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主,我們後面的車子加速了”小妖提醒道。

“少主,我們後面的車子加速了”小妖提醒道。

陳若柯沒有表現出什麼,但是心中卻已經佈滿了寒意。

“剛剛來到這就已經被盯上了,那就來吧”

陳若柯隱祕的拿出那部老人機,不用眼睛看也能夠發短信,按下2號鍵,正是林無敵的手機號,手指連續動了幾下之後,若無其事的將手機再次裝入了褲兜之中。

“叮叮叮”

後面那輛車上的林無敵的褲兜響了起來,打開手機只見上面有一行字“後面有狗,控制司機”

林無敵看完手機之後,隱祕的給王胖子幾人打了個眼色。

那位在前開車的司機還什麼都不知道呢,只感覺頸後一陣痠麻,隨即便失去了意識,林無敵眼疾手快,迅速掌控過方向盤,繼續駕駛着車子,穩穩當當的行駛着。

“轟隆隆~”

林無敵剛剛接管過車子的掌控權只聽到車子後面一陣轟鳴。

“王先生,請停一下車,我想下去方便一下”陳若柯感覺時間差不多了,當即提出要下車。

王生本就想要極力的掩飾自己真正的想法,如果陳若柯提出要下車的要求他不允許的話,肯定會陰氣兩人的反感,那對他之後的計劃沒有好處,所以在陳若柯提出要求之後,直接答應,讓司機將車停靠在一旁。

陳若柯打開車門,一手抓着雲凌萱直接下車。

“我眼睛不方便,需要他陪着纔可以”陳若柯訕訕的笑了一下。

王生已經知道了陳若柯確實是眼睛有問題,並沒有過多詢問,但是心中的嫉妒確實越來越濃,讓雲凌萱這麼個大美女給你扒褲子,還要幫你小便,真是······

但是王生臉上依舊是那副翩翩公子的樣子,這個時候他不能表現出絲毫的不耐煩。

他們這輛車剛剛停下,陳若柯兩人離開車子有一段距離之後,也聽到了後面的轟鳴之聲,剛開始王生還沒有覺察到什麼,只以爲是有人開車太快,心中還罵了一句“真裝逼”

但是隨即看到的一幕卻令她瞳孔放大,雙腿發軟。

只看到一直跟在他們這輛車後面的那輛車突然之間向着一旁側了車身,而剛剛側開車身便看到後面一輛悍馬徑直朝着他們這輛車子衝撞過來,速度之快根本來及反應。

“轟~”

一聲巨響,在這比較偏僻的地方炸開。

車上的司機直接被嵌在了車身之內,而那輛直接撞上來的車子,已經當場報廢了。

從旁邊的小樹林中牽着雲凌萱的手走出來的陳若柯冷眼看着那兩輛已經完全變了形的車子,心中一陣冷笑,還看到了躺在那輛車子不遠處陷入昏迷的王生,快步走過去手指迅速地在王生身上點了幾下。

暫時止住了王生不斷流出的鮮血,這個時候林無敵他們已經來到了陳若柯兩人身邊,看着這一幕並沒有什麼驚訝的,更沒有絲毫的驚慌。

“把那個司機弄醒,讓他打電話把這傢伙弄回去吧,要是命好的話或許死不了”陳若柯淡淡的說道。 陳若柯早早地帶着雲凌萱下了車遠離,所以說這次本來是指對陳若柯的撞車對他來說毫無損傷,陳若柯拉着雲凌萱的手靜靜地站在那兩輛已經不成樣得車子不遠處,看着滾滾的濃煙不斷的冒出來,還不斷得發出嘶嘶的電流聲。

“這樣做會不會太不地道啊”雲凌萱看着那已經陷入昏迷的王生說道。

“既然有了異心,就要做好遭報應的準備,更何況他這一次可以對你施展這樣的手段還是當着我的面,誰知道以前是不是也做過這樣的事情?再就是如果我真的就是一個什麼都做不了的盲人的話,你認爲你還能完好無損的站在這嗎?他真的把我們幾個人帶到了地方還會是這個樣子嗎?”陳若柯雖然入世時間不長,但是他在村子裏經歷的不比在社會上混跡多年的人差多少,更不是雲凌萱這種在溫室中長大的小姑娘能夠理解的。

“這都沒死,還真是命大啊”

就在這時,一個粗獷的聲音傳進衆人的額耳朵。

“這纔是真正的符宗的人”陳若柯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剛纔那個駕駛着車子撞向他們的就是一個小混混罷了,真正的符宗的人怎麼可能認爲就憑這麼簡單的伎倆就能夠致陳若柯於死地?

想當初樑通的困靈陣都沒有將陳若柯困死,在後來的樑華更是沒有能夠將陳若柯怎麼着,難道就單憑一個小混混就能夠幹掉陳若柯?那他這個道門的少主也太不稱職了。

“你在符宗是什麼職位?”陳若柯沒有絲毫的驚訝,對於面前這三個人的出現。

雲凌萱擡頭望去,只見他們面前已經出現了三個服飾統一的人,雖然是在笑着,但是卻讓雲凌萱感覺到一種非常冷的感覺。

“真想不到道門的少主還不是傻子呢”其中一人譏笑道。

“呵呵”陳若柯一聲冷笑。

“剛纔只是一打開胃小菜,既然剛纔你命大沒有死掉,那麼我們已經現身了,你們一行人就沒有必要留在這個世上了,符宗七子那幾個笨蛋,平時自視甚高,連你這麼個小子都解決不了真是丟人”另一個人附和道。

皇上,臣妾拯救你 “抓緊時間動手解決了他們吧”其中一個看着非常沉穩的人說道。

“好吧”先前那個嘻嘻哈哈的人說道。

只見三個人的手同時動作起來,三雙手同時上下翻飛,相互穿插動作飛快,陳若柯幾人不知道他們是在幹什麼,只是靜靜的看着同時暗暗地防備着,只見三人三雙手同時停止了動作,一瞬間相互交疊,口中同時喝道:“出來吧,三頭犬!”

三人大喝一聲之後。

這一片區域的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氣氛凝重,逐漸的有着一股陰氣開始蔓延,空氣中逐漸多了一絲詭異的聲音。

“嗷~”

這道聲音出現的非常的突兀,聆聽到這個聲音的問心神爲之一顫,好像具有迷惑的作用,“是狗叫”林無敵雙目之中露出凝重的神色。

轉眼間,只見三人面前的地面開始開始發生細微的變化,有這一陣黑氣往外冒出。

“嗷,嗷~”

不斷冒出來的黑氣之中傳出一道詭異的聲音。

“嗷!”

身在衆人身後的黑子突然間嚎叫起來,好像遇到了什麼東西,而黑子的目光正緊張的盯着那團黑氣。

“三頭犬?”雲凌萱疑惑的看着那團黑氣。

“三頭犬是地獄裏惡狗嶺中的狗,這種狗有三隻頭所以叫三頭犬”陳若柯低聲解釋道,體內浩然正氣訣迅速運轉,他已經看到了那團黑氣之中有着影像出現。

正是三隻狗頭,三隻狗頭的嘴巴大大地張開着,鋒利的牙齒之上不斷閃現着寒光,目光兇狠的盯着陳若柯等人,這頭三頭犬是那三個符宗的人召喚出來的,自然是聽從他們的命令。

而這頭三頭犬出現之後,那三個人面色一陣蒼白們,陳若柯知道想要召喚出這種東西必定是要付出一定的代價的,這東西不屬於陽間,陰間之物弄到陽間來無非就是用壽元或者是精血來換取。

但陳若柯更加疑惑的還有就是符宗的人難道都不修符道了嗎?上次的樑華或許有着符道道行,但是最終還是要依靠一直即將進化成鬼王的青眼厲鬼才子啊一瞬間提升了實力,但是最終的下場便是變成鬼,不再是人,喪失了自己,不過由於最終判官的出現,還沒有來得及爲禍人間便被幹掉了。

這一次又是一隻三頭犬,看來符宗真的是在和陰間的東西打交道,不然不會連符宗的弟子與人對陣之時都不使用符宗的手段,而是直接使用這種不知道從哪裏學到了邪術。

“符宗的氣數已盡”陳若柯低聲說道。

那三個人並沒有聽清陳若柯說的是什麼,但是他們的目光之中卻同時透露着難以掩飾的興奮,他們終於再次見到他們崇拜的力量的化身,三頭犬!

他們還清楚地記得,他們剛剛學會這種召喚技能的時候,第一根本就沒有成功,再後來確實是成功的召喚除了三頭犬,但是他們也因爲那一次的召喚差點被反噬,直到後來宗門內部不知道從哪裏請來的高人交給自己等人一種非常簡單地召喚術之後,他們便一直將其作爲自己最爲強悍的手段。

三頭犬確實是非常的強悍,而這頭三頭犬更是有他們的精血召喚印出來的,所以他們的意念可以附加在三頭犬的腦海之內,三頭犬本來就是沒有神智的,誰將他召喚出來他便會聽命於誰,尤其是這頭三頭犬還是有精血召喚而來實力自然更加強悍。

三頭犬的真身終於顯露了出來。

那團黑屋散盡之後,只看到三隻狗頭,空中不斷地有着晶瑩的液體滴落,身後曳着一條長滿倒刺的尾巴,足有兩米長,三頭犬有一人多高,看向陳若柯等人的時候是在俯視他們,尤其是看到陳若柯的時候,三雙狗眼之中露出明顯的兇光。

“嗷~”

就在這個時候黑子突然間竄了出來,後面的兩隻腿狠狠地抓着地面,那頭三頭犬看到黑子的身影之後竟然瞬間繃緊了起來,緊張的盯着突然間出現的黑子,黑子同樣是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

黑子和這三頭犬好像是宿命之中的天敵一般。 地獄三頭犬出來之後黑子完全變了一副樣子,渾身氣勢提起,原本的萎靡一掃而光,此刻的黑子不再是那蔫不拉幾病怏怏的老狗,它是一條犬,擁有着獠牙的犬。

“嗷~”

黑子扭過頭看了一眼陳若柯,目光之中燃燒着火光,它要將這場戰鬥交給它,這是黑子宿命之中的敵人,無論是三頭犬還是四頭犬哪怕是五頭犬,它都要戰!

陳若柯不知道黑子爲什麼會露出這幅樣子,但是他放心將這場戰鬥交給黑子,或許會有危險或許會有變故,但是黑子在他身邊陪伴了二十幾年,他是瞭解黑子的,黑子平時就是一條老狗,但當他真正將自己的獠牙露出來的時候,他就是來自地獄的死神,地獄的三頭犬在它面前什麼都不是!

隨身醫典:醫妃權傾天下 陳若柯眯着眼睛看了一眼不遠處那三個齜着牙齒的三頭犬,渾身上下冒着黑氣,來自地獄的東西,天生有着一股陰氣,邪物,滅之。

“去吧”陳若柯輕聲說道。

“吼~”

黑子一聲低吼,身體表面一層柔軟的毛髮瞬間炸起,四一根根倒豎的鋼針,堅硬無比,瘦弱的四肢緊緊的抓住地面,兩條後腿狠狠地蹬在地上,隨時都可以出擊。

“吼!”

那三頭犬見到一條老狗站了出來,三雙眼睛之中同時流露出濃濃的輕蔑之意,就像是那三個符宗的人看向陳若柯的時候一樣的眼神。

不過黑子除了最開始的一聲低吼之後再也沒有發出任何聲音,似乎連呼吸都沒有了聲音這條平凡無奇的老狗,渾身的毛刺啦着,緊緊地盯着眼前的三頭犬。

“嗷~”

一聲高昂的吼叫發出。

只見那條三頭犬的身體瞬間高高蹦起,朝着黑子那瘦弱的身體撲了過來。

三頭犬四肢撐地足有兩米高,身後也這一條長着倒刺的像一條鋼鞭一般的長尾,三頭犬的身體高高躍起之後,身後的尾巴瞬間蜷縮起來,像一條靈活的小蛇。

黑子的身體依舊一動不動,像是被嚇傻了一般,但是如果不是黑子的眼睛中閃爍着濃烈的精光,幾乎已經被人忽視了它的存在,現在在場的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了那條高高躍起的三頭犬身上。

三頭犬的身體龐大但是動作卻非常的敏捷,絲毫沒有因爲龐大的體型而對他的速度產生絲毫的影響,似乎那龐大的體型令得三頭犬的攻擊力更加強悍更加迅速。

黑子的身體動了。

就在三頭犬的兩隻爪子幾乎要接觸到黑子的頭顱之時。

黑子的身體在三頭犬面前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在一個成年人面前,但是黑子瘦弱的身體移動速度相當之快。

在以前林無敵等人從沒看到過黑子有什麼奇異之處,只是以爲這就是一條跟在陳若柯身邊的老狗罷了,雖然雲凌萱也知道黑子的不凡,但是卻從沒有見過黑子展現自己的能力,黑子在雲凌萱面前從來都是一條好色的老狗。

本就有着薄土的地面在黑子兩條後腿用力一蹬之下瞬間升騰起一陣煙塵,但是那微小的煙塵在三頭犬龐大的身軀面前顯得哪班的微不足道就如黑子在三頭犬面前一般。

三頭犬一擊未中,瞬間凌空而起沒有絲毫的停頓,再次朝着黑子的撲了過去,兩隻前爪像兩個大蒲扇一般狠狠地壓向黑子。

“嗖”

陳若柯等人只看到一道黑光閃過,原本黑子所在的地方已經沒有了影子,眨眼間黑子再次出現在衆人的目光之中,只見黑子已經躍到了高空,足有三米,一層樓的高度,正好跳起到三頭犬的頭上方,“唰”的一聲,黑子猛然揮出一爪。

“噗”

輕微的響聲傳出。

只看到三頭犬頭頂處的一縷黑色的毛髮被黑子一爪揮掉,飄散在空氣之中緩緩降落到地面,尚未到達地面變化成一陣黑煙化爲烏有,消失在陽間。

“吼!”

三頭犬的身體再度回到了地面之上,不過這一次看向黑子的眼神之中已經沒有了輕蔑,而是充滿了凝重,像人一般,面對可以令自己產生危機感的對手時總會燃燒起戰意。

三頭犬先前看到黑子弱小的身體的時候不以爲意,但是剛纔那一回合明顯是黑子略佔上風,三頭犬根本就沒有碰觸到黑子的身體,黑子體型較小,靈活敏捷尤其是那瘦弱的四肢好像充滿了無盡的爆發力,一縱之下比三頭犬躍起的高度都要高一些。

三頭犬再次高高躍起,這一次前爪在前,同時大大的張着嘴巴,三隻滿是尖利的牙齒的大嘴朝着黑子要過去,但是黑子也一直在戒備這三頭犬的攻擊,在三頭犬動的同時,黑子的身體再度動了,這一次並沒有向高空躍起而是以一種令人看不清的速度朝着三頭犬原來所在的位置竄了過去,三頭犬本來的目標瞬間消失,一時間楞了一下,但是下一刻三頭犬下意識的偏了偏龐大的身體。

但是黑子依舊擊中了它。

只看到黑子在三頭犬躍起的瞬間緊跟着三頭犬躍起,只不過黑子的身體一直處於三頭犬的下方,右爪探出,直接朝着三頭犬的腹部爪去,如果三頭犬沒有在最後那一瞬間偏了一下身子的話,結果就是直接被黑子開了膛,破了肚。

三頭犬自和黑子開戰以來一直被壓制,他的速度已經夠快的了,但是黑子的速度更是變態,每每都是先發制人,明明是三頭犬的攻擊,但是最終被擊中的總是三頭犬。

這種被壓制的感覺已經將三頭犬心中的怒火燃起,只見三頭犬身上的黑氣更盛,似乎是有什麼東西在燃燒。

是那三個符宗的人。

只見三人的面色再度蒼白,身體已經有些頭重腳輕的感覺了。

黑子成功的激起了三頭犬的怒火,三頭犬好像已經不受他們三人控制了一般,如果三頭犬的掌控權失掉的話,他們三人指定是有來無回。

他們三人在符宗中就是護法,實力不是多高,但是近段時間由於三人已經能夠熟練地控制三頭犬,所以有些受到高層人物的重視,不過控制三頭犬是要浪費自己的精血的,現在三頭犬好像要擁有自己的神智,他們不能讓三頭犬脫離他們的掌控,只能再度燃燒自己的精血,加強對三頭犬的控制。

但是直到現在爲止,黑子依舊滅有張開過嘴巴只是使用兩隻爪子配合着自己的速度,屢屢讓三頭犬吃虧。

直到三頭犬再度發生變化的時候,黑子終於露出了它的獠牙······ 黑子的獠牙已經露出來了,原本平和的面目開始變得稍顯猙獰起來,萬物皆有靈,更何況是狗,是黑子?

黑子鋒銳的獠牙露出之後,那頭三頭犬好像是收到了驚嚇一般,微不可查的向後面退了一小段距離,其實好像被沒有什麼表示的黑子壓了下去。

“事情好像有些不妙”符宗中的那個身材瘦小的人說道。

“那也沒有辦法了啊,誰能想到那傢伙還沒出手買一條溝就將這三頭犬給壓下去了啊”沉穩的中年男人說道。

“如果再不行,我們還有最後的手段!”最後一人滿臉陰翳,目光之中露出陰沉還有瘋狂,已經有了斑斑血絲。

“真的要那麼做嗎?”

最後說話的這個人應該就是三人中的主事者,他說話之後另外兩人都滿臉驚愕的看着他,不可思議,如果真的用處最後的手段的話,那是多麼的瘋狂,而且他們的命應該也就要完結了。

就在他們嘀嘀咕咕的時候,黑子已經開始發起攻擊了。剛纔一直都是三頭犬在一味的攻擊,黑子先前只是不斷的躲閃,偶爾出手便會令三頭犬掉點什麼東西,兩次交鋒三頭犬的氣勢已經下降了很大一截,但是剛纔的事情好像只是黑子的熱身一般。

現在的黑子纔是真正的黑子。

“嗷!”

黑子仰天長嘯一聲,但此時卻更像是一匹暗夜中的狼,狼王。

一聲長嘯,呼喚自己的同伴。

忽然間,黑子身上好像出現一層光暈,明明是白天,但是黑子的額頭之上好像有一隻玩玩的月牙,而那隻月牙正在不斷的變圓,黑子的體內好像是覺醒了某種力量。

“嗖”

黑子的身體瞬間出擊,瘦弱的身影在這一刻變得無比龐大,看在眼中明明還是你把病怏怏的軀體,但是黑子撲出的瞬間好像是整片天空塌了下來一般。

陳若柯等人只是有一種比較奇妙的感覺,但是黑子並不是針對他們,所有他們只是有一種感覺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傷害,不過被黑子氣機鎖定的三頭犬還有那三個符宗的人此時卻如臨大敵。

三頭犬首當其衝的受到那股氣勢的壓迫,身體表層的黑氣好像瞬間熄滅了一些。

“嗷~”

三頭犬的三隻頭顱相互看了一眼,同時看出了自己眼中的恐慌。

這個看起來絲毫不起眼的老狗此時此刻竟然能夠爆發出如此青大的氣勢和力量,三頭犬已經開始產生退縮之心了,它怕了。

“血祭!”

符宗的三個人自然也看出了現在的三頭犬的狀態非常的不對勁,如果任由黑子發動攻擊的話,三頭犬的落敗只是時間的問題,尤其是現在他們三人都已經多多少少的損失了一些東西,如果真的和陳若柯他們動起手來的話,他們絕不是對手,先前正是因爲有三頭犬他們纔敢這麼做的,但是現在三頭犬眼看着就要抵擋不住了,他們只能使出最後的手段。

黑子瞬間撲向三頭犬。

“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