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他們這還是個小驛站,加上廚夫杠夫等,統共也不過七人,如果魯強系被人殺害,那也就意味著,兇手極有可能就在他們之中?

尤其,他們這還是個小驛站,加上廚夫杠夫等,統共也不過七人,如果魯強系被人殺害,那也就意味著,兇手極有可能就在他們之中?

也就意味著,那人殺了人之後,還若無其事地和他們又生活了兩個多月!

這一認知讓驛丞白了臉,其他幾名驛卒更是驚恐萬狀,為自己可能和兇手同床共枕了幾十日後怕不已。

「你不知道是誰殺了你,那你可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高也收回落在幾人身上的視線,沒有多少波瀾地問,李安元岑聞言也好奇地望過去。

「我……我不知道……只記得自己那日是在給馬兒喂夜草,因為發現草里裹雜著一些別的東西,正要細看時,便感到脖子突然一疼,接著就失去了意識……

再醒來,就變成了現在這幅樣子!」

「別的東西?你是指什麼?」高也先前去草料庫子看過情況,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所以此時聽魯強說,不解之中又有些恍然——都兩個月過去了,即便真有問題,也早被處理了,還怎麼可能讓人找到蛛絲馬跡。

「我沒看清楚,不過可以確定那些並不是我們慣常用的料,因為我們這裡的都是驛馬,時常面臨需要沒日沒夜加急奔趕的情況,不能不努力養得彪壯,所以除了乾草麥秸我們每次喂都會再加上一些料豆、麥子、麥麩之類。

可那天,料豆裡面,竟夾雜有一些看不出形狀的青綠碎葉……那些碎葉,切面平整,應該是被人用刀剁碎的……

因為棧里條件有限,我們只會偶爾給馬喂些青草,但即便喂,也不可能剁碎成那樣……」

聽魯強描述到這裡,不用高也解釋,所有人都明白過來——魯強應該就是因為發現了草料裡面的秘密,才會被人殺害。

而能用刀剁碎那些青葉,還神鬼不覺地混在豆料裡面的人是誰,就更顯而易見了。

於是所有人的視線,都轉向了鄭磊楊直,連他們自己都不由互相望了望,又驚又怕地想:竟是你殺了魯強?

看明白彼此眼中的意思,兩人都慌忙擺手,同其他人解釋:「不是我殺的!」

李安元岑不信,異口同聲問,「除了你們,哪裡還有別人能夠接觸到那些豆料?難不成因為那些青葉是被剁碎了混在裡面的,你們就想把矛頭引向廚夫,甚至所有可能進出廚房的人?!」

驛丞連連點頭附和,很有自知之明地一手摸著自己滿身的膘,一手指點著兩人厲聲斥責,讓他們老實交代,休想混淆視聽,把其他人拉下水。

但二人明顯沒有要爽快承認罪行的意思,「各個庫子雖然都會上鎖,但鑰匙不只我們有,驛丞大人也有備用的,廚房更是誰都能進,怎麼就把髒水往我們身上潑了!」

「嘿!你們這意思,還是本驛丞在背後做手腳了?!」

驛丞見他們直接將矛頭指向自己,火氣立馬就冒上頭,脫下鞋子就要往二人身上扔,被躲開后,還追著喊著要打。

見場面變得混亂,高也李安他們紛紛將幾人拉開。

元岑在一旁,視線略過魯強的鬼魂,再看向驛丞,直接搖了搖頭表示「應該不是他!」

感受到元岑投在自己頭頂上的目光,驛丞的心情一瞬變得很是複雜,不知道該笑還是該哭。

身材短小怎麼了?連成為犯人的資格都沒有了嗎?

但他還沒有傻到為了這事同人理論,自己的嫌疑能洗清,被嫌矮就嫌吧,要不了命。

可他還沒來得及高興,元岑的說法就被高也否決:

「照魯強的說法,他是先被人打暈,然後才被殺的,雖然他的個子比較高,但借用一些工具,比如木板泥磚之類的,個子矮小的人,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而且鑰匙也可以偷到,所以兇手是誰,還不能過早地下定論!」

高也說完,緊接著又問了幾人案發的當天夜裡,除了那名老太醫,驛站是否還有別人?他們分別又是什麼原因,要在驛站留宿,以及魯強的屍體埋在何處,可能帶他們去看看之類的問題。

關於魯強被殺身上卻沒有任何傷口這一點,高也很是在意,在了解清楚情況之前,他不好隨意判定誰有罪誰無辜。

「都兩個月之前的事了,誰會記得那麼清楚啊!」

李安聽到高也的問話,小聲湊到他的耳邊,「大個子,你這不是難為人嗎?而且,他們要是有意說謊,豈不是會將事情越搞越複雜?」

「這個大可不必擔心,即便是入住普通的客棧,都需要做詳細的登記,何況驛站這種涉及重要文書和軍事情報傳遞的地方,更是出不得半點差錯!」

李安恍然,哦一聲,看高也催著驛丞查錄冊並領他去尋魯強被埋葬的地方,便同元岑前後跟了上去。

出門之前,驛丞雖然不情不願,但還是將名冊拿出,翻開到了兩個月之前的那一頁,后看著上面的內容,避重就輕地同高也他們邊走邊念道:

「當天晚上,住在這裡的,連應召入京的老太醫並其兩名僕從在內,共有六人。

他們都是頭一回來我們這處驛站,其餘三個,或也往京城去,或要往別的城池上任,又或是奉命傳書去東臨,行事都比較匆忙……」

。 姑蘇任府這段時日着實有些熱鬧。

慕容家一行人除了六姑爺「小白龍」龍玉白夫婦,七姑爺「洞庭才子」柳鶴人夫婦外,其他的人都住進了這裏。

大廳,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

慕容九惡狠狠的盯着黑蜘蛛,厲聲道:「想要我嫁給你,你簡直痴心妄想!」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黑蜘蛛身上,他張了張嘴,又低下來頭。

其實回來前他就猶豫了許久,要不要把鬼公子的話帶回來,最終他還是說出了口,此刻他就如同犯人一般……被慕容家審視!

張菁笑嘻嘻道:「九妹何必說的如此絕情,在我瞧來,黑蜘蛛就很適合你。聽說你要拜師,還主動替你完成師父的吩咐。」

誰都瞧出來,鬼公子此番話是故意而為,但一想到真能得傳鬼公子的武功,就容不得他們不認真考慮了。

慕容九瞪向張菁道:「你還笑的出來,幫鷹兒瘦下來可是他吩咐我兩人去做的事,如今他這麼對我……你就不怕他叫你嫁給顧人玉?」

顧人玉一聽,心中甚喜。

張菁惡狠狠的也瞪向他道:「你少做夢,我才不會嫁給你。」

顧人玉紅著臉,結結巴巴道:「我……我……沒有……」

姑蘇任府這段時日着實有些熱鬧。

慕容家一行人除了六姑爺「小白龍」龍玉白夫婦,七姑爺「洞庭才子」柳鶴人夫婦外,其他的人都住進了這裏。

大廳,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

慕容九惡狠狠的盯着黑蜘蛛,厲聲道:「想要我嫁給你,你簡直痴心妄想!」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黑蜘蛛身上,他張了張嘴,又低下來頭。

其實回來前他就猶豫了許久,要不要把鬼公子的話帶回來,最終他還是說出了口,此刻他就如同犯人一般……被慕容家審視!

張菁笑嘻嘻道:「九妹何必說的如此絕情,在我瞧來,黑蜘蛛就很適合你。聽說你要拜師,還主動替你完成師父的吩咐。」

誰都瞧出來,鬼公子此番話是故意而為,但一想到真能得傳鬼公子的武功,就容不得他們不認真考慮了。

慕容九瞪向張菁道:「你還笑的出來,幫鷹兒瘦下來可是他吩咐我兩人去做的事,如今他這麼對我……你就不怕他叫你嫁給顧人玉?」

顧人玉一聽,心中甚喜。

張菁惡狠狠的也瞪向他道:「你少做夢,我才不會嫁給你。」

顧人玉紅著臉,結結巴巴道:「我……我……沒有……」

姑蘇任府這段時日着實有些熱鬧。

慕容家一行人除了六姑爺「小白龍」龍玉白夫婦,七姑爺「洞庭才子」柳鶴人夫婦外,其他的人都住進了這裏。

大廳,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

慕容九惡狠狠的盯着黑蜘蛛,厲聲道:「想要我嫁給你,你簡直痴心妄想!」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黑蜘蛛身上,他張了張嘴,又低下來頭。

其實回來前他就猶豫了許久,要不要把鬼公子的話帶回來,最終他還是說出了口,此刻他就如同犯人一般……被慕容家審視!

張菁笑嘻嘻道:「九妹何必說的如此絕情,在我瞧來,黑蜘蛛就很適合你。聽說你要拜師,還主動替你完成師父的吩咐。」

誰都瞧出來,鬼公子此番話是故意而為,但一想到真能得傳鬼公子的武功,就容不得他們不認真考慮了。

慕容九瞪向張菁道:「你還笑的出來,幫鷹兒瘦下來可是他吩咐我兩人去做的事,如今他這麼對我……你就不怕他叫你嫁給顧人玉?」

顧人玉一聽,心中甚喜。

張菁惡狠狠的也瞪向他道:「你少做夢,我才不會嫁給你。」

顧人玉紅著臉,結結巴巴道:「我……我……沒有……」

姑蘇任府這段時日着實有些熱鬧。

慕容家一行人除了六姑爺「小白龍」龍玉白夫婦,七姑爺「洞庭才子」柳鶴人夫婦外,其他的人都住進了這裏。

大廳,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

慕容九惡狠狠的盯着黑蜘蛛,厲聲道:「想要我嫁給你,你簡直痴心妄想!」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黑蜘蛛身上,他張了張嘴,又低下來頭。

其實回來前他就猶豫了許久,要不要把鬼公子的話帶回來,最終他還是說出了口,此刻他就如同犯人一般……被慕容家審視!

張菁笑嘻嘻道:「九妹何必說的如此絕情,在我瞧來,黑蜘蛛就很適合你。聽說你要拜師,還主動替你完成師父的吩咐。」

誰都瞧出來,鬼公子此番話是故意而為,但一想到真能得傳鬼公子的武功,就容不得他們不認真考慮了。

慕容九瞪向張菁道:「你還笑的出來,幫鷹兒瘦下來可是他吩咐我兩人去做的事,如今他這麼對我……你就不怕他叫你嫁給顧人玉?」

顧人玉一聽,心中甚喜。

張菁惡狠狠的也瞪向他道:「你少做夢,我才不會嫁給你。」

顧人玉紅著臉,結結巴巴道:「我……我……沒有……」

姑蘇任府這段時日着實有些熱鬧。

慕容家一行人除了六姑爺「小白龍」龍玉白夫婦,七姑爺「洞庭才子」柳鶴人夫婦外,其他的人都住進了這裏。

大廳,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

慕容九惡狠狠的盯着黑蜘蛛,厲聲道:「想要我嫁給你,你簡直痴心妄想!」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黑蜘蛛身上,他張了張嘴,又低下來頭。

其實回來前他就猶豫了許久,要不要把鬼公子的話帶回來,最終他還是說出了口,此刻他就如同犯人一般……被慕容家審視!

張菁笑嘻嘻道:「九妹何必說的如此絕情,在我瞧來,黑蜘蛛就很適合你。聽說你要拜師,還主動替你完成師父的吩咐。」

誰都瞧出來,鬼公子此番話是故意而為,但一想到真能得傳鬼公子的武功,就容不得他們不認真考慮了。

慕容九瞪向張菁道:「你還笑的出來,幫鷹兒瘦下來可是他吩咐我兩人去做的事,如今他這麼對我……你就不怕他叫你嫁給顧人玉?」

顧人玉一聽,心中甚喜。

張菁惡狠狠的也瞪向他道:「你少做夢,我才不會嫁給你。」

顧人玉紅著臉,結結巴巴道:「我……我……沒有……」

姑蘇任府這段時日着實有些熱鬧。

慕容家一行人除了六姑爺「小白龍」龍玉白夫婦,七姑爺「洞庭才子」柳鶴人夫婦外,其他的人都住進了這裏。

大廳,所有人都聚在了一起。

慕容九惡狠狠的盯着黑蜘蛛,厲聲道:「想要我嫁給你,你簡直痴心妄想!」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黑蜘蛛身上,他張了張嘴,又低下來頭。

其實回來前他就猶豫了許久,要不要把鬼公子的話帶回來,最終他還是說出了口,此刻他就如同犯人一般……被慕容家審視!

張菁笑嘻嘻道:「九妹何必說的如此絕情,在我瞧來,黑蜘蛛就很適合你。聽說你要拜師,還主動替你完成師父的吩咐。」 秦舒一愣,不自然地朝自己臉上抹去,結果摸到了一手泥巴。

她這才反應過來,褚臨沉話里的意思。

「你想多了!」她快速起身,朝院子里的放置水缸走去。

平靜無波的水面,倒映出她此時的模樣。

長發凌亂披散,被汗水打濕粘在額頭上,臉上的泥巴應該是擦汗時不小心摸上去的,雖然不算狼狽,卻有些滑稽。

想到自己剛才一直是這個模樣給褚臨沉煎藥、喂葯、替他把脈,秦舒再怎麼淡定,臉上也不禁有些燥熱。

她趕緊去洗了把臉,並用手指把頭髮粗略梳理了下,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

剛弄好,褚臨沉朝她招了招手,「過來。」

秦舒微微皺著眉頭,不明所以地走到他面前,「怎麼了?」

話音剛落,褚臨沉卻彎下身,手上拿著一根鞋帶,穿回她鞋上。

這是她情急之下,為了防止毒血蔓延,拿來給他綁手臂的鞋帶!

首發網址et

因為少了一根鞋帶,她的鞋子並不好走路,去給他找葯的時候,腳指頭還磨出了好幾個泡來。

而此刻,褚臨沉這個身份矜貴的男人,正親自動手,仔仔細細地將鞋帶一點點穿回去。

秦舒渾身都僵住了。

只因,此時他這樣的舉動,實在是太過於曖昧。

何況辛家的人還在旁邊看著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kes.