己既然來到了這個世界,就要好好的做好李浩這個人,讓老爹生活的好一些,而且這張二的錢也是來路不正,不要白不要。

張二這些年也算是生活的十分富有,有車有房,有錢還有女人,但是給李浩一分錢張二都不甘心,一絲狠辣的目光閃過,心裏想的仍然是好漢不吃眼前虧這句話,張二連忙從兜裏掏出一沓子錢說道“我這裏只有這麼多錢,你看是不是就這樣算了,”

這要是以前李浩磕頭還來不及 ,但是如今自己有強大的力量跟武功,這還是剛剛開始,李浩的記憶告訴自己,生活了十幾年,就窩囊了十幾年,如今是時候該改變一下了,毫不猶豫的接過張二手中的錢說道“明天這個時候帶錢來,現在給我滾。” 張二被他的幾個手下攙扶着離開了,李浩看了看這三個被驚呆的女人,雖說不是怎麼漂亮,但是一種說不出的成熟,胸前包裝的飽滿欲出,緊身的衣服包裹的身體凹凸有致,給人一種朦朧想佔有的衝動感。

但是李浩對這樣的女人不怎麼感冒,一個美麗的影子還保留在李浩的大腦裏,雖然不知道在這個世界是不是能夠見到虞姬,但是心裏一直對虞姬充滿着無法替代的感情。

李浩看了看這三個女人,拿着手裏的鈔票,這些錢少說也有幾萬,先填飽肚子在說,李浩轉身向前邊不遠的燒烤攤走去。

這三個女人從害怕中清醒過來,剛纔跟李浩說話的女人,追上往前走的李浩,攔住了去路,看着眼前的這個男人,雖然看起來有些瘦弱,但是就剛纔的那幾下子估計沒有幾個人接得住,力量的大的驚人,就算是一個窮小子,也要報答一番,最起碼也得請他吃頓飯。

李浩感到有些奇怪,不明白這女人攔着自己想幹啥,難道想硬讓自己要她,雖然李浩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但是這方面的事情還是知道一些的,以前只是聽說過小姐,自己連見過都沒有見過,如今見到了,也沒有什麼可怕。

這女人看着李浩微笑着說道“你叫我玲玲吧,謝謝你的救命之恩,我們交個朋友吧。”李浩有些語塞,沒想到自己居然跟小姐交朋友,一門心思讀書的李浩根本就沒有這方面的思想準備,雖然自己有着項羽成熟的思維,但是那個時候項羽也只是打打殺殺,對於這方面實在是不擅長。

此時令兩個女人也一搖一擺的走了過來,看了看李浩,其中一個女人說道“玲玲,真是服了你了,這樣的小男生也不放過,人家看起來還是個學生。”令一個少女似乎調侃的說道“我們的玲玲,爲了表達這爲小帥哥的救命之恩,是不是今天晚上要以身相許啊,”

玲玲一邊使勁的推了一把這兒女一邊說道“感緊走吧,上班的時間到了,去晚了又該挨光頭的罵了。”

李浩聽得有些雲裏霧裏,看着這三個女人,近距離看起來,還是蠻不錯的,皮膚白嫩,衣服合體,襯托出成熟的美感。 超級高手在校園 ,有些不同於其他的小姐,李浩不禁充滿好感,於是說道“我叫李浩市一中的一名高三學生。”

雖然李浩是個學生,但是玲玲似乎沒有把李浩當做學生,玲玲說道“前邊就是我們上班的地方,***酒吧,不如過去喝一杯。”

現在的李浩已經不在是那個單純的李浩,已經開始重新的審視這個世界,知道這個世界是有權有勢人的天下,就向不久前自己捱打一樣,只要你有錢隨時可以製造這樣的事情,但是現在李浩不服氣,要憑着自己一身霸氣跟武功,闖出自己的世界。

讀書已經不是很重要,而且家裏還有年老體衰的老爹,想到這些,一種責任感充滿自己的大腦,把錢放進自己的兜裏,默默的跟着玲玲等人來到了***酒吧。

很快三個人來到酒吧,推開門,可以說李浩是頭一次來到這種地方,以前只是聽說,沒有進來過,如今能夠有幸進來,心裏說不出的激動,知道這裏是一些有錢人消費的地方,而且還會有很多令人想不到的事情,打架鬥毆,還有女人的誘惑,要是以前李浩可不敢進來,但是如今的李浩虎膽雄威,根本就不怕什麼打架,要知道項羽在百萬大軍面前都不會變色,何況這只是一些普通人。

光線很暗,閃爍的轉個不停的霓虹燈下,瘋狂的少男少女們,使勁的扭動着自己的腰肢,臺上此時正在放着一首令人熱血沸騰的情歌,李浩不住的看着裏邊的這一切,瘋狂,熱血,奔放,毫無顧忌。另一邊的吧檯邊上一隊年女正在深情的熱吻。

玲玲三個女人簇擁着李浩往前走,來到一個沙發面前坐下,玲玲一個響指,服務生端着一個盤子過來,裏邊有幾瓶白酒,還有幾個杯子,來到玲玲的面前說道“玲玲姐,你們怎麼纔來老闆可是等不及了,說是有個客人點名要你陪着。”

這樣的事情玲玲也是見多了,接過服務生手裏的盤子說道“知道了,一會我就過去。”一邊說着,一邊往這幾個杯子裏邊都倒上了啤酒 。

此時一個粗獷的聲音傳來過來“玲玲趕緊過來,陪客人。”玲玲答應一聲,看了看李浩衝着令兩個女人說到“姐妹們照顧好了我們的救命恩人。”說完就往一個單間走去。

雖然李浩是頭一次喝酒,但是要知道現在的李浩可不是一般人,身上有了項羽的力量,這喝酒自然沒有問題,本來這兩個女人想把李浩灌醉了,但是沒有想到這李浩如此能喝,看不出來一個學生有這樣的酒量。

平平跟素素一左一右的坐在李浩的身邊,還不時用自己胸前的飽滿去故意觸碰李浩,開始李浩有些不自然,但是過了一會也就很自然了,一邊摟着一個,喝起酒來,把這平平素素是灌得幾分醉意。

平平不禁開始大膽起來,眯着眼看着李浩,李浩現在看起來骨瘦如柴,個頭也有一米八零的樣子,很精神,也是很帥的那種,平平很自然的就想到了男人的那裏,肯定是超爽超大的那種,於是目光不住的往下看。

此時李浩已經被這兩個女人弄得下邊帳篷高高的支起來,平平禁不住用手去摸,李浩不禁一顫,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感覺,被一個女人一把攥住,心裏一種莫名的激動,渾身的血液加速的流動。

平平見李浩沒有過多的反抗,更加大膽,想伸進褲子裏邊來個親密接觸,李浩雖然現在是一個高中生,但是腦子裏邊有了一個人幾十年的人生經驗,雖然有些老土,但是大腦告訴自己,這樣的事情不能發生。

就在此時李浩聽到了一聲慘叫的聲音,這聲音在如此 嘈雜的地方不是很響亮,但是李浩聽得很清楚,這是玲玲的聲音。雖然玲玲只是一個這裏的陪酒小姐,但是給自己的感覺這個女人還是挺講義氣,而且還是 恩怨分明。

一種莫名的擔心,李浩刷的站起來,大步走向玲玲進入的包間,包間的門開着一條縫,李浩通過門縫看過去,玲玲被一腳拽倒在地,李浩不禁大怒,雖然這人是個小姐,但是也是一個人,居然如此不拿人當人看,而且現在的李浩也曾經被人歧視過,雖然那時因爲窮的原因。但是感覺似乎有着相同的地方。

隨着一聲巨響,門被李浩一腳踹開,包間裏邊刷的站起來五六個穿着黑衣服的大漢。而沒有想到是,李浩看到裏邊沙發上座着的一個抽着煙的年輕人,居然是自己的同班同學柳丁。

李浩知道柳丁的家世,仗着自己的老爹是副市長一向爲非作歹,而且柳丁的一邊站着一拄着柺杖的人,這人李浩也認識就是張二,現在李浩似乎明白了過來,之前自己被這些人毆打一定是柳丁做的,而且柳丁對校花也是仰慕已久。

李浩扶起倒在地上的玲玲,此時玲玲滿嘴的鮮血,很顯然是被柳丁給打的,

柳丁見進來的人是李浩,沒有想到一向軟弱的李浩居然管起自己的閒事,十分生氣,大聲說道“李浩,你是什麼東西,居然敢管老子的事情,你們幾個給我上,往死裏打,”柳丁早就知道李浩是一個沒錢沒有後臺的主,也就沒有顧忌。

站起來的幾個大漢,聽到來主人發話,也就不再猶豫,幾乎是同時揮舞着拳頭向李浩撲來,李浩已經不是以前的李浩,如今的李浩是不會讓自己有絲毫的傷害,於是大吼一聲,似乎又回到衝鋒陷陣的年代,雙臂使勁的揮動,哪裏把這幾個小混混放在眼裏,隨着一聲巨響,這些人沒有想到李浩的力量如此巨大,幾乎是同時被李浩的雙臂碰到直接飛了出去,力量何止千斤,就連李浩也沒有想到,力量恢復的如此之快,看來用不了多久自己的霸王之氣就會重現。

李浩看着悠閒的坐着的柳丁,雙眼掙得老大,李浩最恨像柳丁這樣的仗勢欺人的主,大步上前,本來李浩身體就很高大,如今有了力大無窮的力量,一把拎起柳丁,就跟拎着小雞子一般。

柳丁此時 嚇破了膽,不住的喊道,“放下我,我不會饒了你的,”雖然現在李浩有能力殺了此人,但是現在的世界可不是項羽當年的世界,隨便殺人,這個世界殺人是要負責人的。殺了此人自己就會進去了,老爹怎麼辦。

爲了自己的老爹,李浩忍住了,李浩隨手一扔,直接把柳丁從門口扔了出去, 裏邊的張二也是連滾帶爬的跑了出去。

此時一個光着腦袋的中年人走了過來,這人是酒吧的老闆,名叫劉三炮,是這一片有名的混混,算不上黑道,也就是介於黑道跟白道之間的部分,,劉三炮本來不想出面,但眼看着柳丁被打,知道這樣下去,要是柳丁日後報復自己,這酒吧也就不用開了。 雖然李浩只是很隨手的一扔,但是柳丁已經是被砸暈了,而且多出骨折,這些都是李浩沒有想到的,要知道現在李浩的力量,可以說雙手有何止千斤的力量。

李浩不在去管柳丁這些人,扶着玲玲坐到沙發上,此時光頭劉三炮走了過來,從剛纔的樣子可以看出來這年輕人是一個很角色,能夠一個人赤手空拳打到幾個大漢,手段相當不錯,但是這光頭做的是生意,做到現在,之所能不關門,就是靠着靈活的頭腦,對李浩說道“小兄弟,好身手,不過我弄不明白爲了這麼一個女人,你值得嗎,”這光頭居然當着玲玲三個女人這樣說,

玲玲三個女人沒有說話,在老闆面前自己簡直連人都不如,而且出了今天的事情,還不知道會受到什麼樣的懲罰。如今這三個女人知道李浩的伸手厲害,而且還是力大無窮,都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李浩。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